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往上,五臟六腑有些許牽動,但是並不影響。

腦海中回憶著第二幅經絡圖畫中,玄力運行的路徑。

玄力往上遊走,臨近百會。

「會不會出現問題?」延生還是有點擔心,轉而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抿抿嘴唇,眉毛微動,閃過一絲掙扎。

「呼!」

重重的吸一口,玄力返回丹田。

「又要打退堂鼓?」延生略微遲疑。

回想到這段時間的經歷,最終眼睛亮了起來,變得堅定。

重新運轉引靈訣,玄力再次往上,臨近百會時,他沒有猶豫。

百會處一片昏暗,沒有一絲光亮,這是一個純黑的世界。

玄力沖入其中,黑暗裡傳出動靜。

轟!

玄力增大,一股腦沖入,細細一看,裡面骯髒不堪,隱晦澀澀,充滿了負能量。

「沒想到,自己的識海世界如此骯髒!」延生嘆道。

吼!

巨大的吼聲,從某一處發出,充滿了憤怒。

「什麼東西,居然敢在我身體中作祟?」

一絲慍怒浮現臉上,玄力再次增強,這個世界慢慢清晰起來。

一汪黑色的液體,液體上流轉著黑色的霧氣,霧氣中飄著各種能量,這些能量看似不強大,卻隱隱透著某些能影響情緒的力量。

「嘎嘎,你出現得未免早了些?」延生的腦海中響起這樣的聲音。

「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延生問道。

呼!

液體中緩緩升起一人,模樣竟然和延生之前的『神』,一模一樣。

「我是你,你是我!」那人冷冷說道。

「我才不是你,你邪惡又骯髒,怎麼可能是我?」望著液體中的『人』,四周瀰漫著惡臭味,延生露出厭惡神情。

「我在你身體里,不是你是誰?」那人反問。

延生很討厭這『人』,也不廢話,玄力繼續增強。

「你…你幹什麼?」那人臉色驚慌。

滋滋!

玄力沖入百會,衝擊著黑色液體,發出滋滋的聲音,就像當時玄力對上黑色海面中粘稠的液體一樣。

「你聽我說,你不應該這麼做的,你這麼做,身體會受重傷的!」黑色液體中,那人焦急勸說。

延生不管,他對眼前這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非常討厭。

「你聽我說啊!」那『人』還在露出焦灼之色。

滋滋!

玄力入侵,煉化著黑色液體。

「好,你要魚死網破是嗎?那就來吧!」那『人』神情憤怒,事情似乎並沒有按照他的方向走。

轟!

黑色液體猛然高漲,不斷擴開!

「這是我的世界,你憑什麼進來,早知道,我就佔據身體意識主控權,讓你為我所用!」

「生氣了嗎?你生氣那就證明我做對了!」延生也只想看看對方的表現,才會提前出手,沒想到,這一個小動靜就讓對方露出馬腳,現在又惱羞成怒,如此看來,這個黑色的『自己』,多半是留不得。

延生『出神』,調動玄力。

世界變成一片黑色的海洋,海面上空,兩個延生凌空而立,一黑一白,手持雷劍。

「原來是個假貨!」白色的延生望著黑色的延生,冷冷笑道。

「是假貨嗎?那就驗驗,看看到底誰真誰假!」怒氣浮現在黑色延生的臉上,雷劍上符文亮起,沖向了白色延生。

「冰寒破」

「焚無盡」

「雷動九霄」

轟!砰砰砰!

二人相撞,招式一樣,力量一樣。

一時間,高浪奔涌,翻天覆地,這一場打鬥,實在千古不聞,萬古不見:「但見黑海起高浪,翻湧天地震蒼蒼,生得都是人模樣,卻是兩心兩種人!黑漢猖狂又邪魅,處處陰招下死手,白漢正義又冷然,全然不具色平靜!同是雷劍本命器,奈何力量終有別,自古邪來不勝正,誰言正道是滄桑。」

轟隆隆!

空中雷電交織,電閃轟鳴,海面濤聲震天,浪涌紛紛,兩人你來我往間,殺得兇猛,殺得憤然,殺得不死不休,殺得天地變色,要麼你死,要麼我亡,反正,只能活一個。

「放棄吧,你這像臭蟲一樣,讓人噁心的傢伙!」白色延生雷劍揮動,強大的力量壓制的黑色延生。

「你才應該放棄,這不是你這種人的專長嗎?做事優柔寡斷,沒方向又沒目標,被你控制的身體,實在讓人噁心到家了!」黑色延生滿臉憤怒,一劍揮下,力量奔涌,這些力量都帶著邪氣。

「你不知道我專門克制你這種力量的嗎?」白色延生浮現笑容,雷劍再次揮下,一股極熱之氣化作紅龍,沖向黑色。

滋滋!

灼烈的延燒蔓延而去,黑色的海面發出這種聲音。

延生靜心運轉引靈訣,忽覺腦海嗡嗡作響,痛苦不已,他沒想到,這種對決會讓自己這麼痛苦,

可是,能怎麼辦?所有的經歷都告訴他,退路從來都不是自己留的。

吼!

巨大的吼聲,猛然響起,回蕩在這片世界的上空,黑色的海面緩緩升起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山!黑色的延生,手持雷劍,站在石山之上!

延生一驚,這種力量他實在熟悉不已。

「你是…黑龍?」延生問道。

「嘎嘎,小子,算你運氣好,能在這碰上我,還為我送來力量,想來不久,我還是能主宰你的!」黑龍沉沉的說道,身體從黑色海面一躍而起。

「哼,不自量力,能封印你一次,就能封印你兩次!」延生手持雷劍,渾然不懼,因為他明白,這黑龍的實力,不可能在巔峰狀態,唯一不明白的是,這黑龍為什麼,會被封印在這一處,不是應該在丹田中嗎?

這還是讓人不解?

吼!

黑龍怒吼不已,他覺得自己被小看了,作為一條來自地獄的龍,他有著自己的尊嚴,當然,目前這點對他來說,還是有些難度的。

好死不死,正在這個節骨眼上被這種力量闖入,三個多月了,一直在這未開闢的世界里,潛移默化的影響他,沒想到誤打誤撞,讓他進來了。

「該死,好好的多活兩年不行嗎?非要現在來惹我!」黑龍吼道。

延生笑了,這一刻,他清楚感覺到這黑龍的虛勢。

丹田中,三色蓮花轉動,力量不斷狂涌,根須中的生機力量似乎感受到身體某處有了動靜,那是一種潛藏在身體中的死寂,為了不讓那種力量威脅到自己,它決定主動出擊。

嘭嘭嘭!

黑色的海面上,猛然生出一道道綠色的水柱,水柱化作巨大的藤條不斷升空,強大的生機氣息瀰漫,整個世界,慢慢變得光亮。

根須變大,化作藤條,藤條升空,有意識的纏繞住黑龍,這點死寂力量,在生機力量面前,著實不夠看的!

轟!

海面翻湧,藤條向下拉扯,仿若將失重的大山,拉到地心引力的範圍。

黑色的延生大驚,怔怔的瞪著白色的延生。

延生嘴角露出笑容,雷劍上符文亮起,沖向了黑色的延生。

「不!」

咿咿呀呀叫喚幾聲之後,黑色的延生和黑龍,沉入了海面。

世界明亮,黑色的海水變成了藍色的海水,甚至能看到,黑龍和黑色的延生慢慢消失在海底。

玄力不斷湧入,一種清明之感襲來,延生睜開了眼睛,同時,身上的氣質也發生了變化,許多事情慢慢清晰了起來。

收回玄力,再次將捲軸拿在手上,輸入玄力,繼續觀摩第二幅畫,一行小字浮現在下方:玄力修神,無極之境開啟!

延生望著這幾個小字,很是不明白。

記得第一次,按照第一幅圖修鍊之後,出現的只有四字『玄力無極』,為何這一次卻說『修神』,還說什麼『開啟無極之境』?

轟!

玄力繼續輸入,捲軸拉開,卻無論如何也看不到第三幅畫,延生知道,也許自己的第二幅圖還沒有修鍊到家。

「這修神,怎麼感覺像是與自己的戰爭呢?」延生想到剛剛『識海』中的大戰,呢喃道。

運轉引靈訣,丹田中的力量分明又強上了幾分,在看百會處,一片汪洋的藍色海洋。

「這是不是就是他們所說的靈魂域呢?」延生還是不敢肯定,但是他會繼續按照玄力無極的法門,修鍊下去。

未知,只有探索過才知道。

天際泛白,一晚上又過去,延生深吸一口氣,腦海頓時清明,玄力透出,世界慢慢被感知。

他瞪大了眼睛,因為不用刻意感應,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百裡外的世界,他發現,百裡外的海水中,有了魚蝦的蹤影。

而此處,即便深到水下百里世界,還是沒有任何的生物,有的只是死寂。

李伯和張伯從船艙中走出。

「李伯,這百里內是沒有希望了,估計今天得加緊行船,到百裡外的海域打魚!」延生笑道。

李伯和張伯看著延生,發現只一個晚上,這小伙身上似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說不清,道不明,可是,他們百分百保證,自己沒看花眼。

「好啊,聽你的!」李伯爽朗的說道。

魔王總裁的緋聞女王 朝陽初露,迎著霞光,三條漁船往百裡外行駛而去。

延生站在甲板上,金色面具下,眼神變得活泛,整個人,透著無限生機,海風一吹,似乎蕩漾了整個世界。 轟!

玄力進入『識海』世界,如巨石如水,波紋圈圈盪開!

周遭世界清晰起來,百里內,上天下海,皆在感應範圍。

「李伯!百裡外有魚群!」延生高聲喊道。

三艘船在朝陽下,駛向百裡外的新海域。

哈爾斯和紅嬌等人,在骷髏島附近搜尋一夜,可是半點島嶼的影子都沒有找到。

「坐標顯示的就是這裡,為什麼看不見骷髏島?」紅嬌疑惑問道。

哈爾斯站在甲板上,眼中疑惑,昨夜他分明見骷髏影最後消失的地方就是此處,一夜時間過去,半點蹤跡都無法尋到,這當中似乎還有別的蹊蹺?

「看來這次遇上對手了!」哈爾斯嘆道。

「你昨晚不是說會有一場惡戰嗎?現在敵人的影子都沒出現,卻怎麼的惡戰?」紅嬌打趣道。

「小丫頭,你已經也是大陽境了,難道你感應不到這一處地方非比尋常嗎?」望著出奇平靜的海面,哈爾斯沉聲道。

轟!

靈魂力祭出,金光一閃,紅嬌縱身躍入海底。

哈爾斯揚起嘴角,搖頭道:「還是急性子啊!」

海底,紅嬌化作水中蛟龍,自由穿梭,海底世界入眼,昏暗處卻是一座黑色石山,石山連綿,看上去像一個橫躺在地的巨人。

紅嬌望著那山,眼中顯露遲疑之色,隱約中,覺得這石山透著神秘。

「就看看,是不是你在作祟?」心中如是想著,身體朝著石山的方向沖了過去。

哈爾斯怔怔的望著平靜的海水,腦中飛速運轉,尋摸著什麼。

「是了!」哈爾斯猛然一驚,黑獄中那隧道里透出的感覺和此時一般無二!

只是,這地方並不幽暗,能見陽光,海水湛藍,而且平靜,可你呆上一段時間后,這種平靜,透著的是死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