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偏生,蕭穎不是常人。

在察覺姜雲橋的話里在貶低姜心離之後,蕭穎就停止了繼續吃糕點。面上的笑容也淡了下去,「是么?可是本宮與你說的,可不是和親的事,你這話接的,未免太過奇怪。」

姜雲橋卻沒察覺蕭穎的變化,笑笑,「是本宮的不是了。」

蕭穎沒答話。

姜雲橋也沒讓場面冷下來,「公主怕是不知道吧。當初本宮中毒與三王爺一起,卻不想,本宮姐姐也受到了人算計,和蕭遇太子處在一室。」

蕭穎的眉梢動了動。

察覺到蕭穎的情緒因為自己提起蕭遇而有所觸動,姜雲橋心底暗笑,面上卻還是閑談的模樣,「沒想到,蕭遇太子因此對本宮那姐姐生了情意,非她不娶了。可本宮的姐姐早就許給了三王爺,蕭遇太子也無奈。

那時,本宮那姐姐尚未出嫁,蕭遇太子纏著非要姐姐接觸與三王爺的婚事,轉而嫁給他。」說到這裡,姜雲橋似乎覺得有些好笑,也就真笑起來。

「許是蕭遇太子對姐姐用情太深,所以到最後,也沒能選一個太子妃出來,就直接回了大遼。」姜雲橋狀似無奈的攤了攤手。

「本宮倒是不知,本宮那哥哥還是個痴情種子。」蕭穎淡淡道。

姜雲橋笑道:「人有多面。公主不曾見過,許是蕭遇太子以前沒遇見那麼個人罷了。不然,蕭遇太子,如今又何必親自前來大秦和親呢?」

蕭遇不必親自前來大秦和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蕭穎的眼神有些變化。她知道的比姜雲橋多——來大秦的第一日,蕭遇就去見了姜心離。

「你想說些什麼?」蕭穎冷冷淡淡的笑,「告訴本宮,本宮那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三王妃?」

姜雲橋無辜的笑,「公主哪裡的話。只是本宮想請公主,幫本宮一個忙罷了。」

「憑什麼?」

「公主不是不想和親么?公主只需在明日女眷的游湖活動中,配合落水。這和親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不知公主是否願意?」姜雲橋淺笑晏晏。

蕭穎側眸看了姜雲橋許久,直看得姜雲橋臉上浮現一層薄汗,才道:「成交。」

「那便多謝公主配合了。」姜雲橋看了一眼小籃子,笑道:「本宮該回了。公主還是多吃些。免得餓了肚子。胃疼。」

「嗯。」蕭穎點點頭,隨手拿起一塊糕點。

姜雲橋離開。

蕭穎靠在欄杆上,又待了一會兒,也提著裙擺離開。

三王府。天微亮。

「三嫂三嫂!」德馨風風火火的衝進來,嚇了尚未起身還在床上躺著的姜心離一跳。頂著一張睡意綿綿的臉,姜心離問道:「你這是怎麼了?咋咋呼呼的。」

德馨嘻嘻笑著,「三嫂,我們今日去見見那位大遼公主好不好?聽說她是大遼最美的美人兒!」看德馨這個樣子,姜心離哪能不明白,德馨是想去討好蕭穎,以便能夠嫁給蕭遇。

雖心疼擔憂,可到底是不忍讓德馨傷心。姜心離起身,無奈答應,「好。」

得了姜心離的答應,德馨很是高興。乖乖坐在一旁等姜心離洗漱。

因著時辰尚早,洗漱之後,姜心離拉著興奮的德馨先去大廳吃了早膳。隨後又休息了一會兒。才同德馨一起往驛館走出。

「本宮與公主是來找蕭穎公主的。煩請通報一聲。」姜心離對驛館的守衛道。

「王妃公主請先在大廳就坐。屬下這就前去通報。」守衛道。姜心離點點頭,拉著德馨一起在大廳坐下。

驛館內。

「三王妃和德馨公主?」蕭穎描眉的手一頓。

「是的,公主。」

「請她們稍後。說本宮馬上就去。」蕭穎繼續描眉,道。

「是,公主。」

「三王妃姜心離,德馨公主。期待與你們的見面。」蕭穎唇角微微勾起。美艷至極。 「蕭穎公主。」德馨肅容,彎身,竟是行了一個大禮。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姜心離知道德馨喜歡蕭遇,也知道德馨會因為蕭遇而去討好蕭穎。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德馨身為一國公主,從小高傲至極。如今卻是為了一個男人,行如此大禮。

姜心離垂眸,心裡一陣酸澀,有些心疼。

蕭穎不曾料到德馨的舉動,竟是沒能躲開。因為太過震驚,臉上也不由流露出一絲訝異。蕭穎很快將臉上的神色收斂,微微向右後方退了一步,避開德馨的禮,淡淡道:「德馨公主這是何意?」

德馨抿抿唇,沒說話。

蕭穎微微蹙眉,「德馨公主向本宮行大禮,可是不合規矩的。德馨公主,這是想要本宮難做?」

「不是。」德馨搖頭,臉上悄悄爬上一抹紅暈,聲音有些微弱,「我喜歡蕭遇。」

蕭穎詫異地看向德馨,「你說你喜歡誰?」

「我喜歡蕭遇。」有些話,直到說出口,才發覺,其實沒有那麼難以開口。德馨看著蕭穎,一字一句,「我喜歡蕭遇。我喜歡他。」

蕭穎肯定自己確實沒聽錯,忽的笑了,「本宮一直很奇怪。」她看向德馨的眼神很難言語,「為何大秦的公主,一直不曾表達過對和親的不滿。原來是因為這個。」

德馨仰首與之對視。

「你不必如此。」蕭穎淡淡道:「本宮雖然與皇兄乃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但是皇兄要娶何種女子,本宮也不會插手干涉。你若是有那個本事讓皇兄娶了你。本宮也不會多說什麼。」

德馨眼睛亮起來,「真的?」

「自然。」蕭穎無比自然,「雖然本宮對和親這種事情委實不耐煩,但是並不是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壓給別人的人。所以,你不必擔心,本宮會阻撓。當然,若是你讓本宮不順眼。那可就不好說了。」

「蕭穎公主是真性情。」自從蕭穎出現,姜心離就在默默觀察,卻只看出蕭穎是一個相當隨心所欲的女子。其餘,皆是看不出。因為前世也不曾見過蕭穎,所以她對蕭穎並不了解。可就現在她看到的蕭穎來說。

蕭穎不像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孩子,就會毒殺胞兄的人。難道上一世發生的事情裡面還有隱情?

正在思考這些,姜心離就被德馨的話給嚇到了。一直以來,德馨對於自己對蕭遇的感情都是不敢承認的。她也十分反對。倒是沒想到,德馨有勇氣就這麼大聲說出來。

這樣的德馨很不一樣。會讓人很喜歡。

而後,姜心離又聽蕭穎的一番話。心中倒是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

誠如蕭穎所言。即使她是蕭遇的親生妹妹。可對於蕭遇的選擇,她並不會幹涉。那他們又何必對德馨的選擇干涉?不管以後如何,至少現在的德馨過得很開心。至於以後,盡全力保護她。便好。

姜心離沖蕭穎笑笑,「游湖快開始了。我們還是快去吧。」

蕭穎沒說話,只點了點頭,多看了姜心離兩眼。起身進入裡屋換衣服。隨後三人一起往青玉湖去。

青玉湖。湖如其名。看起來猶如一塊上好的青玉。

三人到時,其他人幾乎已經全數到齊。正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說話。鶯聲燕語,很是美好。三人走走談談,氣氛也還算融洽。

忽然一個粉衣丫鬟跑過來,「奴婢參見二位公主、三王妃。」

三女微微頷首,算是免禮了。

粉衣丫鬟起身,恭聲道:「德馨公主。有位小姐找您。說是許久未見,想與您說說話。但是因為那邊人太多,不好脫身,煩請公主親自過去。」

「是誰啊?」德馨問道。她以前的確是與大臣家許多的女眷交好,但交情並不是很深。而自從姜心離要嫁給她三哥之後。她就一直纏著姜心離了,與先前結識的一些姐妹,甚少來往。如今怎的有人特意來請她?

粉衣丫鬟不好意思道:「回公主的話,奴婢是新來的。並未認全來參加的游湖的小姐夫人。所以奴婢也不知曉。只是那位小姐似乎同公主您很是熟識。」

聞言,德馨愈發不解,想了想。道:「蕭穎公主,三嫂。我過去看看,你們先玩。我一會兒就回來。」

「好。」姜心離點點頭,笑道:「小心些。」

蕭穎也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德馨跟著粉衣丫鬟走了。

「去那邊走走?」蕭穎指了指青玉湖的岸堤。

「好。」姜心離瞧著那汪碧水很是喜人。同意。

「本宮聽皇兄提起過你。」蕭穎忽然道,「皇兄似乎很喜歡你。本宮從未見皇兄嫁給一個女子看得那般重。」

姜心離步子有一瞬間的凝滯,「是么?定是說本宮性子粗魯得很。」姜心離笑笑,似乎並未將蕭穎後面的話放在心上。

蕭穎側臉看著姜心離,「不。皇兄說,你是一個很優秀的女子。很好。值得人好好珍惜。本宮也覺得你很特別。」

蕭穎忽的一笑,如冰雪初融。然後,她身子向後傾倒。

「噗通——」

「來人啊!蕭穎公主落水了!」尖利的聲音響起,「姜心離,你為何要推蕭穎公主落水?!難道你就這麼不想大秦和大遼和親嗎?竟然要害死蕭穎公主。」

姜心離原是被蕭穎的舉動驚到,而此時聽錦繡郡主的質問,很快就明白過來,這是一場針對她的陰謀。德馨,是被人特意引走的。就是不知道德馨會不會有危險。

不過,既然這陰謀是針對她的,德馨好歹也是大秦的公主,德馨應當沒事。

姜心離漠然抬眸,看向錦繡郡主。那黝黑的眸子看得錦繡郡主有些不安。不敢再與姜心離對視,錦繡郡主縱身躍進湖裡是。

湖中,蕭穎是不會水的,此時正在有些後悔自己輕率的答應了姜雲橋的條件。此時見錦繡郡主跳進湖裡,眼裡劃過一絲喜色——自是以為錦繡郡主是去救她的。

熟料,錦繡郡主游到蕭穎身邊之後,假意是托著蕭穎要救人,實則暗中下手要殺了她。蕭穎奮力掙扎。

錦繡郡主大叫,「公主你莫要掙扎,這樣本郡主施救有些困難。」一邊說著,手下卻是極大了力道。

蕭穎死死地盯著錦繡郡主,眼神怨毒。 岸邊,已經聚集了許多來參加游湖的女眷。此時見水下的二人許久都未上來,紛紛議論起來。「這怎的還未上來?」

「莫不是出事了?」

「我記得那錦繡郡主是會水的呀。」

……

姜心離蹙眉,忽的把外衫除去,縱身躍進湖裡,快速往蕭穎二人游去。正巧此時那些保護伺候女眷的侍衛丫鬟也都來了,會水的紛紛下水救人。

待一陣慌亂之後,錦繡郡主與蕭穎被救上來。

「蕭穎公主……沒氣了。」說話的聲音有些抖,趕來的御醫手還放在蕭穎的腕間。面色青白,被嚇得不清。

大遼的公主,死在了大秦。這是要引起兩國紛爭的啊!

「讓開。」姜心離一邊將頭髮上的水擰出來,一邊推開擋在身前的人。食指放在蕭穎的鼻子下探氣息,沒有呼吸。姜心離的臉色難看一分。又將手放在蕭穎的胸口,並無心跳。

姜心離冷著一張臉,喚來一個小廝,「去三王府,請一個叫曲凡的公子來。」

「是。」小廝匆匆離去。

姜心離蹲下身,細細查看,忽的眉頭一皺。視線凝在了蕭穎的右手手腕處。那裡,一個青色的痕迹,很是顯眼。

淤青。

這種痕迹,不該出現在一國公主蕭穎的身上。而且,她記得蕭穎先前,手腕上是沒有淤青的。

姜心離的目光如同利劍,直直刺向錦繡郡主——錦繡郡主只是受了涼,並無大礙——她記得,錦繡郡主跳下去救人的時候,拉住的,就是蕭穎的右手手腕。

觸及到姜心離的目光,錦繡郡主只覺得心尖一跳,似乎什麼都被姜心離看穿了似的。

「王妃。」清朗的聲音響起。姜心離收回視線,看向來人,「曲凡。你快看看蕭穎公主。」曲凡點點頭,並未多問。

走到蕭穎身邊蹲下,曲凡探脈檢查。很快,曲凡直起身,搖頭。

姜心離心下一沉。

蕭穎死了。和親的事情,定然是會擱置,甚至還會取消。德馨,應該會很傷心。姜心離的視線觸及一旁滿臉焦急的德馨。垂眸。

「三嫂……蕭穎公主她……真的沒了?」德馨的聲音有些抖。無法相信,先前還和自己說話的人,就這麼沒了。

「嗯。」姜心離抿著唇,也說不出安慰的話來。

「呵,本宮可是親眼看見三王妃你,推了蕭穎公主一把。如今還在一旁裝什麼好人?」突然響起的聲音,將矛頭盡數指向姜心離。在場所有人,都看向姜心離。

姜心離抬眸,果不其然,來人正是姜雲橋。

「才不是!」德馨怒視姜雲橋,怒聲道:「三嫂與蕭穎公主相談甚歡,怎麼會推蕭穎公主。定然是你誣陷!」

「本宮誣陷?」姜雲橋冷冷一笑,「相談甚歡?本宮可沒見蕭穎公主與三王妃交談時有笑過。定然是蕭穎公主說什麼話,惹得三王妃羞愧,三王妃惱怒之下,一把將人給推下去了!」

一句「羞愧」,引得眾人都想到了蕭遇對姜心離的痴纏。不由就信了姜雲橋幾分。看向姜心離的目光那就帶上了幾分輕視。

注意到在場人視線的變化。德馨氣得不行,「你亂說什麼呢?!我三嫂怎麼可能與蕭穎公主起爭執!你莫要胡言亂語!」

曲凡雖為開口,卻是擔憂地看向姜心離。

德馨看向姜心離,急聲道:「三嫂,你快解釋啊!我知道肯定不是你推的蕭穎公主。」

姜心離淡淡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姜心離看了一眼姜雲橋和錦繡郡主。那個眼神里隱含的含義,令姜雲橋與錦繡郡主覺得自己早已被看透。

姜雲橋躲開姜心離的直視的眼,諷笑,「說得再好聽,也抵不了你謀害大遼公主的事實。」

德馨到底是年少,說不過姜雲橋,只得眼睜睜看著姜心離被扣押。

眼見姜心離要被帶走,德馨急忙道:「此時事關重大,牽涉的人身份又極為貴重。還是請父皇親自決斷的好。」

聞言,壓人的士兵遲疑。姜雲橋欲開口駁回,卻發現自己並未反駁的理由。只能任其被壓去昭陽殿。

昭陽殿。眾人齊聚在大殿之內。

皇上皺著眉頭看著下面,道:「這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游湖,怎麼變成了這樣?」

錦繡郡主上前一步,道:「皇上,先前臣女正在游湖,看見三王妃將蕭穎公主推下了青玉湖。」

「什麼?!」在場的大臣驚呼。

姜心離面色平靜,看向皇上,「臣媳並未推蕭穎公主。且,臣媳與蕭穎公主無冤無仇,又怎會害她?」

「蕭遇太子,你怎麼看?」皇上沒對二人的話做出回應,而是看向蕭遇問道。

蕭遇淡淡地看了二女一眼,神色冷淡,「皇上,我大遼的公主死在你們大秦。你需得給我大遼一個解釋。至於兇手,應該是你大秦調查出來,再交由我大遼處置才對。」

姜心離微微蹙眉,下意識地看向秦漠然,卻只看見秦漠然高挺的鼻樑,薄削的唇與完美的側臉。

他沒有看她。

一絲注意力都沒給她。

姜心離忽然覺得有些鼻酸。她收回視線。垂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