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賀吞嚥了一下口水,心底也暗暗懊惱,還不如花錢了事呢。現在把人打了,以後可……

唯一神色不變的也只有林慶了,林慶緩緩的上前幾步,精神威壓悄然向着這些公務人員侵襲,冷冷的道:“現在請你們告訴我,你們剛纔看到了什麼?”

衆人又是一愣,只覺的對方如煞神降臨,心底都有着一股莫名的寒意,一名梳着大背頭的中年人連忙道:“看到李偉一不小心撞在了牆上。”

李偉,自然是這倒黴被打的大肚子中年人。李偉聽到大北頭男子說話,卻不敢反駁,就連哀號聲都變成了輕微的**。心底卻暗暗發狠,下次只要有機會,絕對好好的報今天之辱。

其他人聞言都連忙點頭附和一聲,旁邊的宋彪如凶神惡煞一般站在那裏,他們可是非常擔心,別一不小心,下一次就輪到了自己。

“很好,我喜歡你們的坦白。”

林慶儘量使自己的微笑變的柔和,伸手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既然來了,就一起喝杯茶,有什麼事情不可以好好商量呢?非要鬧的雙方不愉快,你們說是吧?”

是,是!

wWW•тт κan•¢○

衆人都只有點頭的份,心底卻暗罵: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合作,現在又想合作?簡直他媽的神經病。

“你們也跟去如何?”

林慶目光又掃向那些恨不得將手中的棒球棍扔了的各勢力幫衆,後者見林慶看來,卻是一陣沉默,這喝茶,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怎麼?看不起我?”

林慶淡笑道,“若是看不起我,現在就可以離開了,如何?”

聞言,衆人知道,再不答話,可能也要挨一頓揍了,紛紛道:“去,去……”

劉賀走到林慶身側,低聲道:“哥們,事情鬧的大了吧?他們以後要是報復起來……”

林慶笑了笑,低聲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保管他們以後都不敢來這裏瞎鬧。”這才又道:“既然大家都已經同意了,那麼就一起去吧。身上沒傷的,麻煩一些把地上的人都擡着。”

聞言,衆人都紛紛扶起地上的傷者,心底都暗暗猜測林慶到底是什麼意思。

喝茶,的確是喝茶。對於這一點上,林慶倒是沒有騙這些人。

茶店的老闆看到一次涌入這麼多人也感覺到很奇怪,畢竟夏天專門來喝茶的人並不多。

可是當所有人看到林慶親自放茶葉的時候,都直接呆了、傻了、愣了。他專門找來一個大容器,然後在裏邊放入半斤左右的茶葉。然後再用開水煮沸,到了最後,茶葉絕對比茶水多。

看着面前杯子中,顏色實在不敢恭維的茶水,再聞那種氣味,頓時讓所有人都想有種想要逃離的感覺。

反倒是林慶與宋彪兩人喝的卻是店主親自泡的,清新幽香,沁人心脾。同時不忘道:“來啊,儘管喝,放心我請客。想喝多少,咱就有多少。”

迫於林慶的威勢,這二十多人,沒有一個人不敢不喝的,也更沒有敢偷偷把茶水倒掉的。只是入口處,苦不堪言,只覺的這差不多是這一輩子喝的最難喝的茶了。

“對了,你們之前是想收保護費的吧?不如說說看,你們都想要多少?”

林慶放下茶杯,很是‘和藹’的笑道。

“沒,沒什麼,我們真的只是來玩的。”

一名公務人員強作鎮定的笑道,“下次,絕對不會來打擾了。”

“是嗎?呵呵,可是我總覺的你們會使絆子。這樣吧,在你們收保護費之前,我告訴你們一個祕密。”

林慶忽地笑了起來,注視着衆人,絲毫不避諱的道:“知道雲虎幫爲什麼如驚弓之鳥一樣,何照天都跑到外市了嗎?”

“答案很簡單,因爲我不想讓他們待在這裏了。” “什麼?!”

茶店內,衆人齊聲驚呼。就連那些受傷者,也都紛紛站起,一時間因爲震驚而忽略了頭上的傷痛。

“你……你就是那個傳說?”


親愛的,我們離婚吧 ,兩股顫顫,只覺的今天自己就不應該出門。有關於那個傳聞,兩個人獨挑雲虎幫數百強者的傳聞。

確切的說這已不是傳聞,而是傳說。

傳說?

林慶淡然一笑,“沒錯,哥就是那個傳說。”

砰砰砰!

很多人都嚇的軟到在椅子上,一個個心底叫苦不迭,爲了收取一點好處,竟然把這連雲虎幫都惹不起的強大存在給招惹了。

跌坐在椅子上的衆人,很快就緩過勁來,又都連忙站起身來,神色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如果非要說鎮定的話,那麼也就數那些各個國家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了。這些人自信自己與這些幫衆混混不一個檔次,俗話說‘打狗也得看主人’,不過怎麼說,他們也都是**要員。

茶是苦茶,人是傳說。

“我呢,也非常不願意和你們這些人較勁,真的。”

林慶強調了一下語氣,略顯厭惡的道:“其實,我看到你們這些人的嘴臉就感到噁心,若是多看一眼,我懷疑我真的會把胃都給你吐出來。”

衆人又是頻頻點頭,心底卻想,‘既然看我們就噁心,就趕快讓我們走了不就行了。’

“可是呢,如果就這樣讓你們走,未免會然你們心底不舒服。我也明白你們,不就是想要點好處嗎?說吧,想要多少呢。”

林慶忽地玩味的笑道,“我這個人,其實挺好說話的。你們呢,也別客氣,心底想什麼,就要什麼。畢竟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比不上你們這些**要員,擁有勢力背景的街頭混混。”

不待這些人答話,林慶讓宋彪取來一疊紙和筆,然後放在各個桌子上。這才道:“好吧,現在把你們勢力的名字寫上去,還有你們想要得到多少好處,都寫出來,我絕對會想辦法滿足你們的。”

衆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卻沒有一個人敢動手寫。


林慶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笑道:“怎麼?沒聽懂我說的話嗎?寫啊。”語氣一轉,微冷的道:“還是說,你們想讓我替你們寫呢?”

聞言,衆人這才紛紛提筆,提是提了,可卻不敢寫,誰知道下邊還有什麼陷阱等着自己呢?

“請注意,我是說讓你們寫,不是讓你們拿筆在這發呆。”

林慶又道,“最好不要挑戰我的耐心,我雖然一向認爲自己是個好人,可是碰到你們這樣的,我會比你們更壞。”

聞言,這纔有數人開始寫了起來。有一個人帶頭寫,其他人自然也開始了。

過了幾分鐘,見衆人都放下筆,林慶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衝宋彪使了個眼色,宋彪上前將所有的白紙都收了回來。每一張上都寫有各個勢力的名字和所想要得到的好處。

這些‘好處’都直接寫上了數額,有的一萬,有的兩萬,也有的三五萬。一個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多,可是全部加起來,卻也足有幾十萬之多。更何況,這些只是每個月。

看着看着,林慶都被氣的笑了,拿起手中的一張紙,笑罵道:“你媽的,人家開公司,你們這個什麼土地局的也來湊熱鬧?靠,真你媽沒天理了。房子是租的,還有給你們交好處?”

然後又拿起一張,罵道:“公安局也的來參一腳?國家養你們這些人,就是來勒索人的啊?按照你們這樣算的話,那他媽的水利局豈不是……”林慶的話戛然而止,看着下一張紙,微怒道:

“還真你媽有水利局的啊。”

聞言,**人員那邊都畏畏縮縮,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尋常他們配合這些勢力幫衆,僅僅靠勒索好處就能把一些小公司逼的自己關門。現在看來,真的是應了一句‘夜路走多了,終會遇見鬼’。

反倒是那些勢力團伙倒是一個個神色輕鬆,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工作需要’,人性的本質。不勒索其他人,我們自己吃什麼?喝什麼去?如此一想,倒是比那些**公務員理直氣壯多了。

“聚義幫五萬、豪絝幫三萬……”

林慶一一念道,一邊念,一邊點頭道:“嗯,很不錯,好處想的也不是很多。好吧,你們的願望我滿足了。”

聞言,衆人驚喜之中滿是錯愕,本來看林慶那態度是絕對不會給的。現在竟然說要滿足?

“這個人難道是精神病不成?”

衆人心頭紛紛閃過這個念頭,然而林慶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們愣了。


林慶緩緩的道:“以後每個月的十五號就把錢交給我旁邊的這個人,你們也可以叫他彪哥。”

“大,大哥,好像反了,不是我們給你,是你給我們。”

一名身材精瘦的男子低聲糾正道。

不等林慶說話,宋彪大步向前,一把抓住說話的精瘦男子舉過頭頂,然後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

精瘦男子被摔的臉色蒼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宋彪面色兇厲的道:“哼,還有誰有話要說?”

他這是要立威,他比林慶還要清楚,在這些人的面前用上一些暴力手段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林慶很明白宋彪的做法,所以從一開始,他就直接默認了。

從雙方見面開始,宋彪的做法早已讓衆人心寒,在公司的時候就已經連傷五六人,現在又把一個人摔的半天起不來,則更讓衆人心中畏懼。如果是林慶給予他們的是精神、心靈的威壓,那麼宋彪則是給予視覺的衝擊。

在這雙重壓力的情況下,若不是這些人也都算是有一些見識的人,恐怕早就嚇的屁滾尿流了。

“既然不說話,那麼也就是同意了?”

林慶輕笑一聲,撫掌笑道:“那好吧,我相信你們都帶有手機,現在給你們那邊打個電話,先把第一波錢送過來,以後每個月按時,明白的話,就打電話吧。錢早點送來,你們也就可以早點離開。”


各團夥的幫衆猶豫了一下,紛紛走到一邊打起了電話。

“至於你們……”

林慶目光一掃那些拿着老百姓的錢不給老百姓辦事的傢伙,他真的想把這些人從高樓大廈上扔下去。強忍心中怒意,淡淡的道:“你們就把自己面前的茶杯中的茶葉倒在自己頭上,然後滾出去,請注意我的發音,是滾。”

把茶葉倒在頭上?然後還要滾出去?!

這些養尊處優的公務人員頓時一個個滿臉怒色,簡直是欺人太甚了!

“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我相信那些兄弟會幫助你們完成這一點的。不過那些手法可能會有些……讓你們不舒服,我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自己考慮好吧。”

林慶冷笑一聲,他要是來了脾氣,足以能夠把這些人折磨死。

不過,咱是個守法的良好市民。

林慶心底一向都是這樣告訴自己。

“年輕人,別太過分了。”

一名水桶腰,身高不足一米六的男子強忍怒意的站了起來。他實在無法想象自己一頭的茶葉水,然後再從地上滾出去。那樣的話,他以後還怎麼混?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林慶不屑一笑,心底暗罵:“草,你媽的勒索人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別太過分?”轉頭看向那些沒事的幫衆,“我想,你們應該願意幫我這個忙吧?”

聞言,立即幾名青年霍地一下將水桶男子圍了上去。受了這麼多委屈,他們也早就想發泄一下了,不管發泄的對象是誰。其中一人,端起茶杯就對着水桶男子當頭砸去,至於倒,他可是不懂的,只要砸的痛快就行了。

“哎喲!”

水桶男子剛剛**一聲, 99億寵婚:吻安,小甜心 ,然後團成一團,向外滾去。滾到門口的時候,其中一名青年更是飛起一腳直接將人踹了出去。

見林慶真的敢這麼做,其他人也都暗暗搖頭,今天的屈辱看來是避免不了啦。於是乎,都紛紛端起面前還有一些熱度的茶水反手倒在了腦門上。然後走到過道上,就地向門口滾去。

整個場景看起來,簡直就是比滾大賽。看的大廳內另外一些角落的幾名客人目瞪口呆,店主、服務員等人更是奇怪不已,甚至有些人還拿起了手機拍照。

待這些人滾出去,另外的一些人也算是打完了電話。

“怎麼樣?你們老大還要不要你們了?”

林慶依舊是一臉的笑意,心底暢快至極。雖然,他一向不提倡欺負人,可問題是,這些人還是人嗎?

然而,林慶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的老大實在是不願意。並出言威脅,如果林慶不把這些人放了,下一次絕對不會放過林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