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看下面那麼厚的積雪,他們肯定是跳窗逃跑了,我們快去追!”

聽着接收器裏面工藤有希子和工藤優作的對話,端木軒又有些感嘆,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自己還是有點嫩,演技離他們完全差了一個檔次,明明就是他們自己導演的一手好戲,卻演的跟真的樣,聲音上一點都聽不出有什麼異樣的地方。

“真是可惡,老爸和老媽真是太會僞裝了。”柯南也有些抱怨,不過馬上他又有些得意了,“哈哈,老爸肯定還以爲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我要把這段錄下來,等下讓他知道,我早就看穿了一切。”

真是一對惡劣的父子,端木軒無語的在一旁看着,從知道是他老爸導演的一齣戲開始,柯南就變現的和平時是兩個人一樣,就像是個要惡作劇的孩子,看來他從小到大沒少被工藤優作這麼玩過,而且估計是從來沒贏過。

“等一下!那兩個個小鬼還藏在房間裏。”那邊的工藤優作還一點都不知道柯南在這裏嘲笑着他,還在按照原來的劇本演着。

“你說什麼!”

“那兩個小鬼讓我們以爲他們逃走了,其實,他們還藏在這個房間裏,等着我們離開。”

“就在這裏!納命來吧!”

“哈哈,老爸這會兒肯定裝作打開冰箱檢查的樣子,心裏偷偷的得意着,以爲早就看穿了我。”柯南一邊聽着接收器傳出來的聲音,不時的還點評幾句。

城裏人真是會玩,玩的夠高端,完全就是年度諜戰大戲,柯南之超級碟中諜啊!端木軒好笑的看着得意的柯南。

“怎麼搞得,冰箱裏沒人,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我看我們還是趕緊追吧,說不定還能追上。”接收器裏傳來工藤有希子嘲諷的聲音,估計這也是她這會兒的心聲。

工藤有希子也是個妙人,和動漫裏一樣的性格,像個老頑童一樣,充滿了孩子氣,前面還是被柯南脅迫着說出的計劃,等聽到柯南說可以耍工藤優作一頓,馬上就興致勃勃的參與了進來,還給柯南指出了不少的漏洞。

“反正那兩個小鬼也沒地方去,等我們…”接收器裏的聲音漸漸變小,工藤優作和工藤有希子應該是離開了那個廚房。

“接下來,只要等老爸和博士他們過來了。” ?“咔嚓!”工藤優作沒讓柯南和端木軒久等,半個小時後,藏在櫃子裏的柯南和端木軒就聽到了外面傳來一聲開門的聲音。

“哈哈,新一現在肯定還以爲他瞞過了我呢。”工藤優作這下沒有裝作黑衣組織的人了,他還以爲柯南還在那間房子裏找着線索呢。

端木軒感覺挨着他的柯南身體微微顫動了下,估計是在憋着笑。

“這麼久不見了,也不知道新一實力有沒有退步,能不能找到我留下的線索。”

“放心吧,估計新一會給你個驚喜呢。”工藤有希子若有所指的說道。

“希望吧,哈哈,新一肯定是沒有看過我新出的那本小說,我這面具明明就是和小說裏一樣嘛。”

“真是的,你那本小說日本還沒有出版好吧,新一怎麼可能看過呢。”

“誒!這我倒是忘了,好了,現在就等着新一上門了。”

……

“阿笠博士,你來了?新一有沒有跟來?”門外又是輕輕的一聲開門聲,隨後是工藤優作壓着嗓子的聲音。

“嗯!這個我正在奇怪呢!我特意在停車場等了一會,結果壓根就沒看到新一和軒。”

“沒看到?難道新一實力真的退步了?連這種程度的案件都解不開?”這下工藤優作有些驚異了,知子莫若父,對新一他還是很瞭解的,按理說他特意留下的那麼明顯的線索,新一不可能發現不了。

“不知道呢,我剛剛去前臺問了問,他們說今天沒有看到什麼小孩子去過前臺。”

“真是的,看來把他一個人留在這裏就是個錯誤,他已經連這種案件都解決不了了。”工藤優作有些失望。

“好了,該我們出場了。”櫃子了,柯南帶着絲笑意的聲音在端木軒耳邊響起。

“恩。”端木軒輕輕點了點頭。

“不許動!我們是警察!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柯南用變聲器變成一個男人的聲音,一聲大喝。

工藤優作和阿笠博士一下子愣住了,什麼情況?他們看向藏着柯南和端木軒的櫃子,他們聽出來的,剛剛聲音是從這裏發出來的。

“呦~呦!這好像是著名的小說推理家工藤優作啊,怎麼帶着這麼難看的面具。”柯南推開櫃子,嘲諷的看着工藤優作。

端木軒則是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觀望着。

“你!你!”工藤優作一副見鬼了的樣子看着柯南和端木軒。

“怎麼,不敢相信?我的實力有沒有退步我不知道,但老爸你的實力似乎退步了很多呢。”柯南得意的看着即使帶着面具,也難掩一臉震驚的工藤優作,“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怎麼會在這裏?”工藤優作摘下臉上的面具和假髮,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老爸你不是著名的推理小說家嗎?你難道推理不出來?”工藤優作越是驚訝,柯南就越是得意。

“是有希子泄露了我的計劃?”工藤優作疑惑的撇了眼一旁的工藤有希子。

“這可不是我泄露的,我一開始就被他們識破了好吧。”工藤有希子有些孩子氣的笑着,顯然對能整到工藤優作也很是得意。

“是軒吧!早知道不會那麼容易騙過軒了。”阿笠博士一下子就說出了真相。

“當然,軒早就看穿了老媽的變裝。”柯南得意揚了揚頭,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推理上面擊敗他爸爸,雖然主要是端木軒的功勞,“在你以爲我們躲在地板下面的時候,我和軒就已經來到了這裏。”

“咳!新一,你還是給我們介紹一下你這位朋友吧。”想着柯南一直躲在暗地裏看着他笑話,工藤優作就感覺臉上有些發燙,他忙轉移話題道。

“叔叔好,我叫端木軒,請多指教。”端木軒衝着工藤優作微微一笑,從小哀那裏排除了工藤優作後,他對工藤優作就少了幾分防備,要不他是萬萬不會在工藤優作面前表現出什麼異樣的地方的,更不要說幫柯南反擊他爸了。

“你好,我是工藤優作,你比新一大不了多少,我就叫你小軒吧,你是怎麼看穿有希子的變裝的?很少有人能看出來呢。”工藤優作感嘆的看着端木軒,果然和阿笠博士說的一樣,是個很特別的人呢。

工藤優作問的其實也是工藤有希子和柯南好奇的,端木軒到底是怎麼看穿的?明明幾乎沒有任何的破綻。

我是怎麼看穿的?當然是看動漫看穿的了。端木軒心裏吐槽着,表面上卻是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能看出有希子阿姨的僞裝是因爲有希子阿姨眼裏沒有殺氣。”

“殺氣?”柯南幾人有些愣神,怎麼感覺像聽武俠故事樣的。

“對的,殺氣,我們中國古武中,很注重一個人的眼神,一個人所有的情緒都會在他的眼神中表現出來。”端木軒表面上鄭重的點點頭,其實心裏卻在惡趣味的笑着,什麼殺氣不過是他瞎扯的罷了,雖然確實是有這個東西,但卻沒有他說的這麼玄。

“斯國一!”柯南幾個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雖然有些不懂,但是聽上去好膩害的樣子,原來是傳說中的中國功夫啊!

“好了,新一,我們這次來是想帶你去國外的,畢竟,那個組織對你來說還是有些危險了。”談到正事,工藤優作一臉的認真。

“不要!”柯南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爲什麼?”對柯南拒絕他,工藤優作一點都不意外,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沒有爲什麼,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會解決。”柯南鄭重的說着,腦海裏卻浮現了小蘭…和端木軒的身影。

“這樣嘛,是小蘭嗎?你在日本的牽絆應該只有她了吧。”工藤優作了然的點點頭。

“什麼啊!纔不是因爲小蘭的原因呢!”柯南臉上一片通紅,有些心思被拆穿了的惱羞成怒。

“好吧,不管怎樣,我都尊重你的選擇,本來,我們之前是打算,不管你反不反對,我們都會帶走你的,但剛剛,我改變了主意。”工藤優作衝着端木軒微微一笑,“我相信小軒會保護好你的。”

嗯? 仙君重生 這下端木軒有點意外了,柯南他爸爸這話是什麼意思?僅僅是看穿了工藤有希子的僞裝應該不值得他這麼看重吧,剛剛那種殺氣的說法,或許柯南會信,但見多識廣的工藤優作不可能會全信。

他是知道點什麼?

端木軒深深的看了眼工藤優作,柯南他老爸還真是不能小看呢!

“當然!”柯南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道,這幾個月時間,端木軒已經救過他數次了,不過柯南不知道的是,其實不用端木軒救,他也不會有危險來着,端木軒只不過是靠着對劇情的預知,特意在打好和他的關係。

“既然這樣,那等下叫你媽送你回去吧,記住,如果你們有危險的話,我一定會帶你們離開的。”工藤優作認真的看着柯南。

……

“優作,你真的要把新一留下來嗎?”

飛機上,工藤有希子一臉擔心的看着工藤優作。

“恩!”工藤優作輕輕的點了點頭。

“爲什麼,你不是說那個組織很危險嗎?”

“那個組織確實是很危險,但我相信,新一的那個朋友會保護好新一的。”工藤優作鄭重的看着工藤有希子說道。

“爲什麼?小軒確實是很特別,但他應該沒有能力抗衡那個組織吧。”這下工藤有希子有些疑惑了,前面工藤優作說端木軒會保護好新一,她還以爲只是隨便說說罷了,但現在看來他好像很有信心的樣子。

“你以後就知道了。”工藤優作神祕的一笑。 ?米花町,端木宅。

端木軒倚在窗邊,冬日的一絲暖陽投過窗前的一棵大樹,灑在他的俊秀的小臉上。

柯南他老爸到底知道些什麼呢?他又是從哪裏知道的?端木軒看着窗外慢慢融化的白雪,心裏卻在想着幾天前驚鴻一瞥的工藤優作。

工藤優作出來露了個面,就匆匆忙忙的帶着工藤有希子離開了,不像他自己說的有稿子急着趕,反倒是像在躲避什麼東西的樣子。

對工藤優作,端木軒也只瞭解一些表明上的情報,至於更深的資料,卻是一點都查不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工藤優作絕對不只是個普通的小說家。

“咳咳,軒,你在家嗎?”柯南帶着絲咳嗽的聲音打斷了端木軒的思緒。

“在的。”端木軒笑着下去給柯南開了門,“你感冒還沒好嗎?誒!你手裏拿着酒幹嘛?”

門外站着包裹的像個大糉子似的柯南,昨天他在健身房解決一件案子的時候,不小心掉到泳池裏去了,本來站在一旁的端木軒可以拉住他的,不過端木軒惡趣味上來了,就沒有拉他,結果沒想到柯南竟然弄感冒了。

“咳咳,軒,剛剛我變回了大人的樣子,咳咳,好像是這酒的原因。”門外的柯南顯得很虛弱,不時的咳嗽幾聲,他無力的揮了揮手上的酒瓶。

“變回了大人?”端木軒吃了一驚,他看向柯南手上的酒瓶,赫然發現,那就是祖國的白乾酒。

“你碰到過服部平次了?”端木軒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

不過幸好,虛弱的柯南並沒有聽到他的話,柯南身體微顫了顫,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柯南!”端木軒有些急了,這什麼情況?怎麼突然暈倒了。

……

“恩,柯南這幾天感冒了,請了幾天假呢!”

帝丹小學,上學的路上,端木軒微笑着向一旁的吉田步美解釋道。

從柯南暈倒在他家門口已經過了兩天了,柯南卻還昏迷着,他從小蘭嘴裏瞭解到,那天服部平次是去過毛利偵探事務所,許久不見的新一還突然出現,解決了發生在外交官家裏的殺人事件。

然後一回去,柯南就拿着酒瓶去了他家,結果暈倒在他家門口了。

看來確實是柯南第一次變小的事情了,端木軒心裏想着,倒是不怎麼擔心柯南的安全了,按照動漫裏,柯南應該會暈迷三天,估計明天就好了。

“誒!那軒,我們晚上一起去看看柯南吧。”步美皺皺小小的瓊鼻,有些擔心的說道。

“恩。”端木軒微微一笑,點點了頭。

軒永遠都是這麼陽光呢,步美看着端木軒的側臉,有些出神,毫無疑問,端木軒就是個少女殺手。

會武術,懂推理,看上去陽光帥氣,又有點小神祕,對什麼事都是一副淡然態度的他對女性絕對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是成年少女都會被吸引,更不要是還只是個小蘿莉的吉田步美了。

可是惠和鬆中百合子好像也很喜歡軒的樣子,我都沒有她們漂亮,步美心裏泄氣的想着,不過,我不會放棄的,加油,吉田步美,你行的!

步美心裏給自己打着氣,端木軒卻還是在想着柯南的事,對於步美的心思,他早就察覺到了,不過他沒有在意,他是有點喜歡蘿莉,但這只不過是單純的,對可愛小女孩的喜歡罷了,說明白點,就是想有個這種妹妹。

“軒,步美,早上好。”路上陸陸續續的又碰到了元太和光彥,步美則是和端木軒家順路,所以她乾脆每天都跑過去叫端木軒一起上學了。

元太和光彥也疑惑怎麼柯南沒來,端木軒只得再和他們解釋一遍。

“柯南那傢伙真是的,好不容易的週末,竟然還感冒了。”元太撓撓頭道,“那晚上我帶着我最喜歡的鰻魚飯去看他吧,嗯?軒,你怎麼了?”

此時的端木軒正在發愣,他不可思議的看向學校門口,那裏站着的一個俏麗的身影。

什麼情況?她怎麼在這裏?

端木軒皺了皺眉頭,想了想,朝着那道身影走去。

“你怎麼在這裏?”

“你是?”那道身影看着眼前可愛的正太,有些疑惑的問道。

“成實,我是軒!”端木軒無奈的說道。

他面前的正是月影島一別的淺井成實!

“軒!!?怎麼可能,你只是個小孩子啊!”淺井成實大吃一驚。

“上次你不是問我爲什麼自己有弟弟嗎?這就是理由。”端木軒習慣性的想揉揉淺井成實的頭,但他無奈的發現,自己現在可不是大人的樣子,淺井成實比他高的多。

“你真的是軒?”聽到端木軒說出上次的事,淺井成實有些驚異。

“當然了,這就是我小時候的樣子,以後給你解釋,你先說你爲什麼在這裏?”

“哦,我是這裏的校醫啊,當然會在這裏了。”

“校醫?”端木軒有些疑惑了。

“恩,月影島的診所我出售了,然後就來東京了,因爲喜歡小孩子,剛好看到這裏招校醫,就過來應聘了。”提到月影島的事,淺井成實還是有些低落。

“這麼巧!”端木軒疑惑的看着淺井成實,東京這麼大的一個城市,淺井成實怎麼剛好這麼巧來這裏應聘了。

“也不是啦,其實我本來是想找你的,但是沒有找到,剛好發現這裏招聘,就想着天天陪着小孩子也不錯,沒想到竟然碰到了你。”淺井成實可愛的吐吐小舌頭,有些驚喜的說道。

“找我?怎麼了,我不是給了你電話嗎?直接打我電話就好啦。”端木軒奇怪的看着淺井成實。

“找你倒是沒什麼事,就是想來看看。”淺井成實莫名的害羞了起來,她低着頭,低聲說道。

唉!端木軒心裏嘆了口氣,淺井成實的心思他也大概猜到了,值得一提的是,其實去月影島之前,他調查過淺井成實。

結果他震驚的發現,和動漫裏完全不同,淺井成實竟然一生下來就是個女的,在月影島的時候,他偷偷去看過麻生成實留下來的遺書,發現在動漫裏明明是給兒子的信,竟然變成了給女兒的信。

也就是說,在端木軒這個時空,淺井成實竟然是個女孩!

那也是端木軒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和動漫裏不同的地方。

----------------

ps:抱歉,好人這兩天有事出去了趟,差點就斷更了,昨天加更的一章也沒上傳,明天補上!還有關於淺井成實性別的,前文裏有個小bug,等下我會修改的,聲明一下,淺井成實是個女的! ?不過對於淺井成實的心思,端木軒就暫時接受不了了。

“軒,這位姐姐是誰啊!”步美和元太幾個跟了上來,莫名的,步美對淺井成實有些敵意。

“哦,這是我哥哥的一個朋友。”端木軒解釋了一句,就沒有多說了。

“成實,我哥今天晚上好像會回去,你放學後再去找他吧。”想了想,端木軒把自己的地址給了淺井成實。

“恩。”淺井成實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衝着端木軒淺淺一笑,轉身朝學校走去。

……

端木軒倚着欄杆,出神的看着遠處,入目的是粉紅的一片,一陣微風輕拂而過,帶來遠方不知名的醉人花香,天空中彷彿也下起了粉紅色的雪。

真是一片迷人的景色啊,他有些感嘆,前世他也在公園裏賞過櫻花,那裏的櫻花也是極美的,但遠遠不如現在所看到的。

“軒,柯南,我們來照一張相吧。”小蘭清脆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嗨。”端木軒微笑着看着遠處正和柯南打鬧着的小蘭,距離上次在學校見到淺井成實已經過去了五六天了,他後來把變小的原因告訴了淺井成實,淺井成實就在帝丹小學安頓了下來,做着她喜歡的校醫,有空的時候來找端木軒聊聊天,生活倒也愜意。

至於柯南,他不出端木軒意料的在昏迷的第三天醒了過來,然後一切又恢復了以前的節奏,天天上上學,破破案的。

端木軒給毛利小五郎的那五百美元還是很值的,不管什麼事,他都不忘捎帶上端木軒,今天他們開車出來賞櫻花當然也就理所當然的帶上了端木軒了。

“茄子!”隨着咔嚓的一聲,放在毛利小五郎車上的相機記錄下了這美好的一幕。

“軒,博士檢測出了那個酒爲什麼能人恢復原狀嗎?”柯南小聲的在端木軒耳邊嘀咕到,這幾天他每天都會問端木軒這個問題。

“暫時沒有呢,不過我喝過了,好像只有在重感冒的情況下喝纔有用。”端木軒笑吟吟的看着柯南。

“重感冒的情況下?”柯南若有所思。

“對的,不過,柯南,你最好是不要再次喝那個酒了,博士說那個酒每喝一次都會讓人產生抗性,喝多了的話,可能以後有那個解藥了都變不回大人了哦。”端木軒似笑非笑的看着柯南,柯南心裏肯定在想着把自己弄感冒,再去喝那個酒試試。

“什麼!多喝那個酒以後變不回大人了?”見自己的打算落空了,柯南有些懊惱。

“對的,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等着有那個解藥出來吧。”

“你們兩個小鬼快點過來,我們要回去了。”坐在駕駛室的毛利小五郎不耐煩的伸出頭吼道。

“好的,馬上就來。”端木軒沒有在意,笑着應了一句。

柯南則是有些抱怨,只對案件感興趣的他對櫻花什麼的,完全無愛,要不是小蘭端木軒全都要來,他根本就不想來的。

“爸爸,真是的,我怎麼感覺這裏我們好像來過啊,你不會是迷路了吧。”一個小時後,小蘭無奈的看着毛利小五郎。

“哈哈,當然沒有,作爲一個名偵探的我怎麼可能迷路呢。”毛利小五郎乾笑着說道,但任誰都能看出他的底氣有點不足。

喂喂!什麼名偵探嘛,明明一直都是我幫你破案的好吧,柯南又瞪着一雙死魚眼,在心裏吐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