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穎學會了珍惜宋公子,而她則是學會更珍惜身邊的男子。 時隔兩日,南宮穎和蘇若言不約而同前來探望慕卿。

慕卿開心底坐在病床上啃蘋果,看著蘇若言一直看著她,她有些莫名地開口詢問。

「你怎麼一直這麼看著我?我感覺好驚悚。」

「說什麼呢?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居然上演植物人的戲碼。」

蘇若言不滿的白了慕卿一眼,其實她想說居然上演捨己救人的戲碼。

可是考慮到南宮穎也在,所以就沒有說出來。

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其實也不想的,所以我不是醒過來了?」

「因為一句神經反射就能醒,早知道我天天在你耳邊說。」

每次想到那天的事情,蘇若言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慕卿覺得蘇若言的怨念有點大。

要不還是先閉嘴躲躲風頭吧,不然真的會被蘇若言埋怨死的。

「認識你這麼多年,這是你第一次理虧的不說話。」

蘇若言不由得有些感慨,這麼多年了,其實早該習慣慕卿捨己救人的壯舉了。

當初為了她不是也去找一群混混拚命么?

想著,眼眶忽然紅了起來:「慕卿,答應我,以後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冒險了好不好?」

聽到這話,慕卿笑著點了點頭。

「好,我答應你。」

雖然到時候還是會忍不住,可是她還是答應了。

原因是因為不想看到蘇若言的眼淚。

伸手輕輕擦去蘇若言的淚水,慕卿眼中閃過一絲感動。

「若言,你對我這麼好,我有點激動,要不你給我買兩杯奶茶壓壓驚吧。」

「激動和壓驚有什麼關係?」

知道慕卿是為了支開她,但是這個借口找的也太遜了。

將水果刀遞給南宮穎,蘇若言轉身朝著病房外走去。

病房內忽然陷入沉寂,南宮穎遲遲沒有開口,慕卿也沒有說話。

「其實你不需要介意這件事,只要你能夠敞開心扉接受宋公子,得到屬於你的幸福,我就算是沒有白白受傷。」

「為什麼要救我?我們的友情還沒有好到那樣的程度吧?」

南宮穎始終不明白慕卿的做法,為什麼要救她?

「的確,我們的友情還沒到捨命相救,可是要我看著你在火場喪命,我做不到。」

說她傻也可以,說她什麼都可以,但是慕卿就是做不到。

就知道會是這種答案,南宮穎無奈苦笑。

「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么?」

「那你也可以理解為,我想要交你這個朋友。」

這話是當初她們初見時,南宮穎說的話,此刻卻是由慕卿說了出來。

「既然是我的朋友,我當然希望你能夠幸福。」

南宮穎忽然緊緊抱住慕卿,心中滿是感動。

「卿卿,謝謝你,此生有你做我的知己,是我三生有幸。」

「哎呦,不要說的這麼肉麻。」

慕卿頓時感覺渾身打了個寒顫,真心接受不了這種話啊。

見狀,南宮穎輕笑出聲,拿起蘋果晃了下。

「還要吃么?我給你削。」

慕卿半信半疑的看著南宮穎。

「你確定給我吃的不是蘋果核么?」

千金大小姐居然也會削蘋果?慕卿不相信。

尷尬地看了下手裡的蘋果,不能否認,她確實不會。

「那你還是等蘇若言回來再吃吧。」

剛剛放回去的蘋果卻被慕卿拿了起來。

慕卿動作迅速地削好了蘋果,遞給了南宮穎。

「還是我給你削蘋果吧,我剛剛吃過了,不想吃了。」

接過完美的蘋果,南宮穎神色複雜地吃了起來。

此時,蘇若言也帶著奶茶回到了病房。

蘇若言買了三杯奶茶,一人一杯。

南宮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蘇若言,原本以為蘇若言會很討厭她……

「別多想啊,這是買二贈一,多出來的而已,我才不會給你買奶茶呢。」

傲嬌的語氣令南宮穎失笑,慕卿也是很無奈的看著蘇若言。

這麼說的話,鬼才會相信是真的。

夜色漸濃,封時奕帶著封雲櫻特製的晚餐來到病房。

看到慕卿正在翻看文件,封時奕劍眉微皺。 「沒事,金花奶奶來了,他們正在聊天呢,水根爺爺誇你屁股大生兒子,要你幫我生七個八個的!」江帆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

李桂花臉立即就紅了,頭貼著江帆的臉喘息道:「你當我是母豬啊,那能生那麼多!」

江帆的手如同泥鰍般遊動,李桂花頓時癱軟在江帆的懷裡,「水根爺爺說我要像村裡的二愣子學習,人家都生了四個娃了,我不能太落後了,所以找你商量,我們生幾個合適?」江帆笑嘻嘻道。

李桂花臉上露出嬌羞之色,「隨你便,你想生多少我都願意,我是你的女人,我願意為你生孩子!」

江帆十分感動,雙手捧著李桂花的臉道:「桂花,你真是個好女人,我現在還不能給你名份,村裡追你的男人一定很多,真是委屈你了!」江輕輕地吻了李桂花的臉。

「帆仔,我是你女人,一輩子都是,我不在乎名份,只要你心裡有我一席位子就夠了!」李桂花緊緊地摟著江帆。

「桂花,我愛你,我會愛你一萬年!」江帆的唇吻在李桂花的小嘴上,兩人如同沙漠里一個饑渴的人遇到水似的,絞纏在一起。

突然屋裡傳來孟水根的聲音:「帆仔,去抓只雞來!」


兩人急忙分開,李桂花嬌羞道:「帆仔,你快去抓雞,晚上我來找你!」最後的字聲音很低,李桂花的臉上發燒。

「晚上我在廚房裡等你!不見不散!」江帆立即出了廚房到院子里抓雞去了,廚房裡的李桂花繼續添柴燒火。

孟水根養了十二隻雞,平日靠雞下蛋,沒捨得吃。院子里的雞是散養的,一共是三隻公雞,九隻母雞,一般農村過年都是殺公雞,母雞留著下蛋。

江帆的眼落到三隻大公雞的身上,有一隻公雞個特別的大,看樣子有十多斤重,鮮紅的冠子,鮮艷的大尾巴。

「就抓這隻大公雞吧!」江帆身形一閃立即抓住了大公雞,正要殺大公雞的時候,突然有人喊道:「帆仔,二愣子的老婆難產了,快去救人啊!」

喊人的是二愣子的爹,江帆立即放下大公雞,微笑道:「劉叔,別急,有事慢慢說!」

劉叔喘氣道:「二愣子的媳婦早上就肚子疼,下午的時候就要生了,現正在村衛生院呢,醫生說大出血,可能沒救了,我聽說你回來了,就來找你。」

「那快走吧!」江帆知道孕婦大出血很危險的,如果去晚了就會出人命了。


江帆隨著劉叔到了村衛生所,人還沒到就聽到了二愣子的哭泣聲:「秋菊,你不要死啊,我們還要生孩子呢!」

聽到醫生的話:「病人失血過多,趕緊送到縣醫院去,也許還有救!」

「來不及了,病人心跳停止了!」

「什麼!」醫生急忙摸秋菊的鼻子呼吸,呼吸沒有了,孩子還橫在腹中,怎麼辦呢?望著秋菊白得像紙的臉,還有緊閉的雙目,醫生冒汗了!。

正在這個關鍵時刻,江帆來了,醫生見到江帆,立即露出笑臉:「江神醫來了!秋菊有救了!」現在村裡誰不知道江帆的醫術呢!

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立即就看到孕婦秋菊的肚子里的孩子還是活的,只是橫在腹中了。秋菊也還沒死去只是呼吸停止了,心跳已經停止了,但是秋菊還沒有死,還有救。

江帆伸出白色食指,默念茅山還原咒,一道白色的光飛入秋菊的身體,秋菊的臉上立即恢復了紅色。剛才江帆給秋菊恢復了血液,剩下來就是要讓她蘇醒過來,然後才可以讓腹中的孩子生下來。

「二愣子,去找一張白紙和剪刀來!」江帆道。

二愣子立即就去找剪刀和白紙,江帆伸出食指輕輕點在秋菊的眉心上,一道白光飛入,片刻之後秋菊睜開了雙眼。

「秋菊活過來了!」劉叔驚喜喊道,他激動地跳起來,他一把抓住旁邊護士的手。護士臉一紅,甩開劉叔的手,「這人怎麼這樣啊!」

很快二愣子拿來了剪刀和白紙,江帆伸手道:「快把剪刀和白紙拿來!」

二愣子把白紙和剪刀遞給江帆,拿起剪刀和白紙,江帆很快就剪了一個人的模型,樣子就像一個大肚子的孕婦。接著江帆把剪好的紙人放在桌子上,然後走到秋菊的床前,默念咒語,劍指點秋菊隆起的肚皮。

默念咒語后,回到桌子前,劍指對著小紙人的肚皮點指,一道白光飛入小紙人腹中。


江帆劍指旋轉,秋菊的肚子立即就跟著動起來,江帆看到秋菊腹中胎兒轉過來后,劍指立即變成下移。隨著劍指下移,秋菊的腹部跟著動起來,孩子的頭露了出來。

「孩子的頭出來了!」一個小孩子的頭緩緩地鑽了出來,接著身體逐漸露了出來。

哇!的一聲孩子哭了起來!江帆的劍指移到了小紙人的腹部頂端,孩子完全出來了!

「哦,是個男孩!完全正常!」護士喊道。

「我的孩子!」二愣子衝過去就想抱孩子,劉叔急忙攔住他道:「二愣子,你急什麼,孩子剛出來,你別嚇著他!」


江帆收了手,微笑道:「好了!」

拍了拍二愣子的肩膀道:「二愣子,你已經有四個孩子了,怎麼還生啊!」

二愣子傻乎乎道:「帆仔,我家的母豬都生了八個,我才四個,我當然要多生幾個孩子!」

江帆一聽狂暈,敢情二愣子跟家裡的母豬較勁,「呃,那你還要努力,現在才四個,還差四個呢!」

二愣子點頭道:「哦,我一定會繼續努力!明年再生一個!」

衛生院里的所有醫生和護士立即笑了起來,二愣子頓時傻乎乎地愣在那裡,江帆搖了搖頭出了病房。

回到家裡,李桂花已經做好了飯菜,江帆吃完了飯後,天逐漸暗了下來。江帆躲在廚房裡等李桂花,門外風聲乎乎,江帆聽到了廚房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江帆立即跑過去,打開木門,來得人正是李桂花,「桂花,你可來了,我等你很久了!」一把摟住李桂花,隨手把們關上。

給讀者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