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這家人有多麼的低調,低調到網上竟然什麼消息都沒有。

估計,最高調的一次,就是前段時間在她那所謂的認親宴上了。

最後沒有辦法,江念只能求助程燃。

江家,帝都的四大家族之一,從春秋時期就是高門大戶,祖上更是開國元勛,向來把持軍權,強勢彪悍的作風,讓上位者極為忌憚。

所以,至此,江家只剩下一個江寒若還在軍隊,卻也因為上面人的嫉妒和忌憚,失去了一雙腿,江老爺子心如死灰,再也不問軍事,只在家裡養花種草。

可見,是有多寒心。

而上面的兩個兒子,在得知江寒若出事後,也都直接從政壇上退了下來,直接撒手,毫不眷戀那樣的位置。

這才開始從商。

就算是如此,江家的勢力也沒有消減半分,在軍隊,政壇,都有著無可估量的號召力。

江念的內心是驚訝的,她從來沒有想到,她的外公家,會是這麼一個龐大的家族。

有權有勢還他媽有錢。

這……

她心裡反而有些怵了。

都是些優秀的人,她又伸出娛樂圈那樣的大染缸里,對比之下,總覺得有些上不得檯面。

程燃驅車到涼州城外,那是一座巨大的古代園林,撲面而來的都是古色古香的氣質。

質樸的園子,都是用金錢堆積的。

由此可見,這是有多豪了。

這次,江念把默默和想想也帶了過來,她不想讓這兩個小傢伙在生活在暗中了。

程燃有他的考量沒有告訴他的家人,可江念對這一家人,從心裡已經認可了。

再加上她和程燃又都有自己的事,她過一段時間還要去開演唱會,程燃更是不可能一直在家裡照看他們,又不能每次都麻煩林深。

所以,江家是很合適了,可以在這裡陪著江老爺子,也是不錯的選擇。

毒後權傾天下 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園子,只是從外面看過去,流水、假山、花園,每一處都透著精緻。

「哇哦~媽咪,這裡好大。」

走過長長的走廊,四人才是看到了房子。

江念只看到一個年長的老人站在外面,他看上去神采奕奕的,頭髮卻已花白,他目光切切的望著他們這個方向,看到江念時,激動的就往這邊走。

江念下意識的頓了下腳步,直到一雙大手握住她有些冰涼的小手,她才是反應過來。

腦中,又想起江沅說起的話。

紅塵盡處嘆飄零 她的媽媽,虧欠這個老人。

「小念念——」

老人的聲音響起時,江念的眼眶就紅了,這個頭髮花白的老人,不管以前多麼的強大,可他現在,也只是一個老人,一個等著女兒回家的老人。

她直接朝著老人跪了下去。

默默和想想都是愣了一下,正準備說話,卻被程燃拉到了一邊,「噓,不要打擾你們的媽媽。」

程燃心疼的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揪成一團。

「你這孩子,做什麼?」江老爺子看到江念的模樣,就彷彿是看到江藍,這兩個人長的真像啊!

這大概就是血緣吧!

她重重的朝著江老爺子磕了一個頭。

江老爺子也沒在扶她,站在她身前,紅了一雙眼,竟有些要落淚的趨勢。

愛如玫瑰天 江念又磕了兩個,眼淚從眼眶滑落。

「爺爺,我替母親,說句對不起。」

她知道,這三個字有些蒼白,可總歸,是江藍,負了她的父親。

這三個字,是不論怎麼樣,都要說的。

「乖孩子,起來吧,爺爺知道,爺爺都知道,這些年,苦了你了。」



屋內,江家老大和老二看著屋外的一幕,也都忍不住的紅了眼。

他們這些年何嘗不想江藍呢,那可是他們家唯一的公主,從小就是捧在手心的。

此時看到江念,就像是江藍站在了他們的跟前一樣。

「走,我們進去。」

江老爺子拉著江念就往屋裡面走。

客廳內。

江寒若對著江念笑了笑,聲音罕見的溫柔。

「歡迎回家,我的外甥女。」

江念微紅的眼眶還掛著淚珠,卻硬生生的被江寒若這句話逗笑了。

當初,他還是她的情敵呢。

現在一轉眼,他就成了她的舅舅。

原諒她現在有些接受無能。

開口叫舅舅,還是有些困難的。

江沅從二樓走下,對著江念甜甜的打了個招呼,「姐,你要是再不來,爺爺可就要把房子掀了。」

「你都不知道,他昨晚硬是拉著我們一家人在客廳看你的演唱會。」

江老爺子瞪了江沅一眼,「胡說八道,那是我外孫女唱的好聽,你們不是都很愛聽嘛!」

「是是是,我們都喜歡聽。」

溫馨的氛圍,讓江念緊張的心微微放鬆下來。

這時,從一旁走來兩個中年男人,還有兩個婦人,經過昨晚程燃的普及,江念猜測他們就是她的兩個舅舅了。

她母親的哥哥。

江老爺子介紹:「這是你大舅舅,江佑恩,這是你大舅媽,童蓁,這位是你二舅舅,江海晏,這是你二舅媽,穆濘。」

江念一一叫了。

童蓁和穆濘一人給了她一個擁抱,直說:「念念,歡迎回家,以後就住在這裡吧。」

他們都不長回家,這次也是給公司請了假才過來的,過幾天又要走。

兩人又給了江念紅包。

「兩位舅媽,兩位舅舅已經給了很多了,這我真的不能收。」

這邊,程燃把手中拎著的東西全都放在了茶几上,默默和想想也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拎了一路,真的很沉了。

江寒若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們。

向來寒冽的眸子中有著一絲驚訝,「他們是?」

程燃張口就把江寒若驚到了:「我和江念的孩子。」

我和江念的孩子……

孩子?

那他……

他微抿了下唇角,說:「所以我做爺爺了!?」

程燃點頭。

他伸手摸了摸兩個小傢伙的頭,道:「叫舅爺爺。」

兩個小不點:「……」

這麼年輕的爺爺?

兩人同時搖頭。

長的這麼帥,怎麼可以做爺爺呢?

江寒若眉心跳了跳,看著那兩個小不點,腦仁疼。

「你倒是瞞的緊啊!」

那邊,江念還被眾人圍攻著。

「念念是吧。」

說話的是江佑恩。

他以前在某個城市任職,那個時候出了地震,他的嗓子是在那個時候給喊壞的。

說話時,聲音沙啞,滄桑冷冽,低沉的有些冷酷。

江念看著他,瞬間心驚肉跳。

童蓁站在他身邊,手從他身後繞過去,捏著他背上的一塊肉,掐了他一下。

說話客氣點,打什麼官腔!又不是你下屬。

哪怕已經在商場上混跡了許多年,可那骨子裡的氣勢,一點也沒有被磨平,反而愈發的冷厲起來。

那些年做官,他說話下意識的都是帶著官腔,那種感覺,像是被什麼人訓話一樣,讓人心驚。

江佑恩輕咳一聲,說道:「和藍藍長的很像,唱歌的,不錯,你媽以前也喜歡唱歌,總給我們唱。」

「嗯。」

「怎麼想起唱歌的?」

「比較喜歡。」江念看著他,眨了下眼,很意外他在家是不是也是這麼和自己的兒子說話的。

她終於知道,江沉那不愛說話,一說話就懟死人的性格是隨了誰了。

「嗯,那你對這個職業有什麼看法,或者對未來有什麼設想。」

江念:「……」

彷彿又回到那些年,被班主任支配的痛苦。

童蓁臉都黑透了,這是你的外甥女,你端什麼架子!

江沉下樓時剛好聽到了他爸的聲音,冷峻著臉,顯然已經習慣了。

江海晏嘴角輕扯了一下,果然,大哥就是大哥,厲害的一批!

「我大哥就是這脾氣,以後習慣就好了。」

「都還沒吃飯吧,剛好要飯了,我們去吃飯吧!」

江念直接就被拉著去餐廳。

她本來說,還想介紹一個默默和想想呢,這些人,壓根沒給她開口的機會。

眾人都離開后,童蓁抬腳狠狠的踹了一下江佑恩,壓低聲音說:「你今晚給我睡書房。」

江佑恩抿唇,他真沒覺得自己說錯什麼。

他摸了摸自己的腿,看來,這書房是睡定了。

穆濘說:「我們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就隨便做了一些,不要介意。」

江念急忙搖頭,「不會的。」

可是,當她看到桌上的飯菜時,心裡微微感動,這些菜,許多都是她母親喜歡吃的。

「謝謝舅媽。」

「媽咪,又好吃的嗎?想想也餓了。」

眾人都是愣了一下,一下子就被這個軟軟甜甜的聲音吸引了過去。

登時,就看到一個宛如精靈一般的小女孩衝進了廚房,一雙黑瞳,扎著兩個小辮子,穿著簡單的衣服,正甜甜的笑著。

媽咪,誰是她媽?!

她對著驚訝的眾人鞠躬,軟軟糯糯的開口:「外曾祖父,舅爺爺,舅奶奶,你們好,我叫想想。」

轟的一下,眾人只覺得五雷轟頂。

尤其是江老爺子,都給嚇懵逼了。 想想看著圍在她身邊的人,白凈的小臉上浮現出一絲懼意。

她下意識的往江念的身後躲了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