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澈也承認羅成易對冷凝雪的感情,從他義無反顧的為冷凝雪當時快可以看出,但是也只是承認而已。

「喂,這次爆炸的事情是瞞不住的,我會請最好的律師為你辯護,爭取到最小的刑罰。希望你好好的活著,這樣我才能好好報復你。」說完南宮澈又一瘸一拐的走了。

羅成易躺在病床上聽到這話只是笑,即使笑的內臟疼也止不住。笑著笑著眼淚出來了。羅成易驚奇的擦了擦眼角的淚珠,盯著自己的手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第二天冷凝雪再去看羅成易的時候驚訝的發現羅成易好像變回了之前隊長的樣子。

冷凝雪很高興,她不知道南宮澈和羅成易到底說了什麼,但是看到這樣的羅成易,她無疑是很高興的。

一個星期之後,警察就來帶走了羅成易。因為南宮澈的極力斡旋,羅成易最終被判處兩年有期徒刑。在監獄里表現良好的話還能爭取減刑。

冷凝雪和南宮澈的事到這裡就差不多結束了,但是沈鈺卻沒有第一時間離開。沈樓在抽取了感情之後,沈鈺又在這個小世界待了近一個月。她總要把課程學習完啊。

準備離開的那天沒什麼事情發生,一切都和以往一樣,沈鈺最後一次看了一眼南宮璃的房間,心裡有些不舍。

沈樓問她:「你有沒有什麼要帶走的?」

沈鈺:「就把我第一次賭石解出來的那塊翡翠帶走吧。 第一農女:傻夫追妻忙 這個很有紀念價值。」說著她就把那塊翡翠收到了空間里。下一秒沈樓就抽離了她的靈魂,回到了現代。至於冷凝雪和南宮澈以後會怎麼樣,沈鈺想,他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這次回到現代之後沈鈺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她已經快要忘記自己離開之前是在幹嘛的了,對於時間也有些模糊。不過因為穿越小位面的次數多了,只花了一天的時間沈鈺就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

現在對沈鈺來說她不急著去下一個小位面,還是先在這裡把自己的煉體術修習的更好一些吧。煉體術已經遠遠落後於精神力了,這可不行。

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沈鈺是深居簡出,閉關修鍊啊。就連吃飯問題都是沈樓幫她去買的。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反正沈樓也沒事情做。

後來聽說外賣吃多了不好,沈樓還開始自己學習做飯。只是可能他的靈魂還沒有衍化完全,做出來的菜是挺好的,但是總是透著一股機器感,每次味道都是分毫不差。只有極個別的時候會出現靈光一閃,然後味道會變化。即使是變差了,那也是家的味道。

就這樣的一個月時間,沈鈺的煉體術雖說還沒追上精神力,但是已經可以支撐她釋放她的龐大精神力了,只是要小心而已啦。而她的煉體術也修鍊到了瓶頸,也就暫停一下吧。

正好沈鈺好久沒有回家了,算算時間沈玥也快要放寒假了,乾脆直接回家吧。

沈鈺想了想,問沈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反正現在他也有身份證了。

沈樓驚訝沈鈺居然會提出這個要求,「我要是和你回家了,那我是什麼身份啊?」男朋友嗎?這句話沈樓並沒有說出來。

沈鈺不知道是沒聽懂還是怎麼樣,堅持說:「沒關係的啊。我就說你是我很好的朋友,幫了我很多,又是孤兒,我不忍心你一個人在外面過年所以就邀請你來我家。」沈鈺知道沈樓是什麼意思,只是他們雖然在現實中度過的時間還不到一年,但是沈樓現在都有身份證了,也有自己的身體,雖說靈魂還沒好,但是他的一系列反應都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他幫了她這麼多,她又怎麼忍心讓他在全家團聚的時刻待在她的識海里呢。

沈樓黝黑的眼珠直直的看著沈鈺,看不出裡面的情緒。其實沈樓的心裡遠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平靜。

過年,總算也有人邀請他過年了。真好!沈樓心想。

這一切都是沈鈺帶來的,沈樓越發覺得自己沒有選錯人,沈鈺知道感恩,對他也是對待一個正常人一樣,而且他……

「我可以和你一起過年,但是我就不必現身了。等到跨年的時候我再出來也是一樣的。你的心意我領了,謝謝你,沈鈺!」

沈樓是第一次這麼正兒八經的感謝沈鈺,倒把沈鈺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既然沈樓都這麼說了,沈鈺也不強求,因為她突然想到自己家的糟心事。家裡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沈樓要是真來了說不定還不太好。還是就這樣吧,反正這幾年的跨年她都是一個人在房間里玩手機的,沈樓出來也沒什麼大礙。就算是餃子,倒時候晚上的時候她再給他煮一碗就好了。

沈鈺和沈樓把過年的事情就這樣說定了,但實際上離過年還早著呢。元旦才剛剛過去沒多久呢,離過年大概還有一兩個月。只是沈鈺和沈樓在小位面待久了,對時間的把握也有些大意了。

既然決定了要回家,沈鈺乾脆花了一天的時間出去買了一些特產到時候準備帶回家。她大概會在家住到過年之後再回來吧。沈樓沒什麼意見,他不急,反正時間還多得是。

就這樣,沈鈺大包小包的回家了。沈鈺的回家當然受到了全家的歡迎了。尤其是沈玥。她都好久沒見到她姐姐了,這次沈鈺回來肯定也給她帶了好吃的。簡直是迫不及待了。

遠香近臭的說法果然沒錯。離家很遠的時候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回家,但是真的回家了卻發現家裡的糟心事真tm的多啊。別的不說,就說她剛回來還沒兩天,家裡就為了一件事發生了大爭吵。

什麼事呢?原來是沈玥在學校里的事情。這件事的起因還是因為沈爸爸。

原來,沈爸爸最近總是早早的去沈玥的學校門口等沈玥放學。這件事本來沒什麼,但是沈爸爸去的太早了!比方說沈玥是16:30放學,但是因為老師肯定要留下學生修改一下作業啊什麼的,實際的放學時間大概是在16:45-17:00左右。一般如果是沈媽媽和沈鈺去接沈玥,她們都會在16:30左右出發,這樣就算是要在外面等,也不會等很長時間。現在是冬天,外面北風呼嘯,多冷啊!

但是沈爸爸非常勤奮,每天16:10左右就出發了,然後就在學校外面和其他等學生放學的家長一起侃大山。

沈媽媽對他這樣的行為是很吐槽的,覺得他是吃飽了撐的。但是他既然願意也不好所說什麼。只是沈玥不高興了。

據沈媽媽所說,沈玥回家來總是要和她抱怨,希望沈媽媽說一說沈爸爸,不要老是到她的教室里來,還總是隨意亂動其他同學的作業,這翻翻,那翻翻。其他同學很煩的。只是當時沈媽媽和沈爸爸正在吵架,所以沈媽媽表示自己不說。

結果後來一連幾天沈玥都是下午五點都過去才回家,平時都是不到五點的。回家一問,原來這幾次都是數學老師將他們全班人留了下來。把學生留的這麼晚,家長都很不開心。沈玥在家也經常抱怨數學老師。

她說數學老師一邊把他們留下來訂正錯題,一邊把改好的給她看她又在聊天,或者去別的班了等等。可能是沈玥在家說多了,行了,來事了!

又是一天,沈玥被接回家的時候是很不高興,嘴巴嘟的可以掛一個油壺了。但是問她到底怎麼了卻又不肯說。沈鈺也好奇沈玥到底怎麼了,但是沈玥就是不說話。隨口扒拉了兩下飯,吃完就回樓上做作業了。沈鈺看她這樣也沒多想。

結果第二天,沈媽媽就告訴了沈鈺「真相」。原來是數學老師把沈玥郊區辦公室臭罵了一通。為什麼?因為有人向數學老師告狀說沈爸爸在說她的壞話,說她只知道聊天,卻不改作業。並生氣的標識以後沈玥的作業她都不改了。

沈鈺聽了這話之後就皺起了眉頭,她只想嘆氣,別人家都是孩子給爸媽惹麻煩,怎麼到了她家反而是爸爸給孩子惹麻煩了。

只是這事她也沒有辦法。沈鈺想著等沈玥回來好好安慰一下她。沒想到……

晚上吃飯的時候,沈媽媽把和件事情說了出來,並表示讓沈爸爸以後不要在學校門口亂說話了。沈鈺也頷首表示贊同。

沒想到沈爸爸一聽這話來勁了,他不服!他說他明天要去找數學老師,要和她拍桌子,講道理。要是她不聽,他就告到教育局裡去。

這話說的沈鈺是相當無語,你想幹什麼啊,別人討好老師還來不及呢,你居然還想威脅老師?

沈爸爸一直在辯解自己沒有說過那樣的話,但是沈鈺她覺得不管沈爸爸有沒有說過,現在數學老師已經認為就是你說的了呀,你就算去拍桌子又能怎麼樣呢?難道你還想讓數學老師和沈玥賠禮道歉嗎?

沈鈺和沈媽媽都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這樣算了吧,反正數學老師說的什麼不改你的作業啊神馬的肯定都是氣話,但是沈爸爸就是不服。於是不歡而散。 早上沈鈺還沒起床的時候就聽到沈媽媽和沈爸爸劇烈的爭吵聲。沈鈺*一聲,只覺得煩躁。她直接把被子往頭上一蓋,也不管他們吵什麼,乾脆的繼續睡覺。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爭吵聲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慢慢消失了。

等沈鈺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時間已經挺晚了,都快九點半了。在床上又賴了一會,玩了一會兒手機,沈鈺才算是從床上爬起來。廚房也沒有早餐,沈鈺乾脆就把存在空間里的零食拿出來當早餐吃了。

家裡只有沈媽媽在。沈鈺已經預見沈媽媽要和她說什麼了,無非就是早上他們爭吵的內容。

果然,沈鈺剛出現,沈媽媽就忍不住向她吐苦水。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他們就因為這件事情吵了一架,沈鈺是費盡了口舌才安撫下了沈爸爸,關於沈玥的事情就這樣吧!不要再多生事端了!

但是!沈爸爸吃完飯之後竟然去找班主任了!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他是去講道理了的。沈鈺聽了他得意洋洋的話,只想嘆氣。

換個角度想,如果我是數學老師,我自己辛辛苦苦在下課休息的時間給同學們補課,卻有家長在那裡說我的壞話,我肯定不高興啊。至於罵了沈玥和說不改她的作業什麼的沈鈺認為那些其實就是氣話。她又不可能真的做到不改學生的作業。這樣的話才是你老師的失職。

沈鈺和沈媽媽都認為這件事就這樣息事寧人算了,反正最多也就是沈玥被罵兩句而已。難道你還想和老師別苗頭嗎?老師要是想給你小鞋穿,你是有苦說不出的。但是沈爸爸就是不肯。

沈鈺都煩死了,任她又再多的手段也處理不好這家長里短的事情。

沈鈺覺得自己就是長了一萬張嘴,也說服不了她那個固執己見的老爸。總以為自己是對的,沈媽媽都說他這個人都有點變態了。要沈鈺來說,就是偏執。你也是不讓他做,她就越要做。以為自己是叛逆期的孩子嗎?她老爸的這個叛逆期來的也太晚了吧。沈鈺吐槽。

而早上他們為什麼吵架呢?原來是沈爸爸把這件事情到處宣揚了,和這個人說,和那個人說。本來就是因為他的多嘴導致別人告狀到數學老師那裡去,才發生這種事。現在他還不吸取教訓,居然還在外面胡咧咧。那張嘴真是恨不得讓人拿根針把他縫上,省的像個小喇叭一樣到處叭叭叭的宣傳。

沈媽媽又和他大吵一架。沈鈺簡直都要為沈玥流淚了。她真是太不幸了!本來老師就因為這件事對她有意見了,要是沈爸爸今天早上的言行再傳到數學老師的耳朵里,那她豈不是要被白眼白死!

按照沈爸爸所說,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班主任並要求她做主,還說不給他個說法他就要搞到教育局那裡去。班主任表示明天會問一問數學老師,然後沈爸爸就滿意的回來了。

但是在沈鈺看來,老師和老師之間肯定是護著對方的呀,就像官官相護一樣,難道老師還會護著你這個家長嗎?她和你又不熟。況且這件事其實根本分不出誰對誰錯。班主任雖然說會詢問數學老師,但還是數學老師過後難道不會覺得不爽嗎?

還說什麼捅到教育局那裡去?教育局你家開的呀!沈玥身上又沒傷又沒什麼的,你去說什麼啊你。要是數學老師來個矢口否認,她說我就是一時間口不擇言,我就是說說的,你能把她怎麼樣?到了最後還不是沈玥遭殃。你倒是好,自己覺得爽了,但是給你承擔後果的是沈玥啊。

沈鈺真想把這些話懟到沈爸爸臉上去。但是想想又算了。類似的話她不是沒說過,而且昨晚都說的好好的,沈鈺還以為他也默認了就這樣了呢。沒想到今天早上又給她來了這一出。

沈鈺越想越是為沈玥覺得委屈,只是沈爸爸是那種你們越阻止我我越要做的那種人,所以沈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讓他不要再提起這件事了。反正沈玥也已經六年級了,也快要放寒假了,老師刁難就刁難吧。等到了下個學期肯定就會忘了的。要是現在還在三年級,呵呵,早就提著禮物到老師家裡賠禮道歉去了。

下午沈玥放學的時候沈鈺特意阻止了沈爸爸,決定自己去接她。在回來的路上沈鈺也給沈玥打了預防針,把沈爸爸早上的事情說給了她聽,並表示讓她這幾天如果老師罵她就忍一忍吧。沈玥也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了,只是它帶來的確是沈爸爸和沈媽媽冷戰的後遺症。沈鈺也不去管他們,反正他們也不是一次兩次這樣了,她都已經習慣了。

很快的,沈玥就放寒假了,然後就是過年了。今年因為沈鈺賺了大錢,所以沈媽媽特意帶著她們姐妹兩個去買了好多新衣服,美其名曰過年要穿。沈鈺就擔任不斷試衣服和付款的角色,其他的就交給沈媽媽吧。

過年這麼多年都是一樣的,無非就是年夜飯,放鞭炮,春節晚會。今天的年夜飯她們是特意去城裡的酒店吃的,也省的沈媽媽忙忙碌碌一整天。沈鈺對於這些外物已經不怎麼在意了,倒是沈玥,很興奮的樣子。

看她那麼高興,沈鈺自然是滿足了她的要求。想吃什麼想買什麼都買買買。這下子沈玥可開心了。嘴裡不住的說沈鈺的好話。什麼姐姐最好了,最喜歡姐姐了,一套一套的。

吃完飯,他們就回家看電視去了。沈鈺自己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沈樓也坐在她旁邊,兩個人用手機看著春節聯歡晚會的直播。雖然只是靜靜地坐著,但是卻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不過春節晚會最近幾年是越來越無聊了,除了小品也沒什麼好看的,所以沈鈺雖然是想和沈樓一起看,但是實際上兩個人沒看多久就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只是還是在同一個房間里而已。不是一定要看晚會才算是過年的,其實只要有個人陪著就很好啦。

晚會上已經開始倒計時了。沈鈺坐到沈樓旁邊,兩個人看著視頻,「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總裁的一世戀人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沈樓!」

「新年快樂!沈鈺!」

窗外響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夜空中開滿了五彩斑斕的花,所有人都在為新的一年的到來而慶祝。沈鈺和沈樓也不例外,他們在第一時間就和對方說了新年快樂,並送上新年的禮物。

沈鈺和沈樓都是一愣,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給自己買了禮物。沈樓雖然是在沈鈺的識海里,但是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關注沈鈺的,這樣和變態有什麼區別。而且以沈鈺現在的身手,根本沒人能傷害她。所以當沈鈺拿出禮物的時候沈樓是很驚訝的。

沈鈺也是。她是很感激沈樓的,所以在逛街的時候看到這一款手錶覺得很適合沈樓所以就買下來了。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沈樓居然也給她準備了禮物。這真是意外之喜!

兩個人交換了他們手上的禮物盒,然後拆開看了一下。沈鈺準備的是一支手錶,雖然不是那種國際馳名的大牌子,但是質量和價格都很可觀。要不是賣給沈樓的,沈鈺自己是絕對不會買的。

沈樓打開之後就直接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以實際行動來表示對這個禮物的喜歡。然後他看沈鈺還沒拆開禮物,催促她,「別看我了,看看我送你的喜歡嗎?」

沈鈺低下頭,拆開了包裝。盒子很小,也就相當於一般放耳環的小盒子那麼大。沈鈺很好奇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

拆開一看,u盤?

拿起那個像是u盤的東西,沈鈺好奇的問:「這是什麼?u盤嗎?」

沈樓:「這個的確是一個u盤,」他拉長了語調,想逗逗沈鈺。但是沈鈺卻一點也不為所動,看到他停下來還示意他說下去。沈樓有些郁猝,「不過裡面的東西才是我要送給你的。」

說完他也不賣關子了,打開電腦把這個u盤插到電腦上,然後裡面的程序就開始自己運行起來了。

沈鈺仔細的看了一下,只能看懂其中一小部分。她雖然和沈樓學習了電腦技術,但是她還沒有全部學透。現在也就比現代的技術好一些。所以沈樓送她的這個她只能看懂一點點。

沈樓是教她的老師,自然她的水平。解釋說:「這是我特意為你編寫的一個初級智能。有了這個,你就不用自己上手賺錢。它會幫你搞定的。」

淺情人不知 說完,怕沈鈺誤會,沈樓又解釋說:「我知道你自己可以應付。這個只是給你做輔助的。我希望你不要為了錢的事情煩心。這樣也不拘泥於什麼時候,就算你是在小位面里,它也能自己來。」

沈樓的解釋是關心則亂了,沈鈺知道這是他的好意。也就開心的接受了。

「謝謝你,沈樓。這個很實用啊,我很喜歡。」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到處走親戚了。尤其是今年沈鈺這麼出息,沈媽媽當然是要向親戚們炫耀了。沈鈺早就猜到了。對於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她是真的覺得很煩。

每年這個時候她都想躲在家裡不出來,省的那些人仗著輩分在那裡嘰嘰歪歪。今年就更過分了。她一向使用的降低存在感的招數不靈了,她被那些人圍著討論。竟然還商量起了她的婚姻大事。

沈鈺實在是受不了,乾脆借口有事情直接跑掉了。

沈樓幸災樂禍,看來過年也不是都是好的啊。

沈鈺當然是感受到了沈樓的嘲笑,只是她還是想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在現代,雖然在她遇到沈樓的那一刻她的人生就已經不平凡了。

沈媽媽好像也感覺到了她不喜歡和那些親戚來往,也就直接減少了走親戚的次數。他們不開心就讓他們不開心好了,沈鈺喜歡就好。

之後沈鈺還給沈媽媽他們報了一個旅遊團。雖然是出行高峰期,但是他們以前從來沒有出去玩過,現在去也不遲啊。沈媽媽和沈玥都很興奮。不過沈鈺是不去的,她嫌棄外面的人山人海。

說起來修鍊也有一個壞處。即使當你耳聰目明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很煩躁了。她現在就是這樣。

不管你去哪裡,別人在遠處說的話你都能聽見,別人化妝臉上浮起的粉粒你也能看見。人少一點還好,人多了本來說話聲音就多,你聽得更遠不是更加煩躁嗎?

所以在沈鈺出去過幾次之後她就總是宅在家裡了。好在等她精神力再進一階就能收斂一點,到時候想聽就聽,不想聽就關掉。就是這麼牛叉!

沈玥她們旅遊去了,家裡一下子就只剩下沈鈺一個人。她不但不覺得冷情,反而覺得很舒適。這樣的環境對她來說剛剛好。

只是家裡應該重新裝修一下了,隔音有點差啊。第n次被別人家的雜音吵醒的沈鈺心想。

這次大概是她在現實世界待的最久的一段時間了吧,之前最長也不過是一個月左右。現在都快兩個月了,她還沒去小位面。沈樓也不急,那麼多年都等下來了,再多幾天又能怎麼樣呢?再說又不是越早去越好的,還是要看時機的。

沈鈺給沈媽媽他們報的是蘇州的旅遊團。都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杭州沈媽媽他們去過了,蘇州倒是還沒去過。

本來應該是去一些溫暖一點的地方,蘇州的溫度比家裡這邊稍微冷一點,不過也沒低多少。況且沈鈺之前和同學去過蘇州,風景的確很不錯。所以這次在徵求了大家的意見之後她就給他們報了去蘇州的旅遊團。而且沈鈺還有一個想法,蘇州一般的人是不會在冬天去的,那這樣人不就少了嗎?

去之前的那個晚上,沈鈺特意和他們仔細的說了一下蘇州的一些景點的情況,尤其是那個最著名的拙政園。它可是和留園、北京頤和園、承德避暑山莊一起被譽為中國四大名園。

沈鈺進去過,裡面的景色確實是很漂亮,可以稱得上是一步一景。只要你想拍照,不管是哪裡都很漂亮,即使現在是冬天。

其次就是周庄了。不過周莊裡面沈鈺印象最深的就是有很多的吃的。想吃東西想買東西可以逛一逛。還有虎丘啊,獅子林啊等等地方。反正沈鈺是把自己去的地方都和他們粗略的講了一下。

然後就是叮囑他們不要省錢了。出去旅遊不花錢怎麼能行?沈鈺早就給他們準備好了,到時候想買什麼買就是了。不要擔心錢的問題。這個旅遊團她是找的最好的,煮的酒店也很不錯,所以在把一些零碎的事情講完之後沈鈺就一點也不擔心了。

到的那天晚上沈玥還特意開了視頻和沈鈺聊天呢,只是沈鈺對這些沒什麼興趣。好在夜色昏暗,沈鈺的敷衍沈玥並沒有看出來。她還是很興奮的在那裡嘰嘰喳喳。

但是最讓沈鈺無法接受的是沈玥居然在她吃飯的時候特意開了視頻和她分享!分享個屁啊,是欺負她吃不到嗎?

之前來玩的時候沈鈺還是個窮學生,自然不可能像沈媽媽他們一樣在蘇州有名的店裡品嘗特色美食。所以現在沈鈺看著他們桌上的雞啊,魚啊的,生氣的掛斷了電話。

哼,松鼠桂魚叫花雞啥的她才不稀罕呢!嘶,口水,好吧,還是稀罕的。

沈鈺怨念,都怪沈玥,開什麼視頻,現在好了,看的到吃不到。不行她也想吃。松鼠桂魚叫花雞是吃不到了,他們這邊很少有餐館會做這種菜。但是她可以叫個糖醋排骨酸菜魚,再來一個三杯雞,反正食材也差不多。

自從沈玥在吃飯的時候給她發視頻之後,沈鈺是再也沒有同意過沈玥的視頻請求了。

他們在蘇州玩了三四天之後就回來了,之後沈玥就快要開學了。沈鈺在家裡待到了元宵節過後才假借上班離開了。 四月二十五號是青玉幫幫主何嚴的五十生辰。青玉幫原本只是江湖中的一個二流門派,但是在何嚴接受青玉幫之後是蒸蒸日上。再加上何嚴的武功在江湖上也可以說是數一數二,他的絕招亂雲掌威懾力十足。所以這次何嚴的五十大壽江湖上有點名氣的人都會過來給他祝壽。

二十四號那天就有一些人已經到了。不過大多是一些離青玉幫比較遠的或者是關係很好的。由何嚴的兒子何芾接待他們,將他們引到院子里住下。等到了第二天,人更是絡繹不絕。

一大早何芾就站在門口開始迎接客人了。何嚴沒有弟子,只有一個兒子。好在何芾很努力,很的青玉幫上下的讚賞,以自己的實力坐穩了少幫主的位置。

何嚴和武當的桐青道人還有天劍陸雪生是至交好友,所以一大早,何嚴就去他們的院子和他們一起吃早飯。過程中談笑風生,看起來十分的意氣風發。

在他們稍遠處的一個院子里,一個年輕人正看著何嚴院子的方向,摩挲著手裡的小瓶子。

沈鈺到的時候就看到何芾穿著一身喜慶的衣服站在門口招呼著客人。管家在他身邊給他打下手。

沈鈺幾步上前祝壽並送上壽禮。何芾有些茫然,不知道沈鈺是誰。還是管家看出來了,問沈鈺,「敢問您可是飛劍劉在先的弟子蘇遮雨?」

沈鈺頷首,「是我。」

何芾這才反應過來她是誰,連忙請她進去。

其實沈鈺來到這裡已經快一年了,只是她先是花了很多的時間學會了並熟練了蘇遮雨的減法,之後又在江湖稍微闖蕩了一下,有了一點點名號。在江湖沒有名氣可不行,所以她一直耽擱到現在也沒有認識主角,只是一直聽聞他的名字而已。

這次何嚴的五十大壽大半個江湖的人都會到來,以主角湊熱鬧的性格,肯定也會來的。說曹操曹操到,這邊沈鈺剛想到主角,那邊就看到有兩個人過來了。

只見遠處有一人撐著一把傘,牢牢遮住頭頂的太陽。四月的天氣太陽並不猛烈,曬到身上暖融融的,但是那個人就是這樣的別具一格,用傘把太陽遮掉了,好像生怕自己晒黑了一樣。

傘下的人頭髮全部束起在頭頂扣在頭頂,顯得一絲不苟。身上穿著一絲雪白的衣裳,纖塵不染。可能是顧慮到今天是壽宴,所以在衣角袖子等地方用綵線綉了一些風景圖,看上去竟然還挺好看。

他握著傘柄的手纖長如玉,指若削蔥根,且出了大拇指外每根指甲都留了一厘米左右的長度,且修的非常精細,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誰又能知道這其實是一個身上到處藏毒的人呢。這個人就是小毒怪顏如玉。

這不是一個好的稱呼,但是對於顏如玉來說再精確不過了。因為顏如玉的毒真的很怪。

而他旁邊的人一身勁裝,再罩了一個黑斗篷,他和顏如玉走在一起遠遠看著就像是黑白無常。他的眼睛很有神,但卻經常懶洋洋的半眯著,嘴角掛著一絲笑,組合起來有著一股奇怪的魅力。明明度一眼大家看的都是顏如玉,但是等他們走進視線就會不知不覺的轉向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