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空中無數道靈光飛馳而過,像是萬箭齊發一般,壯觀而恢宏,勢如破竹,這一景又好似流星雨劃過天際,耀眼而炫彩。

站在屋外的秦冷月,看見這一幕,內心頓時忐忑不安,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無法自拔,滿是擔心、無奈、哀傷、震驚、駭然???之情。

「月兒,你沒選錯人,他這年紀輕輕不僅達到了歸一境三重天的巔峰,竟還獲得了龍龜神獸的傳承,普通的修靈者難以傷害到他,你不擔心與他!

這段日子苦了你了,從今以後為父哪也不去了,就好好地陪你一起生活,如何?」

秦烈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了秦冷月的身上,看著前方飛馳而過的無數修靈者緩緩而道。

「嗯!」秦冷月點了點頭,頓時感到鼻子酸酸的,淚水便再一次浸濕了眼角。

「速度再快些,他一直再往南邊行去!他要是穿過了這片森林,那就到嶺南之城了!到時候想要擊殺他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鄭子武看見前方的森林,頓時大聲喝道,神情緊張之極,他身後則是跟著成千的修靈者,他們儘管人多勢眾,但是此刻卻拿遁入地中的王毅沒有絲毫的辦法。

「該死,我本以為他會向繁東之都逃去,畢竟家主在那,做起事來也頗為方便,可是這掌管嶺南之城的前輩與我家主不合,其城主更是蠻橫無邊,我們要是突然冒然進入,定會掀起一番爭鬥!」

所以定要在這片森林中斬殺王毅!」

鄭子武大聲喝道,神情出現了罕見的凝重。 面對高瑩惑大師的問題,一群改裝師面面相覷。

五分鐘。

五分鐘並不短,改裝師們開始絞盡腦汁的想著原因,大家卻是找你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畢竟,從人類最初的機甲發展到現在,機甲的製造水平雖然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但總體設計思路並沒有多少改變,主要是因為科技水平提高后的局部升級,很多人認為,除了異型機甲之外,人形機甲的整體設計思路在未來一千年也不會出現太大的改變。

鄒子川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其實,鄒子川在與地行龍戰鬥的時候就思考過這個問題,因為,地行龍的鱗甲上面的確是有與機甲戰鬥留下的傷痕,也就說明了高瑩惑大師的猜測,當鱗甲長在地行龍身上的時候,其抗擊打能力要超過披在睚眥鋼鐵之軀上。

為什麼?

鄒子川抬頭看了一眼正在拆卸的睚眥,其中,有一塊地行龍鱗甲損毀嚴重,上面有一道深槽,就像一道恐怖的疤痕。

鄒子川相信,如果鱗甲是長在地行龍身上,要想留下這樣的創傷非常困難,因為,地行龍在躲避的同時,鱗甲並不會與機甲剛性接觸。

剛性接觸!

鄒子川突然有一種赫然開朗的感覺。

「我明白了。」鄒子川緩緩道。

「說說。」高瑩惑大師盯著面前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給他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雖然很尊重他,但不像其他機甲改裝師那樣,氣度要從容得多,給人一種寵辱不驚的感覺。

其實,高瑩惑大師對鄒子川充滿了好奇,因為,他隱姓埋名的多年,他在人類聯盟雖然名氣很大,但認識他的人並不多,除了他從來不接受全息影像採訪之外,主要原因是接觸的圈子大多都是高層,這導致市井老百姓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他不明白鄒子川為什麼一眼就認出他。

「肌肉和脂肪。」鄒子川道。

「繼續!」高瑩惑大師眼睛一亮。

「地行龍龐大的身軀能夠在岩石裡面來去如風,這說明它的身體擁有極強的穿透力,而身體在狹小的地下空間是無法利用速度完成穿透力,那麼就是挖掘……這種挖掘可以想象成一艘船在水中滑行,地行龍的鱗片就是船槳。漿在划動的時候,譬如要有強勁的力量,而這種力量源於地行龍的肌肉。既然地行龍的肌肉能夠控制鱗甲在地下輔助移動龐大的身體,那麼基本就確定,當地行龍遭受到外界攻擊的時候,鱗甲下面的肌肉能夠提供很大的緩衝力量,這種緩衝力量會卸掉絕大部分的攻擊力,從而避免鱗甲與攻擊武器發生剛性的碰撞……」

周圍的改裝師都是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鄒子川說的道理其實大家都明白,實際上,這種道理不僅僅是吻合地行龍的身體特徵,也吻合所有動物的身體特徵,包括人類自己。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人類的皮膚下面沒有肌肉和脂肪只有骨頭的話會是什麼概念?那個時候,人類稍微一點點碰撞,皮膚就會破裂,有了肌肉和脂肪后,就可以提供一定的緩衝力量,強化譬如的韌性。

不過,人類並沒有把這種生物理念貫徹到機甲的製造上面去,因為,機甲並不是血肉之軀,它是鋼鐵結構,而且,機甲在關鍵的部位本身有非常先進的緩衝系統,並不需要在外裝甲上安裝緩衝設備,畢竟,為每一塊裝甲安裝上緩衝設備不僅僅是設計上的難度大大增加,其製造成本也會飆升。

機甲在漫長歲月的發展之中,人類的創造力逐漸被約束在了條條框框之中,這種大家都明白的知識也逐漸與實際設計遠離。

人類機甲工程設計師在設計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延續,再就是製造成本,最後就是設計習慣,極少有人會去顛覆以往的觀念。

也正因為沒有人去顛覆傳統,這也就導致了人們的思想也被束縛,束縛之下,大師也就少了。

所以,高瑩惑能夠成為大師!

此時此刻,一群改裝師對高瑩惑大師是崇拜得五體投地,同時,他們對鄒子川也是佩服有加,因為,他只是在高瑩惑大師小小的引導之下就想到了關鍵性問題。

很多問題就像是窗戶紙一般,捅開后你覺得一錢不值,但捅開之前,那就是一道無法逾越的天塹。

「好了,現在,我們將一起打造一架世界上最偉大的機甲,它將改變機甲的未來發展!」高瑩惑大師道。

看著那張蒼老的臉上溢出的興奮之色,一群改裝師也莫名的熱血沸騰,因為,他們不僅僅是歷史的見證者,也將是歷史的參與者。

「我要黑星球彈性最好的記憶金屬,還有最黑星球最優秀的材料學專家協助我的工作!」

「馬上!!」

「我要黑星球抗打擊能力最強的複合材料!」

「馬上!」

「我要黑星球最先進的感測系統!」

「馬上!」

「我要黑星球最先進的納米修復機器人。」

「馬上!」

……

高瑩惑大師不停的發布著命令,真理改裝廠的老闆席鎧不停的點頭,在他的身後有幾個助理則是用光腦記錄並下達指令,向整個黑星球發出招募的信息。

黑星球超過一百頂級機甲改裝室的頂級機甲改裝廠為一架機甲改裝服務,而且,帶隊的人是人類聯盟碩果僅存的高瑩惑大師,這傳到人類聯盟絕對是一條大新聞。

改裝還沒有開始,黑星球的居民都已經對睚眥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大師,我有個要求!」鄒子川突然打斷了不停下達命令的高瑩惑大師。

「嗯?」高瑩惑大師臉上露出不悅之色,他工作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斷。


「睚眥所有的改裝都必須要經過我的同意!」鄒子川淡淡道。

「什麼?」高瑩惑大師以為自己聽錯了。

「睚眥所有的改裝都必須要經過我的同意!」鄒子川一字一頓道。

「理由!」

高瑩惑大師臉上露出一絲怒意。在過去的數十年中,高瑩惑大師為很多身份尊崇的人改裝過機甲,但從沒有人對他提出要求和質疑,因為,任何質疑都是挑戰他在機甲改裝領域的權威。

能夠成為大師的人,通常都是自負且驕傲的,毫無疑問,高瑩惑大師也是一個自負的人,他想當然的認為,只要把睚眥交給他就行了,他已經有了一套非常完整成熟的方案,他會搞定一切,他也不容許別人對他指手畫腳。

眼看著高瑩惑大師動怒,周圍的改裝師一個個噤若寒蟬,在他們看來,鄒子川的要求實在是有點過分,因為,這明顯就是對高瑩惑大師的不敬,這讓他們之前對鄒子川的好感一瞬間就蕩然無存。人是很奇怪的東西,喜歡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討厭一個人的時候也可以毫無理由。

「睚眥是我的,地行龍殘骸也是我的,所以,我有權介入它的改裝。」鄒子川淡淡道。

「我是高瑩惑。」高瑩惑大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我知道,但你不是機甲格鬥師,而我是!」鄒子川毫不退讓的看著高瑩惑大師。

「你認為我不是機甲格鬥師?」高瑩惑大師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我只知道你的身份是改裝大師,而我的身份是颶風冒險團的團長。身為一個冒險團的團長很清楚,機甲只是沒有生命的武器,真正強大的是駕駛它的機甲格鬥師,要把一件武器化腐朽為神奇,靠的還是機甲格鬥師,所以,我有權利參與自己所駕駛的機甲改裝,因為,它是我的武器。你,只是想把它變成一尊名垂青史的藝術品,而不是武器!」

「你堅持自己的想法?」高瑩惑大師冷冷的盯著鄒子川。

「堅持。」

「好吧,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幾級機甲格鬥師?」高瑩惑大師盯著鄒子川。

「很抱歉,我目前沒有取得機甲格鬥師的等級證書,我只是一個民用機甲維修師。」

「如果我告訴你,我是七級機甲格鬥師,你還會要求介入睚眥的改裝嗎?」

七級機甲格鬥師!

周圍爆發出一陣驚嘆聲,人們看向高瑩惑大師的目光充滿了不可思議,因為,七級機甲格鬥師可是人類聯盟最頂級的格鬥師,在整個人類聯盟,能夠達到七級機甲格鬥師考核標準的人絕對不超過一千人。

或許有人會覺得一千人的數量已經很龐大了,但是,從整個人類聯盟數千億的龐大人口基數來比較,這一千不到的數量就顯得格外的珍稀了。另外,身為黑星球最傑出的年輕人代表田宏,也才達到五級機甲格鬥師,由此可見七級機甲格鬥師是多麼的厲害。

「會!」鄒子川斬釘截鐵道。

「沒有迴旋的餘地。」

「沒有。」鄒子川搖頭,他擁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力,他很清楚,睚眥是他在戰場上賴以生存的武器裝備,他並不想承擔被高瑩惑大師改裝成藝術品的風險,哪怕這種概率很小。

「……我知道你是不信任我的機甲格鬥技術,從而擔憂改裝影響到睚眥的戰鬥力,我能夠理解你的擔憂,好吧,我有一個折中的方案。」高瑩惑大師看了一眼已經被拆成龍骨架的睚眥和一堆地行龍的骨骸道,他決定退一步。

「說。」

「我們舉行一場機甲格鬥比賽,如果我打敗你,那麼,我改裝睚眥的時候就不需要徵求你的意見,當然,如果你打敗了我,那麼,我的每一項改裝都會徵求你的意見。」

「不行。」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鄒子川會同意的時候,鄒子川卻搖頭否決了這個方案。其實,當高瑩惑大師提出這個方案的時候,周圍的人都興奮起來,畢竟,能夠看到一個改裝大師兼七級格鬥師的高手和鄒子川戰鬥絕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戰鬥,畢竟,就在之前,鄒子川還殺死了田宏。

「為什麼?」高瑩惑大師皺眉看著鄒子川,他突然發現,自己有點看不懂眼前這個年輕人。

「我只會殺人,不會比賽。」

「……」

高瑩惑大師愣了半晌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不過,周圍的一群改裝師倒是一臉理解的表情,因為,他們對帝國一號非常了解,帝國一號在學校裡面嶄露頭角的時候,每一次比賽都是生死較量,而就在之前他殺死了田宏也印證了他沒有說謊。

人們看到,鄒子川臉上有一絲落寞。

他為什麼會落寞?

沒有人知道。 沒有人知道鄒子川為什麼會一臉落寞。

鄒子川從高瑩惑大師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當瑞德爾帝國大將軍時候的影子,當年的他,也像高瑩惑大師一樣固執,也像高瑩惑大師一樣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在他眼裡,下屬和士兵都是一個個冰冷的數據。

鄒子川在身為瑞德爾帝國大軍的時候,他關注的是執行力,至於個體的思想和意願對於他來說都是毫無意義的,也正因為他的鐵血領導,他完成了一次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單次屠殺數目——兩百萬恐怖分子。而也因為這次大屠殺,他被送上了絞刑台。

想到法官們那一張張油膩的臉,鄒子川腦海裡面浮現了繁霜那並不清晰的模樣。


鄒子川試圖讓繁霜在自己大腦中的模樣清晰起來,但是,他發現,他居然並不能夠完整想象出繁霜的樣子,那個曾經和他朝夕相處的女人。

繁霜。

想必,當年繁霜所面臨的處境就如同現在自己面對高瑩惑大師吧!

繁霜。

繁霜號!

突然之間,鄒子川想第一時間離開這顆星球,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繁霜,想看看那個他從來沒有關注過的女人。

那凝視的目光。

那柔軟的肌膚。

還有那絕對的忠誠……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