劉星:「自然美才是真的美,別纏腳了,讓我來為你放開腳,這樣才舒服,而且妳的腳正在發育,還可以再長大的,再裹腳就真的廢了。」

楊雨柔:「發育,什麼是發育?」

劉星:「哦,這發育啊!就是你的腳還能在長大,再纏可就真的廢了。」

劉星直接將楊雨柔的鞋脫了下來,楊雨柔啊的一聲,那有一個男人直接脫一個姑娘的鞋的,楊雨柔大喊:「劉,劉公子,別,你別,我自己來。」

豪門盛婚:葉少請節制 楊雨柔將鞋脫了下來,劉星要為楊雨柔取下裹著的布帶,楊雨柔紅著臉,她13歲開始裹腳,都已經裹了三年了。解開布條,腳一下被釋放,這腳感覺就是舒服,也沒有那麼疼了,楊雨柔睡覺都覺得舒服多了,晚上想著劉公子真的很好,但他真的會娶自己嗎?管他的呢,不娶本姑娘,本姑娘還不嫁了呢!

劉星和楊雨柔在村裡的小道上悠閑的散著步,楊雨柔帶著劉星四處走走看看,熟悉一下村裡的環境,這家是二叔家,這家是三叔家,就在這時,不料看見一戶人家抬著一位生病的病人,生病的是一個小少年,楊雨柔一看,那不是四娃子哥嗎?

只見他娘哭天喊地的,「你怎麼這麼小就要走了,娘辛辛苦苦的將你養大,你對得起娘嗎,對得起你這些年吃的糧食嗎?」

四娃子:「娘,孩兒對不起你,孩兒下輩子再做您的兒子來報答娘的養育之恩,為娘和爹養老送終,娘你就別哭了。」

四娃子含著淚,他的病就連大夫看了都治不好,四娃子得的是溫疫,劉星看了四娃子的發病情形,全身發抖,一下冷,一下冒著汗,這有點像是傷寒的癥狀,在古代確是不治之症,是要死人的,還會傳染,必須將生病的人抬到荒野去,避免傳染給其他村民和溫疫擴散。

劉星確定了這四娃子的病情,對楊雨柔說他能治好四娃子的病,楊雨柔吃驚的看著劉星,「劉公子真的能治好四娃子的溫疫?」

劉星:「是的,小病,小事,讓我來給他治很快就會好的。」

不管劉星是好說歹說,可村民們就是不相信這個外來人,死活不讓劉星給四娃子治病,大夫都看不好,你還能治,一個勁的推開劉星,讓他不要檔著道,處理晚了大家都會被傳染的。

劉星看著這麼一個小夥子,他明明能治好的嘛!可就是沒有人相信他,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不管,聽旁邊的楊雨柔說這少年只有十六歲,和她一樣大。

劉星又告訴了楊雨柔,他真的能治,讓雨柔姑娘相信他,倆人商量好后,偷偷的跟在送別四娃子一群人的身後,先看看這群人將四娃子安放在哪裡,再找機會救人。

村民將四娃子抬到遠處的一個山洞裡,然後就趕緊離開了,劉星和楊雨柔走了進去,劉星給楊雨柔一個口罩,讓楊雨柔帶上,可楊雨柔不會啊,只能劉星為楊雨柔帶,劉星面對面的兩隻手為楊雨柔戴口罩,就在戴口罩的一瞬間,楊雨柔瞟了一眼劉星,啊的一聲,眼對眼,劉公子的眼睛好吸引人,她觸電了,趕忙低下頭。

劉星:「好了,這樣就可以防止感染上瘟疫。」

楊雨柔聽見四娃子躺在洞里的哭啼聲,四娃子和楊雨柔是同年出生的,他們都只有十六歲,必竟他還是個孩子就被家裡給拋棄了,在家人面前他很堅強,不想讓爹娘為他擔心,但家人離開后,四娃子對生活的失望,孤淋淋的一個人呆在這裡,他好可憐,山洞裡黑漆漆的。

楊雨柔:「四娃子哥,我來看你了,你怎麼樣,好些了嗎?我是雨柔。」

四娃子:「啊!雨柔妹妹,你怎麼來了,你們快走,不要管我,你們會被傳染的。」

楊雨柔:「四娃子哥,放心,我們帶著口罩,不會被傳染上的,我和劉公子來是為了救你,劉公子能為你治病,你要相信他。」

四娃子:「我得的是不治之病,大夫都看不好,你們快走吧,不用安慰我,也不要管我。」

劉星看著四娃子還未成年的年紀,確這麼的懂事,心裡酸酸的。

劉星:「什麼不治之病,對我來說就是小病,不算什麼事,真的,相信我。」

四娃子一聽,眼睛一亮,一下有了希望,就不在悲傷了,至少又有了一點生的希望。

四娃子:「公子,我已經被爹娘拋棄了,我沒有銀子給你。」

劉星:「四娃子,都是一個村的,就都是一家人,不需要銀子,以後你就跟著我,當然,你爹娘要是還願意讓你回去你就回去。」

劉星用樹葉在山洞裡接了水滴在葉子里,在儲物珠里拿出了傷寒的葯,讓四娃子張嘴,吃藥,再用樹葉中的水吞食。

憨老闆戀愛記 劉星:「好了,放心吧!這是我煉製的丹藥,效果很好的,連續吃上幾天的葯,就應該沒事了。」

四娃子:「劉公子說的是真的么,幾天就能好了?」

楊雨柔想著,這劉公子真厲害,不但是手藝人,還是大夫,比大夫還厲害,都能治好溫疫,就是神夫,不對,是神醫。

劉星:「四娃子兄弟,你先休息一下,一會藥效過後應該能勉強走路了,我們換個地方住,在這裡陰暗潮濕,不便於你的病情恢復。」

四娃子:「什麼,睡一會我就能起來走路,四娃子高興的不得了,這要是能走路病不是就算好了么。」

楊雨柔:「那四娃子哥你先休息一會,晚點我和劉公子再來為你送飯,到時候我們再給你從新找個地方養病。」

四娃子:「謝謝雨柔妹妹,謝謝劉公子救命之恩,在下定當湧泉相報。」

倆人走出山洞,楊雨柔準備回去為四娃子哥熬碗粥,他一個人在山洞裡不被病死也得餓死。

楊雨柔:「劉公子治好了四娃子哥的病,你真的要讓他和我們一起住?」

劉星:「是的,我要收個小弟來為我辦事,我現在缺的就是幫手,必須要找個靠的住的才行。」

楊雨柔:「劉公子,難道在你心裡本姑娘還靠不住?」

劉星:「哈哈,不是,有些需要男人才能做的事,你一個小姑娘可解決不了的。」 劉星的話說到這裡,讓楊雨柔想起了第一次遇見劉星時候的情景,臉又是一紅,好羞羞。

楊雨柔:「啊!劉公子討厭,不理你了。」說完楊雨柔大步向前跑了回去,回去為四娃子熬粥。

下午,楊雨柔為四娃子熬好了粥,劉星一看是白米粥,劉星又讓楊雨柔在粥里加了點瘦肉,再放點鹽,撒幾棵蔥花,這樣就是瘦肉粥了,聞起來香噴噴的,楊雨柔嘗了嘗,好喝,比白米粥好喝多了。

雨柔和劉星來到山洞為四娃子送飯,倆人剛一走到洞口,四娃子就聞到瘦肉粥的香味。他餓了一天,聞著香味一下就坐了起來!

四娃子:「雨柔妹妹你來了,好香啊!做的是什麼好吃的?」

楊雨柔將瘦肉粥遞給了四娃子:「這是給你熬的瘦肉粥,嘗嘗。」

總裁,狂傲如火 四娃子接過楊雨柔手中的瘦肉粥,又聞了聞,嗯!就是香,比他以前吃過的白米粥好吃多了,沒有吃過粥里還有肉沫的。

四娃子是餓壞了,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一邊吃一邊誇獎著雨柔妹妹。「嗯,好喝,謝謝雨柔妹妹,為我熬這麼好喝的粥,你比我的娘好多了。」

楊雨柔一聽差點暈倒,她可不要這麼大的一個兒子,劉星嘿嘿嘿的笑了笑。

楊雨柔:「四娃子哥你慢點喝,別急,又沒人和你搶。」

劉星:「小兄弟,喝粥對你身體恢復有好處,多吃點清淡的。」

四娃子:「什麼清淡啊!這已經很好很好了,都讓我開陽暉了,我還從來沒有喝過這麼好喝的粥,頭一次,粥里還有肉肉。」

四娃子喝完,又看了看楊雨柔,楊雨柔全身上下空蕩蕩的,知道是沒有粥了,但他還想喝,還沒喝過隱呢,都沒吃飽,就只有一碗。

劉星:「你身體的體質很好,吃了我的靈丹妙藥,別坐著了,給我站起來,像個小小男子漢一樣,堅強點。」

四娃子點點頭,嗯的一聲,站了起來!勉強能走幾步,頭還是有點暈,但身體已經不發抖了,感覺自己的身體比之前好了很多,楊雨柔看見四娃子哥能自己下地走路了,對著劉星笑了笑,「劉公子真厲害,這溫疫都能治好,你還有什麼不會的?」

劉星:「小四兄弟,等你病好了,願意跟著我么,我們一起在這裡打下一片天地。」

楊雨柔一聽,啊哦,這劉公子好有志氣,是個好男兒,本姑娘喜歡。

四娃子:「公子就叫我四娃子就行,四娃子的命是公子救的,一生願意追隨公子,聽從公子分咐,定將全力效勞,萬死不辭。」

劉星又給了四娃子幾棵感冒發燒的葯,四娃子吞了進去,劉星和楊雨柔帶著四娃子離開,在楊家對面的山上找了塊荒地,劉星準備將大本營安營紮寨在這裡,這裡環境不錯,又再看了一下,這裡非常適合安營紮寨,後山上可以架設一個中型風力發電機組供電,引水也便利。

劉星為四娃子搭建了一頂大大的軍用帳篷,將四娃子先在這裡安頓好,楊雨柔又回家為四娃子哥拿來了水盆,竹制碗筷等。四娃子看著這帳蓬,新奇的不得了,這麼快就搭建了一間房子,現在的他感覺自己的溫疫就像是好了一樣,全身一身輕鬆。

劉星走進帳蓬里,又拿出一張鋼絲床,床單和被套,枕頭一套,讓四娃子在這裡住下來,這塊寶地就是他以後的大本營了。

劉星從帳蓬里走了出來,拿了一根皮帶給四娃子,又給了一部太陽能對講通話機,同時也給楊雨柔一部,四娃子是直接蒙逼了,「這是什麼法寶?」

劉星告訴他這是皮帶,四娃子不明白什麼皮帶,就是褲腰帶,系褲子的,這下四娃子終於明白了,褲腰帶都這麼牛,劉星告訴四娃子,這對講機掛在皮帶上,這樣方便使用和攜帶。

劉星教著楊雨柔和四娃子使用對講機的方法,這邊一說話,另一邊就能聽見,楊雨柔和四娃子想著,還有這樣的寶物。不使用的時候放在有陽光的地方,它們需要吸收光的能量,劉星通過這樣的方式對倆人講,便於楊雨柔和四娃子理解和接受。

劉星又拿出了兩把手槍,將槍套掛在四娃子的皮帶上,楊雨柔和四娃子又問劉星,這又是什麼?劉星告訴了楊雨柔這和她的那把步槍的功能一樣,就是小型的暗器,它叫手槍,只是射程沒有步槍射的遠和精準,但近距離使用非常的方便。

楊雨柔使用的那把步槍,她稱之為暗器,用起已經有了經驗,劉星教起來比較上手,很快楊雨柔就已經習慣使用了,嘣的一聲試了一下槍,四娃子嚇的啊的聲,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差點尿都嚇出來了。

楊雨柔:「四娃子哥,瞧你那熊樣,這暗器可厲害了,你可要保管好,別丟了,這可是無價的。」

劉星:「你還笑別人,你第一次不是也差點嚇尿了么。」

楊雨柔:「啊!劉公子你不許說。」

四娃子:「公子,這麼好的寶貝我不能要,不能要,使不得。」

厲少,你快把我寵壞了 劉星:「這是最普通的配置,跟著我就必須要有,這手槍遇到危險時,一槍就可以將敵人打死,必須要隨身攜帶。」

楊雨柔:「我也要條皮腰帶,我兩隻手都拿滿了,怎麼能隨身攜帶。」

劉星給楊雨柔一條女士皮帶,在皮帶上跨著手槍和對講機,腰間有這兩樣寶貝,這可是要隨身攜帶的,法寶可是最好的暗器。

劉星又給倆人配發了一支小型強光手電筒,同樣採用太陽能充電,他為倆人跨在了皮帶上,這件寶貝劉星讓她也要隨身攜帶,到了晚上走夜路時方便使用。

四娃子看著自己身上的寶貝,好奇的問劉星是幹什麼的?

劉星:「我是干大事的,跟著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我要讓你們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

四娃子:「公子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劉星:「跟著我好好乾就行了,我不會虧待你的,對了,你的病還沒有完全好,進帳蓬里再睡一覺,明天一早醒來的時候你的病就好的差不多了。」

劉星和楊雨柔來到山上,劉星爬上高高的大樹上安裝上了一個太陽能通訊中轉器,這樣對講機的通話範圍覆蓋的面積就增加了。

楊雨柔在樹下,仰頭望著劉星。「劉公子你小心點,別摔下來了。」

劉星想著這丫頭,烏雅嘴,就不能說點好的。

楊雨柔:「劉公子你在樹上放的又是什麼東西?」

劉星告訴了楊雨柔那是太陽能通訊的中轉天線,在樹上裝上了太陽能及微型風力發電機給中轉器供電,她身上的對講通話器的信號就會增加,通話面積就會更遠,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都能呼叫的通,就是能聽到你說的話。

楊雨柔拿出對講機,「四娃子哥,你能聽見么?」

四娃子:「雨柔妹妹,能聽見啊!,你們現在哪裡,需要幫忙嗎?」

楊雨柔:「哦,沒事,我們在後面的大山的山頂上,我就試試這對講機的效果怎麼樣,四娃子哥你好好休息吧!」

四娃子:「哦!在後面的山上啊,這麼遠都能聽的見,我再睡會,爭取明天讓我的病全好了,就能幫上你們的忙了!」

楊雨柔感覺這寶物很好玩,劉星告訴她這寶物不是用來玩的,以後是有大用處的。

楊雨柔:「劉公子你自己不用這寶物,以後我們怎麼在這寶物上聯繫你。」

劉星對著楊雨柔笑了笑,打開了手碗上的電子寶貝,屏幕一亮,楊雨柔看著劉星手中腕上帶的寶貝,仔細的看了起來,家好伙,這又是什麼。

劉星指著手錶通訊器,我用的這個,帶在手腕上的,你們說話我也能聽見。

四娃子住在帳蓬里,他沒事就研究著身上的手槍,對講機和手電筒,他現在算是勉強會用,但還需要慢慢接受這一切和去適應,一個人發著呆,開始幻想以後跟隨著劉公子的情景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呢!頭疼,還是先睡一覺吧!

晚上,四娃子的娘親回到家后,心裡空蕩蕩的,做母親的那能放的下已經養了十六年的孩子,他做了好吃的,準備偷偷的為四娃子送飯,當她來到山洞,發現自己的孩兒不見了,怎麼找也找不到自己孩兒。

人怎麼會不見了呢!四娃子他娘是哭天喊地的,想著不會是被野獸給吃了吧!孩子一下就不見了,她在山洞外四處尋找,但最終還是讓她失望而歸,這孩子去哪裡了,希望他能渡過這一劫,他一個人在那荒山野嶺的,能渡過么,在家裡都沒有辦法,孩兒,是娘親對不起你。

四娃子的娘在山洞外一直找,快要天亮了,還是沒有找到四娃子,不能讓村民們知道四娃子不見,不然村民們是要恐慌的,她含著眼淚悄悄的回到家中。 四娃子家還有一個妹妹,五姑娘一大早就起來燒火煮飯,四娃子的娘看到女兒這麼懂事,心裡才稍微好受一點。

五姑娘:「娘,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不多睡一會,昨晚你是不是悄悄的出去找四哥了,他還好嗎?」

四娃子娘:「唉!你四哥不見了,沒找到,你不要說出去。」

五姑娘:「啊,不見了啊!娘,你不要擔心了,四哥善良,吉人在有天相,相信四哥會好沒事的。」

第二天,楊雨柔和劉星來到大本營,四娃子看上去明顯精神多了,劉星又給了四娃子葯,楊雨柔給四娃子帶來了的炒飯和劉星腌制的泡菜,四娃子覺得雨柔妹妹真的很好,生病以來就沒有吃過飽飯,這次終於一次吃了個飽。

劉星:「今天的丹藥吃了應該就能徹底的好了,我們來一起搭建我們的基地。」

四娃子和楊雨柔一愣,「基地,什麼是基地?」

劉星撓了撓頭,「這個基地啊,就是大本營,也就是軍營的意思。」

楊雨柔:「嘎的一聲,什麼,軍營,你要搭建軍營幹嘛,你要造反,這可是要被砍老磕的。」

劉星:「什麼造反啊,我要讓你們過上好日子,我們搭建大本營,不是軍營。」

楊雨柔:「你不是說大本營就是軍營么,你的兵就四娃子一個?」

劉星笑的嘎嘎嘎的,「雨柔姑娘,我這叫大本營,不叫軍營哈,也沒有兵,不然真的會被砍老磕的。」

楊雨柔:「沒正形,說吧,要我們怎麼干!」

四娃子在一邊也笑的哈哈哈的,想著這小倆口有意思啊!

劉星:「四娃子,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大幹起來,你現在沒事就除除草玩,我回去設計設計圖紙。」

四娃子是一頭霧水,啥叫沒事幹就除草玩,什麼是設備圖紙,等四娃子緩過神了劉星和楊雨柔已經走了。

劉星和楊雨柔回到楊家,劉星開始歸划大本營的建設,楊雨柔確是不依不饒的跟著劉星。

楊雨柔:「你真的要建一座大本營,悠著點啊!別搞出事來。」

劉星:「嗯!我會悠著點的,我會給你訓練一個厲害的四娃子武俠出來,我們那裡叫特種兵。」

楊雨柔:「什麼叫給我訓練一個厲害的四娃子,我不是有你么,你有我就足夠了。」

楊雨柔到院子里繼續喂著他的野雞野兔,去大棚看看蔬菜,再做了點泡菜。

劉星在楊家呆不住,來到了大本營,看見帳蓬里四娃子在呼呼大睡,他悄悄的從儲物珠里拿出了兩個集裝箱出來,一個人又一下就搭建了四個軍用大帳蓬,每個軍用大帳蓬里能住下二十人,上下鋪的鋼架床。

將帳蓬及集裝箱板房的太陽能燈具安裝完畢,一看就要快天亮了,劉星又來到山頂,他要在大樹上安裝一個中型風力發電機組,這樣大本營的電力問題解決了。劉星將中型風力發電機裝在大樹上,一個要是廢氣力啊,一會上樹,一會上樹,這中型風力發電機太重了,他用繩子將機組吊上去,滿頭大汗,將風力發電機安裝完畢,天都已經亮了。

四娃子走出帳篷一看,哇,傻眼了,又趕緊回到自己住的帳蓬里,不對啊!自己沒有走錯啊,昨天還不是這個樣子的,四娃子又走了出來,一看,尼瑪,啊,自己沒有眼花呀,這什麼時候弄的,自己是不是睡了很多天了,四娃子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了。

劉星回到大本營,看見四娃子愣在哪裡。

劉星:「四娃子,你在幹啥呢!快過來幫忙。」

四娃子指著眼前的設施,「這,這,這,你弄的?」

劉星:「不是我弄的,難道是憑空而來的,快來幫忙,將我們的食堂搭建好?」

四娃子:「食堂是啥?」

劉星:「就是廚房,燒火做飯的和吃飯的地方。」劉星拿出不鏽鋼的燒柴火的工具,佔用一頂帳蓬來做食堂,做菜的地方設在一個角落裡,緊靠的一個帳蓬設為食堂,裡面擺放有桌椅,供大家吃飯。

劉星又和四娃子去附近有水源的地方挖井,鋪設水管,劉星將不鏽鋼蓄水灌安裝了集裝箱板房樓頂,將配備好的洗手間和淋浴間的板房安裝在帳蓬中間,挖設了化糞池,劉星讓四娃子不要說話,也不要問,他難得回答和說明,只要他負責幹活。

四娃子被劉星叫過來叫過去,一會拿這樣,一會又拿那樣,快過來幫忙,這裡,抬著,四娃子是忙了一天,就是不知道自己乾的啥,又要幹啥。

劉星一直在忙著操辦大本營的事,今天他和四娃子幹了一天,四娃子一直在嘰嘰咕咕的,劉星又不讓他說話,憋屈啊!他也就不在嘰嘰咕咕了,關鍵是他一天沒有吃飯了,餓的要死要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