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不料下一秒,全場傳來一片驚呼!

「哇——不會吧——」

「真的出現了!」

出現?出現什麼?冥希困惑著,小瞳便過來拉了拉冥希,道:「娘親你看!上方果然有圖案耶!」

冥希聞聲便抬眼,竟見赤鳴上方果然又一隻妖狼的圖案在強光的照映下若隱若現!

別說這妖狼還真是帥啊!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帥!

……不過就算再帥也肯定沒有我家軒轅封帥!

哎?搞什麼!怎麼突然又把這茬提起來了?

也許是……她又想自己前世的丈夫了吧……

突然又忍不住感慨:我特喵的當初就不該手欠偷翡翠之淚,我要是不偷翡翠之淚,我丈夫也不會死,我丈夫要是不死,我就不會淪落到這麼個傷心的地方!!

(→_→這不是《武林外傳》佟湘玉的至理名言么……)

「娘親,你是不是又中邪啦?你都跑神啦!」小瞳一句話頓時將冥希拉回現實,其實她只想說,她又想自己的丈夫了……

「→_→哪有啦!你娘親我不過是感慨一下人生而已。」冥希趕忙解釋。

「娘親你果然又中邪了哎!大白天感慨什麼人生?這是病,得治!娘親你不能放棄治療喔,等回家后讓乾爹給你好好治治=w=!」

「哎你這混小子是不是欠打?你剛才說什麼給我重說一遍!」

見娘親一副要扁人的架勢,小瞳趕忙意識到自己又說了不該說的話,急忙掩飾道:「沒有啦娘親,小瞳剛剛想問娘親是不是舉的時間太長手酸了,所以……所以……」小瞳靈機一動,趕忙轉頭喊石之彥,「乾爹!我娘親說她手酸了,可以把赤鳴放下來了嗎?」

烤!這死小鬼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一天胡編亂造的,虧她剛才還說小孩子不撒謊……

「可以了,放下吧。」石之彥的話如同對她的一種救贖,這才發現自己舉著這麼沉的東西手都要酸死了嗷!

冥希趕忙將它放下,只聽石之彥繼續道:「剛才那個妖狼圖騰,想必各位都看見了吧?」

「看見了,不過那又如何?」明耀反問。

「我只想問你們明府一個問題,你們明府是獸人世家嗎?你們本就是普通人類,根本不是獸人,怎會傳下獸人族才該擁有的傳家之寶?!難不成你們明家老祖宗是獸人?!」

石之彥的話語充斥著強烈的諷刺,全場頓時驚駭!

他說的恰中要害!

明府只是普通人類,怎可能流傳下獸人族才可能擁有的神器?!這與實際情況完全相駁!

「明老爺,你能否向欽差大人及堂下百姓解釋此事?」

「這……」被石之彥如此逼問,明耀頓時亂了手腳!

「我來替他說!」冥希見明耀這副模樣,心中也有了盤算,急忙應道,「赤鳴本就是我的東西,眾所周知六年前我被獸人族部落所俘虜,而這赤鳴便是那時所獲,獸人族贈我赤鳴本是想給我一個存活下去的交代,卻不料我一回府,他們便將赤鳴和神諭奪走,併流傳這是明府秘寶!真是夠了明耀!秘寶你大爺!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這……這……」明耀完全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一時語塞。

「你不是喜歡說我一派胡言嗎?你說啊!現在人證物證具在,你倒是說說,我哪裡一派胡言了?!」冥希義正言辭的道。

「就是啊姥爺!我們說的都是真話,只有姥爺一直在撒謊,羞羞羞,真不要臉!」小瞳躲在冥希身後,沖明耀做著鬼臉。

「你們……你們……」明耀被氣的頓時不知該說些什麼,險些背過氣去。 「還有明耀,這些年你沒有阻攔冥希產子並且放任小瞳長大,就是為了等待小瞳的親生父親來接小瞳!這樣一來你便可依附於獸人族勢力,在你貪污受賄的罪證被查出來之後可以逃到獸人族的部落,給自己留條活路!」石之彥毫不客氣的指出。

而明耀聽后火冒三丈,趕忙向周圍環顧著,見所有人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自己,趕忙大吼出來:「你……你一派胡言!老夫一心只為朝廷,怎可能做出這種叛逆君主的舉動!」

「呵,是么?本護法不可能無憑無據冤枉你!」石之彥說著便從懷中掏出一個賬本,「這東西……明老爺您不陌生吧?」

什……什麼?!

明耀和明夫人瞠目結舌!

這……這怎麼可能?石之彥是怎麼弄到賬本的?

明夫人咬牙切齒的望著這個毀了她最出色的女兒而且還要毀了整個明家的人!

恨意……油然而生。

「二老不用拿這種眼神瞅著我,希望你們能記住一個道理——人在做,天在看!一個人活著必須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更該有自己的道德標準!否則終有一天會有人制裁你們!」

「你放屁!你這個惡棍,我們被制裁?呵呵,你毀了我女兒,是不是也該被制裁?!」明夫人終究忍不下去了!

此時她唯一的想法便是……殺了他!!

這個石之彥簡直太過分了,毀了明月的賬她還沒算呢,現在還妄想毀了整個明家!

「我管你是不是護法,管你是不是王爺的人,既然敢如此挑釁明家,那麼你也別打算活著離開這裡!」

明夫人說著向後退了幾步,退到門口,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便發動了信號彈!

「什……什麼?!」冥希和石之彥還沒反應過來,便見突然間幾十個蒙面殺手出現在對面的房頂上。

下一秒那些那些殺手便飛速竄進公堂亮出彎刀,很明顯這根本就是明耀和明夫人是先準備好的!

他們早就動了殺機!

而奇怪的是,知府那邊並不派兵阻攔,難道這一切早有預謀?他們都串通好了嗎?

「明夕,有一句話你說的對,你不給別人留活路,也就別指望別人給你留活路!現在……把他們都給我殺了!」明夫人氣急敗壞,命令道。

「是!」數十個殺手受命拔刀,向冥希,石之彥還有小瞳攻了過去!

「娘親,怎麼辦?」見這些揮著大刀砍向自己的殺手,小瞳著實害怕了。

「呆萌兒子你愣著幹什麼?快到娘親這邊來!」冥希頓時不顧一切向小瞳喊道。

明府這幫人渣完全是被逼到絕路了,但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有這一手!

不過不管他們有多少手,都不能讓他們傷到小瞳一根汗毛!!

「兒子,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過來!」

「可是娘親,小瞳害怕!這些叔叔都好恐怖!」

「死兒子你簡直笨死了嗷!」

冥希說罷便不顧刺客的彎刀,徑直向小瞳跑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一個刺客見冥希不備,突然一刀向冥希砍來! 「賊丫頭!當心!」石之彥見這架勢趕忙喊了出來,卻不料下一秒,冥希竟出手不偏不倚的接下彎刀,並且……冥希的手掌中還湧出莫名的烈焰!


而且這股烈焰,竟將彎刀瞬間燒成了灰!

小瞳立刻瞠大了眼,難以置信娘親是怎麼做到的?

而下一秒,小瞳便找到了答案————娘親竟然在彎刀攻來的那一秒召喚出了白泠!

「嗚喵,小姐,我來得還及時吧喵?」白泠見彎刀瞬間被燒成灰,冥希手掌中翻湧著烈焰,心中一喜。

「當然!」冥希微微一笑。

她總算知道白泠該怎麼使用了,原來是這樣向白泠借火!

而且這種感覺……和她前世使用狐火的感覺一模一樣!!

就是這種感覺……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娘親,別跑神啦,又有壞叔叔來啦!」小瞳這麼一喊,冥希才注意到身後又有一個刺客揮刀砍向自己————

「狐焰————」冥希邪笑一聲,揮動手中的火焰,向刺客射去!

卻不料這個刺客竟一刀便將冥希的火焰劈成兩半,緊接著便向冥希攻去!

我勒個去!!冥希向後狂退,就在彎刀砍來的那一刻,突然一道墨水灑向刺客!

當墨水灑在刺客身上的那一刻,刺客整個人竟突然「砰」的一聲爆炸開來!

「哇喔⊙o⊙!乾爹好厲害!竟然讓這個叔叔開花了耶!」小瞳張大了嘴,不禁感慨著。

「→_→那不是開花,那是爆炸好么?呆萌兒子!」石之彥無語的回復道。

「呆萌兒子?孩子他爹你終於喊他兒子啦!不容易哎!小瞳,你傻萌乾爹喊你呆萌兒子了!」冥希驚喜的喊著。

「行了行了!你們這廢物娘倆趕緊過來!不然以你們那三角貓功夫再被砍我可不管了啊!」石之彥說著,冥希狠狠的點點頭,一猛子扎入石之彥懷中,緊緊擁住石之彥的身子,一臉幸福壞笑的模樣,畢竟在她看來,拒絕土豪相公搭救也是要遭天遣的。

「相公,我過來啦≥﹏≤!」


「……」

而小瞳見娘親這副模樣,覺得挺好玩的,也打算撲過來,「乾爹!小瞳也過來好不好=w=!」

「不好!你乾爹是娘親我一個人噠!」

「娘親你好煩啊,不帶這麼搶小瞳爹爹的!」

石之彥徹徹底底的完敗了!這娘倆簡直……簡直就是……左腦全是麵粉,右腦全是漿水,不動便罷了,一動全是漿糊!

「你們還有沒有點緊張感,不知道這裡還有刺客沒解決呢嗎?!」石之彥徹底崩潰,要不是這些刺客被他剛才的招式嚇到,現在他也不敢保證情況如何!

不過……以他的實力,這些刺客根本就不值一提!

只是石之彥根本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屋頂上,玄夜正專註的看著這場好戲,嘴角微微揚起一絲笑容。

「真沒想到你沒陪這隻狐狸一起上山,會是因為這件事!」玄夜不得不佩服石之彥的敬業,為了順利完成任務,竟連自己的老婆都能拋下。

……他還是和當年一樣狠毒啊。

「是時候了宮墨染,」玄夜說著從屋頂上站起,「……是時候讓真正的遊戲開始了!」 玄夜眯縫起眼,盯著堂內石之彥的一舉一動,想不到這傢伙功力簡直不同凡響。

掛著墨玄三品的名號,實質上他的功力遠遠超過了墨玄三品!


……難怪他有把握來這裡對付連那些金牌召喚師都對付不了的噬靈獸,並能將其收服!

……不過,那又如何?

有一句話,本王真想反送給你——人在做,天在看,當初你不給別人留活路,今朝也別指望別人給你留活路!!

……

而堂內,石之彥仍舊專心攻敵,倒是冥希和小瞳徹底閑了下來,沒想到石之彥本事倒不小,只要他毛筆上的墨水沾在刺客身上,刺客便會整個身體都炸開!

……簡直太神奇了!!

「乾爹加油喔!如果幹爹累了的話,娘親的狐火和小瞳的曜龍回來助陣喔!」

聽了小瞳的話石之彥險些被雷倒,就那個三腳貓的狐火和分分鐘傷及無辜的曜龍?!

額,拜託別鬧了!在這娘倆功力恢復穩定之前還是消停點吧!

「你們兩個保證自己不被傷到就好了!別給我添亂了!」

「我們才沒有給你添亂呢!我們就是怕乾爹寡不敵眾光榮挂彩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