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自己接取任務這種事,只能自己負責,能夠遇上同宗門隊伍被救助就是同門之誼了。歷練還是自己的事,就算幫了這一次,下一次就能保證還會有人幫忙嗎?

段師兄不僅不能怪沈銜思,還得默默把這被坑的教訓記在心裡。

他們這邊才說著關於狂躁期蛻角難以完成任務的話題,那邊的董箐璇被餓了一天,又不想跟他們這兩個隊伍扯上關係,所以強撐著自己走。結果就因為狀態不好,還是倒了下去。

「師姐,她不行了。」隊伍里的小師弟對於董箐璇想進應澤峰的事也有耳聞,雖然對她感官不好,只是這個女子還是宗門裡的同門,再怎麼樣他們也不能見死不救。

「去吧。」沈銜思沒打算自己出手,看師弟這一臉糾結,就替他做了決定,「保護好自己。」

「哎!」小師弟立即充滿了信心,拍著胸脯保證,「師姐放心,我一定不會受傷的!」

他高興,是因為師姐的關心,而不是因為得到允許去救董箐璇。

天庭地府微信群 絕情總裁的棄婦 孰輕孰重,很容易就分的出來了。

董箐璇距離他們的位置還是很遠的,所以並沒有聽到他們間的對話。

只是在她困於妖獸騷擾時,是一個應澤峰的弟子過來救她於水火。帶著陽光燦爛的笑容向她伸出手,「董師妹,來。」

董箐璇的心臟彷彿要記錄下這一刻的驚喜,狠狠地跳動著。

「謝謝……」一向堅持著自己努力就能成功,實際上早就憋了一肚子委屈的董箐璇,在對於頭一個向她表達出關心舉動的少年,心動。

這是很正常的事。

就連繫統也沒覺得驚訝,只是提醒了一句女主對救助她的那個弟子心動了,隨後坐等看戲。

沈銜思這邊將段師兄安撫好,聽到這個消息也沒什麼反應,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我看那位董師妹與你們關係不太融洽,再怎麼樣也是宗門弟子,不如暫且歸在我們隊里。歷練為重。」

「都聽師姐的。」段師兄本來也不想再跟董箐璇有什麼牽扯,正打算把她氣走了好打小報告。不過現在沈師姐開口了,他們就乾脆把董箐璇讓過去。

師父交代讓那弟子受點教訓他們是辦到了,自然沒什麼可說的。

段師兄帶著天逸峰的隊伍離開了,小師弟則是帶著董箐璇走來,大大的笑容向沈銜思邀功,「師姐,我回來了。」

二入豪門:前夫別逗我 董箐璇一心繫在這位陽光師弟身上,正想著那五長老雖然顏值逆天,可是太難接近。不如先跟這位師兄談一場甜甜的戀愛也不錯。反正這世界生命線長得很,只要她修鍊晉陞,不是照樣能在未來的日子有機會接觸到潯惘嗎?

心裡想的多,只是當她被小師弟帶到隊伍里看到還有沈銜思在時,她的臉色又沉了下來。

才剛剛築起的少女心碎了一地。

「是你讓他過去多管閑事的?」董箐璇只顧著質問了,並不覺得自己的問話有什麼問題。

可隊伍里的其他人就不高興了,也包括剛才救了她的那個師弟。

「你怎麼跟師姐這樣說話,若非師姐同意,我才不會救你!忘恩負義!」

「我不稀罕。」董箐璇青著臉,甩開那位師弟的手,對於被沈銜思指使著救她的這件事董箐璇只感覺自己像是被當做沈銜思表現她又一個高貴品質的工具人。

她不過一句話,就讓隊伍里的三個師弟都對她敬而遠之,臉色最難看的還屬剛才去救她的那一位,「剛才我就不應該顧著同門之誼將你救回來!」

難怪段師兄的隊伍不歡迎這女子,分明就是她自己作風有問題。

沈銜思倒是沒有這麼生氣,只是三位師弟都覺得這女子太過討厭,用請求的眼神要她做個決斷,沈銜思不得不開口:

「若是你真的想走就離開吧,天逸峰的隊伍那邊我已經說過,他們不會告狀。」

董箐璇有些詫異沈銜思居然這麼好說話,只是想想又覺得在意料之中。

沈銜思都開口了,她就更有理由離開,也不管這隊伍里的幾人是什麼表情,轉身就走。

見識了董箐璇這樣忘恩負義的舉動,那三個弟子先是吃了一驚,隨後嘀嘀咕咕為沈銜思抱不平。

「什麼人啊!原本就聽說了她沒實力還想進應澤峰,現在看來就算是有這實力也絕對不能讓她加入!」

「就是,」出手救助董箐璇的那位師弟更是不爽,「早知我就不管她了,還以為再怎樣都是同門,理應互相幫助,她那種人根本不值得別人去幫!」

「好了,」沈銜思安撫著因為董箐璇而爆發的抱怨聲,「既然她選擇離開,我們就不要管了,完成任務后回去吧。」

「好,都聽師姐的。」

出來歷練不僅僅是鞏固自己的修為,還包括生存、為人處事以及其他經驗。

正如那段師兄,就是因為沒有經驗才會被坑了一把。想必日後他也一定會吸取經驗,在行事上更加穩當。

重要的不是任務本身,而是從這場歷練中學會了什麼。 除了關於女主的這一個小插曲之外,他們的任務進行的還算順利。

等到把任務交接之後回到宗門,天逸峰段師兄的隊伍也回來了。看上去比他們狼狽許多,不過也還算可以,大家都沒有受傷。

天逸峰看見了沈銜思就投來一個感激的眼神,因為沈銜思告知下游也許可能會有犀牛的蛻角,所以他們在下游整整搜尋了好幾天,不負眾望,終於找到了這麼一片,交接了任務。

至於董箐璇……

誰會去管她呢?先是與天逸峰的隊伍鬧矛盾,后又不識好人心獨自離開,這些都是她自己的選擇,可沒有人逼她。

況且師姐幫她說話,讓她沒有被段師兄打小報告,就已經是幫她良多了。否則那個女人現在就該被逐出內門弟子,這輩子也不會有晉陞的機會。

但沈銜思是知道的,董箐璇還是如同劇情那樣走上了在萬藤林里獨自生活的劇情。

至於董箐璇什麼時候能夠出來,那就不一定了。

董箐璇沒有回到宗門的事,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大家最關心的還是應澤峰那邊又發福利了。

之前一群人都走出去歷練,留在宗門裡的大多也都閉關了,所以並不知道沈銜思特意去求丹的事。

但是現在大家都回來了,閉關的人也出來不少,關於應澤峰沈銜思為師弟師妹們求得靜心丸的事就傳揚開來。

雖然靜心丸算不上什麼特別珍貴的丹藥,可也不是大白菜滿地都有呀。況且應澤峰的弟子就已經有百多餘人,每人一份靜心丸,一份里就含有五顆。

數量之大,也足夠其他峰的弟子羨慕了。

對於自己親愛的徒弟在整個宗門裡出名的事情,潯惘表示習以為常。另一方面,又覺得弟子太過出名了,每天都有人來打攪她修鍊,還有點擔心。

不過不等他延續這樣一個矛盾的心情,宗門又爆出一件事來。

大長老飛升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大長老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是臨門一腳,只差一點即可飛升。只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才拖到了如今,遲遲沒有飛升的徵兆。

但是在今天,大家都看到大長老所在的琉真峰上烏雲壓頂,雷劫陣陣。似乎是在彙集力量,隨時都能打下來。

而烏雲的周圍,又遍布滿了朝霞彩霞的絢麗。這種描述,也只有在一千年前宗室的某位家主飛升時才有。

這個消息一出來,宗門裡所有人都沸騰了。

大長老飛升不僅僅意味著天璇宗在各大門派中有了說話的底氣。也意味著天璇宗的長老位置將要有新的變動。

於大於小,這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甚至,宗門裡還傳出另一個流言……宗門裡的長老之位會按著輩分排下來,也就意味著五長老變成四長老。而最有可能接替五長老位置的,在宗門中也呼聲最高的,就是大師姐沈銜思了。

「師姐!師姐!琉真峰的弟子過來說,大長老要見你。」能跟即將飛升的大長老扯上關係的沈銜思,因為這句話,再次受到了宗門弟子的滿臉羨慕。

「嗯。」作為當事人,她的內心十分平靜。甚至還能猜得出大長老來找她是為了什麼。

大長老當然不可能在琉真峰的峰頂直接飛升,眼下雷雲密布,也只是說明大長老即將飛升而已。

他還是在壓制修為,為的就是見她一面,跟她說些事情。

沈銜思來到這裡的時候,所有弟子已經被清出去了,大殿中只有大長老一人。

「大長老,銜思來了。」

獨坐在高位上的大長老閉著眼睛冥思,在沈銜思到來時,招呼她走過去坐在自己身旁。

「之前你同我說的那些話,我嘗試著打聽,雖然不確定,但應該是嚴家的義子。只是我現在時間不多,不能去見他。」

「若是你有機會,就跟他說……他並不是被丟棄的。」大長老嘆了一口氣,從身上拿出自己的須彌芥子:

「日後我也不知還能否回來,這裡面的東西是我私人收藏的,現在都交給你,算是你點撥我的答謝。」

「好了,去吧。」

「大長老,」沈銜思接過他的須彌芥子,卻沒有離開,而是反問,「大長老飛升,還不知那上界是什麼情況,怎能一點寶物也不帶?」

「說不定上界除了仙人什麼也沒有呢。」

大長老:……

孩子你不懂,這雷劫就能把身上帶的東西全都給你劈沒咯。

但是這種話,他怎麼能說得出口,只是順著沈銜思的意思,隨手拿了沈銜思那時候送給他的禮物,「我會帶上這個的。」

沈銜思就笑了,這在心滿意足的離開。

大長老飛升,可不僅僅只是宗門裡的事情,而是整個修仙界都在轟動。

沈銜思才從琉真峰出來,潯惘就首先表達了他的關心,「大長老尋你過去,說了什麼?」

「大長老只是多謝弟子解開了他的心結,所以送給弟子一些禮物。並且還拜託弟子一件事情,只是事關大長老的私事,弟子不便多言。」

潯惘點點頭,「既是如此,你先回峰,若有什麼需要為師幫忙,就告知為師。」

「是。」

因為大長老的飛升,宗門裡的客人也增多,若是知道大長老臨飛升前見了沈銜思,估摸著這段時間裡她就不要太平了。

所以趁著其他外人還沒來到,潯惘趕緊讓沈銜思離開避避風頭。

大長老囑咐完事情,就要前去飛升台。在數百年前大長老就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巔峰,故此飛升台也是早就建起來了。

那裡有開闊的平地,周圍也沒有人煙。眾人只能遠遠看著雷劫烏雲隨著大長老的離開而動,去往飛升台,確定周圍並沒有無辜的人後,大長老不再壓制自己。

九九八十一道雷,每一道的威力都是在淬鍊大長老的根骨肉身。

這等盛況,已經千年不曾出現了。

待雷劫過去,彩霞匯聚,大長老隨雲而上,就連樣貌都變得更神聖了。

他瞥下一眼,便是一道虛影。此後,天璇宗也是有仙人罩著的了。 董箐璇從萬藤林回來已經是三個月後的事情了。

她信心滿滿的回來,萬藤林之行,讓她的各方面都有一個提升。若是現在讓她對上應澤峰的弟子,絕不會像內門弟子大比那會兒這麼狼狽。

可是……

這個門庭若市還金碧輝煌的,真的是天璇宗?

如果不是天璇宗弟子著裝沒變的話,董箐璇差點看不出來了。

站在天璇宗的門口,明明是熟悉的路線、熟悉的同門,可他們臉上卻是與三月前靜心修鍊的不同,每個人臉上都是自豪和喜悅。

關鍵是……

還有很多不同服飾一看就是其他宗門或宗室的人。

大概是因為董箐璇也穿著天璇宗弟子的服裝,故而還有人走過來向她搭話。問的卻是:

「請問姑娘,應澤峰是往何處?」

董箐璇當場黑了臉,聽見這三個字,總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不知道。」她冷冷的回答,轉身進了宗門。

「哎……」那問路的人不明所以,又覺得這人太傲氣,剛嘟囔了一聲「天璇宗果然有了一個飛升的大長老就不拿正眼看人了」,後邊就有一個天璇宗弟子連連跑上來解釋。

「這位兄台莫要如此,你只是運氣不好碰見了她,我宗門裡可不是這樣的。」

「怎麼說?」那人好奇了。

「害,你不知道,那董箐璇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自身實力不足還想進應澤峰。先是得罪四長老,后又被大師姐指出來實力不足。所以她聽見天逸峰和應澤峰就臉色難看。」那弟子說話語氣里也帶著不屑,「只不過前陣子她出去歷練沒回來,所以外人都不知咱們宗門還有這麼一個弟子。」

「我看應澤峰沒搭理她是對的,那鼻孔朝天的樣子。」知曉了這麼一層原因,是自己誤會了天璇宗,那人也沒撐著面子,道歉了,「之前是我多有誤會,說的話莫要放在心上。」

「不會不會,兄台,你是要去應澤峰?我熟啊,我帶你過去吧!」

董箐璇離開和回來一樣,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她。因著她回來時的信心滿滿姿態,也被一路上天璇宗的巨大變化砸的暈頭轉向。

怎麼也想不明白,也才三個月而已,天璇宗怎麼就變了一副樣子?

等她打聽清楚這是大長老飛升后帶來的巨變時,又忍不住妒忌。

大長老飛升,宗主將各位長老的職位進行調動,由最出名的五長老潯惘接替大長老的位置。而作為弟子中最出色的、頗有當年五長老風采的沈銜思,則是被提拔成副長老,打算是熟悉了長老事務之後,接替潯惘成為新的五長老。

也難怪董箐璇無法接受了。

沈銜思一直被視作她的假想敵,敵人步步高升,董箐璇怎麼能心平氣和?

她甚至想到,沈銜思升了長老,對付自己就更加容易了。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董箐璇在自己的住所呆了不到一日,始終沒忍住,還是偷偷跑去應澤峰。

老婆約會吧 看見了沈銜思坐在主位講課,又看見身為大長老的潯惘在旁邊時不時提點她有講得不恰當的地方。

董箐璇甚至能看到潯惘對沈銜思的悉心照料,溫柔體貼。

她的心裡頓時被狠狠砸了一鎚子,明知道潯惘和沈銜思是因為有十年的情誼才會這般親密,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妒忌。

難道這世上真有這麼完美的人,難道沈銜思就沒有一絲弱點的嗎?

她不相信!

董箐璇要打聽沈銜思從小到大的所有事情。

因為沈銜思在宗門裡實在太出名了,其實這些事情不用她怎麼打聽,隨便一查就知道。

沈銜思居然跟她來自同樣的地方,凡塵界的陳芎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