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

他腳下一蹬,揮出一拳,砸向楊漠。

楊漠站在原地,感受一道勁風劃過,暗自點頭:「不愧是修武通靈境中期的強者,確實有兩下子。」

「呵呵,你知道就好!只可惜,你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轉眼間,楊宇的拳頭已砸向了楊漠的面門。

然而。

就在這一瞬間。

一個黑影突然殺出。

揮刀!

刀光一閃。

「啊啊啊……」

伴隨一陣痛苦的嚎叫,只見一道血泉噴涌而出,一直撒向了楊府的大門上。

楊宇痛苦地倒在地上,右手手腕竟然連根被砍掉。

「你……你是誰?」

楊宇驚恐地問道。

「劍奴聶勝!」聶勝冷冷地掃過楊宇,將劍尖指向楊宇的咽喉,「犯楊少者,死!」

楊宇的瞳孔劇烈地收縮著,他的脖子處悄悄地多了一條鮮紅的劍痕。

驚恐的神色,永遠留在了他的臉上。

幹掉楊宇后,聶勝就像影子般,又消失了。

楊漠踏過楊宇的屍體,徑直走向楊府大門。

楊凱看到楊宇慘死的樣子,早就嚇破膽了,連忙向楊漠求饒:「楊……楊少,我……我沒有冒犯你,還請你手下留情。」

楊漠走過去,拍著楊凱的肩膀,笑眯眯地說道:「這次,你做得很好,我不會殺你。」

「多……多謝楊少!」楊凱如蒙大赦,頓時重重地鬆了口氣。

「走吧!既然楊天星讓你來接我,那就領我進去,別讓他們久等。」楊漠冷笑一聲,走進了楊府。

今天,楊天星將楊家大部分的核心人員都召了回來。

所以,不僅楊銘在場,其餘楊家的年輕天才也都在場。

他們第一時間就知道,楊漠在門口殺了楊宇的事。

「楊銘,楊天星,咱們別來無恙!」楊漠走進大堂,一眼就認出了他們。

楊銘,楊漠的死敵,曾經多次派人弄死楊漠。

楊天星,楊家家主。

當年若不是楊天星鐵石心腸,苦苦相逼,楊漠父母又何至於落到如此境地。

這兩個人,今日必須死!

「楊漠,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楊府門口殺人。」楊銘站起身,大聲呵斥。

楊銘這一呵斥,立刻得到許多人的響應。

他們紛紛揚言,必須嚴懲楊銘。

楊宇的親弟弟,更是紅著眼,要殺了楊漠,給他哥哥楊宇報仇。

然而。

楊漠根本沒將這些人放在心上,淡淡地說道:「門口殺人怎麼了?我待會兒還想在這裡殺人!」

轟!

楊漠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像一記驚雷,立刻在現場引爆。

狂妄!

囂張!

目中無人!

一點也沒將楊家放在眼裡。

即便是楊天星,此刻也坐不住了。

「放肆!」

楊天星一聲怒吼,令在場的人振聾發聵。

「當年,本家主念你孤苦伶仃,才將你帶回楊家撫養,沒想到你現在翅膀硬了,居然恩將仇報。」

「恩將仇報?楊天星,你這條老狗,也配在我面前說恩義?當年,你為了一部功法,逼死我父母,收養我,也不過是想從我嘴裡套出這個秘密。而你發現我也不知道那部功法在哪裡,你就對我不管不顧,任由我在楊家受盡屈辱,自生自滅!現在,你居然滿口仁義道德,跟我談論什麼恩義。呸!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人。」

楊漠一頓臭罵,罵得楊天星怒火中燒,滿臉通紅。

「小畜生,當年留你是本家主的錯誤,那本家主現在就改正這個錯誤!」

楊天星目光一掃,他旁邊的楊曉立刻站了出來。

「家主,楊曉替你殺了這個畜生!」

楊曉同樣是修武通靈境中期高手,但戰鬥力比起楊宇來說,不知高出了多少。

當楊家人看到楊曉出手,都充滿了期待。

「楊漠這個混蛋,肯定會死在楊曉的手裡。」

「我賭他在楊曉手上堅持不到十招!」

「你太看得起他了!最多三招。」

楊曉速度極快,轉眼就攻到了楊漠的面前。

「去死吧,小子!」

楊漠站在原地,無趣地搖搖頭:「速度倒還可以,只可惜力道太弱,就是一個繡花枕頭。」

說罷,楊漠也不用聶勝出手,直接伸手一抓。

將楊曉的拳頭抓在了手中。 楊漠抓住楊曉的手臂,竟然將他整個人舉了起來。

「你以前沒得罪過我,所以我放你一條生路。」

楊漠說罷,將楊曉重重地砸到了牆上。

嘭!

楊曉雖然全身骨折,但並不危及性命。

楊漠也算對他手下留情。

只是,楊漠這次出手,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感到不可思議。

這,還是那個任人欺凌的廢物嗎?

如果說楊漠殺死楊宇,是借了古石的手,那現在一招打敗楊曉,絕對是他自己實打實的實力。

楊曉雖不是楊家最頂尖的高手,但一招就打敗他,也不是誰都能做得到。

「該死!他怎麼變得這麼厲害?」

楊銘死死地盯著楊漠,心裡感到頗為後悔。

後悔自己沒有趁楊漠是廢物的時候,就把他幹掉。

「我想他應該是得到了某種強大的傳承。」楊銘身後站著一個蒙面女人,悄悄地說道。

女人臉上蒙著一層薄紗,看不起她的五官,但憑感覺,她是一個不錯的美女。

楊漠在掃過楊銘的同時,目光也留意到了這個蒙面美女。

「楊小子,那個女人身份有些古怪,看樣子不是楊家的人。」靈雎提醒道。

楊漠點點頭:「她確實不是楊家的人。她的藍色耳環、頭髮上的鋼架、還有那條項鏈,都閃爍著藍光,顯然是淬了劇毒。我猜,她來自五毒教。」

就在楊漠與靈雎交流的時候,楊天星坐不住了,緩緩從座位上站起身來。

「楊漠,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當著楊家一百多號的面,打死打傷楊家人,你真以為本家主不敢殺你?」楊天星眼神一冷,大聲喝道。

要是換作一般人,恐怕早就嚇破膽了。

可惜,楊漠不是嚇大的。

楊漠冷笑道:「楊天星,你為了功法,連自己的侄子都殺,有什麼事還是你不敢做的?既然你想殺了我,又何必廢話!」

說罷,楊漠拔出鴻蒙劍,直接向楊天星斬殺過去。

「你敢!」

楊天星徹底怒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楊漠竟然敢先對他動手。

尤其楊漠出手快准狠,更是連他都感到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向來被自己當成廢物的那個小子,居然是如此殺伐果斷之人。

不過,楊天星也不是吃素的。

他可是修武通靈境圓滿的高手。

經過短暫的失神后,楊天星立刻快速向後退去,躲開了楊漠這一劍。

「楊漠,你目無尊長,以下犯上,今天本家主便要代表楊家,震殺你!」

楊天星身上散發著凌厲的威壓,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楊漠。

楊漠全然不懼,臉上充滿了嘲諷:「老東西,說了這麼多,你還不是想要我死?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死在誰的手上。」

「你不過是區區修武通靈境中期的螻蟻,也配跟本家主較量?」

楊天星已然動了殺機,出手便是殺招。

「劈天滅世掌!」

楊天星一聲暴喝,只覺一股股雄渾的靈氣噴涌而出,在楊漠四周形成一個大網,將楊漠罩在了網上。

下一秒。

楊天星騰空而起,一道虛影從天而降,向著楊漠的頭頂蓋下。

「死!」

轟隆!

伴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大坑。

天啦!

這就是修武通靈境圓滿武者的戰鬥力嗎?

眾人看到地面上那個大坑,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此刻。

所有人都被楊天星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嚇傻了,沒人去在乎楊漠。

因為,他們覺得,楊漠根本不可能躲過楊天星這全力一掌。

「不愧是修武通靈境圓滿的強者,爆發出來的威力竟然比修武通靈境後期的修武者,還要強上十倍。」站在楊銘身後的蒙面美女不禁感嘆。

楊銘冷冷一笑:「楊漠那小子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去招惹家主!他這樣一死,倒真是便宜他了。」

然而。

楊銘話音剛落,只見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是……」

當楊銘抬頭望向門口,臉上頓時驚訝到了極致。

「怎麼可能?他居然還活著?」

就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楊漠緩緩地走了進來。

「你……你居然沒死?」楊天星同樣感到非常震驚。

他剛才這一掌,幾乎已經拼盡全力,別說楊漠這樣一個修武通靈境中期的螻蟻,就算是修武通靈境後期,甚至是修武通靈境圓滿的修武者,也無法依靠自身實力抵擋住。

唯一的解釋就是……

「看來,你剛剛說得不錯,這小子是撿了極品的靈器,防禦力才會這麼恐怖。」楊銘想到這裡,眼裡露出貪婪之色。

只等楊天星鎮壓楊漠,他便拼盡全力,也要得到楊漠身上的至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