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張新面孔出現,梅里的登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眾人的注視中,她深吸一口氣,從衣兜里拿出了一塊最普通不過的礦石來。

這是一塊雜質很多的礦石,只從外表上就能看出它的品相低劣,放到外界,可能也就值一銀納可。

見梅里竟然掏出這麼塊低等礦石,台下眾人紛紛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沒解釋什麼,梅里閉上眼,妖冶的紫色瞬間從發頂鋪開,蔓延到了發尾的位置。

墜星發妖的力量混合著她的魔力一起,注入到了礦石之中。

這時候把墜星發妖放出來,可不單單是為了好看。

更多的是因為梅里發現,在這種形態下,元素萃取成功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

所以她才會這麼高調地曝光墜星發妖。

果然,在墜星發妖的幫助下,一切就像之前嘗試的那樣順利,無數顏色各異的光點從礦石上亮起,梅里繼續加大魔力輸出,光點突然開始波動起來。

一些光芒比較微弱的光點,開始緩緩熄滅,最後只留下了幾個比較大的紅色光點,然而礦石的光澤度,卻越來越好。

等到一切結束,梅裏面帶疲憊的散去魔力時,那塊原本還平平無奇的礦石,已經發生了堪稱翻天覆地、脫胎換骨的變化。

從一塊極為劣質,甚至連提純價值都少得可憐的礦石,變成了……一塊還算能看得過去的火屬性礦石。

儘管仍有許多雜質,品相只能算一般,但至少從不入流,變成了稍具價值。

就在短短几個瞬間中,發生在了眾目睽睽之喜。

涼風吹起披散著的紫色長發,像是一朵盛放的卷星花一般。

越來越多的人被這裏發生的古怪景象吸引過來。

好奇地張望間,只看到那塊還帶着少許渾濁的紅色礦石,靜靜地躺在梅里的手心中。

紅與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台下的觀眾腦海里自動浮現出剛剛那塊劣等礦石的樣子,並且跟現在這塊火屬性礦石,進行對比。

簡直不像是同一塊礦石。

有些人甚至覺得,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塊礦石。

要不是這一切就發生在自己眼前,所有人都確定沒有偷換的可能,他們甚至會當場提出質疑。

太不可思議了。

看着還有些忐忑的梅里,展示台下一片沉寂。

就在她握緊拳頭,忍不住開始心慌的時候,浪潮般的掌聲,從四面八方響起。

梅里悄悄鬆了口氣,臉上頓時揚起了真摯的笑容。

不太謙虛地講,她也覺得自己發揮得不錯。

其實不只是觀眾,就連梅里自己,看到那塊火屬性礦石時,都覺得十分震驚。

梅里覺得是墜星發妖的功勞。

這小傢伙的幫助,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她進行元素萃取的精度,並且壓制了她心中的緊張和慌亂,

才得出了這自從進行元素萃取實驗以來,最好的研究成果。

梅里心中暗暗誇讚著墜星發妖,卻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香氣,正隨着涼風朝某個方向吹去。

這香氣像是一把迷人的小鈎子一般,將原本不在這條道路上的東西都給勾了過來。

於是就在觀眾們表達熱情的時候,一隻蝴蝶突然緩緩飛來,落在了梅里的頭髮上。

感覺到異樣,梅里驚訝地看向自己肩頭,迷惑地眨了眨眼。

她知道自己變成這副樣子,會散發出體香,但這……也不至於香出招蜂引蝶的效果吧?

就在梅里哭笑不得,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才好的時候,蒙恩從遠處跑來,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對那隻綠蝴蝶招手。

熒惑蝶扇動翅膀,朝着他飛去。

西留爾緊隨其後,一來就感覺到了周圍人火熱的注視,連忙陪笑道:「打擾大家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好在比起這兩位,觀眾們還是對台上的梅里更感興趣,用眼神警告過後,就又抬起頭,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西留爾趁機把蒙恩拉到一邊,找熟人打探起了情況。

很快,就弄清了梅里的背景。

「墜星發妖啊……」

蒙恩看着台上一頭紫發的梅里,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西留爾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建議道:「老哥,我看你這麼挂念你兄弟,不如,我們一起去13區轉轉吧?」

書閱屋 凡仙怪人終於知道,為什麼林天成敢答應自己的條件。

原來他藉助八顆靈珠的力量已經成功突破到了渡劫期中期境界,同時還擁有五行之力。

以林天成現在的實力,即便是遇到了渡劫期巔峰境界的強者,那也有一戰的資本。

原來,那個真正狂妄自大的人是自己。

也怪自己一直住在那深山老林之中,閉門造車,卻不知這世間竟然真有人能夠找齊八顆靈珠。

不過,他卻想到了一件更為可怕的事情,那就是林天成這小子竟然擁有全屬性體質。

這一次他輸的很徹底。

凡仙怪人強忍着身上的陣痛,從地上站了起來,低着頭說道,「我輸了,要殺要刮隨你便!」

站在兩側的雷龍教弟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異常震驚。

很快雷龍教教主打敗凡仙怪人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雷龍教,緊接着便是那整個黑三角。

林天成這個名聲,可是一炮打紅。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雷龍教的教主已經不再是司空南,而是一個叫林天成的年輕人。

還是一個打敗了修鍊狂魔凡仙怪人的年輕人。

林天成沖着那凡仙怪人笑了笑說道,「殺不殺你們爺孫倆不是由我說了算,你們重傷了我岳父和我的女人,還一把火燒了南宮世家,你們的罪該由我岳父來定。」

其實從頭到尾,他們爺孫倆都沒有從林天成這裏撈到半點好處。

孔弘文不僅丟了命根子,還吃了林天成專門為他研製的塑陽丹。

林天成若是將這審判凡仙怪人和孔弘文的權利交給南宮問天,那可就是在間接的討好自己的岳父啊!

林天成緩步向南宮問天以及南宮雪走去。

若水的心頭猛然一顫,就好像被針扎了一下,很是難受。

看到林天成向自己走來,南宮問天顯得格外的激動。

女婿出息了,做岳父的自然驕傲,也開心。

南宮雪的臉頰霎時通紅一片,她直接將頭扭了過去,不敢與林天成對視。

林天成還真是厚臉皮,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他竟然當眾說自己是他的女人。

不過此刻,南宮雪的內心卻在撲通撲通的急速跳動。

這種奇妙的感覺是她之前從來就沒有過的。

她不由得捫心自問,「難道我真的喜歡上這傢伙了?這不可能吧!我可沒想過這麼早嫁人。」

南宮問天握住了林天成的手,雙手更是激動得不住的發抖。

這是震驚,同時也是驚喜。

「天成,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不過這南宮問天也是為人心善,他並沒有真的殺了孔凡仙和孔弘文。

「你們孔家斷了香火,但你也把我們這些人痛打了一頓,這件事情就算扯平了吧!但是我南宮世家被你們一把火燒的一乾二淨,這件事情你們得給個說法!」

凡仙怪人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他沒有想到南宮問天竟然不要他們爺孫倆的性命。

凡仙怪人雙手抱拳,沉聲說道,「多謝不殺之恩,我會還你一個一模一樣的南宮世家。」

孔弘文從地上站了起來,朝着林天成等人點了點頭。

然後兩個人便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雷龍教。

司空白頓感無語,「教主,這雷龍教的大門和這大廳的門還沒跟他算賬呢!你就讓他這麼走了?」

林天成扭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是啊,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要不我再把他們給抓回來?」

而後,整個雷龍教的大廳都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本以為是必死無疑了,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輕輕鬆鬆地被林天成解決,大家自然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會心一笑。

因為南宮世家被燒,南宮問天和南宮雪就暫時住在了雷龍教。

很快一名雷龍家的弟子匆匆忙忙的從外面跑了進來,「教主,副教主,有一名陌生女子求見?」

林天成微微一愣,道,「讓她進來!」

進來的那個女子身着一身紫色的長裙,腰間配着一把弧形彎刀。

眉如遠山橫黛,目似秋水橫波,膚如凝雪,兩腿修長,身材也是凹凸有致。

不管是誰,在第一次看見女子的時候,都會來不及打量對方的身材,因為僅僅她的五官,就精緻到讓你挪不開視線。

不過當你的目光落到他的眼神之中的時候,就會感到不寒而慄。

那是一種殺氣,彷彿與生俱來。

不僅是林天成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警惕了起來。

那紫衣女子卻沒有開口,直接向大廳走來。

林天成冷聲問道,「來者何人?」

那紫衣女子還是沒有理會林天成,越過了林天成,繼續走去。

林天成意念一動,太阿劍直接橫在了那紫衣女子的脖子前,「姑娘若是要硬闖我雷龍教,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話音未落,林天成便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氣息向自己衝擊而來。

與此同時,林天成手中的那把太阿劍直接震落到了地上。

「巔峰境界……」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眼前這女子看起來似乎比自己還要小上些許。

可她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渡劫期巔峰境界,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要知道林天成年紀輕輕的能夠達到渡劫期中期境界,就已經是開了掛的了。

在沒有見到這紫衣女子之前,林天成絕不相信還有比自己天賦更高的人。

司空白等人也立即展開了架勢,這裏可是雷龍教,豈能允許他在這裏放肆?

百事通卻急忙站出來制止道,「別衝動,大家都別衝動,她是我姐。」

蠻烈和蠻震兩兄弟的神色顯得格外的激動,連忙上前一步拱手道,「公主!」

眾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百事通和那紫衣女子。

萬萬沒有想到,這殺氣騰騰的紫衣女子竟然是百事通的姐姐。

就在此時,紫衣女子竟然拔出了腰間的弧形彎道直接向著蠻烈和蠻震的脖子挑去。

動作連貫,一氣呵成,彷彿她就是那天生的殺手。

百事通急忙上前制止,「姐,不要殺他們。」

紫衣女子終於開口說出了第一句話,「留着他們只會連累了雲都的人,你這是在害大家。」

從見到蠻烈和蠻震的第一眼,紫衣女子就已經知道,神樹的結界已經打開了。

既然蠻烈和蠻震能夠在幽冥界活下來,那他們肯定是已經投靠了天啟王。

而且,結界打開,意味着住在雲都的皇族的災難來了。

百事通急忙向她的姐姐解釋了一通,整個大廳嚴肅的氣氛才稍稍緩和了下來。

但,紫衣女子對蠻烈和蠻震兩兄弟的警惕性依舊很高。

紫衣女子對百事通說道,「走,現在就跟我回雲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