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飯,莫問照例陪著沈靜在沙發上看一會兒電視劇,每次都不由分說的將沈靜抱在懷裡,開始沈靜還掙扎幾下,後面反倒是變得越來越順從,喜歡爬在莫問身上。

「我想出去散散心,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以後你要chifan,就找秦小悠吧。」

正看著電視劇的沈靜驀然回過頭來,有些心不在焉的道。

「想去什麼地方?」莫問驚訝的道。

「想去很多很多地方,想去環遊世界,最好別再看見你這個煩人的傢伙。」沈靜輕輕在莫問胸口上咬了一口,留下一排細密的牙印。

「野心不小,你有時間去環遊世界嗎?」莫問笑著道,現在又不是放長假,身為華夏大學的講師,可沒有時間去旅遊。

「我請了長假,不過只允許一個月的假期,意味著一個月後,我又要開始面對你這個混蛋了。」沈靜白了莫問一眼。

「我陪你吧,你一個人出去我不放心。」莫問雙臂緊緊摟著沈靜的腰,一副不將她放走的moyang。

「你有時間?你可是大忙人。」沈靜驚訝的望著莫問,雖然她不知道莫問整天幹些什麼,但動不動就失蹤,一走就很長時間,神龍見首不見尾,能有時間陪她出去旅遊?

「為了親愛的夫人,即使再沒有時間,也必須要有時間啊。」莫問笑著道。

「假情假意,誰是你夫人了。」沈靜白了莫問一眼,但臉上卻多出一抹動人的笑容。(未完待續……) 莫問願意陪她出去散心,有些出乎沈靜的意料,畢竟平時莫問陪她的時間都少,更別說出去旅行了。

「你準備去什麼地方?」莫問問道。

「想去海上kankan風景,順便去一趟扶桑國的富士山kankan櫻花爛漫的場景,後天上午,魔都有一趟前往日本的郵輪,航線是魔都——扶桑福岡——扶桑鹿兒島——魔都。全程dagai五六天,不過到了扶桑,我們可以直接離開郵輪,前往富士山。」

沈靜心中似乎早就有了計劃,路線與行程的規劃好了。

「郵輪不是必須提前兩個半月預定船票嗎,你有船票?」莫問道,因為各國政策不同的原因,以及一些跨過旅遊所涉及的隱患問題,所以預定郵輪船票,必須提前兩個半月,經過各國相關部門核實身份后,才能登船。

除非沈靜幾個月前便有此旅行的計劃,否則不可能有郵輪的船票。

沈靜微微抿嘴一笑,從包包中摸出兩張皇家加勒比的郵輪船票,放在莫問眼前晃了晃,一副早有準備的moyang。

「為什麼會有兩張?」莫問狐疑的道,並沒有因為沈靜有船票而有什麼驚訝,而是直接察覺到了問題的關鍵。

之前沈靜可不知道他會願意陪她,為什麼船票有兩張,難道之前她就希望他能陪她去?

「為什麼不能有兩張,我好像沒有說過一個人出去旅行吧?即使你不去,自然會有人陪我去。」

沈靜輕哼了一聲,一個小心眼的傢伙。

「不愧是小富婆,一萬多一張的船票一次就訂購兩張。」

莫問接過沈靜手中的船票,上面顯示著五位數,尋常家庭,恐怕一輩子都捨不得把錢花在這上面。

「關你什麼事情,又不用你出錢。」沈靜把船票從莫問手中奪過。放進zi的包包裡面。

「原來你準備跟林晴出去。」莫問笑吟吟的道,剛才他奪過船票的時候,上面一張有著林晴的名字,自然知道另一張船票的主人是何人。

豪門重生之逆轉女王 「原本早就跟她約好了一起的,但她最近突然接管了一個什麼集團,忙的抽不出時間,不然你以為我願意跟你出去玩?」

沈靜白了莫問一眼,一副你少自作多情的moyang,那船票根本就不是為他準備的。

林晴的qingkuang,莫問自然知道。藍海集團偌大一個爛攤子,現在還有時間出來旅行,那就奇怪了。

「既然那船票是林晴的,我又不能用,如何陪你上郵輪?」莫問道。

他倒是可以偷偷潛入郵輪,神不知鬼不覺,根本不用什麼船票。但出去遊玩而已,還幹這種事情,不像那麼回事。

「放心。我有辦法改簽一張船票的資料,明天就能辦妥。」

「既然明天我們就要一起出去旅行,那今天晚上我就不走了吧。」莫問賤賤的笑道。

「想的美,回你的小悠身邊去。一肚子壞水。那丫頭那麼溫順,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可跟她不同。」

沈靜將莫問往門外推,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把他留下來過夜,回頭小悠那丫頭還不知道會怎麼跟她過不去。

晚上,秦小悠的房間里。

「小悠丫頭。我想出去旅行,你去嗎?」莫問道。

「你希望我去嗎?」秦小悠放下手中的古籍,大眼睛望著莫問道。

「當然希望。」莫問乾笑著道。

「口是心非。」秦小悠似乎是莫問肚子里的蛔蟲一般,白了莫問一眼,淡淡的道:「我還需要努力學習與修鍊,你與沈靜老師去吧,別玩太久。」

「不久不久。」莫問不斷點頭,心中暗暗腹誹,這個丫頭什麼時候這麼聰明了!簡直什麼都瞞不了她,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第二天清晨,莫問早早的chuxian在沈靜家中,兩人吃過早飯之後,便一起出門。

「你的行李呢?」沈靜奇怪的問道,很不客氣的將zi手中的旅行箱放在莫問手中。

「我不用行李。」莫問笑著道。

「你們男人就是懶,什麼都嫌麻煩,回去收拾幾件深秋的衣服,扶桑國的氣候與華夏可不同。還有,準備一件正規的禮服,郵輪上面有用。」

沈靜又把zi的行李箱從莫問手中接過,並叫他回去收拾一些旅行必備的行李。

「我沒有禮服。」莫問攤攤手道。

「算了,回頭在郵輪上買吧。」沈靜無奈的道。她倒是忘了,莫問家世貧寒,尋常的衣服都不多,根本沒有禮服。那次前去魔都參加專家研討會的時候,莫問的形象她可是ji猶新。

「yiqie都聽夫人安排。」莫問笑著道,他可不是沒有行李。相反,他身上的「行李」之多,令人瞠目結舌,不過全部放在葯靈戒裡面,根本不用zi拿著。

沈靜白了莫問一眼,懶得搭理他,自顧自的拉著行李箱放入車子後備箱中,然後開著她那輛奧迪a8直奔機場。

他們計劃今天先到魔都,明天再從魔都登船,前往扶桑國的福岡。

下了飛機,兩人找了一個酒店住了一晚,當天,船票改簽的事情便已經辦妥,一張嶄新的船票送到了沈靜手中。

第二天清晨,兩人剛走出酒店,一輛沉穩的凱迪拉克轎車便停在了兩人面前。

「上車。」

車窗下降,車裡坐著一個美艷的女人,不是林晴又是何人。

「林姐,你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來接我們。」

沈靜笑著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室裡面,她剛才還在跟林晴通話,叫她別來接,卻不想林晴已經到了樓下。

「fanzheng不用多長時間。」

林晴笑了笑,扭頭望了後面的莫問一眼,嘴角翹起一抹弧度,玩味的道:「小靜,你可真愛惜學生,旅遊都帶上莫問同學,可以給你評十佳教師了。」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叫有些人,不守約定,臨時放我鴿子。我一個女孩子,總不可能獨自出去旅行,自然要再找一個人陪伴。」

沈靜典雅的笑道,對林晴的揶揄一點都不為所動。

「那有莫問陪伴,是不是很開心,遠比我陪伴都強。」林晴對著沈靜眨了眨眼睛,她也是最近才發現,莫問與沈靜之間有貓膩,她沒有想到,平時恬靜且的沈靜,居然會喜歡上zi的學生。

「有些人,死皮賴臉的非要跟著我去,說什麼我一個人出去他不放心,我能有什麼辦法。」

莫問心中無語,他什麼時候死皮賴臉了!

林晴抿嘴笑了笑,並沒有懷疑,莫問什麼德行,她心中清楚的很,色胚子一個,沈靜天生麗質,生的貌美如花,又有身材又有氣質,那小子有機會,不糾纏著才見鬼。

不過沈靜也太不爭氣了,才多久,就淪陷了,以前那麼多人追她,也不見她當回事啊。

林晴把兩人送到國際郵輪港口,便獨自驅車返回,藍海集團裡面,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處理。

不久后,兩人便在港口見到一艘大郵輪,長有三百多米,寬接近四十米,如此大的郵輪,噸位應該超過十萬噸,屬於大型郵輪。

此郵輪,乃是幾年來郵輪中名氣不小的海洋利劍號,能同時容納五六千名乘客,上面的服務人員與船員,便超過三千人,配備有分佈很多國家的服務人員,幾乎不會chuxian語言不通的障礙。

海洋利劍號之所以出名,因為它不但大,而且很豪華,屬於郵輪中的貴族,超五星級設備與服務。

「好大的一個船。」莫問望著遠處的巨無霸郵輪,有些驚嘆的道,即使還隔著很大,他都能感受到那郵輪的龐大,像是一座漂浮在海面上的行宮。

莫問前世見過的最大皇家宮廷樓船,都遠遠比不上這個龐然大物。

這次與你一步之遙 「走吧,別看了,能不能出息點,等會跟著我,別亂走。」

沈靜白了莫問一眼,眉眼間有些淡淡的得意,似乎在說,現在知道zi多麼沒有見識了吧。

「這個拿著,上船之後,能用得上。」

沈靜從lv包中摸出一張花旗銀行的銀行卡遞給莫問,國內的一些銀行的銀行卡無法在郵輪上使用,只有一些國際上著名的銀行卡,才能在郵輪上通用。

「我有。」

莫問瞟了沈靜手中的銀行卡一眼,並沒有接,他又不是吃軟飯的人,要女人的錢幹什麼,而且他也不缺錢。

「叫你拿著就拿著,一個大男人婆婆媽媽幹什麼。」

沈靜將銀行卡塞在莫問手裡,她知道莫問即使有銀行卡,恐怕也無法再郵輪上面使用,再說了,他身上那點錢,能不能維持郵輪上面的消費都難說。

「走,我們登船去。」

望著遠處的碧海藍天,沈靜的心情格外的愉悅,拉著莫問就往登船口沖,似乎一個久困囚籠里的小鳥正在奔向自由一般。

登上海洋利劍號,莫問再次體會到什麼叫大船,船上的建築超過十層高,各式各樣的房間估計有上萬間,還有很多娛樂場所,休閑場所,購物區,街道……莫問甚至在高層甲板上看見了籃球場與小型高爾夫球場。像是一個大行宮,裡面因有盡有。(未完待續……) 一名身穿服務員制服的外國少女走到房間中,對著莫問與沈靜微微躬身,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兩位尊敬的貴賓,您好,我叫芬麗.羅格賓.伊洛娃,未來的幾天里,我將是你們的管家。」

郵輪上服務人員絕對不少,有時候甚至可以說無微不至,一些豪華的小型郵輪上,將有可能chuxian一對一的服務。像海洋利劍號這樣的大郵輪,雖然做不到全部一對一的服務,但在一些高檔次的房間,則會有特別服務的管家。

眼前的少女,金髮碧眼,皮膚白皙,鼻樑很高,大眼睛,五官很具有立體感,屬於一個純正的俄羅斯人,以華夏的審美觀,這個白人少女倒也稱得上秀麗。

能在豪華郵輪上面工作,首先一點便是五官端正,至少客人看著不會厭惡。可以說,服務人員中,不論男女,外貌都很不錯。

「芬麗,你知道船上的服裝店在什麼地方嗎?」沈靜微笑著,很和善的問道。

「尊敬的客人,您準備現在去購物嗎?」麗芬問道。

「是的。」沈靜點點頭,看了一下時間,現在還早,晚點再去吃午飯。

「那請跟我來。」

麗芬轉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在前面領路。

一路跟著麗芬穿過層層建築,坐電梯到達第三層,那是一片商業區,裡面有著服裝店,珠寶店,名包名錶店,以及通常都有的照片沖洗店。

莫問跟在芬麗後面,好奇的四處張望,郵輪雖然大,但融合如此多元素,那就顯得有些擁擠,但卻沒有壓抑的感覺,設計的很合理與巧妙。

第四層有一大半都是商業區。林林總總,大小店面不少。有奢侈品專賣店,也有普通商品店,甚至還有幾家環境不錯的食品小吃店。

「莫先生,沈女士,這一條街過去,全部都是服裝店,匯聚了世界各大品牌服裝,肯定不會令你們失望的。」

芬麗領著兩人來到一個不能稱之為街的「商業街」,眼前一條很寬廣的通道。裝修的富麗堂皇,兩邊都是裝修精緻的店面,像是來到了一個商場的高檔商品區。

芬麗說完,便後退一步,站在莫問與沈靜身後一步處,束手而立,一副隨從的moyang。

沈靜點頭致謝,然後拉著莫問在商場裡面逛了起來,芬麗則始終跟在身後。

「沈靜。原來你也在船上。」

正當兩人走到一個阿瑪尼專賣店前的時候,一個穿著時尚的女人走了過來,一眼便看見了沈靜以及她身邊的莫問,嘴角勾起一抹意味莫名的笑意。

那女人迎面而來。穿著華麗,一身名牌,戴在身上的珠寶不時閃動著寶光,貴氣逼人。她長的倒也不錯。相貌秀麗,足以稱得上美女。但與沈靜相比,卻又差了很多。

「楊婷。」

沈靜眉梢微蹙。面色微微冷了下來,她沒有想到楊婷居然也在郵輪上面。

「真是巧了,出來散散心都能遇上熟人,天涯何處不相逢。旁邊的這位小帥哥是你的同伴嗎?打扮倒是挺獨特的,不會是你男友吧?」

楊婷目光望向莫問,上下審視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不屑與嘲諷。沈靜居然跟個窮鬼在一起,難道這個世界上沒有男人了?雖然長得有點清秀,但明顯不上檔次,不知道從哪個窮山溝裡面走出來的土鱉。

「與你無關吧?」沈靜冷淡的道。

「我只是好奇而已,不過沒有關係,你愛跟誰在一起,便跟誰在一起,fanzheng我又管不著。對了,提醒你一句哦,姜思胤也在船上,姜大少爺若是知道你有一個這樣的伴侶,不知會怎麼想。」

楊婷微微揚起下巴,高傲的笑道。此時她心中很暢快,沈靜居然跟這麼一個歪瓜裂棗在一起,令她頓時感到無與倫比的優越感。她還道沈靜眼光有多高,那麼多公子少爺都看不上。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已。

「他的確是我的男友,至於別人如何想,與我何干。」

沈靜主動抱著莫問的胳膊,淡漠的說道。她知道楊婷看不起莫問,藉機嘲諷她。但她不在乎,也懶得去跟一個勢利眼計較。

「聽起來有點像是一個冷笑話,沈靜你越來越不堪了,不明白怎麼就有那麼多愚蠢的男人追在你屁股後面。」

楊婷嗤然一笑,憐憫的搖搖頭,嘲諷之意更深。沈靜居然承認那個土包子是她男友,若是傳出去,那可真是一個笑話了。

莫問上下打量了zi一眼,穿著雖然普通,但也整潔乾淨,除了不夠上檔次,但也說不上丟人吧。

他的確沒有什麼高檔服裝,對他來說,能穿的得體便可以了。而且蘇醒ji之後,接觸的最多的便是古武者。在古武者中,只看你修為高低,強者為尊,根本不看你穿的如何。你即使衣衫襤褸,像個叫花子,但有著胎息境界的修為,別人肯定會畢恭畢敬,恭敬的對待。

「女人,說話注意點,否則後果自負。」

莫問瞟了那個叫楊婷的女人一眼,不冷不淡的道。他自然沒有興趣跟一個女人計較,他也不認為zi的穿著有什麼丟人的地方,但這個女人處處針對沈靜,冷嘲熱諷,那他就有些不樂意了。

「後果自負?你算什麼……」

楊婷面色一冷,這個土鱉男人居然敢這麼跟她說話,簡直不知死活,她奈何不了沈靜,難道還對付不了他不成,她只需稍稍動用一點資源,便能將他給捏死。

「楊婷,你馬上閉嘴,我出來只是為了散散心,你最好別弄的誰都不愉快。我們還要逛街,不送。」

沈靜冷聲道,然後拉著莫問,轉身走入阿瑪尼專賣店,不再理會楊婷。

「沈靜,據說你喜歡做慈善,後天有一場慈善拍賣會,你可千萬別錯過,我在拍賣會上等著你大展身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