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乾咳兩聲,不過這次的聲音很小,應該只是想讓葉塵聽見而已。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一道細微的聲音傳進耳朵。

葉塵當時就炸了。

芬姐,你這幾個意思。

難道你真*覺得我是那樣的人麼。

葉塵想反駁,卻聽見林*豔芬已經緩步離開了。

葉塵真是鬱悶了。

話都是你們母女倆說的,怎麼,專挑老實人欺負麼。

不帶這麼玩的。

……

時間過得很快,附近幹活的人陸陸續續開始進店吃飯,飯館裏的幾人變得忙碌起來。

“葉塵,歐麗公司七份外賣。”

“好。”

葉塵將外賣打包,出店騎上已經取回來的小電驢上路。

周邊的道路他差不多都熟悉,穿街過巷,撿的是最快捷的通行方案。

歐麗公司,他去過幾次,是家做化妝品的公司,裏面的小姐姐最可愛了,說話又好聽,他最喜歡去了。

“小哥哥,你終於來了,我都快餓死了。”

“是吖,你咋纔來,真是等死奴家了。”

“小哥哥,以後你如果再這麼遲纔來,我們可就不理你了。”


葉塵剛走進歐麗公司休息區,就被一羣小姐姐圍住。

“路上堵車,不好意思。”

葉塵露着笑臉道歉。

不過那些女孩兒哪有心思聽她道什麼歉,反正都是客套話,先找到自己的那份外賣再說。

外賣全分完了,葉塵也正裝備離開,轉身差點撞到人。

“不好意思。”


葉塵下意識道歉,那個女人卻盯着葉塵滿臉驚詫。

“葉塵?怎麼是你?”

葉塵看清這女人的樣貌,也是有些意外。

“林清婉?” 每個人都有些難以忘記的曾經,或因爲某些事,或因爲某個人。

林清婉就是葉塵難以忘記的人。

她是他的初戀。

“葉塵,你怎麼會送外賣的?”

這話剛脫口而出,林清婉就覺得不妥,又說道:

“哦不,我不是哪個意思,我不是說送外賣不好,不過…”

不過…憋了好幾秒都沒憋出不過什麼來。

實在有些尷尬,還不如不解釋。

葉塵尬笑着擺擺手,表示沒介意。

“我們很久沒見了吧。”

“嗯。”林清婉點頭道:“畢業後就再沒見過,該有七八年了吧。”

林清婉說話時是一副標準的笑臉,葉塵總覺得牽強。

是了,這叫職場微笑。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七八年就過去了。不過,你還是像以前一樣漂亮。”葉塵說道。

“謝謝。”林清婉臉上生出些許自滿,也說道:“你也沒變多少,就是成熟了好多。”

“經歷了太多事,變成熟是自然的。”葉塵笑了笑。

林清婉也附和笑了笑,這到底是經歷了多少苦難,才把當初那個校園裏的風雲少年,變成了現如今這個窘迫的外賣仔。

“林經理,聊啥呢,你的飯菜都快涼了。”

那邊一個職員對林清婉提醒喊道,葉塵也意識到自己該走了。

“那啥,我還得去別家送外賣,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嗯。”林清婉點頭。

等葉塵已經走出幾步遠,林清婉好像想了什麼,轉身喊住葉塵。

“葉塵,下個星期五有個同學聚會,你要不要來。”

葉塵想了想,“看情況吧。”

“哦。”

林清婉應了一聲,葉塵也轉身離開了。

“林經理,你們認識?”

林清婉剛坐下,就有人八卦的問道。

她點了點頭,說道:

“高中的同學,讀大學後就很少聯繫了,想不到會在這裏碰見。”

一邊說着,林清婉腦海裏不禁然就浮現出很多以前的畫面。

不管是足球場,還是籃球場,那個少年總是一往無前,勢不可擋。

課堂上又很恬靜。

下雨天,同一把雨傘下面,那少年半邊肩膀總是溼的,而她從沒被雨濺溼半點。

那時的他總是那麼優秀和自傲。

但現在……

哎,只能說命運弄人。

“那麼多年沒見還能撞上,這就是緣分唄。”

“是吖,林經理你剛從其他公司調過來,可能不知道,那小哥經常給我們送外賣,以後肯定會經常見面的,說不定還能好好敘下同學情。”

幾個小丫頭嘰嘰喳喳,另外個年紀稍長些的職員頓時喝止道:

“小丫頭,胡說什麼,林經理有男朋友的。”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她前兩天下班的時候可是親眼看見一個開豪車的男人接林清婉下班。

因此,她還特意向另個公司的人打聽得了些小道消息,林清婉以前的職位並不高,突然空降到她們公司任職公關部經理,肯定是有後臺。

“林經理,這些丫頭總是這樣口無遮攔,你千萬別介意。”

“沒事。”

林清婉一臉微笑,但心頭總覺得不妥。

她和葉塵以前是戀人,現在這些人還不知道,萬一葉塵送外賣來的時候說漏了嘴,還不被這些三八全散開了去。

她男朋友李峯心眼本來就小,聽見風言風語,還不氣壞了。

槽糕,剛纔還叫葉塵去同學會,到時候不是又撞見了麼?

林清婉一陣懊惱。

但又突然間想起來,她只是叫葉塵參加,卻沒說地方。

還好,還好。

爲了保險起見,她打定主意,呆會兒得找個機會給訂餐的人說下,換一家訂餐才行。

以後別再見到他了。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自己和他,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

……

走出歐麗公司,葉塵從兜裏掏出打火機和半包小雙喜,抽出一根來點燃。

深吸一口再仰頭徐徐吐出,葉塵一陣唏噓。

世界還真小。

不過有句話說得挺對,相見不如懷念。

她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靜靜坐在球場邊爲他吶喊加油的小女生了。

林清婉三個字,從這刻起,也不會再是他不能忘記的曾經。

相遇是偶然,生活還得繼續,葉塵騎着車回到飯館,下一趟外賣已經準備好在等着他了。

日落西頭,華燈如織。葉塵才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

昨晚救的那女人已經不見了,屋裏也沒少什麼東西,被那妞剪破的牀單竟然還換了牀新的。

還是白色的,跟他原來的那牀一模一樣。

葉塵稍稍楞了楞,也沒多想,像往常一樣衝完涼洗完衣服之後,倒在牀上就睡。


第二天天剛剛亮,葉塵就醒了。

晨起跑步,然後去樓下喝碗豆漿,泡兩根油條,再慢悠悠的去開工。

日復一日,葉塵過這樣的生活已經半年了,如果不出什麼意外,他也不知道還要繼續多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