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越是如此,那天劫彷彿受到了觸怒,一道道雷光垂落,幾乎有一大半全都落在了那不朽印記之上。

「你不是不朽嗎?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陸離跟他耗上了,那黑色神山的印記氣息太特彆強大,幾乎將天劫全部引,只有少部分落在他的身上,也被其丹田和泥丸兩道玄關吞沒煉化。

「生死玄關,生死玄關……」

突然,陸離身軀微震,似乎領悟到了某種道理,丹田鬼蟲,丹神兩大真氣運轉,兩者交織化出的漩渦深處似乎有一股古老的力量呼之欲出,與此同時,他觀想神魔本尊象,泥丸處一點毫芒越發璀璨,猶如金剛琉璃,散發出強大的波動。

咔嚓……

終於,一聲脆響驚起,那神秘古老的黑色山嶽出現了一絲裂縫。

「好,就等這一刻了。」陸離心中狂吼,運轉法門,一道命傷被其捕捉,被無盡鬼氣分解,而後在天劫的煉化下,化為濃烈原始的本源,流向泥丸、丹田兩處。

轟隆隆……

陸離吸收了這道本源之後,泥丸、丹田之間似乎貫通了,彷彿有一座橋樑架起,如同筋絡一般,與此同時無盡鬼氣,星光,雷劫,靈氣等等一切能量都被那兩道源泉吸收,通過天地二橋的煉化,轉化為強大的生命本源,鑄就出新的肉身來。

「生死玄關,陰陽轉化……」葉塵兩眼放光,顧不得渾身的重傷,死死地盯著土丘,此刻他洞悉一切,就看見陸離的身體就彷彿混沌宇宙,那泥丸、丹田就猶如陰陽兩面,代表著最為原始的本源,一陰一陽,一虛一實,所有能量都在這兩道源泉的轉化之下,化為他的本源。

「成功了,成功了……」葉塵大喜,激動得猶如一個孩子。

此刻,陸離不僅打通了生死玄關,天地二橋,藉助天劫的力量化解命傷,順帶著他連潛藏在這古戰場無盡歲月的鬼氣都給煉化了。

不僅僅是鬼氣,還有雷劫,星光,靈氣……甚至還有那不朽印記的力量,都被他吞噬煉化。

此刻的他就猶如一尊巨大的熔爐,每個呼吸的功夫,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塵長長舒了口氣,看著被氤氳氣流籠罩的土丘,眼中閃過一絲疲乏。

「小塵子,怎麼樣?」謝靈兒關心道。

葉塵搖了搖頭:「他已經渡過最大的劫數,如今欠缺的只是時間,等待最終的蛻變。」

葉塵心中好奇,就連他也無法猜測經過蛻變的陸離會出現何種變化,達到什麼樣的境界。

「等著吧,等著吧。」他微微喘息,盤坐了下來。

……

此刻,在這古戰場的深處,一個男子抬頭看著遠處的天劫,那俊美的臉龐出現了動容之色,他身形高大,身上披著一件寬袍大氅。

這個男人身後,立著一群人,其中陳銘,祁羽等赫然在列。

「霍師兄,那是什麼?」陳銘有些畏懼地看著遠處的異象問道,而他眼前的這個男子赫然便是寄空山年輕一輩第一高手,霍東來。

「天生異象,必有妖孽,只怕那東西被人捷足先登了。」霍東來眉頭微皺道。

「不管是什麼人,在我等面前都必須臣服,那東西早已註定是我等之物。」

就在此時霸道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眾人望去,一隊人馬走來,各個氣息強大,尤其是為首的兩人,一個身穿紅袍,左手被鐵甲覆蓋,一個面疾如火,赤眉倒豎。

「百祭門的人。」陳銘等人心頭咯噔一下,在這些人面前,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鐵面侯,赤霜華你們終於來了。」霍東來面色淡然,哪怕在這兩人面前都有足夠的底氣,而那兩人對他似乎也頗為客氣,並沒有來自大宗大派的傲慢,至於其他人則完全被它們忽視了。

「你也不必如此,那元道人的遺蛻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七妙魔宗在魔道之中實力並非最強,可是手段卻最為詭異,尤其是他的那件靈器,元磁靈珠,在這凶地被滋養了這麼久,若是貿然動手,不死也要脫層皮。」鐵面侯的左手輕輕摩挲,鐵甲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音。 ?「不錯,況且我們這次帶來了一件絕品寶器,足以橫掃一切,有個把不知死活的也沒有任何關係。」就在此時,又一道聲音響起。

這三大高手談話,居然有人敢插嘴?

霍東來面色微冷,看著一個男子面帶微笑,從百祭門的人群中緩緩走出。

對於他這種行為,鐵面侯,赤霜華並不在意,反而有些親近道:「霍兄,這是我們新進門的小師弟,名叫蕭元初。」

「蕭元初!?」霍東來眼睛微微眯起,這個名字他最近也有耳聞,雖然只是百祭門的新人,不過風頭之強早已蓋過了許多老牌弟子,而且聽說百祭門已經將其內定,作為重點培養,甚至有不世出的宗門耆老親自指點,賜下了許多寶物。

「難怪敢在鐵面侯,赤霜華面前有恃無恐。」霍東來心中暗道,倒也沒有再說什麼,這樣的人物有著深厚的背景和資源,成長起來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霍兄莫要小看了我這位師弟,那件絕品寶器這裡也只有她能夠催動。」鐵面侯笑道。

「哦?」霍東來微微動容,不禁高看了蕭元初幾分,後者也只是笑了笑,然而眼中的高傲與輕狂卻沒有絲毫掩飾。

三位感神境後期,還有十幾位感神境中期,這樣的陣容堪稱強大,最關鍵的是他們手中還有著一件能夠發揮出全部力量的絕品寶器,如此力量哪怕遇到靈脈境高手都有一爭得資格。

所以百祭門的人有恃無恐,並不怕別人捷足先登。

眾人動身,循著那異象重重的方向前行,大約過了半日,那地方終於出現在了眼前。

「殺伐氣象,天降雷劫!?」霍東來面色凝重,天空中劫雲漸漸散去,那雷劫似乎已經接近了尾聲,可向四周輻散出來的氣息依舊讓他感到心悸。

「這並非元道人留下的手段,有人誤打誤撞擅闖了此地。」鐵面侯目光冷冽,看了過去,果然在那高聳的土丘外圍有著兩道身影在晃動,其中一人催動法訣,以重重陣法將土丘封禁。

公事攻辦 「無論何人,立刻離開。」赤霜華畢集真氣,一聲厲吼,那聲音放佛可以裂金穿石,哪怕天雷滾滾,依舊傳了出去。

此刻,正在全力催動的陣法的葉塵豁然而起,面色蒼白如紙帛,這時候居然有人闖了進來,而且看樣子實力驚人,凌然霸道,他循聲望去,只一眼,心便沉到了谷底。

這些人太強大了,尤其是為首的三人,顯然已經邁入感神境後期,氣息驚人,至於覺醒本命真氣的也有十幾位,最要命的是他在這些人當中看到了熟人。

「陳銘。」

顯然陳銘也看到了他,他先是一怔,繼而露出狂喜之色,旋即湊到了霍東來的身前。

「霍師兄,那是祈神宗的人。」

「你認識?」霍東來還未說話,鐵面侯面色不善,冷冷問道。

陳銘心頭咯噔一下,恭敬回道:「回大人,祈神宗的人都是一些鑽研旁門左道的奸險之徒,尤其是這兩人,只怕是想要以邪術破開此地的禁制。」

「哼。」赤霜華冷哼:「我不管他是不是修鍊旁門左道,三個呼吸的功夫,全部給我滾,否則就把命留在這裡。」

這一聲傳遍四野,震得葉塵心頭顫動,面色越發難看。

「那是百祭門的人,師弟,還沒有結束嗎?」謝靈兒急道。

葉塵沒有說話,死死地盯著土丘,目光無比堅定。

狂少誘寵小嬌妻 「小塵子……」

「就算死,我也要守在這裡……」葉塵咬牙,天劫已經接近尾聲,這時候他無論如何也不能退。

「不知死活。」赤霜華一聲冷哼,一抬手,頓時兩道身影嗖嗖掠出,向著葉塵襲殺過去。

「該死。」謝靈兒咬牙,挺身上千,玉手輕抬,一股濃烈的赤色煙霞泛起,帶著點點熒光,瞬間便將那兩人籠罩。

那兩人身形一頓,只不過吸入了一點,身體就變得遲鈍起來,連眼神都漸漸迷離。

「區區毒煙,雕蟲小技。」赤霜華冷哼,屈指一彈,一道勁風拂過,便將那煙霞吹得煙消雲散,與此同時,謝靈兒嬌軀一顫,癱倒在地,嘴角溢出鮮血,面色變得無比慘白。

「師姐……」

「嘿嘿,輪到你了……」那兩大真氣境的高手殺到,其中一人手掌如刀刺穿了葉塵的小腹,還有一人生生將他臂骨折斷。

「啊……」葉塵慘叫,然而雙腿如同生根了一般,始終不退半步。

「看你骨頭有多硬。」其中一人冷笑,兩手輕輕錯開,便將葉塵的膝蓋捏得粉碎,後者雙腿一軟,卻依舊顫顫巍巍,屹立不倒。

「賤骨頭,殺了。」鐵面侯無情道。

「明白。」那兩大真氣境高手對視了一眼,露出冷笑,旋即出手,斬向了葉塵的頭顱。

「師弟……」謝靈兒嘶吼道,眼中流出了絕望的淚水。

咔嚓……

就在這時候,一聲脆響划落,回蕩在每個人的耳畔,與此同時一雙大手,從那土丘之中破土而出,生生抓住了那兩大真氣境的手臂。

「誰?」

那兩人微微愣住,一抬頭,便看到了一雙眼睛,如同萬丈深淵般深邃不可測度,那眸子深處如含日月,光華流轉,有著無窮的魔力,僅僅一眼,他們便徹底迷失,直挺挺的倒下了。

「什麼人?」鐵面侯面色陰冷,居然有人敢對他們百祭門的人眼皮子底下動手?簡直就是找死。

「是他?」陳銘大喜過望,之前他還以為陸離早已離開,心中還有些失望,要知道陸離才是他最記恨的人。

「師兄,他們是一夥的。」陳銘冷笑道,在百祭門面前,在霍東來面前,他要讓對方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隻隨時都會被人捏死的小蝦米,根本微不足道。

「原來也是祈神宗的人。」霍東來眼睛微微眯起,閃過一絲譏誚,對他來說也只有百祭門的人才能讓他稍稍正視。

「旁門左道嗎?」鐵面侯一聲冷笑,根本沒有將這小角色放在眼中,至於赤霜華目光早已變了,猶如看待死人一般。

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人群之中唯有一人雙目通紅,帶著無盡的恨意和忌憚,死死地盯著那破土而出的身影。 ?陸離屹立在葉塵身前,他身形修長偉岸,肌體晶瑩,長發披散如黑宇大宙,一雙眸子含藏日月,精芒流轉間散發出駭人的光澤。

「百祭門的人還真是霸道。」陸離看了看葉塵的傷勢,面色一冷。

「不知死活的蠢貨,這時候還敢說話。「鐵面侯嗤笑,根本沒有將陸離放在眼中。

霍東來也是嘴角噙著譏誚,在百祭門的面前如果不選擇低調,那下場只有一個,顯然眼前這個祈神宗的弟子將會為他的魯莽付出代價。

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根本也沒有人將這個只會旁門左道的小角色放在眼中,這些鬼蜮伎倆在強大的實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蕭元初,好久不見了。」陸離目光投來,淡淡道。

「陸離!」蕭元初雙拳緊握,咬著牙道。

「認識的?居然認識蕭師弟?」鐵面侯和赤霜華相識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錯愕。

「師弟,你認識此人?」鐵面侯問道。

蕭元初沉默不語,雙拳握得咯吱作響,那眸子里泛著猩紅的光澤,那模樣就如同想要啖肉喝血的野獸,充滿了憤怒和殺意。

蕭元初之前一直表現的都溫潤如玉,平靜從容的外貌下是一顆高傲輕狂的心,可現在如此失控的模樣讓所有人都是心頭咯噔一下,隱約明白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

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祈神宗弟子,似乎與他們這位風頭正勁的百祭門新人有著某種特殊的關係,可這兩人的身份如此懸殊,簡直就是乞丐和皇帝的區別,能有什麼關係?

「好了傷疤忘了疼,蕭元初,你還真是不長記性。」陸離淡淡說道,那樣的口氣放佛再以絕高的姿態俯視著他,終於蕭元初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躁狂與憤怒,面色掙得通紅。

「陸離,今時不同往日了,今天我就要將你碎屍萬段,用來洗刷我曾經受到的侮辱。」蕭元初咬牙切齒,那種痛恨深入骨髓,放佛傾盡五湖四海之水也難以洗盡。

頓時所有人都隱約明白過來,蕭元初,這個百祭門的天之驕子,居然曾經敗在過這個九流宗門的無名小子手中。

鐵面侯面色凝重,蕭元初的資質他是知道的,堪稱出類拔萃,而且有大氣運,否則不會被門中如此看重,不惜重點培養,甚至賜下絕品寶器,可即便如此依舊敗了,那眼前的這個少年到底是憑什麼?

「師弟,這種小角色還不需要你出手。」赤霜華冷靜非常,一抬手,身後十幾名真氣境都站了出來,他並沒有小覷陸離,相反十分鄭重,這些都是百祭門的精英,全都是覺醒了本命真氣的存在,又身負百祭門的合擊之法,哪怕對上感神境後期的人物都足以一戰。

赤霜華想要以此來試試陸離的成色。

「給我殺了他。」赤爽華一聲令下,那十幾道身影豁然而起,強大的真氣無所顧忌地釋放著,轉眼間便猶如汪洋怒濤,一波波接踵而至,恐怖的威壓讓其他人都生出了恐懼之色。

「不愧是百祭門啊。」陳銘咽了口吐沫,他雖然也覺醒了本命真氣,可跟這些人一比還真不是一個檔次,如此高手,還是十幾個一起聯手?

想到這裡,他一臉殘忍地看向陸離。

「這次看你怎麼死。」

「小師弟……」葉塵面色驟變,失聲叫道,可轉眼間那強大的氣場橫壓而來,他胸口一窒,幾乎不能呼吸。

「蕭元初,這是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陸離一步踏出,只是輕輕掃了一眼。

砰砰砰……

那如山呼海嘯般的真氣頃刻瓦解,一道道身影紛紛倒地,到了最後只有三個人還勉強站著,只是身形踉蹌,眼神迷離,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你,你做了什麼?」有人大駭驚恐道,誰也沒有想到這場幾乎碾壓式的屠殺居然會發生這樣的逆轉,一招未出,居然橫掃了十幾名覺醒了本命真氣的高手?這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不愧是大宗弟子,素質還不錯。」陸離走來,如入無人之境,數十名百祭門弟子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攔住他。

沒看到連覺醒了本命真氣的都倒了嗎?他們上去能幹嘛?人數在陸離面前根本沒有半點用處。

「精元種子,該死,你是精神念師?」鐵面侯咬牙道,他沒想到居然碰到了如此難纏的角色,精神念師擁有可怕的精神力,這種力量虛幻無形,防不勝防,每一個精神念師都是極為恐怖的存在,不過這種存在極為稀有,萬難存一,可以說凝聚精元種子比起凝練靈脈,難度也相差無幾了。

「不用怕,他不過剛剛凝聚精元種子,手段還很單一,只要近身他就只能任我等宰割。」

霍東來一聲厲吼,手中長刀轟鳴,居然是一件上品寶器,這柄冰刀的力量似乎還在那冥靈骨劍之上,方一出現周圍方圓數百米的範圍全部凍結,恐怖的力量與他真氣相融,凌厲駭人。

「凝成了神種,真氣的質量幾乎提升了數十倍,果然強大。」陸離的聲音如鬼魅般浮現,當霍東來緩過神來的時候,兩根指頭如同憑空出現,輕輕捏住了那冰刀的刀身。

「他……他是什麼時候?」霍東來瞳孔遽然收縮,喉結蠕動了一下。

剛剛那一下誰都沒有看清陸離的動作,他的身體經過蛻變已經達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速度瞬間突破極限,比起雷光印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極速也唯有他的肉身可以承受。

「果然是好刀,應該能賣個好價錢。」陸離贊道,似乎是在說自己的東西。

霍東來大怒,體內一枚種子豁然轉動,那涌動的真氣猶如岩漿噴發,洶湧而至,感神境後期,真氣經過體內神種運轉煉化,的確強大了許多,不過陸離也沒有任何動作,任由那真氣轟入體內。

他手指輕彈,一股恐怖的怪力沿著刀身蔓延過去,傳至霍東來的手臂,頃刻之間他的右手骨頭全部粉碎,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他,他的身體有古怪。」霍東來忍著劇痛,洞悉到了陸離的一絲秘密,他的真氣如同石沉大海般,居然沒有對陸離造成絲毫的損害。

更為恐怖的是,僅憑肉身的力量居然就將他橫掃,這是何等的怪力?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位感神境後期的強者,居然顯得如此的弱小可笑,輕輕一彈,便被重創至此,簡直毫無抵抗之力,似乎任何力量在這個男人面前都顯得極為可笑。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那可是凝練了神種的存在啊。」一名百祭門弟子不斷地搖頭。

凝練神種,真氣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說之前的真氣就如火苗,那麼凝練神種之後,體內的真氣經過洗鍊就會化為炙熱的岩漿,這種力量沒有任何人可以完全承受。

除非……

「除非他的肉身已經恐怖到足以熔煉這樣的力量,又或者他的體內存在著凌駕於神種之上的真氣。」鐵面侯面色難看,雖然這兩者同樣恐怖,可他更寧願相信前者,因為對方僅僅才是感神境中期而已,如果再次突破的話,這樣的真氣將會是無敵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