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他竟然要被迫成為其中的一員,那種感覺簡直就像被逼著吃屎,無論是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無法接受。

更何況,他完全不知道沙漠之王卵的外殼是由什麼物質構成,又如何能生產的出來呢?

至於傑米·戴蒙和摩根大通銀行,已經盡到了自己應盡的義務,甚至遠比預料中做得更多,如果沒有對方的庇護,陸離相信自己恐怕現在都被請到某個秘密的地方喝咖啡了。

很顯然,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他的力量還是太弱小了,除非願意不擇手段發起報復,比如說憑藉神出鬼沒的變身能力不計後果發動恐怖襲擊,否則妥協就是唯一的選擇。

幸好之前與金融巨頭進行利益捆綁的策略正在產生作用,撐起了一個小小的保護傘,儘管不算很大,但有總比沒有強,起碼金錢方面會有足夠的補償。

「呼——」

陸離做了一個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始思索接下來要怎樣應對。

首先,他必須用最快速度返回異世界,尋找一種類似的替代材料,而且最好有強烈的局限性,沒辦法輕易應用到軍事領域。

其次,絕不能讓美軍成為這種材料的唯一擁有者,他得編造一個謊言,讓對方相信這種材料是從別人手裡買來的。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邊是查清楚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是誰在暗中推動這一切,等風波過去之後再瞅准機會狠狠的報復回來。

畢竟陸離可不是那種吃了暗虧還會忍氣吞聲的人,眼下沒有足夠的力量報復,並不意味著以後沒有足夠的力量報復。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最多三五年時間的發展,艾力彼生物科技公司肯定能成長為一家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企業,甚至通過金色沙棘果的神奇功效,與世界各地的權貴們建立起親密關係,他目前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耐心,不能為了一時衝動毀了原本的計劃。

當然,不進行正面對抗,不意味著不能噁心對方。

其中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利用異世界一些地球上沒有的特產,幫助那些敢於和美軍激烈對抗的國家,比如說天朝……

就在陸離考慮清楚自己應該怎麼做的時候,洗完澡的安吉拉從衛生間走出來,一臉好奇的問:「是誰的電話?居然打了這麼久?」

東晉北府一丘八 「沒什麼,生意上的小麻煩,我得馬上去處理一下。很抱歉,晚上的派對我可能要稍微晚點到了。」陸離故作輕鬆的回答道。

「你用不著道歉,我又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女孩。不過作為補償,你得幫我搞定酒的問題,畢竟我才十七歲,根本沒辦法在超市裡買到含有酒精的飲料。」說著,安吉拉來到近前,獻上了一個熱吻,緊跟著坐在床邊開始穿衣服。

正如有句話說的那樣,通情達理的女孩永遠比那些只會撒嬌發嗲的女孩更討人喜歡。

感受著嘴唇上殘留的餘溫,陸離內心年之中煩躁的情緒稍微平靜了一些,很快拿起手機給喬納森打了個電話。

大概幾分鐘后,他來到女友身邊,一邊輕輕嗅著對方的頭髮,一邊說道:「我打過招呼了,你一會兒直接去夜店倉庫取就行,想拿都少拿多少。」

「哇哦!太棒了!我敢打賭,那些傢伙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高興跳起來。謝謝,我愛你!」安吉拉撲上來發出驚喜的尖叫。

「呵呵,先別激動,因為我還有一個禮物要送給你。」話音剛落,陸離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法拉利車鑰匙,放在放在女孩的手上。「給,他現在是你的了。」

「送……送給我?!一輛限量版法拉利跑車?」安吉拉明顯被嚇了一跳,趕忙拚命擺手:「不!不行!這太貴重了!如果被我媽媽知道,她一定會殺了我的。」

「那就先拿去開,如果費麗莎女士問起來,你就說是從我這裡借來的。反正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關係,互相借車沒什麼大不了的,你說呢?」陸離毫無壓力的偷換了概念。

對於他來說,像這種文字遊戲之類的小伎倆,早在學生時代就已經玩得爐火純青,為此挨得板子也同樣數不過來,可謂是經驗老道。

安吉拉咬著下嘴唇,內心之中極度掙扎,足足過了一分鐘才用力點了下頭:「好吧!聽你的!」

「真是個乖女孩……」

陸離笑著捏了下女友的鼻子,轉身走進衛生間簡單沖了個澡,然後搭順風車前往夜店,取回自己那輛雪佛蘭SUV,以最快速度回到別墅。

剛一走進客廳,他就看到兩隻蘿莉正躺在沙發上,津津有味吃著零食,她們中間擺著一台平板電腦,似乎正在一起玩遊戲。

「你們今天過得怎麼樣?」陸離微笑著打了聲招呼。

趙玫玫立刻像只受驚的小兔子,從沙發上跳起來,緊張不已的回答道:「陸……陸叔叔,您回來啦?」

「主人,你不是說要晚點回來的嗎?」薇薇安也用異世界的語言詢問道。

經過整整一個白天的學習,她大概了解了地球上的很多事情,尤其是語言方面超過了五千種以上,所以說兩句別人聽不懂的話,並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陸離安撫的摸了摸少女的腦袋,同樣用異世界的語言對暗精靈蘿莉說:「薇薇安,我現在有急事要回一趟肯佩拉,家裡交給你沒問題吧?」

薇薇安楞了一下,立刻追問道:「為什麼要回去,您遇到麻煩了嗎?」

「別問那麼多!記住,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無論發生什麼,只要沒有威脅到你們倆的生命,就千萬別反抗,等我回來自然會處理,知道了嗎?」陸離表情嚴肅的叮囑道。

他現在最害怕的就是在找到替代品之前,美國政府的人便找上門來。

「嗯!我明白了!」薇薇安認真的點了點頭。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陸離二話不說,直接穿過大門,駕駛著魔改悍馬一路狂奔,愣是用了不到一小時左右,便傳送到了肯佩拉…… 由於時間緊迫,陸離沒有返回小隊駐地,去和自己的隊員們見面,而是直奔位於城市中心位置的冒險者公會。

可能是因為很多中低級冒險者都動身前往北方倫德王國的邊境要塞,所以人數看起來少了許多,熱鬧的一樓大廳僅有不到原來的三分之一,顯得十分冷清。

畢竟狩獵之月一年僅有一次,不僅報酬相當豐厚,而且在獸潮狂暴無比的衝擊下,能夠最大程度鍛煉一個人的意志力,殺死的野獸也可以轉手賣給商人,簡直就是一舉多得,收入遠比進入地下城獵殺怪物高得多。

唯一的缺點就是路程太遠,算上停留時間差不多要兩個半月,不少冒險者都把這次任務視作為明年的冒險生活攢錢。

除了冒險者們,狩獵之月同樣也是商人們的盛宴,在短則七天、長則半個月的時間內,有起碼上百萬的動物會從森林深處湧現出來,根本不需要像平日狩獵那樣,小心翼翼探索追蹤,它們會自己送上門來。

這些被殺死的野獸,肉能做成長期保存的肉乾、香腸,皮能加工成堅固的皮甲,亦或是厚實的毛皮大衣,被運往世界各地出售。

就連剩下的骨頭,都將晾曬后被磨成粉末,成為某些家畜飼料的添加劑和土地的肥料……

至於倫德王國,光是交易稅一項就能數到手腳抽筋,更不用提商人們大量雇傭本地勞動力帶來的繁榮經濟。

用一句話來概括,狩獵之月已經成為除了被殺死的野獸之外,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有利可圖的好事。

「咦?守望者,你是來找雷納德長老的嗎?」剛好路過的米娜,發現正在四處張望的陸離,主動走過來詢問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肯佩拉最近產生了什麼奇怪的流行趨勢,這位兔人少女竟然在自己兩隻長耳朵頂端分別打了個蝴蝶結,只要腦袋輕輕一晃動,立刻便會左右搖擺,讓人下意識把注意力轉移過去。

陸離強迫自己不要去盯著對方的耳朵,嘴角輕微抽搐著點了點頭:「沒錯!請問雷納德長老在哪?我找他有急事。」

米娜笑著攤了攤手:「不好意思,你恐怕要白跑一趟了。雷納德長老不久之前,親自動身前往貝瑟爾帝國,打算給那位野心勃勃的皇帝一個警告,至少得一兩個月後才能回來。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其他長老解決。」

「不在?該死!怎麼偏偏趕在這個時候!」陸離皺起眉頭小聲嘀咕了一句,緊跟著上衣口袋掏出一枚沙漠之王的卵。「米娜,你知道城內有誰能製造出和這枚卵表面相似的材料嗎?」

「沙漠之王的卵?」兔人少女瞪大眼睛,流露出一絲驚訝,低聲解釋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之所以不會隨著領主的死亡而消失,主要是因為領主在巢穴產卵前一個小時,會爬到地面上吃下一種叫做黑色龍血樹的魔法植物,而這種植物內部所蘊含的汁液,就是卵膜的主要成分,它能有效隔絕一切魔法能量的擴散。」

「黑色龍血樹?如此說來我去第十層挖幾顆這種植物就行?」得到重要線索的陸離大喜過望,緊緊抓住兔人少女的手。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輕易就找到了替代品,或者說是源頭。

米娜苦笑著搖了搖頭:「不,不行,黑色龍血樹流出來的汁液太濃郁,暴露在空氣中幾秒鐘便會與空氣相結合,凝結成堅固的硬塊,哪怕用鐵鎚砸下去都不會碎裂。據我所知,肯佩拉只有一個人擁有儲存和使用它的技術。」

「這個人是誰?」陸離眯起眼睛追問道。

「阿爾戈拉,一名經常做賠本生意的商人兼菜鳥鍊金術士,你到西城區最爛的旅店就能找到他。」米娜想都沒想便給出答案。

陸離道了聲謝,轉身衝出公會大門,迅速發動車子。

看著他急急忙忙的模樣,兔人少女趕忙扯著嗓子大喊:「喂!守望者!我的話還沒說完呢!阿爾戈拉在半年前就已經負債纍纍,現在說不定已經活活餓死了呢!」

很可惜,汽車發動機的噪音掩蓋了一切,陸離沒能聽到這句話,急匆匆消失在道路盡頭,大概六七分鐘,便找到了西城區最爛的旅店。

之所以說這裡爛,並不是說房子很破舊,恰恰相反,二層的木屋蓋得非常漂亮,窗戶也擦得一塵不染。

它被評為最爛旅店是服務太差,差到但凡腦子沒有問題,都不會選擇在這裡住宿。

據說旅店的主人曾是一名極度喜歡惡作劇的頂尖冒險者,退休之後用自己的積蓄開了這家店,為的不是賺錢,而是看客人們憤怒扭曲的反應。

後來的繼承者遵循先祖的遺願,仍舊沿襲著以前的風格,直到先祖遺留下來的財產花光為止。

不得不說,這實在相當惡趣,由於不需要盈利,所以也不必顧及什麼,久而久之就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剛推開這間旅店的大門,陸離就聽到耳畔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

「住店免費!三餐自己解決!本店從不提供任何服務!記得自己把房間打掃乾淨!不然我會在你的床上拉屎!」

摳了摳有點耳鳴的左耳,他瞥了一眼站在自己旁邊,手持青銅喇叭的大鬍子矮人,強忍著暴揍對方一頓的衝動,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是來住店的,我是來找人的。請告訴我阿爾戈拉住在哪個房間?」

「不好意思,本店從不回答任何問題,你自己去二樓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敲門吧。」說著,矮人十分欠揍從鼻孔里挖出一塊噁心的鼻屎,朝天上用力一彈。

只見這塊鼻屎劃過一條高高的拋物線,直奔陸離站著的方向下落。幸虧他反應夠快,不然百分之百會被砸到。

「媽(的)!」陸離厭惡的瞪了對方一眼,二話不說走上樓梯。

儘管他早就知道關於這家旅店的種種傳說,甚至還一度當成是笑話,可今天親身經歷過才知道,簡直太可惡了。

要不是公會規定破壞建築要遭到重罰,估計這家旅店早就被憤怒的冒險者們拆了…… 「誰來告訴我,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

站在二樓的樓梯口,陸離目瞪口呆看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走廊,還有走廊兩邊起碼上千個房間,爆出了一句口粗。

要知道從外面看,這家旅館長度最多不會超過三十五米,絕對不可能有如此長的走廊和空間。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個十分欠揍的矮人拎著水桶和抹布,慢慢悠悠走上來,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表情,一邊扯著破鑼嗓子唱歌,一邊旁若無人的蹲下來擦地。

當然,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可氣的是這傢伙不但故意扭動著自己的大屁股,而且歌詞明顯是現編出來的,幾乎就沒有一句不帶諷刺意味。

作為一名在複雜社會環境中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油條,陸離一直覺得自己涵養不錯,起碼很少會當著別人的面發火。

但今天才知道,那不是自己涵養好,是還沒遇到過能把人氣死的傢伙。

毫無疑問,眼前這名沒事找事的矮人就是一個能把死人活生生氣活的混蛋,一舉一動無不從透露出淫(盪)的內在本質……

陸離現在很想打人,確切的說很想在那兩半肥碩的屁股上狠狠踹一腳。

但出於謹慎,他忍住了,皺起眉頭喝問道:「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畢竟神賜之城可不是地球,各種強者高人遍地都是,或許路邊上擺攤賣水果的老頭子,想當年就是位三十級以上的精英冒險者,揮揮手臂便能勒斷公牛的脖子。

「嘿嘿!年輕人,你現在一定想要搞清楚,二樓的走廊和房間時怎麼回事,對吧?過來幫我把地板擦乾淨,我就好心解釋給你聽。」老矮人裂開嘴提議道。

「你讓我幫你擦地?」陸離似笑非笑的挑起眉毛。

「沒錯!擦地!」老矮人摸著濃密的絡腮鬍子,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你看我都這麼大年紀了,腰也不是很好,總趴在地上會酸疼,你難道不應該主動幫忙嗎?唉,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懂得尊敬老前輩,在我們那會,你這種態度是會挨揍的。」

「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麼無恥的老痞子!」陸離被對方理所當然的語氣逗樂了,緊跟著毫不猶豫的拒絕道:「抱歉,老混蛋,我可沒興趣幫一個態度惡劣,以激怒別人為樂的傢伙幹活。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阿爾戈拉住在哪個房間,否則你這家店以後別想再開下去了。」

「你威脅我?你竟然敢威脅老泰爾!一個乳臭未乾的人類小子!哈哈哈哈!」矮人拍著啤酒肚大笑不止。

很顯然,他壓根沒把陸離放在眼裡,更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

遭到嘲笑的陸離沒有惱怒,可能在戰鬥技巧和戰鬥意志方面,他的確不如異世界彪悍的土著,但在商業和經營方面,他能完爆這些土鱉一個太平洋那麼遠。

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了當的承認道:「沒錯,我就是在威脅你,而且還有能力付諸行動。

你知道嗎?其實封殺你這家小旅館很容易。

我只要花錢把周圍所有的地皮買下來,然後建一個沒有門的圍牆。

如此一來別說客人了,連你自己都走不出來。

如果我願意,還能將頂端封死,形成一個徹底密閉的空間。

沒有白天和黑夜、沒有食物和飲水、甚至連空氣都會在幾個小時之內消耗一空。

假如你不想死的話,除了打破圍牆絕對沒有第二個選擇。

可你一旦打破圍牆,就等同於觸犯了公會立下的規矩,那就是破壞建築物,需要上交巨額的罰金。

我沒記錯的話,似乎是不低於一萬金塔,你覺得自己能承受幾次?

我都不用干別的,只要反覆重建幾次圍牆,你這家店估計就得被罰倒閉。

怎麼樣?老痞子,現在你還覺得我的威脅蒼白無力嗎?」

瞬間!

自稱老泰爾的矮人就像一隻被人卡住脖子的鴨子,笑容凝固在臉上,兩隻綠豆大小的眼睛眨個不停,彷彿在用他那不怎麼發達的腦袋,思考這個計劃付出實踐的可能性。

足足過了有連三分鐘,他才猛地倒抽一口涼氣,驚呼道:「我的神啊!你簡直就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狡猾、最奸詐的人類!」

陸離無語的搖了搖頭,心想就這感人的智商也學別人整蠱?

估計是異世界的冒險者們大部分喜歡用肌肉代替頭腦思考,所以才會被眼前這個老傢伙耍得團團轉,不然換一個稍微聰明點的人,肯定能加倍奉還。

不過他今天並不是來找麻煩的,看到對方表現出恐懼表情后,立刻逼迫道:「怎麼樣,你考慮好了沒有?是滿足我的要求呢,還是讓我給你建議一堵沒有門的圍牆?」

「好吧,好吧,你贏了,今天算我倒霉……」老矮人丟掉手裡的抹布,舉起手表示投降,與此同時,他還低聲念了一句生澀的咒語。

只見原本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走廊,立刻蒙上一層詭異的灰色,給人一種整個空間都被扭曲的錯覺。

大概不到五秒鐘左右,一條二十米長的木質走廊取而代之。

陸離用力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確定的問:「剛才那是幻覺?!」

「呵呵,是不是幻覺取決於你的理解,我更願意稱它為真實夢境。因為你看到的東西並不僅僅是視覺上的欺騙,更是一種精神上的欺騙,就好像做了一個永遠無法醒來的夢,當你的意識認為自己已經死了,那就真的死了,和真實世界沒有任何差別。」老泰爾洋洋得意的解釋道。

「欺騙大腦嗎?原來如此……」陸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動聲色使用了竊取技能。

眨眼功夫,一個全新的技能出現在腦海中。

真實夢境LV3:以自身為中心,所有在半徑二十米之內的生物都會被影響,你可以任意編織想讓他們看到的內容,持續時間三分鐘,消耗魔力一百點。 毫無疑問,真實夢境是一個強大的輔助技能,強大到足以在關鍵時刻扭轉戰局!

儘管只有短短一句話的簡單描述,但卻可以讓人無法分清幻想與現實,只要運用得當,完全可以使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劇本行動,就好像在他身上安插了一個遙控器。

唯一遺憾的是陸離暫時還不太清楚,三級技能對於普通人的影響究竟有多大,能不能做到通過強力誤導,直接讓目標的意識確信自己已經死了。

以他在網路上了解到的信息,世界上確實有一種叫做「行屍走肉症」或是「科塔爾綜合症」的詭異精神疾病,其表現形式就是無自主意識,完全憑藉生物本能行動,就好像行走的屍體,故而因此得名。

很顯然,按照老矮人的描述,真實夢境明顯要比「科塔爾綜合症」可怕,它甚至能迫使大腦主動下達停止呼吸和心跳,屬於真正殺人於無形的能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