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他年老了,但他的強者之心,可是一點也不會因爲老,而爲敵人做到絲毫的退步!

“老東西,你還真找死啊……”

不過這時,一道令人發感到格外發寒的聲音,卻是直接就響徹在了整個這處地面之上。

對面的那位瘦小蠻族天武境強者,他看向白振的雙眼之中,都是有着一道血紅色光芒隨之閃過。

而見着這個樣子的蠻族強者,白振也立即就是站了出來大聲喊道。

“哦,這麼就生氣了?哈哈哈,那來啊,你我先在空中來大戰一場,看看究竟是誰更厲害。”

兩支大軍會面,天武境強者在空中交戰,這可一直都是有着這麼一個隱性規矩的。在兩軍實力相當的時候,也應該是不會有天武境強者會拒絕的。

所以說,白振也是早已就做好了準備,自身的精氣神在這一刻都是提到了極致。

然而此刻,卻是出乎他的意料,一道陰笑的聲音當即就是響了出來。

“與你大戰?哈哈哈,現在還爲時過早了吧,畢竟我可是纔到這裏呢,連休息都是沒有好好休息的呢。”

“不過嘛,你既然想戰,那我就讓我麾下的統領們,來陪你們的將軍們,好好的戰一場吧,算是攻城之前的開胃菜了。”

這位瘦小的蠻族天武境強者,竟然直接就是拒絕了白振的對戰請求,改換爲了讓他們麾下的地武境強者來彼此對戰。

一時之間,弄得城牆之上的白振也是稍稍的有些感到驚訝了。

不過這也還好,他還是很快的就把這絲驚訝給壓了下來。

因爲在兩軍陣前,讓自己麾下的戰將先來一場交戰的場面,也的確是很常見的。

目的也就是爲了鼓舞自己一方的士氣而已,當然,也唯有勝利者的一方,才能做到成功的鼓舞士氣!

“我偉大蠻族的統領們,誰願意率先開個好頭?”

這時,那位瘦小蠻族天武境強者也不待白振同意,居然直接就是轉身向着身後的蠻族大軍,這般的吼道。

“將軍,我願爲我偉大蠻族,率先與敵人一戰!”

而聽着他這樣的吼聲,一位十分強壯的蠻族地武境強者,也立即就是拿着一把大刀,從蠻族大軍之中走了出來。

這乃是蠻族中的一位二牙統領,擁有着地武境五重的境界。雖然境界不是很高,但作爲兩軍陣前的開胃菜,他的戰力也算是不錯的了。

“嶺南郡城裏面的雜種們,有本事出來一戰啊。龜縮在城裏面,算個屁的本事!”

此刻,這位蠻族的二牙統領也立即就是向着城牆上的人們,這樣的大聲喊道。

“哈哈哈,好!怎麼樣,我們偉大蠻族可是已經派出一位二牙統領了,你們嶺南郡城的將軍們,敢與之一戰嗎?”

就連那一位瘦小蠻族天武境強者,這時也都是在臉上帶足了笑容。

似乎,他對於自己麾下的這位二牙統領,乃是有着絕對的信心的一般。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主公,我……”

“主公,讓我前去……”

城牆之上,陸晨的身邊,兩道略有着一些着急的聲音,也馬上就是響了起來。

“噓……給我安靜下來。先不要着急,這裏畢竟不是我們的地盤,我們得先讓這裏的主人們派人出去對戰啊。”

不過對於這兩道着急的聲音,陸晨卻是當即就是一臉嚴肅的拒絕了下來。

王賁和單雄信二人的渴望大戰,他這個作爲主公的,如何能不知道?

只是派他們出戰,那也得是要看準風口的啊。畢竟,在如今的嶺南郡城之內,他們一行人,目前只能算是外人而已。

“郡守大人,我願請命一戰。那位蠻族的二牙統領乃是地武境五重,我同樣也是。並且我也有着足夠的信心,定要斬他!”

這時,白振麾下的一位偏將軍,也當即就是走了出來, 戀戀不赦:總裁纏不停

而這位偏將軍,說來也巧,他也正是在郡府大堂之上,不待見陸晨他們的那一位偏將軍。

“好!老木啊,你跟了我三十餘年了,你辦事我也從來都很放心,那位蠻族二牙統領就交給你了。去吧,拿着他的人頭再來見我!”

對於這位偏將軍,白振也立即就是輕點着頭說道。

在之前的郡府大堂之上,他對這位偏將軍的態度,便是就能看得出他們倆人的關係了,肯定是已經有着很深的交情了。

“郡守大人,還請放心。”

在向着白振微微了鞠了一躬之後,這位有着地武境五重的偏將軍,也是立即就跳下了城牆。

並且,在跳下去之前,他也還是在用着不屑的眼光,看了陸晨他們一眼。

似乎還是和他先前一樣,對於陸晨他們,他還是這般的看不起。

“切,就你?哼,別死在戰場上了。”

對此,陸晨的身旁的單雄信,也當即就是低聲的發出了一聲不滿之聲。

至於王賁,他則是直接選擇了無視。

原因乃是在他看來,一位區區地武境五重的強者,已經是不值得他如此重視了。 嶺南郡城,下方的戰場之上。

兩位地武境五重的強者,已然是相對而立。

他們一人乃是手持大刀的蠻族大漢,身披野獸皮袍,一臉殺意的看向了對面的強者。

而另一人乃是手持一把長槍的中年男子,身穿暗黑戰甲,也是雙眼發紅的看向了對面的蠻族強者。

他們身上的氣息也是早已都爆發了出來,比起對方,也是一點都不差的。

“給我死!”

“哼,蠻族崽子,拿命來!”

伴隨着兩道猶如雷霆震動一般的暴吼之聲,兩道強悍的攻擊也當即在這個戰場之上出現了開來。

“嘭!!!”

攻擊一相碰撞,就是有着一道不弱的靈氣衝擊波爆發了開來。

不過還好,因爲距離原因,無論是蠻族的軍隊,還是城牆之上嶺南郡城的軍隊,都是根本不受這道靈氣衝擊波影響的。

“有點意思,哈哈哈,看我武學!”

“你有武學,難道我就沒有嘛?”

在這道靈氣衝擊波之後,緊接着,就又是兩道暴吼之聲響徹了起來。

而在這個時候,很顯然,那兩位地武境五重強者,在經過第一次簡單的碰撞之後,也終於是要拿出真正的實力來了。

畢竟,第一次碰撞對於他們來說,只是想要知道對面實力的底細而已。不過在碰撞之後,他們也似乎都是明白了,實力相差應該不是太大。

所以面對這樣的同等的強者,他們也當即就是使用出了自己的武學開來,想要以此來做到快速的壓制對方。

此時,蠻族統領手中的大刀,和那一位嶺南郡偏將軍手中的長槍,也終於再一次的碰撞了起來。

經過武學的加持之後,他們兩人的這次攻擊也當然是更加的具有威力了。

“轟!!!”


頓時之間,如同爆炸一般的巨響,瞬間就是震動在了整個戰場之上。

並且,以着他們二人爲中心,地上的灰塵也瞬間就是被他們的力量,給震得飛在了漫天之中。

讓得很多境界低下的人,根本就是看不清灰塵裏面的戰況。

不過,擁有着地武境及地武境之上境界的人,他們還是能夠看清楚的。可是當看清楚之後,特別還是嶺南郡城的城牆上方那些強者。

他們竟直接就是一臉不可置信的大喊了起來。

“不,這怎麼會這樣!”


“木將軍好歹也是地武境五重強者啊,他和那位蠻族統領乃是一模一樣的境界啊,他怎麼會敗……他怎麼會敗啊!”

“不,不一樣的。那位蠻族統領雖然在境界上是和木將軍一樣的,但是他們二人的戰力卻是不同的。很明顯,那位蠻族統領是有着可以越級作戰的戰力的!”

一連頓的震驚之聲, 重生之軍中嬌花

“噗呲!!!”

而這個時候,在那一片漫天的灰塵之中,隨着一身刺耳的聲音響起,空中的灰塵都是瞬間的被染成了血色!

“哈哈哈,你們嶺南郡城的偏將軍不過如此!”

隨後,就又是一刀格外猖狂的喊聲,從灰塵中傳了出來。

而聽着這道吼聲,這裏的人們也是當即明白了過來。因爲這道聲音的主人,他們聽得出來,就是之前那一位蠻族統領所發出來的!


至於木將軍,他到目前爲止竟還沒有發聲,那麼木將軍的對戰結果究竟如何,城牆之上的人們,哪裏還不能明白啊。

“不!老木……老木。你們這些蠻子,竟敢殺了跟隨於我三十餘年的老木!”

頓時之間,一道震天動地的咆哮之聲,當即就是響徹在了天地之間。

並且,隨着這道咆哮之聲。一道足以讓得地武境巔峯強者都感到顫抖的威壓,也瞬間就是向着戰場上殺死了木將軍的那一位蠻族統領,爆發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道強大無比的威壓,快要碾壓到那位蠻族統領之時。

“哦?身爲嶺南郡郡守,爾等還更是天武境強者,難道是想要出手破壞規矩嗎!”

一道十分冰冷的聲音帶着一道同樣強大的威壓,也直接就是對着白郡守的這道威壓,給轟了上去。

“嘭!!!”

兩股極強的威壓相碰,戰場之上也是再一次的被震起了漫天的灰塵。

“你們蠻族真當卑鄙,竟然派出的乃是一位擁有着越級戰力的統領!”

這時,面對着對面那位瘦小蠻族天武境強者,白振也立即就是如此的反駁道。

只不過,他的反駁卻是直接就讓得那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感到更加的不屑了。

“卑鄙?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極。戰場之上,竟然還有卑鄙一詞?”

“再說,更何況在今日,我偉大蠻族可是並沒有使出什麼卑鄙手段的,我只是讓我麾下統領與你們嶺南郡城的將軍,公平的交戰而已。”

特別是“公平”二字,這位蠻族的天武境強者,在這個時候也是說得尤爲的重音。

不過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就連陸晨,他在此刻也是在城牆之上輕輕的點了點頭。

開玩笑,那位地武境五重的蠻族統領,又沒有故意耍什麼詐,還不是和那位木將軍一樣,都是靠自己的真實實力而已。

只不過,那位蠻族統領的真實實力,相對於那位木將軍來說,確實是要強些了而已。

所以說對此,即使是這一次他們嶺南郡城一方敗了,陸晨也是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