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緯原驚慌了,連忙道,「爸,只要救回薇兒,他不至於殺了寧煒吧?」

老爺子搖搖頭表示不知。

這下,不僅僅是司徒緯原,就連司徒哲都驚慌了,以葉無天現在的能耐,要殺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還愣著幹什麼?馬上發動家族的力量去找。」司徒老頭一聲怒吼,像是蒼老了幾歲。

離開司徒家后,葉無天並沒回公司,而是去了霸虎幫,霸虎幫是司徒家的產業,葉無天雖然打理了一段時間,在霸虎幫擁有崇高的地位,但卻並不是擁有者。

「先生,你怎麼來了?」鄧軍對葉無天的到來有些意外。

「司徒薇被司徒寧煒綁架了。」葉無天淡淡的說道。

鄧軍驚駭異常,這裡面的信息量,可不小,想了想,鄧軍問道,「先生,你的意思是?」

「我可能會和司徒家衝突,到時候,你們站在哪一邊?」葉無天直接了當的問道,在出這事之前,霸虎幫方面,他從未擔心過,但司徒薇若是回不來了,那他和司徒家之間的關係,就微妙了。

說句不好聽的,到時候葉無天很可能對司徒家出手,霸虎幫是不可能繞過的一個坎。

鄧軍的臉『色』難看起來,「先生,真的要『弄』到那一步嗎?」

「我也不想,鄧軍,我知道你深受司徒家的恩惠,我來是給你一個照會,到時候你若是選擇與我為敵,我也不會怪你。」葉無天拍拍鄧軍的肩膀,轉身就走。

此時,他已經體會到楚方的惡毒,殺他不成,她也要砍斷他的左肩右臂。

鄧軍卻久久無法平靜,連忙找了劉浩雲和霸虎幫的幾個高層。

「什麼,司徒薇小姐被司徒寧煒綁架,先生可能要和司徒家作對?」劉浩雲等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有些難以接受。

自從司徒薇的三叔死後,霸虎幫一直都和葉無天有著緊密的聯繫,哪怕葉無天將霸虎幫的管理權給回了司徒家,但在他們的眼中,葉無天和司徒家族的是一體的,關鍵的聯繫就是司徒薇,卻沒有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旦司徒薇有什麼意外,你就意味著他們霸虎幫將兩頭都不是人。

快穿之拯救世界攻略 「幫主,自從老幫主去世后,我們霸虎幫就沒有從司徒家得到過什麼,甚至在老幫主還在的時候,也沒有靠過司徒家什麼,若是按我的想法的話,我寧願跟著先生,畢竟先生可從未虧待過我們,而且,這是司徒寧煒做的『混』賬事。」劉浩雲是直『性』子,直接說道。

鄧軍嘆息一聲,「我也知道是這個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小姐竟然被綁架了,這是我們的失職,老幫主生前最喜歡這個侄『女』,是當『女』兒來看的,浩雲,你立刻調動所有人手,務必儘快找到小姐,至於先生和司徒家的事情,我們不『插』手。」

劉浩雲等人連忙去了,鄧軍卻『揉』了『揉』太陽『穴』,呢喃道,「先生,這是你對我們的考驗嗎?」

葉無天並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話,讓霸虎幫都行動了起來,離開霸虎幫之後,葉無天並沒有返回公司,而是開著車,在東城游『盪』了起來。

這般等待,實在是煎熬,就在葉無天想著自己是否太過天真的時候,忽然看到前面有一輛熟悉的車子開過,透過車窗玻璃,他看到了常肖媚。

「這『女』人,上班時間怎麼一副休閑打扮?」葉無天好奇的跟上去。

常肖媚並沒有留意到身後有人跟蹤,此時她腦子很『亂』,那天葉無天在公安局說的話還環繞在耳旁,雖然很無賴,但讓她很欣慰,可回到家裡,面對母親,她卻不敢表『露』出來。

就在她腦子『亂』糟糟的時候,電話響了,常肖媚拿起一看,頓時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按了接聽。

「小媚,你到哪裡了,我們都已經到了,十一號大廳,可不要遲到啊。」電話中傳來師兄王知歡開心的聲音。

常肖媚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很快,車子拐進了岔道,停在一座酒樓前,這酒樓依山靠水,是東城有名的度假休閑之地,當車子停下的時候,常肖媚就看到王知歡快步的走了過來,很紳士的給她拉開了車『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常肖媚對王知歡不感冒,但也不能拂了他的意,微笑致意了下,走下車去。

王知歡見常肖媚對自己笑了,頓時樂的喜上眉梢,笑道,「小媚,好久不見,你還好吧?」

常肖媚點了點頭,問道,「都有哪些人來啊,師兄,我呆一會就走,局裡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我是偷著空出來的。」

本書源自看書王妙手狂醫

… 王知歡知道常肖媚已經是公安局的局長,正要說什麼,就聽到旁邊一個嬌媚的『女』聲傳了過來,「喲,我們的大局長來了啊,真是位高權重架子大,讓我們等是應該的,可坐坐就走就說不過去了。 哪有動情是意外 ———-00–00——-」

常肖媚轉過身來,頓時看到一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站在不遠處,一臉諷刺的看著自己,頓時不悅,「張麗璇,你什麼意思?」

王知歡瞪了那叫張麗璇的『女』子一眼,連忙道,「小媚,她沒什麼意思的,來,我們先進去吧。」

那張麗璇很是不服氣的看著王知歡,嘀咕一聲,「軟骨頭,局長有什麼了不起,我爸還是市長呢。」

王知歡只當沒聽到,常肖媚也不想跟那『女』人一般見識,更不想理會她,這『女』人在上學的時候就和她不對付,偏偏喜歡王知歡,而王知歡卻喜歡的是自己,常肖媚若是早知道她也在,就不來了。

走進酒店,裡面已經有許多相熟的同學在閑聊,常肖媚的到來,立刻引來了許多人的注目,大家都是剛畢業沒有幾年,可能像常肖媚這般靠著自己的打拚當上一個市的公安局局長的,卻絕無僅有,當即就有許多人圍了過來。

「肖媚,可想死我了。」最先過來的是幾個和常肖媚要好的『女』同學,毫無芥蒂的擁抱了過來,常肖媚有些吃不消,這群人怎麼突然都熱情了起來。

「肖媚,你現在可是了不起呢,我才從國外留學回來,你竟然已經是一局之長了,你這是要羨慕死我們嗎?」一個打扮洋氣的『女』子不依的道。

「哪裡,我……」常肖媚就要謙虛幾句,就聽到旁邊有人冷哼。

「哼,誰不知道她這局長,是靠著攀上葉無天才得到的,說的好聽是局長,說的不好聽就是情『婦』,也好意思在這裡丟人現眼。【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常肖媚哪裡受過這樣的污衊?當即轉身,發現說這話的,正是那張麗璇,立刻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重生之軍婚進行時 常肖媚是刑警出身,身手可是練過的,那張麗璇被她一巴掌甩的跌倒在地,難以置信的看著動手的常肖媚。

不僅僅是她,就連其他人也都呆住了,誰也想不到,常肖媚竟然會動手。

「張麗璇,我本來不想跟你計較,你偏偏敢污衊我,你說我靠的是葉無天?我呸,我這些年在警局出生入死,光是抓的全國通緝犯就有二十八人,親手送進監牢的罪犯有五十多人,負傷三十多次,你說我靠別人當上局長,還敢污衊我是別人情『婦』,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常肖媚怒氣沖沖,這些天因為之前母親綁架的事情,本就很心煩,若非架不住王知歡的一再邀請,她絕對沒工夫來這裡和校友聚會,本來就不像招惹什麼人,偏偏有人來招惹自己,常肖媚怎能咽下那口氣。

「常肖媚,你,你敢打我。」張麗璇被打『蒙』了,更被罵懵了,難以置信的吼道。

「我就打你了,怎麼的,你若是再敢污衊我,信不信我現在就拷了你。」常肖媚變戲法般從身後『摸』出一副手銬。

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這是校友會,可不是武鬥行啊。

「小媚,消消氣,別和她一般見識。」王知歡連忙來勸,其他人也都一個個勸解著,算是見識了常肖媚的霸道,不過讓人不得不承認,此時的常肖媚氣質非凡,引得那些單身王老五莫不眼神發亮,就算是『女』子,也都一個個刮目相看,果然不愧是常肖媚啊。

被張麗璇這麼一攪局,常肖媚更不想呆在這裡了,可每每想說要走,都被以前的好友纏住,無法脫身。

「各位校友,請先入座,接下來會有『精』彩的表演,陪我們紀念我們當年的青『春』歲月,有請魔術大師安塔,安塔大師正巧在這裡度假,我們很榮幸能邀請到他,大家掌聲有請。」

時間不覺過去,當常肖媚真的打定主意要走的時候,身為這次聚會的組織者已經走上講台,興奮的介紹道。

「哇,竟然會有安塔大師的表演,真是太讓人興奮了,學長是怎麼做到的。」身邊小姐們中更有一個人興奮的說道。

常肖媚好奇,「這安塔大師是什麼人,至於讓你這樣嗎?」

「小媚,你連安塔大師都不知道?難道你一天到晚都在上班嗎,他可是魔術師中的天才,去年剛拿到世界魔術大師賽的冠軍,他的魔術出神入化,讓人難以置信,你竟然都沒聽說過,你讓我怎麼說你的好啊。」小姐妹看怪物般看著常肖媚。

常肖媚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自從當上刑警后,她還真沒有時間去關注什麼魔術師,別說魔術,就是一般的娛樂節目,電影什麼的,她也是從不去關注的。

眼看節目已經開始,常肖媚猶豫了下,沒有立刻離開,她也想看看,所謂的天才魔術師是什麼樣。

在熱烈的掌聲中,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從後台走了出來,這青年很是俊俏,在走出來的時候,隨手變出一些鮮『花』、鴿子等,點燃了現場的氣氛,更有『花』痴尖叫了起來。

「各位校友好,很榮幸能參加你們的聯歡,下面我將邀請你們中的一員跟我一起表演一個節目,為大家助興。」安塔大師先是致禮,然後很隨意的變出一隻白鴿。

「鑒於這裡人多,我就用白鴿挑選夥伴,白鴿落在誰身前,還請上來一起表演助興。」

說著,安塔大師拍了拍手中的鴿子,「好,現在開始吧,起飛。」

常肖媚本來就是想看個熱鬧,誰想到那白鴿飛了一圈后,竟然朝著自己飛了過來,正好落在身前,不由得意外,連忙道,「我不行,我不會魔術的。」

「這位美麗的小姐,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把你變丟了的。」安塔看到常肖媚的美麗不由得眼神一亮,幽默的說道。

四周頓時大笑,常肖媚在身邊人的起鬨中,硬著頭皮走了上去,對她來說,魔術是個陌生的東西,她倒不是害怕,只是對於陌生的東西,總有些抗拒而已,何況她本想著儘快離開,沒想到這魔術師的白鴿偏偏落在自己身前,讓她想走也走不了。

「美麗的小姐,謝謝你能上台,請站到這邊來。」安塔魔術師非常的熱情,要去拉常肖媚的小手,不過被常肖媚不著痕迹的避開了。

常肖媚站在他指定的位置,看著台下一眾熟悉的校友,難免有些緊張。

「各位校友,下面我要表演的是大變活人,我能將這位美麗的小姐從這裡變走,當然她很快就會回到你們的身邊,以搏大家一笑,當然,如果這位美麗的小姐肯接受我的邀請,和我共進晚餐的話,那就更好了。」安塔魔術師俏皮的說道。

台下頓時響起了口哨聲,更有人哄堂大笑。

常肖媚勉強的笑了笑,她才沒有功夫和陌生人共進晚餐呢,魔術師的話讓她有些不滿,打定主意,等會讓他好看。

只見安塔魔術師神奇的從手中『抽』出一張紫『色』的絲巾,絲巾很長,根本看不出他是如何藏在手裡的,就是這麼一手,已經吸引了下面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一刻,絲巾完全『抽』了出來,安塔魔術師笑了笑,「美麗的小姐,可否榮幸的讓我為你披上紗巾。」

常肖媚在眾目睽睽下不能不配合,只能笑了笑點頭,其實此時她也心中好奇,難道就憑這絲巾,這位魔術師就能把自己給變沒了?

當絲巾頭上披下,常肖媚才發現自己全身連腳都被蓋住了,依稀還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就在她想著對方等會如何把自己變走的時候,安塔魔術師開口了,「各位校友,睜大你們的眼睛,現在,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走。」

隨著安塔魔術師富含磁『性』的聲音響起,常肖媚只覺得腳下一空,就掉落下去,而在其他人看來,隨著安塔魔術師猛地一掀絲巾,常肖媚就已經失去了蹤影,所有人愣了一下,隨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多謝捧場,諸位校友,祝你們吃好喝好,玩的開心,我去找那位美麗的小姐了。」安塔魔術師用風趣的話語告辭,很紳士的離開。

「哇,太厲害了,你們覺得肖媚會被變到哪裡去了?」台下,和常肖媚一桌的『花』痴『女』興奮的問道。

「誰知道,等下肖媚回來問問她不就知道了。」

就在眾多校友闊談的時候,誰也沒有發現,王知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宴會現場。

而在宴會現場的地下,常肖媚驚訝的看著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個鐵籠子,「不好,莫非有人要暗算我?」

就在她心生不妙的時候,一個腳步聲傳來,隨即狹窄的房間的『門』被推開了,『露』出一張讓她厭惡的臉,竟然是剛才被她甩了一巴掌后,羞怒離去的張麗璇。

「張麗璇,你想要幹什麼?」常肖媚哪裡還不知道自己落入圈套之中了,張麗璇『激』怒自己,以及那所謂的安塔魔術師,都不過是為了將她引入瓮中,此時她落在了鐵籠裡面,想要逃走是痴心妄想。

本部來自看書網妙手狂醫

… 張麗璇一番之前的乖張,只是微笑著看著常肖媚,笑道,「常肖媚啊常肖媚,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現在落到我的手裡,你覺得,你會是什麼下場。八零電子書/。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複製網址訪問」

常肖媚瞪了她一眼,怒道,「張麗璇,你可知道綁架我的代價,就算你父親,也絕對無法承受。」

「哦,是嗎,誰看到是我綁架了你?常肖媚,你是被魔術師用魔術變走的,而且,已經有人開著你的車子離開了,所有的監控都會顯示,你是自己離開的,至於離開這裡之後你發生了什麼,誰知道呢。」張麗璇諷刺的說著,似乎看獵物般看著常肖媚。

常肖媚心中陡然一沉,對方竟然連這都布置好了,難道說,對方根本就不打算讓她活著出去?唯有這樣,對方才會那麼的有恃無恐。

「張麗璇,你知自己做什麼嗎?」常肖媚心中狂怒,突然掏出了自己的配槍,對準了那張麗璇。

「給我打開,否則我有權立刻殺了你。」

可她看到的卻是張麗璇那諷刺的眼神,只是眼前一晃,常肖媚突然身體一軟,渾身無力的癱倒在鐵籠中。

「若非你是上面指定要的人,我還真不想對你下手呢,常肖媚,你是我少有會敬佩的人。」張麗璇得意的笑著,伸手一揮,立刻有兩個壯漢從『門』外走了進來,抬起鐵籠就走。

常肖媚想要反抗,卻發現自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任由兩個壯漢將自己抬著裝了車帶走。

「怎麼樣,搞定了嗎?」

張麗璇從屋子裡出來,剛走出十多米,就聽到有人緊張的問道,張麗璇轉過身來,可不是那王知歡是誰。

「我出馬,哪裡有搞不定的道理,只是師兄,你真的捨得你的心上人?」張麗璇走了過去,靠在王知歡身上,那一對飽滿蹭啊蹭的,蹭的王知歡渾身燥熱,一把抱住張麗璇狂『吻』了起來。

兩人都沒有發現,就在他們不遠處,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兩人,『露』出一絲殺機,不過隨即就隱藏不見。

常肖媚被車子載著,晃晃『盪』『盪』間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終於停了下來,常肖媚被抬了下來,這才發現,四周都是樹木田野,心中頓時一個咯噔,這裡是郊區外的農村,若是被藏在這裡的話,怕是誰也找不到吧?

「你就是常肖媚?嘖嘖,那『混』蛋的眼光不錯嘛,身邊的每一個『女』人都是這麼的漂亮,真是讓我看的都心痒痒的。[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就在常肖媚暗自擔心的時候,一個孩童般的嗓音從旁邊響起,常肖媚扭頭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十三四般的可愛『女』孩站在一旁,眼神中帶著戲謔。

「你是誰,為何要綁架我?」常肖媚經過休息,已經恢復了些力氣,厲聲問道。

這『女』孩,正是楚方,楚方目光上下掃視著常肖媚,不懷好意的笑道,「我不是說了嗎,你是他身邊的『女』人,你怎麼這麼笨,難怪被輕易帶了過來,常肖媚,你說我該怎麼炮製你呢,要不把你賜給我手下吧,相信他們會很好的滿足你的,你說呢?」

帶著常肖媚過來的兩個壯漢聞言眼神一亮,目光火熱的掃過常肖媚的身體,而不遠處,更有幾個壯漢看了過來。

「你敢。」

饒是常肖媚膽大異常,也被楚方的話給嚇到了,她現在渾身無力,若是楚方真的要這麼對待她的話,她根本連反抗之力都沒有,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我為什麼不敢?不怕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我不敢做的事情,還真不多,你要不要試試。」楚方『性』子怪異,冷笑著回應道。

常肖媚頓時不敢說話了,在她眼中,這個本是可愛的小『女』孩,一點都不可愛了,同時,她也明白過來,對方抓她來,竟然是因為葉無天,也就是說,對方很可能是東城一系列事件的幕後黑手,這讓她不寒而慄。

這小『女』孩才多大,竟然就能做出那些事情來,這要是長大了,那還得了。

「常肖媚,聽說你還是個公安局長,上次抓了我們不少人呢,敢抓我的人,單單是這一點,你就該死了?」

常肖媚當即冷哼一聲,「任何人若是為非作歹,我都會抓,你最好現在殺了我,否則若是我能逃出去的話,非把你送進監獄不可。」

楚方雙眼一蹬,渾身都像是散發著寒氣一般,冷冷的道,「很好,還從未有人敢威脅我,常肖媚,本來想讓你多活幾天,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了,不過,直接殺了你太客氣了,你是葉無天的『女』人,我不讓你好好的享受一番,怎麼能對得起自己。」

楚方說著,伸手一揮,常肖媚頓時發現自己的力氣恢復了,連忙爬起來,警惕的看著楚方。

「怎麼,你還想反抗嗎?讓你恢復力氣,是讓你自己脫掉衣服,嗯,我還沒看過脫衣舞呢,聽說很好看的。」楚方邪邪的笑著。

「你到底是誰?」常肖媚氣的不行,這小『女』孩簡直就是變︶態。

可隨即,常肖媚就感覺到身上很癢,哪怕她意志堅韌,也忍不住伸手去撓,可越撓卻越癢。

「脫吧,脫掉衣服,你就不癢了,常肖媚,聽話。」楚方邪-惡的說著,雙眼竟然是冒著『精』光,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個『色』狼。

常肖媚死死的忍著,真要讓她在這般情況下自己脫掉衣服,她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可越是忍,卻越是癢,手指顫巍巍的竟然不受控制的朝著自己的紐扣抓去。

常肖媚猛地一頭撞向鐵籠,想要把自己撞暈,但卻被一隻手掌擋住了,隨即,她就看到鐵籠已經被一個壯漢打開,伸手一拉,常肖媚不由自主的被拉出了鐵籠,而四周幾個壯漢,已經圍了過來。

「常肖媚,乖乖的享受吧,我就是喜歡看葉無天頭上綠綠的,哈哈哈。」楚方邪-惡的大笑,似乎唯有如此,才能發泄她的怒火一般。

可就在她得意的時候,就在常肖媚忍不住要脫衣服的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在不遠處的樹蔭下響起。

「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