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覃勝依然不停,直到她要死去活來,這才停了下來。

最後,水衛無力地倒在地上。

「你真是瘋了,哪來那麼多的精力。」 黑客法則 水衛休息了好久,這才恢復過來,問道:「今天,你找那個人族修士,談得怎麼樣,他答應沒有?」

「他把柄握在我手裡,你說他能不答應嗎?」覃勝冷哼一聲,鄙視道:「不見不知道,一見嚇一跳,你知道他剛才向我提了一個什麼要求嗎?」

「什麼要求?」

「他讓殺了石驚天。」

「不會吧?」水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傻眼了吧?」覃勝從鼻孔里出發出鄙視聲,說道:「現在的人都是知人口面不知心,如果不是深入接觸,你永遠不會知道他的真面目。你不是說火衛眼睛很准,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爛人?」

總裁的掌中寶妻 「怎麼,又想打她主意了?」水衛聲音之中,滿滿都是醋意。

「哪有,我有你就足夠了,怎麼可能還想第二個。」覃勝將她抱在懷裡。

「你們男人就是賤,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初就是打火衛的主意,後來勾搭不上,才找上了我。」水衛把頭扭向一邊,不太高興。

「我當時不是沒見到你嗎,見到你之後,才發現她比你差遠了。」覃勝笑道。

「這個火衛,自命清高,恐怕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喜歡上這麼一個爛男人。」水衛想了一下,說道:「覃勝,葉雄不簡單,沒那麼容易控制,保不準會反咬你一口。」

「你的意思是?」

「讓他身敗名裂,走頭無路,只有這樣,他才能死心踏地為你所用。」

接下來,水衛把自己的想法,細細地說了一遍。

覃勝聽完,哈哈大笑起來。

「不愧是我覃勝看中的女人,這計謀太妙了,到時候他就像一條人人喊的過街狗,除了幫我,沒有任何選擇了。」

覃勝得意這下,滿是鱗皮的臉,狠狠地親在水衛那白嫩的臉上。

水衛忍住噁心,心裡暗暗道:火衛,你想跟我斗,我會讓你身敗名裂的。

另一邊。

葉雄找到了孤月,告訴她,今天見到覃勝的事情。

「你想將計就計,讓覃勝去殺石驚天,到時候暴露自己?」孤月問。

「覃勝為了控制我,很有可能在動手的時候故意暴露我,讓我沒有退路,死心踏地追隨他;如果他沒有這麼做的話,到時候我也會想辦法讓自己暴露。孤月,你去找石驚天,將事情告訴他,讓他配合你,你們之間演好這齣戲,一定要注意安全……」

孤月點了點頭,緊緊地握著他,幽幽道:「你一定要小心。」

……

一天之後,人族之中發生一件大事。

被稱之為人族英雄的葉雄,聯合外族,刺殺石驚天,企圖當上人族族長。

石驚天被孤月救下,身受重傷,至今暈迷不醒。

這件事情像重磅炸彈一樣,讓所有人都蒙了,幾乎不敢相信傳聞。

但是種種證據證明,葉雄就在現場,而且石驚天那致命傷一擊,就是他出手的,如果不是他的同夥出賣他,將他的面具撕扯下來,誰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葉雄可是救了人族的大英雄的,怎麼可能做出這件的事情。

但是,他暴露在無數人眼下的殺人事實,證明了一切。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人族形成兩種截然不同的言論,少數支持葉雄,覺得如果讓他來當族長,人族在妖界就能得到很大的發展,成為一個強大的種族,繼續讓石驚天當族長,只會讓人族越來越沒落。無毒不丈夫,做大事者,就應該這樣。另一種言論佔大多數,就是討伐,覺得葉雄這種做法,太卑鄙下流,他想當族長,盡可以光明正大地跟石驚天商議,根本不需要使出如此下流的手段。

族長被刺殺,重傷不醒,葉雄下落不明,整個仁城,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

仁城,三百公裡外的一片山林之中,兩道人影正在激烈大戰。

「覃勝,你這個無恥小人,居然當場揭我面罩,讓我身敗名裂,今天我勢必殺你。」

葉雄殺氣騰騰地朝覃勝殺過去。

「葉雄,冷靜一下,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覃勝一邊應付,一邊勸說。

葉雄根本沒理會他,瘋狂地攻擊。

覃勝早就聽說過他的厲害,但是真是見識,還是嚇了一跳。

自己堂堂妖王境界,相當於人族金丹中期,還是被攻得手忙腳亂。

整片樹林,被毀得不成樣子,連虛空都幾乎被撕裂。

足足打了半個小時,雙方勝負未分,這才停了下來。

「葉兄弟,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我們之間很好地合作。」

「合作你妹,咱們之間的合作完了。」

葉雄怒氣沖沖,轉身就走。

「你真要走,不考慮一下火衛?」

葉雄的身體站住了。

覃勝見他停下來,得意地笑了起來,將對方玩弄於手掌之間,真爽。

他根本沒看到,葉雄正背對著他,嘴角同樣揚起一抹邪笑。

(本章完) 早上,火衛去到交班地點的時候,水衛,木衛,土衛已經在等了。

「真倒霉,被安排上夜班,困住了。」木衛打著哈欠。

「你也說累,睡了幾個小時……」土衛小聲嘀咕。

「喂喂,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昨夜可是半會都沒休息過。你這樣可是會影響咱們之間的友誼的。」木衛連忙打斷她。

土衛嘴呶了一下,終於還是沒有再說什麼。

火衛跟木衛一起幹活久了,知道她的性格,也懶得問她,問土衛:「昨夜有什麼情況。」

「風平浪靜,一切如常。」土衛回道。

「你們抓緊時間回去休息吧,再熬幾天,很快輪到白班了。」火衛鼓勵她們。

「白班還不是一樣要幹活,唉,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天啊,降一道神雷,把精靈神樹給劈了吧,本姑娘就可以不用上班守夜了。」木衛叫苦起來。

旁邊的人,全都臉黑了。

整個精靈族,也只有她敢說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了。

「好了,快回去睡覺吧!」火衛摧促。

木衛這才跟土衛離開了。

火衛看了眼水衛,說道:「我巡東邊,你巡西邊吧!」

「土衛她們剛剛巡邏一遍才下班的,不急,大白天的,誰那麼大膽敢潛進來?」水衛說完,話音一聲,突然道:「對了,人族之中,出現一樣大事,你聽過沒有?」

「人族的事情,與我們精靈族有何關。」火衛一點都不關心。

「這可是關係到葉雄的……」

火衛身體一僵,片刻之後就恢復正常,彷彿半點不關心的模樣。

「人族的英雄葉雄,現在已經成了過街老鼠,人人都唾之,唉,想當初那麼風光,轉眼之間就成了公民公敵,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啊!」水衛說道。

「他不是救過人族嗎?」火衛問。

「他救人族是為了建立他的威望,就有兩天之前,他聯合海神妖,僱用海神族三王子,刺殺人族族長,事情敗露了……你說,他這人城俯得多深啊,石驚天可是跟他出生入死,經過幾次生死與共的,他這也下得了手,如果不是證據確鑿,我都不想相信。」水衛一邊說,一邊打量火衛的情緒變化。

火衛整個人呆住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問道:「你……想去哪一邊,咱們分頭行事。」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人族去修羅界請了支持,葉雄所在的金山寺,對於他這種行為非常譴責,已經派人前來抓捕他了,估計不久,他就會被抓回去。」水衛看了眼火衛,繼續說道:「現在,葉雄已經走投無路,無奈之下,只能投靠海神族,尋求庇護。」

「水衛,咱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別的人事情,少去理。」

火衛說完,匆忙地轉身離開。

「等一下。」水衛突然喊住她。

火衛站住了,有種不好的預感。

水衛走過去,來到她面前,一臉戲笑地望著她:「火衛,你不是一向很忠誠,眼光也一向很准嗎,怎麼會攤上這麼一個爛人?」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火衛慌亂地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裝?」水衛冷笑著,目光之中滿是鄙視:「實話告訴你吧,葉雄已經投靠海神族的三王子覃勝,而覃勝就是我的男人,葉雄投靠她的時候,已經把跟你之間的關係說得清清楚,包括你們在湖底親熱的事情……嘖嘖,火衛,我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藩王的新娘 火衛身體激烈地擅抖起來,嘴巴動了很多次,都沒能說出半個字。

「你也不必覺得難堪,男歡女愛,本來就是人之常情,就我所知,現在的精靈族之中,已經有很多人外面有男人了,就連前任的精靈女王蒙莎,也是因為外面有了男人,生了女兒,這才被廢除女王之位的,她現在還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一輩呆在這個鬼地方,沒點歡樂,鬼才會做,如果不是精靈族的修行資源充足,修鍊速度快,這裡的精靈早就跑光了。」水衛繼續說道。

火衛一直沉默著,眼睛里一汪淚水流了起來。

「這些話真的是他說的?」火衛顫聲問。

「你們在湖底的事情,只有你們兩個人知道,不是他說的,還是誰說的?」水衛說完,話音一聲,繼續道:「其實你也別難過,這沒什麼好丟人的,如果你真正成為一個女人,做過男女之間的事情,就會知道,你前幾十年真的是白活了。」

「他為什麼這麼做?」火衛繼續問。

「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唄,如果不是這樣做,他就沒有價值,海神族憑什麼保護他?」

火衛拚命忍住,不讓自己的眼淚繼續流。

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男人,就是這樣的人,她很絕望。

「他們現在正在密謀進入精靈神樹,已經可以通過四關了,只要咱們再跟他們合作,以我們四個人的力量,到時候奇異果實,咱們還不是想摘多少就有多少。只要得到奇異果實,咱們的實力就能突飛猛進,進入金丹中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換在自己修鍊,要進入金丹中期,那得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他現在在哪?」火衛問。

「你想去見他,行,今天換班時候,我帶你去見他。」

……

一片無際的山脈。

某個山洞洞口。

兩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洞口面前。

「以後咱們有事情就在這裡商量,不過我提醒你一下,以後進去要打一下招呼,我跟水衛有時候會在裡面做一些男女之間喜歡做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你懂的。」覃勝嘿嘿笑道。

葉雄心裡生起一種厭惡。

隨便在別人面前談論這些事情,他最鄙視了。

這對於女人來說,是一種不尊重。

「進去吧,咱們等水衛過來,再商量大事。」

覃勝走了進去。

進去之後,一陣特別的味道傳來。

裡面的床,上面十分零亂,被子隨意地撒落,枕頭東一個西一個,還可以看到被子上,有一大片的水跡。

這裡與其說是議事洞,還不如說是炮洞。

「這裡呆著不舒服,我去隔壁開劈一個山洞。」

葉雄直接走出去,在旁邊開劈了另外一個山洞。

「哈哈,這山洞不錯,咱們以後議事之後,我跟水衛在那邊,你跟火衛在這邊,這種感覺真爽啊!」覃勝在山洞口哈哈大笑起來,突然問:「兄弟,火衛你上過沒有,滋味如何?」

葉雄轉身,目光炯炯地瞪著他。

「我不問,行了吧!」覃勝攤了攤手,退出山洞。

走出山洞之後,覃勝的臉就沉了下來,罵道:「拽什麼,等老子利用完你,看我怎麼玩死你的女人。 覃勝離開之後,葉雄這才盤坐在地上,繼續修練《雷紋功》。

這段時間,他一有空就修鍊,就是希望快點把三色神雷印記填滿。

一個小時之後,背上的三色神雷印記,一陣五彩流轉,三色神雷印記終於完成了。

葉雄鬆了口氣,終於完成了。

有了三色神雷印記,他感覺自己有了很大的底氣,現在誰還敢動他,就得惦量一下自己的實力了。

接下來,他又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神通。

首先是功法,他已經學會了金系法術《梵聖功》,木系法術《長青功》,火系法術《赤焰術》,水系法術《凝冰功。》除了《赤焰術》還是爛大街的那種,其餘的都是仙階功法,可以進階,在達到元嬰期之前,都沒問題

真猿九變,他已經修鍊到最強的第三變,不破金身。

還有其餘的各種各樣的法術,真正殺傷力巨大的,始終不多。

無外乎是《梵聖功》加《真猿變》,冰火爆跟現在的《神雷天引》。

冰火爆雖然厲害,但還是要藉助火靈跟冰靈,如果它們都不在,實力會大減。

還好他現在的《凝冰功》已經漸漸修鍊加深,只要再找機會得到火國的《梵天功》,加以修鍊,以後哪怕不再需要冰靈跟火靈,都可以展現出強大的冰火合璧。

「看來要想辦法找到《真猿九變》第四變之後的修鍊法門,還有《梵聖功》第四層以上的修鍊功法口訣,這樣的話,才可以跟越來越多的強者大戰。」

葉雄進入妖界之後,分明感覺到,妖界整體實力,比起修羅界還要強大,像他所遇到的蒙莎,歌姬,還在被自己斬殺的白向仁,還有覃勝,覃體所在的海妖族,這些種族,是修羅界一個門派根本就沒辦法相比的。

五界如果按照整體實力來分的話,葉雄覺得可能最強是魔界,再然後是妖界,修羅界,修真界,至於地獄界,他從來沒去過,不知道整體實力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