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道身影在一陣空間扭曲后,緩緩顯露了出來。

對方為首的,是一位來自地球的雅利安人種美女,衣服華麗,氣質高貴。在她身後,除了魅魔首領媚兒,帶了幾個傳奇級魅魔親衛外,幾乎都是來自於地球的人了。

「衛道老弟,你的藏身符好像不咋樣啊。」申屠天路扭了扭脖子,笑眯眯地嘲諷說,「我們隔了那麼遠,那隻墮落天使還能發現我們。」

「切~」張衛道不服氣地說,「那傢伙可是半神魔王級,看穿我們的行蹤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等本少爺晉陞半神,看他還能不能破掉本少爺的行蹤。」

張衛道此從進入了地獄之後,實力突飛猛進,再加上王焱的幫助下,直接抵達了傳奇級巔峰。此等實力,理論上來說已經超越了他的老爹。

哪怕是在歷代天師之中,也屬於上游層次。

只是天師一脈,向來少有半神,除了開山鼻祖老祖宗打到過半神境界,歷代祖師中也就是那麼聊聊一兩位。畢竟在地球那種環境下,想成就半神的難度極大,也是突破了地球人類的極限。

而且在地球的西方,稱呼為半神,那是受到了異位面知識的影響。但是在東方華夏,傳奇級是陸地神仙,半神那就是天仙級人物了。

可見其難度之大。

好在此時的王焱,給地球人類找到了另外一條道路。由此,張衛道未來成就半神,也是相當有可能的。若是真能成就半神回到地球,絕對可以光宗耀祖了。

「切~」瑪雅祭司貝麗卡白了他一眼,「那隻半神,連老,不,魔焰殿下都封印了。你就算是僥倖升到了半神,也未必是他對手。」

「貝麗卡姐姐,他不會有事吧?」莉迪亞有些擔心的問道,「要不,勞煩您給算一算?」

自從上次發現所謂的魔焰殿下,就是火焰之子的化身後,惹得莉迪亞又羞又愧又惱。除了軍務外,都不願意和他搭話。

但是現在眼見著火焰之子陷入危機,她也是有些按捺不住情緒了。

「小姑娘,你放心好了。」濕婆神女嗤之以鼻地答腔說,「那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用華夏語來說,就是禍害遺千年,區區一個靈魂囚籠,怎麼可能困的住他?」

嘴上這麼說著,但是濕婆神女眼眸中,也是在不經意間隱隱露出了一絲擔憂。看那阿斯莫德似乎很自信,老王那傢伙,不會真的中招了吧?

在如今濕婆神女的心目中,最有可能拯救地球的人,早已經從原本以為的炎尊身上,信心轉移到了火焰之子身上。

「大家放心。」貝麗卡用漢語輕笑著說道,「你們還不了解他嗎?沒有點把握的事情,他能隨便干?那傢伙的底牌,多到嚇死人。」

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表情都舒緩了起來。

想想的確也是,老王那傢伙儘管浪天浪地,浪到連魔神都成為了他的便宜爹。但是那傢伙其實骨子裡謹慎的很,沒有點把握的事情絕對不會幹。

眾人一番對話,都是用地球各種語言交流的。

到了傳奇或者半神這個級別,記憶力和理解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普通人,學一門成熟的外語非常輕鬆。

而阿斯莫德等人,卻是壓根地球的任何語言。

阿斯莫德微微皺眉,沒有多搭理這群猶在談笑風生,不見多緊張的地球人。在他看來,解決掉魔焰這個最大威脅,才是正道。

其餘的這些青年俊傑看起來都是氣質不俗,潛力無窮。然而在半神級眼裡,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而已。阿斯莫德極度自信,單憑自己,就能收拾他們一群。半神級和傳奇級,完全是兩種生命形態。

「魔焰!」

阿斯莫德的聲音沉穩道,「我知道你現在,肯定聽得見我說話。別試圖再用意志力去抵抗靈魂拷問了,這是連絕大多數大魔王,都無法度過的靈魂拷問。」

王焱沉默依舊,身軀沒有任何動彈的跡象。

「哼。」

阿斯莫德冷笑說,「我知道你驚才絕艷,是地獄數千年乃至萬年難得一出的天才。但是靈魂拷問不同於其它,而是考驗你的意志力十分純凈強大。你若再執迷不悟,就只有靈魂凋零,灰飛煙滅一途。」

與此同時。

魔神撒旦扛不住了,臉色鐵青道:「夠了,問問阿斯莫德那小子,要怎麼樣才能放過魔焰。剛才魔焰贏的那些資源,本魔神加價三成后給他。」

魔神薩麥爾笑了,這場地獄大會比起往屆來真是精彩絕倫,各種懸念迭起。便是連他也沒有料到,阿斯莫德竟然能夠絕地反擊,狠狠地坑了魔焰一把。

魔焰之前所有贏的東西,不過是為阿斯莫德做了嫁衣裳。

當下,薩麥爾將魔神撒旦的意圖傳遞給了阿斯莫德。他倒是沒有玩什麼添油加醋,畫蛇添足的事情。如今墮落魔域贏面極大,免得給撒旦找到借口。

阿斯莫德微微一皺眉說:「上億魔晶,再加價三成?魔神撒旦陛下真是大手筆啊,果然夠心疼寶貝兒子。按照道理來說,我理應給魔神陛下一個面子。但是……」

頓了一下,阿斯莫德冷笑說:「如果我能逼得魔焰當眾許下冥河誓言,為我所用的話,我們墮落魔域就必然能贏得最終比賽。這些魔晶雖然價值不凡,但是相比於三位魔神的許諾,價值就相差甚遠了。」

「那小子好膽。」魔神撒旦被氣得暴跳如雷,區區一個半神,也敢忤逆他的旨意?他殺氣騰騰道,「薩麥爾,別怪我不給你面子。事成之後……」

「撒旦陛下慎言。」薩麥爾打斷了他,臉色凝重道,「比賽就是比賽,若是事後倚強凌弱報復的話,以我看這地獄大會不開也罷。」

「沒錯。」黑暗魔神瑪門幫腔說,「照你撒旦的脾氣,誰不聽你的就胡亂報復的話。是不是本神也能在事後,找你家兒子好好聊一聊?」

「哼!」魔神撒旦的臉色陰晴不定,沉吟道,「本神自然不會親自出手,這一次的確是吾兒魔焰太大意了。這個仇,本神相信魔焰他自己會報。」

「年輕一代想要彼此解決恩怨,我們自然不會插手。」魔神薩麥爾冷笑說。

「呵呵,前不久剛學了句地球諺語,叫做風水輪流轉。」黑暗魔神瑪門,心情一下子舒爽了許多,「魔焰那小子,叫你之前氣本神,活該。」

……

「魔焰,你也聽到了。」阿斯莫德自信萬分道,「只要你肯給我立下冥河誓言,在這一次地獄大會中聽我調遣,我可以幫你解除靈魂囚籠,免你靈魂凋……」

「呵呵~」

王焱緩緩睜開眼睛,嘴角勾著一抹笑意盯著阿斯莫德,「我說,你是不是太自信了?就憑著這些區區幽魂,就想拷問我的靈魂?還想讓我的靈魂凋零?」

「怎麼可能?」阿斯莫德勃然色變,驚駭莫名,「這是陛下親自祭煉的靈魂囚籠,連真正的大魔王都無法逃脫。」

「哦哦,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王焱風淡雲輕地說道,「可惜,這東西對我來說,實在有些無聊啊。」

…… ……

其實,在一開始時,王焱也吃了一點虧。

如阿斯莫德所說,這個靈魂囚籠是墮落魔神薩麥爾親自祭煉的寶物,威能無窮而強大。魔神薩麥爾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光明神曾經的愛將,甚至為了理念不合,最終反叛獨立自主的可怕存在。

他拋棄光明,擁抱黑暗,即精通黑暗法則,同時也精通黑暗法則衍生出來的寂滅死亡法則。他在靈魂囚籠中煉製的幽魂,外表看上去似乎平淡無奇。

然而每一隻幽魂,都彷彿是寂滅死亡法則的具現化展現,王焱在猝不及防下,也被帶的幻境不斷,心生死意。

只是可惜,王焱的靈魂和意志力,絕不像是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在他還未進傳奇時,就曾經得到佛門至寶問心蓮台的洗禮,也經常會在問心蓮台中修鍊。那可是一件佛國遺寶,價值不可估計。

所謂佛國,其等級和魔神的神國是完全等同。

佛家最注重心靈修為,講究的是靈魂純凈,無垢無污。而王焱經過反覆淬鍊后,靈魂的意志力早就無比堅定,魅惑術、幻術等等對他的作用性微乎其微。

再之後,王焱還經歷過光明神的親自祝福洗禮,讓他的靈魂純凈更上了一層樓。

此後,王焱還得到了星空法神遺留下來的一半生命火種,再次接受了身體和靈魂的凈化洗禮。

那些所謂的大魔王,尤其是地獄里的大魔王,都是主修肉身力量,對靈魂的淬鍊和凈化幾乎是毫不重視。心靈上的漏洞,更是數不勝數。

估計任何一個大魔王丟進問心蓮台中,都會被折磨到死去活來。

王焱雖然略微吃了下虧,卻很快就適應了過來。那些寂滅死亡法則,雖然玄妙非常,讓王焱嘆為觀止。但是想引動他靈魂凋零,那純粹就是在痴人說夢話。

「動手!」

阿斯莫德神色一凜,臉色非常難看,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魔焰是怎麼抵抗住靈魂拷問的?

然而這一切,並不妨礙他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在下令手下動手時,阿斯莫德率先行動,惡靈長槍將死亡寒意凝聚成一點,如同一道天外流星般向王焱轟去。惡靈長槍所過之處,空間被撕成碎片,凝聚出一朵朵美麗而充滿詭異的死亡霜花。

它們在空氣中飄飄蕩蕩,彷彿在預告著生命的凋零。

強大的壓力下,阿斯莫德這一槍也算是驚艷無比,突破了他的自我。尋常的半神級強者若要硬接這一槍,怕是要吃上不小的虧。

「呵呵~」

王焱笑了起來,巨大的煉獄魔軀上,綻放出了一道琉璃金色的光芒。原本按照道理,煉獄魔族的皮膚都是呈現出淡淡的赤紅色,如同是煉獄中的優質剛才煉獄鋼一般的金屬色澤。

煉獄魔族的皮膚堅硬厚實,就像是一層天然的裝甲一般。就拿一個煉獄魔族的傳奇級領主來說,哪怕他不運行任何能量,僅僅是憑著皮膚的防禦力,人類之中的尋常狙擊槍子彈,打上去都只是一個白印子。

一旦灌輸了渾厚的魔氣,正面硬抗大口徑炮彈什麼的都不在話下。

身為半神級魔王,「純血煉獄魔族」,王焱原本的皮膚更是呈現出厚重的暗紅之色,防禦和耐火性極為強悍,哪怕是把他丟到鍊鋼爐中,也傷不得他分毫。

然而當他的皮膚呈現出琉璃金色時,彷彿更加渾厚強悍了數倍,充滿著令人炫目窒息的色澤,甚至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護盾流光。

不動明王琉璃金身!

這是王焱當年從歡喜妖僧身上爆出的佛門秘籍,修鍊到最高深處,一旦運轉功法,便能將身體呈琉璃金身化,大幅度提高力量和防禦能力。

一直以來,不動明王琉璃金身都對他幫助非常巨大。

雖說此時的王焱,尚且沒有將不動明王琉璃金身修鍊到至高境界,化作真正的琉璃金身,站在那裡哪怕讓敵人狂轟亂炸,都我自巍然不動。

但是,王焱的琉璃金身已經將近大成,配合著煉獄魔族本身強悍的體質天賦施展出來,頓時讓他的形象產生了巨大的變化,邪惡狂暴的煉獄魔族氣息,化作了佛光燦燦,神聖凜然而不可侵犯的模樣。

「轟轟轟!」

率先轟至的,並非是阿斯莫德那驚艷的一槍。而是率先發動攻勢的骸骨巨龍,口中噴射出來的死亡霜寒能量波。

這種藍中帶黑的能量衝擊波,來自己寂滅死亡法則,任何觸及到衝擊波的生靈都會被霜凍,產生霜燃傷害,生命和靈魂都會衰落凋零,化為腐朽。

這也是骸骨巨龍的厲害之處,尋常實力的軍隊,遇到這種骸骨巨龍只能是有多遠躲多遠。否則一個死亡龍息噴吐下來,絕對會死上一大片。

圍住王焱的幾十頭骸骨巨龍中,有十幾頭率先發動了進攻,各自的死亡龍息噴吐匯聚成江流,死亡霜寒能量綻放出了璀璨的藍黑色光芒。

如此恐怖的合擊,半神強者也必須避其鋒芒,不敢硬擋。

然而王焱卻是一動不動,強悍的氣勢不斷膨脹,在靈魂囚籠之中,那些遊走在他身側的幽魂率先遭殃,它們彷彿遇到了天底下最恐怖的東西一般,發出了高頻率的尖叫聲,掉轉頭飛速撤退。

晚了!

那些琉璃金色光芒照射在了它們身上,滋滋作響,就像是春雪遇到了晴陽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消融,任憑它們發出耳朵聽不到的高頻率尖嘯,也是無濟於事。

與此同時,第一波十多頭的骸骨巨龍聯手進攻,已經閃電般地落到了王焱眼前。是知此事,王焱身上的琉璃金光才微微一斂,凝聚出了一層厚重如銅鐘般的金剛護盾。

「轟!」

匯聚成流的死亡噴吐霜寒,結結實實的轟在了王焱的金剛護盾上,劇烈的能量碰撞下,發出了洪鐘大呂般的聲響。

狂躁的能量衝擊波,以王焱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所過之處,空氣和空間被硬生生的扭曲,形成了一道海嘯般地巨浪。

此等威力,足足向外擴散出了上千米,才漸漸歸於平靜。便是連一些靠的太近的傳奇級強者,來不及避讓時都被衝擊波震得口噴獻血,幾欲墜落。

如此恐怖的爆發力,已經堪比普通當量核彈爆炸中心的位置。與核彈唯一的差別,僅僅是範圍不夠廣闊而已。

尋常半神級強者若是膽敢硬接這一招,即便不死也得重創。

但是狂暴的能量衝擊波后,琉璃金光燦燦的王焱,依舊是翅膀高高揚起,傲然站立在空中。周圍未曾消退的空間波動,不斷地扭曲變化,靈魂囚籠形成的半透明能量壁,也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就像是一尊絕世魔神一般,姿態隨意,眸光平靜之中帶著輕蔑之意。彷彿在嘲笑那十多頭骸骨巨龍的聯手一擊,連給他撓痒痒都不配。

近乎是與此同時。

惡靈之首阿斯莫德驚艷無比的一槍,已經撲到了王焱的腦門前。那一槍,沒有霞光流彩,沒有浩瀚無敵的氣勢。

有點,只是那樸實無華,卻又無可抵擋的一槍。

阿斯莫德彷彿將他所有的能量,都已經灌輸進了那一槍中,沒有半絲半豪的能量外泄。

面對這一槍,王焱的眼鏡倒是微微一亮。阿斯莫德不愧是墮落天使年輕一代中的最佼佼者,果然夠驚才絕艷,氣魄非凡。

這一槍的威力,恐怕已經超過了普通魔王的實力,有了些大魔王級強者的味道。

然而欣賞歸欣賞。

阿斯莫德想憑這超越自身極限的一槍來對付他王焱,還是差之甚遠。

只見王焱連火錘都沒有用,只是隨手抬手打出了一拳。那一拳,招式簡簡單單毫無花哨,然而卻給人予一種佛國無敵的金剛降世,那鎮妖滅魔,無可抵擋的氣勢。

「轟!」

又是一道無形的能量衝擊波激蕩出去,周圍的空間就像是被狠狠地犁了一遍,支離破碎,露出了那無盡的黑色背景,悠遠深邃,人類科技遠遠無法探明的四維空間真面目。

要知道,並不是每一個地方的三維空間厚度都是一樣的。相比於地球那種能量匱乏的小位面區域,整個地獄世界已經算是三位空間的大型位面了。

在這裡三維空間的壁壘柔韌性和硬度,都是要遠遠超越地球那邊。

王焱和阿斯莫德的能量碰撞,竟然將方圓幾百米的三位空間都震碎,可見他們這一次碰撞的核心處的威力達到了何等程度。

兩位大魔王之間的全力以赴打鬥,也不過是造成如此結果而已。

這還是在地獄世界位面。

若是換作在地球上,這一次撞擊產生的能量波動,極有可能造成數十公里方圓的空間壁壘破碎,並且形成一道需要長時間才能癒合的空間傷痕。

也就是俗稱的,把天捅了個窟窿。

好在這裡是地獄世界,並非是地球。如此造成的空間傷痕,在短短几十秒鐘后就能被空間自愈能力撫平,不留半點痕迹。

但即便如此。

如此恐怖的能量衝擊,已經足以讓觀眾們驚駭萬分了。更讓觀眾們無比驚駭的是,處在爆炸核心處的魔焰殿下,身軀竟然紋絲不動。

反觀發動進攻的阿斯莫德,在這股能量衝擊波下,像是一顆炮彈一般飛向遠處,口中噴著鮮血,優雅帥氣的不再。

「魔焰殿下的防禦能力竟然如此可怕?」

煉獄魔族的成員,也是被驚到了。煉獄魔族因為種族天賦,防禦能力的確很強,但也是沒有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至少比起巨龍來,煉獄魔族的皮膚還是比較軟弱的。

可魔焰殿下現在是什麼狀況?怎麼全身冒出了琉璃金光?身體的顏色也變了,氣勢也變了,感覺更加威嚴強大,無可抵擋了。

這是什麼魔功?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其實不單單是在現場觀看的普通觀眾們。

便是連三大魔神,都被魔焰嚇了一跳。如果說魔焰本事大上天去,破掉了靈魂囚籠,就算是令人驚駭,終歸還是能勉強接受的。

畢竟那小子是撒旦之子,血脈渾厚強大,靈魂異同尋常也是在情理之中。可他渾身冒著琉璃金光,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尊來自佛國的伏魔金剛,又是個什麼鬼?

「佛國功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