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遽然間,冷冷一笑。

“南天,你這個敵軍首領,死到臨頭了,你休要猖狂!”

糧草總調度官,暴怒地吼道。 南天嘴角上-翹:“真的嗎?我走不掉?”

那個副司令,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南天,你真逆賊,還想要往哪裏跑?”

“我殺你,如同殺雞一般!”

副司令,冰冷地說道。

南天用武神系統,掃描過這個副司令。

這個副司令,不過是五品機甲戰皇地修爲。

南天擡手就可以鎮殺他,這個副司令,還大言不慚,語氣咄咄逼人的很。

“你都知道,我是南天了,還只帶這點人?”

南天冷笑。

這個僞軍副司令,高傲地道:“你也就是一個垃圾,憑藉着尉遲夷的器重,得意執掌大權。若是你的手下黑如風過來了,我二話不說,立馬彙報給拓跋司令!可是,現在就你一個人加上,一個應該是一品機甲戰王地廢物手下過來。就這點戰力,何須拓跋司令,親自出手,我一個人,就足以幹掉你們了!”

南天瞬間明白了:“哈哈,原來,你們是想要獨攬大功勞呀。想必,你在這個副司令的位置上,也呆膩了吧。這一次,想要在巴巴洛斯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副司令被南天說破了心中的想法,不免心中咯噔一愣。

“混賬,不要亂說!”

副司令,呵斥一聲。

“對了,我還想要再問一下,你們是怎麼發現我的?”

南天,有些好奇地問道。

那個糧草總調度官,上前一步,傲然冷笑道:“南天老闆呀,你毫不避諱地給了我幾張銀行卡。我自然要查一下,我查到了你的戶名。別人或許不知道,對面第一軍的真正領袖是誰?可我難道不知道嗎?我可是高級軍官,現在,能夠來荒城,如此豪氣的,又叫南天的,除了南天上將,還會有誰呀!”

南天微微頷首:“看來是我疏忽了。不過,你倒是沒有被錢財打動,還真是我小瞧了你!”

糧草總調度官,聲淚俱下,指着南天怒罵道:“你殺了光哥!還想要用錢財收買我?這怎麼可能?”

“我和光哥,恩愛無比,我們的關係,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你又怎麼能夠理解我們之間地感情!”

糧草總調度官,緩緩地說道。

南天一陣惡寒。

“恩愛?感情?”

兩個膀大腰圓,粗蠻雄壯地男子?

南天瞬間明白了些什麼。

“怪不得呢,你不被錢財打動!”

“可惜呀,你用這麼拙劣的藉口,將我引入過來,現在又主動關閉了糧庫大門。你這是找死呀!”

南天嘆了口氣。

副司令,眼珠子一瞪:“我倒要看看,是誰找死?”

“流星!”

南天直接召喚出流星機甲,流星寶劍,豁然在手。

“殺!”

流星寶劍,猛地一揮。

“撕拉!”

耀眼的劍氣貫出!

劍氣長驅直-入,直接是割掉了副司令地人頭。

“副司令!”

有人大喊!

糧草總調度官,更是嚇得渾身發抖。

開玩笑,那可是副司令呀,實力特別的強大,是五品機甲戰皇,可是在南天的手裏頭,連一擊,都沒有抵擋住。

“開槍!”

糧草總調度官,被嚇破了膽子,忙不迭地揮手大喊道。

南天眼眸一冷,雖然,南天目前,還無法做到直接秒殺這近千士兵。

但是,南天在生命之界裏頭,可是有着許多人。

“扎特,小巖,古魔,出去幹!”

南天提前釋放了,自己的一大-波-手下。

數百個火精靈在扎特,小巖,古魔教主,三尊超級強者的帶領下,幾乎是一瞬間,就秒殺了近千個全複式武裝的士兵。

到最後,只剩下那個糧草總調度官了。

一下子,憑空出現了幾百個強大的高手。

而且,每一個人地氣息,都不弱,最差的都可以比肩九品機甲戰皇。

糧草總調度官,徹底嚇壞了。

之前,帶來了近千精銳戰士,他還以爲勝券在握。

現在,看來,是多麼地可笑。

南天看似是一人來,但是,南天隨身攜帶了一個堪比“中型軍團”的強大力量。

“跑!”

糧草總調度官,想要離開。

一個火精靈,直接是一腳,將他給踢了回來。

“噗通!”

這個糧草總調度官,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來人呀!來人呀!有敵襲!”

糧草總調度官,扯着嗓子喊着。

可是,任他喊破喉嚨,也沒有人聽到。

糧庫地大門,已經關閉了。

隔音效果,還是很好的。

不通過特殊的手段,裏頭的聲音,根本傳不到外面。

南天一步步地走向了糧草總調度官。

“你錯就錯在,太小瞧我南天了。”

說着,南天像是提着小雞一般,將糧草總調度官,給搬了過來,然後,在他的身上一陣摸索,掏出了金光閃閃的糧草官印。

“可以了,送他上路!”

南天朝身邊一個火精靈,吩咐道。

“諾!”

這個火精靈,點了點頭,大手一揮。

強橫的火之力,直接是貫出。

“噗嗤!”

火焰瞬間,就將這個糧草總調度官,給燒成了灰燼。

“開始安排吧!”

南天對着扎特道。

扎特點了點頭,帶着一些人,從生命之界裏頭,搬出了一些定時炸-彈。

這些定時炸彈,都是南天事先安排好的。

扎特帶着人,迅速地組裝安裝完畢,並且設置好了時間。

南天理了理衣服,招呼小酒保跟上。

“你們先回生命之界裏頭,等我消息,到下一個糧庫的時候,你們再出來!”

南天下令道。

“諾!”

扎特他們立馬是回到了生命之界。

南天帶着小酒保,打開了糧庫大門,昂首而出。

外邊的士兵,也沒有想起來,對南天排查一下。

因爲,這些普通士兵,哪裏,知道副司令和糧草總調度官,他們的計劃呢!

這一次,僞軍的副司令和糧草總調度官,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把自己的性命,都給悄然葬送掉了。

南天出了這個糧庫,也不耽誤,直接開上飛行車,立刻去下一個糧草庫。

荒城裏頭,被僞軍掌管的糧草庫,足足有一百多個。

裏面都是珍貴地軍用糧食。

南天靠着糧草官印,一路暢通無阻。

並且,南天在每個糧草庫,都安裝了定時炸-彈。

做完這一切,南天拿出一根棒棒糖,舔-了舔,嘿嘿一笑:“時間差不多了!”

沒過多久,爆炸聲,開始接二連三地響了起來!

“轟隆隆!”

“轟隆隆!”

蔚爲壯觀! 至於,南天此刻呢,正在荒城當中的一個小酒樓裏頭,優哉遊哉地和小酒保喝着酒。

“氣溫逐漸變低,煮上一杯青梅熱酒,喝起來爽快。”

南天,呵呵笑道。

小酒保亦然是點了點頭:“是呀,喝點青梅熱酒,不僅可以暖暖身子,也有古人論英雄地風範。”

“大人,揮手間,破滅敵人上百糧草庫,此等壯舉,真是令人可敬至極!”

小酒保,恭敬地說道。

南天笑了笑,端起一杯,正在爐火上煮着的青梅酒:“來,咱們乾杯!”

“嗯,我敬大人一杯酒!”

小酒保連忙起身,端起酒杯,就是喝了下去。

……….

另一邊,僞軍司令部,可就忙壞掉了。

上百個糧草庫,可是一個鉅額數字。

這麼龐大的糧草庫,當中,可謂是積攢了許多軍糧。

荒城內數百萬的僞軍和黑暗種族大軍,很大程度上,要靠那些軍糧活命。

沒有了糧草,兵馬就無法繼續大量存在。

許多軍士就要活活餓死。

拓跋生亮,接二連三地,接到了手下打來地緊急電話。

“報!一號糧草庫,發生爆-炸,所有糧草全部損毀。人員傷亡數千人……..現在請求指示!請求指示!”

“報!二號糧草庫,發生未知性爆-炸,所有糧草全部損毀。人員傷亡一千多人………現在請求指示!請求指示!”

“報!三號糧草庫,發生特大規模爆-炸,所有糧草全部損毀。人員傷亡五六千人………現在請求司令指示,請求司令指示!”

………

不時地有各大糧草庫駐守人員,打來的電話。

拓跋生亮,身上冷汗直冒。

“清點一下,到底我們損毀了多少糧草庫?還有多少糧食,可以被清點出來!”

拓跋生亮,焦急地下令道。

副官不敢耽誤時間,忙出去,和聯絡人員,進行溝通。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後,副官回來了。

此刻,副官手裏頭,拿着厚厚地一疊資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