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一葉二話沒說。隔空一刀劈向了柳寨主。頓時,一尺來長的刀氣如天際驚虹一般劃破長空形成一道黑色弧線划向了柳寨主。 「是你們先動手的,既然猛虎鏢局的不識好歹,一併先拿下。」柳寨主一聲冷哼,各大分寨寨主帶著寨兵全力出擊。

一時之間,刀劍飛揚。空中亂騰騰的,氣波掀開,那些木製樓房全都給這混亂的氣波震得咔嚓咔嚓塌了散架了下去。

唐春跟林東趕緊拋出了七八張火氣符,這自然是呼延將軍賞的。轟隆隆爆炸聲響起,黑煙滾滾。而百夫長們訓練有素,第一排小弓孥箭發射了出去。

慘叫聲不斷,頓時通雲十八寨的人馬就給射殺了二三十個。畢竟,山匪就是山匪,哪能跟這些訓練有素的百夫長以及玉州府的有著大把子經驗的捕頭相比。

而猛虎鏢局的人走鏢也是出生入死經驗豐富,一時之間,通雲寨雖說人馬多,但因為地盤小一時也攻不下來。

「宋管事,你再不退的話我就不客氣了。到時別講我柳某人不識相。」柳寨主一邊跟南天一葉隔空百米用內氣對撞著,一邊叫道。

「你以為你識相是不是,唐春一行人是鄭家主的貴客。你們居然陰謀滅殺。別以為我們不清楚,我宋升萬萬沒想到,你柳宏圖就是一狼心狗肺豬狗不如的**,我呸,兄弟們,保護三位大人,兄弟們,今天要死一起死。我相信,得到消息后家主會記上通雲寨這筆帳的。到時上報朝庭,一定要滅了通雲寨。」

「滅了我們通雲寨,就猛虎鏢局嗎,我呸。以前那是我柳宏圖給鄭德天面子。我的恩也早報完了,這些年下來,你們哪次來我柳宏圖不是好酒好菜招待,並且,一文過路費都沒收。夠了。通雲十八寨的兒郞們,今天大獎。殺一人者獎黃金10兩。要一個不留,一個不留。」柳宏圖大聲的叫囂著,「來人,布箭陣。」

頓時,寨兵們往後退。

「跟上追擊,要混成一團,不然,咱們就得成為活靶子。」唐春大叫道,騰到空中,一把就扎進了寨兵堆里。

不過,這邊有羅大人跟李大人兩個不會武功的人需要保護,一下子就失去了四個保護的高段位鏢師相助。明擺著唐春一行人的掙扎也是無奈之舉,最終必全被滅了。人家那邊實力太強了。

這時,十幾個寨主全出擊了。滋啦幾下,居然布成了刀氣劍陣。那刀波大如門板,長達七八米,只見一道刀光閃過。

滋啦一聲,二個百夫長跟二個鏢師攔腰被截成血淋淋的兩截屍體噴血倒了下去。

不過,在倒下一刻間四人也很英勇。居然手中捏著火氣符上半截屍體愣是撲進了寨兵隊伍中爆開了,頓時,轟隆聲響起,當場炸死了幾十個寨后,血霧籠罩在空中範圍達上千米之距離,現場極為慘烈。

這時,喳地一聲爆響。

一竿長槍從黑沉沉的空中破空而來。長槍漲大到水通粗大,槍頭冒出的凌厲槍煞之氣長達二米左右。而且,還分叉著在空中旋轉攪動著空氣逼逼啵啵像炒豆樣的爆響著瞬間就到了南宮一葉根前。

而柳宏圖的劍氣如宏,南天一葉要面對沒曉得哪位高手搞出來的強悍槍氣又要對面如宏的劍氣。頓時,滋啦一聲,衣袍都給劍氣劃破飛走了半截。


而胸部雖說閃過了巨槍,但也給巨槍上的槍煞擦巴了一下撞得飛跌到了百米開外狂吐鮮血人一下子萎頓下去失去了戰鬥力。

滋啦,長槍余勢繼續沖向羅大人跟李大人,兩位大人早嚇得臉色蒼白,李紀這廝乾脆一下子就軟癱在地口吐白泡好像快暈了。

長槍滋溜一下把兩個鏢師穿胸而過回頭一轉又轉了回來,肯定有高手在暗中控制著的。

「敢滅殺朝庭命官,柳宏圖,只要我還活著,必剿滅通雲寨。」羅大人還有些氣勢,站著腿兒打閃著,嘴裡還在大叫著。

「滅我們,吃我一槍再說,有我『汗趴』在,誰也甭想滅了我們通雲寨。」汗趴的聲音彷彿是從遙遠的天際傳來的。那把粗槍肯定就是他發射的。

「唐大人,趕緊突圍,想不到汗趴居然是通雲寨的真正主人。我掩護你們,快跑。」宋管事嘶啞著嗓門大叫道。

「汗趴有多少實力?」唐春一邊戰鬥焦急著問道。

「氣罡境初階,早就聽說這人大名了,想不到他居然是通雲寒的真正當家人,快突圍吧,我們掩護你們。」宋管事大叫道,唐春心裡相當的扒涼。

「想跑,今天一個也別想出去。」汗趴的聲音飄渺的傳來,天眼之下,唐春感覺到那聲音好像來自遠隔千多米外的一座山峰上似的。

「汗趴,只要我唐春活著,必踏平通雲寨!」唐春大叫了一聲,扔出幾張下品的火靈符。頓時,又炸死了十來個寨兵。

「好,我汗趴就讓你不死不活。正好缺一個**傀儡。」汗趴冷哼一聲,一道剛猛的罡氣從千米之外傳來。天上低低的雲彩彷彿都給卷了過來。

一股強勁的風暴頓時就在寨兵堆中撞出一條寬大5米的空地來。那股風暴好像靈動的蛇一般瞬間就到了唐春面前。

嘣……

一聲悶響,儘管開啟了兩張裝甲符跟一張火靈符相抗,但唐春還是被這股大力撞擊得狂噴鮮血跌飛向了幾百米之外。

爾後又給扯了回來在空中,汗趴遠距離操控著空氣對流。唐春在空中被他以每秒幾轉的速度旋轉著。他是要活活把唐春玩散架。

鮮血不斷的從唐春的嘴裡灑了出來,是硬生生被汗趴的高速度甩出來的。血直濺到幾十米開外砸到石頭上頓時就出現許多石坑,可見鮮血被甩出來時其力度之強悍。

而宋升跟南宮一葉掙扎著在作最後的抵抗,徒勞。光是十幾個分寨主就夠收拾他們的了。而柳寨主早就收手一臉戲耍的冷笑著。

「嗯,把血甩干后再把人皮里的肉也盡量甩出去,再經過干壓萎縮吸收……最後再腌制就可以製成初步的活人傀儡了。」汗趴不時還要啰嗦一兩句加重對唐春的精神折磨。

滋啦……

就在這時候,一劍光從一側擊出,頓時就把未及防備的柳宏圖一隻手臂給割得噴血飛走。而攻擊之人更狠,空爆拳一砸,那隻手臂馬上爆開成了血霧,想接上去都不可能了。

而同時,另一側一條紅色飄帶如凌空快步一般瞬間到了唐春面前一扯。那可是把汗趴差點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空中頓時出現一條大蛇樣的水蛇,那水蛇嘴一張,一隻只水箭如潮一般噴向了飄帶之人。這當然是汗趴用強悍的內氣凝聚水氣的結果。

而南天一葉一看,頓時精神大振。配合著劍光橫掃向了分寨主們。頓時,幾百人大亂了。劍光割掃過去馬上噴血倒下一遍,兩個分寨主噴血不甘心樣子倒下了。

一道黑影好像是飛過來似的僅僅幾秒鐘就到了寨兵們面前,那股水龍頓時暴漲到了水桶粗大。在空中分出兩條分擊兩側之人。 啪啪兩聲悶響,兩條身影,一紫一白兩道身影給水龍噴得倒飛到了百米開外。不過,兩條身影又反撲了回來。

「快跑!」傳來兩個女子聲音來,唐春一聽,頓時訝然,一個貌似是四海庄的雪傲眉發出的,另一個可以肯定就是猛虎鏢局鄭家主的表侄女納蘭柔若。

「跑,哼!」那切骨的寒森森聲音傳來,自然是汗趴傳出來的。唐春天眼之下發現汗趴居然是個光頭的中年人。

此獠一身黑色的袍服,腳下踩著一張芭蕉葉好像在凌空飛著一般。芭蕉葉一扇一扇的估計是在往下振動而不致於讓汗趴短時間內落地。

他雙手一扯,頓時,一股柔軟而又顯剛猛的風暴過去,瞬間就把納蘭柔若跟雪傲眉給扯到了跟前。

兩女苦苦的抗距著,納蘭柔若趕緊把手中的紅飄帶拋向了遠方卷在了一株巨樹上。而雪傲眉卻是手中一甩,一把帶練條的飛鏢給她扎進了另一顆巨樹上。

「還想跟老夫比內力,女娃子,你簡直太天真了,這可不是談情說愛。」汗趴一聲冷笑,雙手往裡一蹦,內力瞬間增強。繃得飄帶跟鏈子都瑟瑟震響,不過,兩件東西估計品級相當的高,居然一時扯不斷。

「不錯,還有這麼好的兵器。不過,我看你們的手臂是不是比這兵器還要堅韌。」汗趴一聲笑,額頭青筋爆漲,唐春天眼之下可以清晰的看見,汗趴的手臂皮膚里好像有一條細長的蛇在遊走似的,整隻手臂在短短的幾秒鐘就漲大到了水桶粗大。

「收!」汗趴一聲大吼,手掌中噴出一股氣煞之罡來。頓時,嗞啦一聲響。

那股煞罡居然在空中凝聚成一把鋒利的刀片瞬間就在兩女身上來了一下,隨著刺耳的布帛被劃開的聲音傳來,兩女外披的披風給劃破了,露出高挺的胸峰來,當然,幸好裡面還有個肚兜在罩著,不然,那就上半身**了。

「好,長得不錯,正好晚上可以陪老夫好好樂樂了。」汗趴突然眼珠子一凸,煞罡之刀又往兩女身上划拉去,又是滋啦一聲,兩女苦苦掙扎著但是大腿上的裙子給划裂開了,四隻雪白的大腿若隱隱現著。

「混蛋,老色鬼!」雪傲眉憤怒的罵道。

「老色鬼,哈哈哈,好,等下子在床上你就知道什麼叫老色鬼。老子當場就要脫光了你們。敢為這小子出頭,活膩味了是不是?」汗趴大怒了,狂笑著煞罡之刀一閃又划拉了過去。

「汗趴,你個下流東西。,」唐春暴怒到了極點。拚出最後力氣,突然把從蛆蟲王肚裡搞來的那枚蛋狀物給一嘴吞了下去。

頓時感覺全身一陣子火熱,一股強悍的靈力一下子就湧入了全身之中。四肢八脈都到了被擠爆的邊緣。唐春又重新跳起幾十米高,先連續打出幾張火靈符。

「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這種好東西。」汗趴一臉戲耍看著唐春,手一揮就把唐春一張爆開的火靈符產生的強大氣爆之力給化解於無形的空氣之中。


唐春連續扔了三張后最後兩張一起扔了過去,汗趴還在是冷笑,手還是照樣子的隨手一劃。

啊……


「小子,我要滅盡你的魂神,永世不得超生。」汗趴狂怒了,因為,臉上居然被唐春的『極刃』斷刀來了一下,頓時,一道深達鼻樑骨的血槽顯露在了臉上,連鼻子都給削去了一半,露出兩個黑洞洞的鼻孔來。

汗趴的臉上頓時就是鮮血一片,再加上光禿禿的腦袋,樣子滲人得很。就是那些寨兵都以為汗趴要發瘋了,嚇得全一窩峰退到了幾百米開外。

陰溝裡翻船啊,主要是汗趴太大意了。二來就是唐春使了詐,用火靈符蒙弊了汗趴,而極刃就藏在火靈符中射出去的。

當然,極刃中還殘存著的鄭一錢這種差點窺視到氣通境更上一個層次的高手的強悍精純內氣給唐春搗鼓了出來也是一大殺招。而那蛋狀物才是相助唐春的最大的殺器。因為,它是蛆蟲王的蟲寶,可以相助一個七八段高手突破的。

「納拿來……」汗趴極度憤怒的叫著,一拳分頭擊去,把兩女打得狂噴鮮血飛砸到百米開外,爾後,老傢伙伸手往唐春招了過去,唐春像被吸塵器一般吸了過去。

受傷的南天一葉跟宋管事都不忍看別過臉去了。「唐春……」兩女居然同時叫了一聲,一臉的絕望。

汗趴伸開大手,空中形成一隻內氣手掌一把就捏住了唐春的喉嚨。感覺已經無法呼吸了,唐春蹬了蹬腿,看了看下邊的兩女以及宋管事幾人。

「嗎滴,你居然在這裡,好小子,終於給我找到了。」這時,唐春腦子裡傳來一道憤怒到了極點的吼聲來,抬頭一看,一隻雷虎鷹王從空中直撲下來了。

這種雷虎鷹王是雷雕跟紅雕虎雜交的品種,其身體主體是猛虎形狀,而嘴巴又長得像是雷雕的尖嘴。而且,沒有虎足而有四爪以及兩對伸開來長達十七八米的翅膀。據說是幾萬年前某位高手一時興起給搓合成的。

那龐大的身軀直接撲下來,頓時就捲起了一道海嘯般的狂風。遠距離上千米都能感覺到那泰山壓頂的氣勢。

好像是泰冬陽的聲音,老傢伙不曉得在哪,唐春頓時倒是一喜,拚力蹬了下腿故意的大叫道:「泰冬陽,它就是冰河中的泰冬陽,它要我講出你的秘密來。」

「滾!」雷雕虎鷹一聲大吼,那聲音好像直接就扎在人的大腦之中似的。滋啦,見這巨鷹貌似是沖自己來的。汗趴朝天一掌劈向巨鷹。

啪……

汗趴居然被巨鷹一爪之下頓時就是全身冒血,而唐春也給巨鷹另一隻腳爪抓卷到了空中。

唐春天眼清楚的看見,汗趴的全身衣衫都給巨鷹這一爪抓裂開成了碎片飛走。而且,全身都是一道道深達骨頭的爪痕,下肚皮部更是鮮血一片,連肚腸子都露了出來。

汗趴暴怒了,不顧生死,雙手捲起一道狂風形成一堵風刀之牆壁往上砸向了巨鷹。巨鷹一看,那巨大的翅膀往下啪啦啦一煽。

啊……

汗趴的腦袋上全是鮮血,好像天頂蓋都給那一翅膀煽揭開了一半脫落下來飛走了,露出了裡面的腦髓來。

而且,巨鷹又是一翅膀過去,汗趴慘叫著整個人給煽得像坐火箭一樣飛到了幾千米開外像發炮彈樣噴著血砸將了下去。

頓時,地下轟地一聲巨響,碎石塵土飛揚,如雨一般,而下邊通雲寨的人馬中有上百人硬生生的煽進了地下陷入的一個巨大達到上百米的巨坑之中。

巨坑深達三四十米,裡面血肉模糊一片,頓時就成了百人大墓了。唐春腦中驚懼的閃過《西遊記》中『天鵬縱橫』的可怕場面來。

「你們還不跑要等什麼時候!」唐春朝著下邊自己一伙人大叫了一聲。

巨鷹一把抓起唐春一個盤旋就到了千米之外,短短几秒鐘就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只留下一地恐懼得屎尿於一褲的寨兵鏢師們。 二女掙扎著騰起,飄帶寶劍一起出馬,頓時把失去了汗趴這個強悍靠山的通雲寨人馬殺人仰馬翻,短短一分鐘人員死傷達幾百。

不過,兩女不敢久戰,怕汗趴又殺回來。匆匆狂擊之下往山下撤走了。而宋管事等人趕緊背起早就屎尿於一褲的李大人以及暈了的羅大人往山下狂逃而去。

而柳宏圖寨主暫時受傷,而分寨主們一時也給嚇破了膽,全傻愣愣的看著唐春的人馬狂奔而去沒一個再敢動手。並且,見這一夥凶人殺將而來,哄地一聲寨兵們就閃開一條寬達十幾米的大路來。

「快找老祖。」柳寨主清醒過來,大叫道,寨兵們又是哄地一聲散開,亂糟糟四處去找他們老祖了。

只聽見風如刀割般的刮來,唐春痛得差點暈過去了。也不曉得多久,叭地一聲,唐春感覺被巨鷹扔到地下。

天眼一掃,頓時訝然得差點震掉了下巴。這裡貌似是人家一個鳥窩,不過,很大,這鳥窩足足有七八十米寬大。呈不規則的圓形。鳥窩裡鳥毛以及一些雜草亂七八糟的糾結成一團。

「看啥小子,這就是老子暫時的住處。」泰冬陽聲音傳來。

「你……你是泰冬陽?」唐春此刻才回過神來,原本以為這雷虎鷹王是被泰冬陽暗中操控著的。想不到這傢伙貌似跟入尊差不多凄慘,居然奪了人家巨鷹的魂神自個兒占進去了。

「有啥奇怪的,暫時呆著罷了。只要能活下去,呆什麼地方都成。我泰冬陽終究是要成為浩月大陸之主的。這點小委屈又有啥。大丈夫就要能曲能伸,一味的硬撞那是莽夫行為。一個莽夫是不可能辦成大事的。」泰冬陽冷哼道倒懂得一大把道理。而且,一翅膀把唐春煽了個筋斗。貌似這傢伙現在不瘋狂了,已經清醒過來了。

就在這時候,泰冬陽的鳥身子一騰到了空中。唐春天眼突然的一動,頓時震驚得無以復加。因為,唐春發現。泰冬陽占的這隻鳥窩貌似靈氣充足得都快成霧狀了。

怪了,這裡靈氣怎麼這般的充足。唐春天眼掃視著,發現靈氣全是從鳥窩底下冒出來的,好像在噴霧一般。

難道這裡有靈脈?

靈脈其實就是靈氣形成的一條脈狀帶子,就像是礦脈一樣。一般有靈脈的地方就有靈礦石。

抬頭一看,唐春差點笑出聲來。因為,泰冬陽的鳥身此刻正跟一隻母的雷虎鷹王在空中親密交談,母鷹跟公鷹的區別就在於公鷹的頭上有雞冠式的突起。而母鷹卻是沒有。

倆個傢伙貌似正在談情說愛似的。而泰冬陽還不時用鳥嘴跟那隻母鷹碰碰一下,巨大的翅膀更是在母鷹身上磨蹭著揩油不已。

看來,老泰在活著時也是一**人物滴。即便是現在寄身於鷹身上也是色性不改。而且,雷虎鷹王是極為罕見的鷹種,能碰上一隻母鷹是很不容易的。這估計也是老泰如此猴急的緣故吧。

唐春一看知道也是逃不掉的,乾脆細心的用天眼往鳥窩下扎去刺探著靈脈到底在哪裡。如果能在靈脈之處修鍊,那可是比聚靈陣效果好得多。

因為,靈脈是天然形成的靈氣匯聚之地。而聚靈陣卻是利用靈石或什麼布置成陣法把周圍大範圍的靈氣吸收匯聚過來。其品質畢竟是比較斑雜,不如靈脈純精。

而且,唐春從秘境中得來的幾顆靈石也快耗盡了。肯定得補充靈石,這裡如果有靈礦那就解決了目前這個棘手的問題。

天眼往下繼續往進,不過,目前唐春功力還是太低。雖說在秘境時那個神秘之人幫唐春升級了一下天眼,但天眼的透視能力也僅有幾十米深度,再往下就不是唐春所能及的了。

這貨正想收回天眼,突然,天眼中原本被泰冬陽吸收了許多皇氣凝聚成的那根皇色小箭居然又抖了抖,唰地一下自個兒就彈出來直奔下邊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