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蟲族雷隕?!”一名紫府武者低聲問道。

“正是!”

這士兵雙手抱拳,躬身彎腰答道。

“我們情報裏顯示,他至少還需要三個時辰就要到達,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到了,看來這重甲鐵騎速度可是極其之快,比那輕騎兵都快,這一點倒是未曾想到。”

“很正常,雷隕的部隊乃是精銳中的精銳,他們的幽冥鬼馬都是百裏挑一的好馬,在揹負重甲的情況下還擁有着超越輕騎兵的速度,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這名統帥輕聲道:“我們不宜出去, 空間傳送 。讓那九變將領出去即可。”


很快,在這一線天關卡統帥的安排下,一名九變的將領身穿着統帥衣服,走上了城牆之上,面對那兵臨城下的雷隕大軍。 城池之下,一位身穿黑色鎧甲的青年人騎乘着一頭體型巨大的墨綠色獅子,面色陰沉。

他的身軀之上,時不時的有着紫紅色的雷霆電流從身軀之上一劃而過,這種電流極其微妙,卻也是分外好看,在這黑色鎧甲之上,紫紅色的雷霆電流把這黑色甲冑映襯的彷彿是天外甲冑,魔道裝備!

他此次來,不是單槍匹馬。

他的身後,是有着足足三千名密密麻麻視線之中彷彿是鋪天蓋地的精銳重甲騎兵,這些騎兵面對這高大巍峨的一線天城池,可並不是無能爲力,相反,他們個個都是面色陰沉的很。

這每一匹體型高大的幽冥鬼馬之上,都是架着一座體積不大不小的遠程巨炮,而這其中數量較少大約只有上百頭的體型更加高大幽冥鬼馬身上,則是架着體積爲之前那些巨炮二倍的存在。

戰馬上可以裝備的巨炮,那顯然就算強大,也限於使用情況而導致火力一定沒有城池守軍那般強大,但是,這樣的裝備,比這一線天守軍可是差也差不了多少。

而這前者,還是佔據了有利的地理位置,以及守城巨炮本就威力強大的關係,畢竟他們不用考慮移動作戰,只需要隨心所欲的製造,在這城牆之上反正最後肯定是有着位置來擺放着這些巨炮,他們不必擔心,因此只需要把所有的注意力和材料,都用在如何提高火力配置上。

相比而言。

這移動的重甲騎兵可就不是了,它們在這有限的空間,不僅僅要考慮如何放下一門巨炮,還要考慮幽冥鬼馬的承載力,和這巨炮重量的不同與幽冥鬼馬所能夠呈現出來的速度。

實際上。

作爲軍用的火炮裝備,這移動火炮的製造那絕對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蟲族的兵器部門經過了大量的實戰和摸索,終於是研究出了最爲精妙的火炮重量以及造型,還有在這有限空間所呈現出來的恐怖火力以及幽冥鬼馬仍舊具有的可怕速度。

當然,作爲安裝這些擁有着巨大火力火炮的幽冥鬼馬,自然是這蟲族大軍,在那無數的精銳幽冥戰馬之中所精挑細選出來的存在。

眼下,雷隕所帶着的這股軍隊,就是攜帶着三千門威力恐怖的火炮的重甲騎兵團,他們的存在,不僅僅是移動的戰陣,更是不動的火炮陣地!

這三千精銳,他們若是要前進,則迅速可以砍瓜切菜,一日三千里如入無人之境,所過之處盡皆化作廢墟荒蕪,而他們若是選擇抵擋,足以瞬間組織出來一道威力恐怖的火炮陣地,凡是他們要守護的地方,一瞬間就會擁有無比強大的火力。

而鑑於他們擁有着極其恐怖速度的關係,他們這種守護能力,並非一動不動的那般死氣沉沉,而是隨心所欲的移動,他們這種移動火炮的速度,乃是一日三千里,這相比要移動起來極其麻煩的不動火炮,優越感可就太強大了。

畢竟。

這戰場之上,哪裏來的那麼多的城池?而一旦打起仗來,兩軍對壘,第一時間一定是要選擇去搶佔高地或者是組建陣地的,而這未來決勝的戰場附近,一定有一個扼守水源的咽喉部位,要想決戰,那就必須先去搶佔這些地方,而依靠步兵可以嗎?不可以!

因爲步兵的速度太慢了,根本就無法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那些地方!

依靠騎兵嗎?一定得是騎兵先到!

可是輕騎兵還是重騎兵去了又有什麼作用呢?畢竟敵人可能更靠近那決勝的戰場,他們的騎兵或者哪怕是步兵那去的速度都是無比之快……因此,這些大勢力的軍隊們,最終才認識到一隻無比精銳的重甲騎兵部隊,並且裝備着恐怖火炮火力的隊伍,在這戰場之上,到底是擁有着多麼恐怖的力量。

若要動,大軍瞬間前行,一日之間可以抵達三千里五千裏之外,迅速搶佔高地,然後這重甲騎兵所攜帶的巨大火炮,就可以瞬間組建陣地,這個時候,那距離此地比較近的敵方大軍前來。

此時,自家重甲騎兵顯然是距離自家大軍太遠太遠,他們面對這數量恐怖也大本營極其之近的敵方大軍可謂是孤軍陷陣,將有很大的可能瞬間被其淹沒。

這個時候,具有着強大的火炮,他們擁有着這無比恐怖的火力,恐怕是可以堅守很長的時間,而這個時間,足以讓他們的援軍到來。

若是贏下了這一仗,他們想要快速推進,或者趁着敵方大軍趕來此地,露出腹地空虛的時候,迅速派出精銳重甲火炮騎兵,趁他病要他命,一舉摧毀那脆弱的腹地,然後揮師帝都,直接勢如破竹,擒賊先擒王!


這個時候,可能那敵軍已經擁有兩個統帥,或者是早就已經準備好放棄他們帝都的王者,大軍之中便是帶着一位王子準備隨時另立新君,這個時候也是可以讓那揮師帝都的重甲精銳火炮騎兵迅速內外夾擊,佔領敵軍的城池,然後與我軍一起,進行內外包圍,然後將其全數殲滅!

這邊是戰爭之中,一隻足夠精銳的重甲火炮騎兵的巨大作用!

這樣的基本常識,雷隕知道,這些士兵知道,這一線天之上的守軍都知道,而且他們更知道的是,自己這隻部隊不過是一隻私兵,雖然憑藉着天險以及城牆之上的巨大火炮戰力,擁有着把這一隻精銳重甲騎兵抵禦於城門之外的力量,但他們更是明白,若是這隻敵方軍隊的帶隊將領不是那名騎着墨綠色獅子,穿着一身黑色鎧甲的面色陰沉青年的話……他們完全是可以阻擋的。

但是現在,卻是不行!

因爲雷隕一人,擁有着改變戰局的能力,至少現在,他們不願意與這遠道而來,一路勢如破竹而來的敵方氣焰巔峯的軍隊一戰,他們可不願意這一線天就此被毀,此地是他們屯田多年的敵方,這裏有着他們的父母老幼,還有那朝夕相伴約定生死與共的妻女,因此……他們不可以死戰!

尤其是,現在半妖空間之內,戰局可是尚且不明朗,甚至可以說他們在這戰爭之中,戰場之上,已經是陷入了絕對絕對的劣勢!

在這樣的劣勢之下,他們已經不太可能冒險與這軍隊開戰,因爲不知道,這隻精銳重甲騎兵身後,還有多少敵方的軍隊?

若是三千人尚且可以阻擋,但若是五千或者一萬呢,他們這一線天,還真擋不住,恐怕瞬間會被摧毀成爲一片廢墟,他們的性命和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是會全部交代在這裏!

……

雷隕只是孤身在前,旋即策着身下的墨綠色巨大獅子往前走,孤身一人便是到達了這一線天半妖牧族守軍的火炮射程核心區域之中,這一瞬間,若是一線天守軍萬炮齊發的話,還真有可能把一位紫府中期武者給徹徹底底的留在這裏,讓這紫府大能神魂俱滅在這炮火之中,可是一線天守軍沒有!

這些蟲族騎兵潛意識裏流露出的那種擔憂也是全部的消失了,他們都明白了,雷隕太強大,敵人根本不敢去攻擊!

“統帥,統帥!雷隕無敵!”

“蟲族大軍所向披靡,無恥無知無畏的半妖族一線天守軍,你們若是要與我蟲族大軍爲敵,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自取滅亡!”

“我奉勸你們一句,趁早放開城門,讓我們過去,否則的話,殺的你們片甲不留!”

這些蟲族騎兵紛紛是此起彼伏的叫喊着,彷彿就是最傳統的叫陣,一時之間,一線天城牆之上的那些守軍紛紛都是面色陰沉,個個都是拳頭攥得緊緊的,臉色非常難看,他們想要一瞬間開啓自己手中的火炮,然後對準這膽大包天的雷隕,瞬間給他轟炸滅亡。

可是所有一線天守軍都是沒有動手,他們紛紛是看着在城牆之上的那名統帥,只見的這位紫府中期的統帥,輕輕的揮了揮手:“傳我命令,不與這一夥蟲族騎兵爲敵,等會他們若是要過,開啓偏門,將他們放過這一線天,但是注意這偏門一定要開好,不要讓他們進入我們一線天之內的這一座城池!”

說完這一句話後,這紫府中期的統帥便是驀然身體一翻,朝着這一線天城池之中飛了過去,旋即整個人變成一顆黑點迅速的消失不見,在他走後,一位紫府前期的武者身披着甲冑走了過來,他的身後有着三名同爲紫府前期的武者,都是腰間掛着寶劍寶刀,個個都是氣宇軒昂,氣勢彷彿是大海一般簡直是深不可測!

“統帥大人有要事去辦,現在我來臨時統領整座一線天軍事要塞,這三位大人從副將全部提升爲准將,而我的職務以及被統帥大人從准將提升爲副帥,你們從現在開始,要好好的聽我的安排!”

“我在這裏說三點,第一,軍令是我下的,你們所有人都要老老實實的聽着這號令;第二,這是軍中,我的軍令不是我的意思,是這一隻軍隊副統帥的意思,還有這也是統帥大人的意思;第三,現在是無比緊要之戰爭時刻,你們所有人都要執行命令,聽從指揮,我要你們如同我的手臂,指揮得力,宛若我自身四肢!”

這名紫府前期武者猙獰道,在交代完之後,他高聲問道:“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副帥大人!”

這些一線天之上的半妖牧族守軍紛紛是說着。

這雷隕單槍匹馬而來,他高聲向着這一線天城牆之上喊道:“我說你們,有沒有管事的給老子滾出來!”

囂張!

這是絕對的囂張!

雷隕單槍匹馬,手裏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長刀,背上則還是揹着那柄黑色的劍,他一身氣息迅速的提升,已經到了九變的極限巔峯,距離準紫府境界恐怕也只是微妙一絲的差距,或者說,他現在和準紫府已經沒有區別!

而這,還只是他普普通通的戰鬥力,他尚且沒有開啓那些個前所未有的武道祕法,那種一瞬間提升到紫府巔峯,提升到準陰陽層次的祕法!

“你放你媽的屁,我們統帥大人怎麼會和你說話,你不要做這個春秋大夢了,我勸你從哪裏來的現在就滾回哪裏去,我們一線天不歡迎你!”

一名守軍高聲喊道。

“什麼!你居然敢這樣和我說話,我好氣,我好氣,我要殺了你!”

雷隕眼睛裏紅的彷彿一瞬間就要冒出血絲來,他根本想象不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遭遇這樣的事情,因此心中是無比的憤怒,他想要殺人,殺很多很多人,而這第一要殺的,便是這名喊話的守軍。

頃刻之間,他背上那一直沉寂着的,彷彿是要破空而去的黑色戰劍猛地便是飛天而去,直接是竄入了雲層之上,旋即在整個天空和大地這廣闊無邊的空間之中,都是亮出了一道清脆無比的劍吟,這劍吟可不尋常,剎那之間彷彿是要切碎整個空間的恐怖力道!

轟!

這天空之上有着雷聲炸響,彷彿整個天空都遭遇了天上的大地震一般,能量迅速的滾動咆哮着,飛快的被粉碎了,旋即是碎了一般,發出了鏡子破裂一般的聲音,這個時候有着一把黑色的戰劍,迅速的自雲層中而出,這一出不要緊,可唯獨要緊的是彷彿攜帶了那巨大無比的紫色雷霆電流,這電流猛地出現在一線天城池之上,旋即將那士兵所在的方圓十米之內,都是轟炸成爲了一大片的虛無!

那個地方,甚至是有着雷鳴爆響聲存在着,一個瞬間彷彿是有着空間黑洞出現,那漆黑無比的深邃空間將這方圓十米的守軍屍體血液和灰塵,全部給吸收了進去,下一刻這裏真正的成爲虛無,彷彿是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人類的痕跡,而一瞬間之後這天空之中有着一道不悅的悶哼聲響起,旋即這天空中那出現的虛無黑洞之處猛地消失了,一切變得依然是那樣的平靜。

那黑色的戰劍也從九天之上,飛回到了雷隕手中。


“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雷隕現在戰鬥力已經逼近陰陽境,我若要過此關,你們是絕對絕對擋不住我的,因此,雷某奉勸爾等,不如來做一個順水人情,讓的雷某過去!雷某現在畢竟是要趕時間,在我這裏,時間就是生命,所以雷某提前給你打好心理預防針,若是你們做沒有意義的阻攔,壞了雷某的大事,雷某要你們所有人今日葬身於此神魂俱滅, 更是萬劫不復!尤其是你們在這一線天背後城池之中的父母家人,全部都要,死的比你們還要悽慘!”

“你們這些父母家人,男的全部當成奴隸,日日夜夜去開採礦山,若是不好好幹活,那就鞭撻至死,讓野狗吞噬,你們美麗的妻女,全部都要去變成軍妓,讓上萬男人去憐惜疼愛,並且不允許她們自殺,要讓她們快樂至死,哈哈哈!”

雷隕向着一線天城牆之上的守軍喊道,話語之中變的無比的囂張猙獰。

城牆之上,那名紫府前期的副將雙手揹負在身後,驀然一動,便是凌空飛行了出去,在這一線天城牆之外的天空之上,紫府武者可是可以長空御劍,因此他們長期憑藉玄力的高強度踏足天空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他面色冷漠,眼中有着冰冷,就這樣雙手揹負在身後,冰冷無比的看着這狂妄無邊的雷隕,冷笑一聲。

“雷隕,你似乎能力很強!那剛纔的一劍,雖然遠遠到不了陰陽境界的武者,但是可以分分鐘斬殺紫府境界中期,這一點,我們是相信的!”

這名雙手揹負在身後的紫府前期境界的一線天守將,神色漠然的說着,他的身後,那三名紫府前期的武者,也都是心神一動,身軀慢慢的飛了出來,一言不發的飛在了這名武者的身後,如同護衛一樣侍衛着他。

“我乃一線天副帥,目前全權負責這一線天防守事務!你是雷隕,名字我們是知道的,你很強,是蟲族堪稱第一存在的武者,你可以戰陰陽,斬紫府巔峯!這是你的能力,這半妖空間凡是達到紫府境界的武者,都是知道的!因此,你不用擔心我們不知道你的名氣和實力,屈辱了你!”

“你是前所未有的一個天才,我們是很尊重你的!而眼下,你要借過這一線天,我們自然是不會不讓你過的。但是要你放過去,要起碼和我們有一戰,不然到時候,我等在半妖族如何立足?現在畢竟是戰爭狀態,我若一槍不放一劍不出,讓你們就這樣過了一線天,那就是我的失職!將來半妖族高層以及地宮寶城的先王們,一定會治我的罪名!”

一線天副帥將領,雙手揹負在身後,微微一笑。

聽着他的話語,雷隕皺了皺眉頭,他想了想,旋即擡起頭,一副輕蔑樣子看着這些人,冷笑道:“我看你也達到了紫府前期,年紀也不大, 打個電話給大俠 ,我就問你一句,以你們四個能力平平的紫府前期,憑什麼與我抗衡?”

雷隕笑着,神色之間輕蔑無比,甚至有着居高臨下的那般傲然,他雖然在地上,這四名武者可在天空之上,但是卻彷彿是顛倒了,是他在天上,這四名武者在地上,不然的話,他這居高臨下般的樣子,到底是如何出現的呢?


這恐怕就是真正的天才吧,真正天才,是目中無人,是囂張至極,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是年紀輕輕便是封狼居胥成爲一名前所未有的武道新星!

雷隕冷笑着,這些紫府武者都是點了點頭,他們對於這位高手並未有多麼仇恨,更多的是欣賞。

“我們四人不出手,我們四個紫府對你一個氣變九變沒有意義,因爲你的能力不是普通的九變,是紫府巔峯,而我們四個紫府,這境界能力面對你可也是遠遠的不夠看,因此我們就沒有打算和你硬拼!”

“我們要的一戰,是火炮對你一人!”

“我者一千門巨炮,對準你一人,頃刻間出炮,你若能阻擋的住,我一線天守軍立即打開這座城池的大門,讓你們蟲族精銳重甲火炮騎兵通過此地,而且你們深入腹地之後,我們不聞不問!”

“這個過程裏面,我們不再對你們出手!這個你完全是可以放心的!”

這四名紫府武者笑着,平平靜靜的笑着,卻是提出了一個一千門火炮對一個九變武者進行轟擊的戰鬥之邀! 一線天之下。

一位面色陰沉身穿黑色鎧甲男子,雙手揹負在身後,一身桀驁不羈的姿態,看着這城上的四位紫府高手。


這四位踏天而來的紫府高手,個個都是面色通紅,他們雖然修爲乃是紫府,而這身穿黑甲的雷隕不過只是九變境界的武者,但是他們看向此人時候,內心深處卻是有着太多太多的忌憚了。

“呵呵,萬炮齊發,對本尊一人?哈哈哈,這是對本尊的挑戰啊!還真是有趣啊!”

雷隕雙手揹負在身後,冷冷一笑,這個時候其身後的一隊重甲精銳騎兵迅速上前,圍攏了過來,低聲道:“統帥,這半妖族簡直是不把我們的軍隊放在眼裏,現在是否要考慮對他們進行滅城戰!我等已經進行勘察,這城池不過只有區區兩千私兵守軍而已,而且火炮系統實在是過於落後,我們兩大軍火炮對轟之下,就算這一線天守軍佔據着城池本身險阻以及守城巨炮的優勢,也不過區區和我們打一個五五開而已。而他們所擁有的火炮和我們所擁有的火炮火力,還真不是我們的對手!”

“萬炮齊發,我們可以瞬間把這一線天轟城廢墟!”這名重甲精銳騎兵冷冷一笑,他可是抱拳看着雷隕:“統帥大人,末將請求出戰!”

在這雷隕身後,那三千名身穿鐵甲的重甲精銳火炮騎兵,個個都是抱拳道:“統帥大人,末將們都請求出戰,一戰必定可以踏平這一線天!”

這聲音太過巨大,就好像天空之中一道悶雷從此炸響,讓整個天空都爲之振聾發聵。

雷隕哈哈大笑:“我們的大軍,勢不可擋,這一線天半妖族所謂守軍,只不過是土雞瓦狗耳,我等若是強行破城,自然可以將他們是殺得片甲不留!只不過卻是沒有意義,我們現在需要急行軍突破過去!我們還有事情要做!”

雷隕揮了揮手:“你等退下,本尊要會一會這所謂的半妖族守軍,看看他們的萬炮齊發到底有多厲害?”

“可是……統帥大人,這萬炮齊發,由肉體硬生生接下,這種事情,在半妖空間可是自始至終還沒有發生過……末將們有所擔心有什麼變化,畢竟您的戰鬥力已經是足夠強大了,況且我們的軍隊戰鬥力也是無比的恐怖,您根本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險!”

一名精銳鐵甲騎兵說着,他身後的那些個騎兵們,紛紛都是點頭附和着。

“哈哈哈!沒有事情的,本尊之戰鬥力恐怖,豈是這半妖族一些火炮就可以滅絕的!你們速速退後,給本尊留下發揮空間!”

雷隕一聲令下,這三千精銳鐵甲火炮騎兵便是慢慢的開始後撤,他們的臉上都是帶着不願意,畢竟這可是他們的統帥,半妖族前所未有過的恐怖天才,他們這些人跟着雷隕一直南征北戰,攻打下城池資源無數,自然是心生着感情,如此一來,一定是不願意雷隕這一刻這所謂的託大舉動。

但是軍令如山,他們還是必須聽着雷隕的命令,把部隊不斷的向後撤着!

“半妖小兒,本尊就在這裏,你們速速開炮!”

雷隕獨身一人,站在這半妖城千米之下,他身後五千米內都是空白區,那些個精銳鐵甲騎兵已經是全部撤退在了安全區域,這廣闊的區域,到時候都是火炮的覆蓋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