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見黃蟒精巨大的身軀不斷扭動,一瞬之間圍裹起來的高牆,似是被李若水那串古怪的珠子力量所打破一般。

一道寒光,一下子從層層的包裹之中飛射而出。

衆人還未反應過來,只看見寒光乍落,化出李若水的身影。

黃蟒精發出了疼痛的咆哮聲,巨大的身軀不斷在擂臺之上滾動,“刷”的一下,瞬間化爲了人形。

“小子……你敢陰我……我要殺了你……”

黃蟒精整個人從地上爬起,雙眼之中閃着殺意,大吼一聲,暴怒地朝李若水再次衝來。

李若水手臂一振,那串神奇的珠子,不斷在他的手腕之上轉動,像是發出了聖潔的力量,面對瘋狂撲向自己的黃蟒精,李若水整個人絲毫沒有畏懼之意,大吼一聲,一拳轟擊而出。

旋轉的珠子,不斷汲取空氣之中的靈力,只看見無數的星光,似是在這一瞬之間,彙集而來,凝聚在了拳勢之上。

這一瞬之間,“轟”的一聲,虛空完全崩碎,狂涌而起的拳勢,化作天龍長嘯而起。 怎麼回事?

所有的人,面色驟然一滯,似是有些意外。

李若水不僅衝破了黃蟒精的層層封鎖,竟然還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這小子手上的珠子,有問題……”

人羣裏頭,許多眼尖的人,似是都看明白了這一點。

“嘿嘿……看這樣子……這小子也不是這麼不堪一擊……怪不得敢來參加第二場的考試……”

底下,赤蛇精冷冷一笑,卻是不以爲然。

竹葉青淡淡地說道:“想當初,我與黃大哥,在秦嶺經歷與山神一戰,那一戰,直打得昏天暗地,我差一點身死道消,要不是有黃大哥出手相助,我根本不可能有今日,這李若水……難不成,還比秦嶺的山神厲害不成?”

難道李若水還想憑着一件法寶的力量,打贏黃蟒精?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大家都不相信,李若水手中的法寶,有這樣強大的威力。

黃蟒精再不濟,也是跟隨了銀虎大妖聖多年的大妖,征戰過無數地方,一身力量更是強悍,這可不是那巫山娘娘身旁被淘汰的老黑所能與之相比的。

同爲四品實力的修煉者,但是黃蟒精的力量,絕對比老黑強上一倍不止。

李若水的拳勢,有了珠子的加持,力量似乎變得強大了幾分,但即便如此,這樣的力量,在黃蟒精的眼中,也完全不足爲懼。

暴怒之中的黃蟒精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咆哮,雙手一舞,滾滾聲威再次凝聚而起,化作磅礴滔滔的黑風,瞬息之間,迎上了李若水的拳勢。

“轟隆”

陣陣巨響,從擂臺之上發出,整片大地像是要凹陷下去一般。

兩個人的身影,同時朝着上空一躍而起,閃着刺眼的光芒,不斷交織。

強大的威能,傾瀉而下,一縷寒光飛射,隱藏在空氣之中,透着凌厲的殺機。

一道道黑風,旋繞而起,如同虛空之中透露出來的漩渦,像是發散出黑洞一樣的力量,一時之間,整個擂臺之上的空氣彷彿都被吞噬進去。

陣陣聲威爆裂而出,李若水身形如燕子一般,在半空之中掠過,一道長虹,似是從他的拳勢之中透出,璀璨的光芒灑落,帶着無匹的聲威,轟擊而向黃蟒精。

這一刻,黃蟒精似是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機,這股力量,竟然像是與天地自然融合一般,他整個人微微怔了一下,似是有些驚詫,擡起頭,朝着衝來的李若水看去。

如光速飛來的李若水的臉上,這一刻,竟然似是隱藏着一絲笑意。

怎麼回事?

黃蟒精整個人心頭一冷,感覺像是自己被算計了一般,簡直不敢相信。

他如此強大的力量,要捏死李若水,簡直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但是在這一刻,李若水的臉上竟然會帶着笑意。

一股陰冷的寒氣,像是侵襲了黃蟒精的全身,他額頭之上,冷汗都冒出來了。

大吼一聲:“小子……我送你去死……”

話音落下,整個人一跺腳,滾滾黑風騰騰而上,直衝九霄一般。

剎那之間,長虹飛掠而來,只看見李若水渾身氣勢暴漲,神芒閃爍而至。

“噗”

鮮血四濺而出,飄灑長空。

一聲慘叫,從黃蟒精的口中發出。

只看見一條鮮血淋漓的手臂,瞬間掉落在地。

“我的手臂……我的手臂……”

黃蟒精瞪大了眼睛,狂吼不止,他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莫說是他,這一刻,場下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黃大哥……”

赤蛇精整個人臉上神色一僵。

剛纔他還瞧不起李若水,沒想到才片刻時間不到,黃蟒精竟然被李若水斬了一條手臂。

碎夢神劍傳 “不……”

黃蟒精咬着牙,發出了陣陣嘶吼,瞳孔之中,金芒閃爍而出,似是在這一剎那,黑風滾滾而起,將他整個人的身軀完全縈繞住。

場下,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我沒看錯吧?三品的實力……竟然能將黃蟒精的手臂斬落……”

剛纔那名開心嗑瓜子的修煉者,這一刻臉上神色也微微一變。

衆人此時此刻,都無比震撼。

李若水整個人,面上神色冰冷,腳下步伐踏出,只看見七彩神芒繚繞而起,他手腕之上的珠子,不斷轉動,越來越快。

滾滾的攻勢,爆發而出,如山海一般,直朝黃蟒精吞沒而去。

黃蟒精仰天長嘯,整個人威勢頓出,猶如屹立在恐怖的黑風之中,團團黑暗的力量,狂涌不止,這一刻猶如全部的力量都爆發而出,他憤怒到了極點。

只看見他原本冰冷的瞳孔之中,似是已經遍佈犀利的寒光,騰騰而起的黑暗力量,攜帶山海之威,震天而落。

超級萬能搖一搖 兩人的身影,扭打交織在一起,陣陣金黃色的光芒,似是與那滾滾的黑氣不斷糾纏。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一片片虛空被震裂而開。

場下所有的人,幾欲發狂,猶如看見了奇蹟一般。

堂堂四品實力的大妖黃蟒精,竟然跟一個三品實力的修煉者糾纏如此之久。

這一場比鬥,原本在人們的想象之中,還是一刻鐘不到的秒殺局,這一下,像是突然變得有趣起來。

許多人專注異常,朝着場中看去,發出了驚詫的聲音。

“殺……”

李若水一聲狂吼,手掌化作犀利的光刃,不斷劈落。

“砰砰”的巨大聲響傳出,只看見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震在了黃蟒精的身上。

這一刻,黃蟒精整個人身軀連連發顫,彷彿也被李若水完全打懵了。

他簡直不敢置信,面前這個自己彈一彈手指便能殺死的螻蟻,竟然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似是在這一瞬間,他也突然明白了,老黑爲什麼會輸。

“你……”

光華交織當中,黃蟒精臉上神色驟然一變,眼神之中閃出恐懼的光,看着李若水,說道:“你不是三品實力……不是三品實力……”

他整個人猶如恍然大悟一般,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清楚。

李若水手中的那串珠子確實厲害,但是即便再厲害,也不可能讓李若水整個人的力量,完全壓倒性地戰勝黃蟒精。

即便是同樣四品實力的修煉者,也不可能奈何得了黃蟒精,唯一的解釋就是,李若水根本不是三品的實力。

他……他隱藏了實力。

想明白這一點的黃蟒精,臉上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漫天神芒不斷交織而外,場下衆人陣陣驚呼,卻是完全看不清裏頭髮生了什麼,只看得見兩道身影不斷對碰。

李若水露出了笑意,如同剛纔黃蟒精所看到的那個笑容一樣,冷冷地說道:“我送你去死……現在……馬上……”

話音落下,無限璀璨的神芒,從他的手掌心之中飛射而出,直衝向黃蟒精。

這一刻,黃蟒精整個人已經僵立在那裏,他想掙扎,但卻是被古怪的力量所禁錮住了。 黃蟒精瞪大了驚恐的眼睛,看着李若水。

萬千璀璨的光芒,這一刻,已經將他們兩個人的身影完全淹沒。

只有身處在戰局之中的黃蟒精,才能真切的感受到,李若水的力量,遠遠超乎了自己的預料。

這根本不是一名三品實力的修煉者,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

五品……

只有五品的實力,才能輕而易舉地殺死黃蟒精。

李若水那冰冷的面容,越來越近。

黃蟒精整個人,冷汗都已經流個不停,幾欲發狂。

他的心裏,一股恐懼之意,將他整個人完全籠罩住,卻是全身無法掙扎動彈。

“噗……”

血光四濺而出。

李若水殺來,一拳轟爆了黃蟒精的胸膛,手臂完全穿透了黃蟒精的身軀。

“你……你是誰……”

黃蟒精整個人身軀一震,至死都不敢相信。

眼前的這名對手,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幾倍。

李若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他不會回答黃蟒精的問題,即便回答了,黃蟒精也聽不見了。

一片片燦燦金黃色的光輝,將整個擂臺完全遮掩住。

場外的所有人,發出了一聲聲驚呼,凝神朝着場內看去。

只看見無限光華褪去,“啪”的一聲,黃蟒精整個人的身軀,從半空之中落下,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之上。

而李若水整個人,卻是毫髮無損,輕盈地落下。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這……這怎麼回事?”

赤蛇精整個人呆愣了一下,似是不敢相信。

詛咒之龍 “不可能……這不可能……黃大哥……怎麼會輸?”

竹葉青也倒吸了一口涼氣,似是被深深地震懾住。

黑粉上位:傲嬌男神不許動 全場修煉者,雅雀無聲,一片死寂,所有的人,完全都沒有料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約摸過了半刻鐘的時間,衆人才反應過來,譁然大喊起來。

歡呼聲,一時之間鋪天蓋地。

“臥草……早知道不嗑瓜子了……”

一名修煉者狠狠地將手中的瓜子丟在了地上,用腳使勁一踩,眼珠子瞪得圓滾滾地,朝着臺上的李若水看去。

“爆冷……爆冷……天大的爆冷……”

賣東西的小販,也完全驚住了,似是不敢置信,口中喃聲地說着。

“贏了……李兄弟贏了……哈哈哈……”

段天虎激動地大喊起來,抱住身旁的青眼怪。

鬼聖幾人歡天喜地,喊叫連連。

整片人羣,沸騰不止……

李若水臉上神色淡然,緩緩地朝着負責招募考試的老者看去。

老者感受到那凌厲的目光,整個人一片恍惚,頓時反應過來,深吸了一口氣,再細細看了一眼。

確認倒在擂臺之上的,確實是黃蟒精。

黃蟒精已經徹底死透了,胸口一個巨大的窟窿,鮮紅的血液,淌了一地,將擂臺都染成了血紅色。

老者緩了緩神,開聲宣佈:“比鬥結束……李若水……勝……”

隨着老者宣佈的聲音落下,原本沸騰的人羣,再次爆發出如同雷鳴一般的掌聲和喝彩。

“二哥。”

竹葉青眉頭緊皺,看着一旁的赤蛇精,說了一句。

赤蛇精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怒地神色,一跺腳,說道:“先帶大哥屍體離開……”

話音落下,整個人“嗖”的一下,化作一團輕煙,飛身上了擂臺。

擂臺之上的李若水目光冰冷,看着赤蛇精。

只見赤蛇精一把抱起躺在地面之上的黃蟒精,面上神色陰冷,看了李若水一眼,冷“哼”一聲,說道:“你殺了我大哥……這仇……我必定會報……”

李若水冷冷一笑,說道:“我隨時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