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又趕緊打起精神,開始觀察。

孟星寒微微蹙眉,側過臉去,就看到歐明宇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而且他沒有看錯的話,歐明宇是在看自己的鳥?? 孟星寒的臉頓時就黑了,聲音陰冷地說:「你在看什麼?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歐明宇見自己被發現了,知道這個男人是惱羞成怒了,趕緊解釋道:「嘿嘿嘿,星寒少爺你別生氣,我也是受人之託,來給你檢查的啊!」

孟星寒目光晦暗不明地看著他,「受誰之託?誰會拜託你做這種事? 我的末世領地 你要是說不出來,我把你的鳥直播給全世界看!」

歐明宇在自己的小鳥被直播和出賣盛雪落之間,毫不猶豫就把盛雪落給賣了。

「唉唉唉,星寒少爺你別急。是小雪落讓我來檢查的,其實這種事情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平時跟白墨混,也多少學到一點醫術的皮毛,你就放心讓我幫你看看能不能硬得起來……」

歐明宇越說越是小聲,因為他發現孟星寒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那個樣子,分明就是不想給他檢查啊!

看著孟星寒陰沉的臉色,歐明宇嚇壞了,嘴巴沒經過大腦就開始說了,「星寒少爺,我知道你是一個很硬的男人,但硬了怎麼軟下來,軟了怎麼硬回去,這就是一個深奧的問題了。硬軟都有軟硬軟硬軟硬,小雪落就怕你不硬了……」

孟星寒扯了扯嘴角。

他哪一次不硬了!

他都硬的好吧!

歐明宇閉上嘴,反正他努力過了,不檢查就不檢查吧。

他根據孟星寒的反應,已經斷定了孟星寒就是那個地方有問題了。

孟星寒沉著臉走出廁所。

很好!

就因為他沒睡她,盛雪落居然還讓歐明宇來檢查他硬不硬!

呵!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夠飢-渴的啊,竟然會檢查這個。

就是因為自己沒滿足她嗎?

可是現在自己這種狀況,是真的沒法滿足她啊。

要不先用手指給她湊合一下?

不行,他還是去催一催白墨,趕緊研發出治好他的辦法。

農家醜妻 孟星寒找到白墨,沉著臉問他,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好。

白墨想了想,說:「如果你能忍受下來,再加上我的輔助治療,一個月之後你身體里的藥效就會自己消失掉了,到時候再也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

一個月?

想到一個月不能碰那小丫頭,孟星寒覺得有點煩躁。

不過為了她的健康,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他等得起!

今天晚上就先用手指幫她一回,免得她胡思亂想。

於是,他又問白墨要了一點安眠香。

晚上回去的時候,孟星寒看著盛雪落的目光充滿了意味深長和複雜。

看得盛雪落頭皮發麻,心虛地低下了頭。

歐明宇也跟著回來了,觀察到氣氛不對。

星寒少爺的眼神好可怕!嚶嚶嚶!

他還是快點走吧。

歐明宇在走之前,還不忘對著盛雪落非常沉重地搖搖頭,表示孟星寒那方面是真的不行了。

盛雪落如遭雷擊,簡直不敢置信。

孟星寒真的……真的變成不舉男了?

沒有一個女人,知道自己男人不舉的時候會不慌的。

盛雪落現在就慌了,不過她在潛意識裡,還在自己安慰自己。

歐明宇哪裡懂什麼醫術啊,他肯定是檢查錯了!

對,歐明宇肯定不懂醫術,她應該親自檢查的。

想到這裡,盛雪落覺得很對。

她得自己檢查,不過孟星寒好像不想碰她啊?

她要怎麼樣,才可以檢查到呢?

盛雪落想了好久,都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

眼看著天色晚了,就在盛雪落頭疼該怎麼辦的時候,孟星寒竟然主動開口了,「時間不早了,我們早點上床睡覺吧。」

盛雪落此時已經幾乎相信孟星寒變成不舉男了,此刻聽到他竟然說早點睡覺,被嚇得不敢相信地反問:「我們一起睡?」

孟星寒點頭,應聲道:「嗯。」

盛雪落還是有點不敢置信地問:「你說真的?」

他不是不舉了嗎?

難道還能睡她?

孟星寒露出笑意,溫柔點頭:「當然是真的了。」

盛雪落聽到孟星寒的確認,簡直要高興得跳起來。

哈哈哈哈,這樣的話,她還找什麼機會啊?

頓時她連連點頭,「我先去洗澡。」

既然今天孟星寒主動提出,那就再好不過了,她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檢查他是不是變成「不舉男」了。

於是,盛雪落飛速地跑去洗澡。

同時又想著,自己該怎麼快速準確的檢查清楚,而又不被孟星寒所發現?

而孟星寒則是拿出了安眠香,悄悄地點燃。

盛雪落洗了個戰鬥澡,看向還站在一邊的孟星寒,底氣不足地說道:「孟星寒,快過來睡覺吧。」

孟星寒看著躺在床上,只佔了一小半地方,明顯是在等著他的盛雪落,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盛雪落小手拽緊了被子,目光閃爍,分明是在緊張。

如果等一下孟星寒直接就來,那她應該可以確定孟星寒沒有變成不舉男吧?

「好。」

孟星寒聲音低低的,有點急切,有點心虛,還有無法掩飾的緊張。

白墨在幫他做治療,期間需要經歷的痛楚和隱忍克制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偏偏他為了不讓盛雪落這個小丫頭髮現,還非要裝出沒事人的樣子。

最煎熬的,是他不能碰她,還捨不得讓她獨守空房,堅持每晚都要抱著她,哄著她睡著后,才離開去找白墨繼續治療。

若不是他有超出常人的剋制力,早就不管不顧地把她吃干抹盡了。

本來孟星寒還沒有那麼恨孟元真的,可現在他都開始怨恨孟元真了。

害他不能睡自己心愛的小丫頭,真是該死!

盛雪落絲毫不知道孟星寒的顧慮,看到身邊的男人沒有任何動作,就那樣直挺挺地躺著,而且額頭上都有些細汗了。

她的心頓時沉下去大半。

難道孟星寒真的不舉了?

但是她還是不願意相信。

她一咬牙,主動趴到了孟星寒結實有力的胸膛上,吐氣如蘭,「孟星寒,你在想什麼?」

盛雪落沒有看到身-下的男人握緊的拳頭都蹦出了青筋,她只感覺到男人的全身都很僵硬。

等了好半天,孟星寒才聲音沙啞的開口:「沒,沒想什麼。」 盛雪落厚著臉皮,主動說道:「難道你今晚不打算做點什麼嗎?」

艾瑪!好羞恥!

重生之人魚進娛樂圈 平時她要是說這樣的話,孟星寒肯定會馬上撲過來把她給拆骨入腹,吃干抹凈了。

這是很明顯的邀請意味了,盛雪落覺得自己的臉還有節操在今晚全部都丟光了。

反正丟了就丟了吧!

那就丟得乾脆點。

她一不做二不休,盛雪落朝著孟星寒的胸口趴了上去,還伸出手在他的胸口畫著圈圈。

明顯的勾-引動作,她現在做起來卻顯得格外的彆扭。

這也不能怪她,她現在整個人都要炸開了,小臉紅撲撲的,真是羞恥啊!

為了不讓孟星寒看見自己現在丟臉又羞恥的樣子,她把頭不自覺的往下低了低,堅決不給孟星寒看。

但是她失策了,因為她趴在孟星寒的胸口上,就算她再怎麼遮掩,孟星寒只要一低頭,就能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一開始,孟星寒是被盛雪落忽然趴上來壓著他的動作給驚了一下,然後就僵硬住了。

忽然之間,胸口被畫了圈圈。

即使是薄薄的睡衣料子,他還是敏銳地感覺到了那撩人的觸感。

讓他不得不雙手緊緊握拳,才能忍住不一個激靈翻身把她壓住。

他目光獃滯地低頭看下去,看向趴在他身上的盛雪落。

此刻的盛雪落眼睛水潤潤,眨巴眨巴的,帶著睫毛一跳一跳的,就好像一隻蝴蝶一樣。

察覺到了孟星寒在看她,她偷偷的抬眸,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那麼望進了他的眼裡。

孟星寒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雙眼睛,反正就是覺得很好看,很清澈,彷彿一下子就能望進她的心裡。

事實上他也看出來,盛雪落現在的眼神帶著羞怯、試探。

她的這雙眼睛是這樣的好看,眼底一片澄澈,乾淨單純,一眼望到底,不只是漂亮。

這麼單純、純粹的眼神,帶著三分羞怯,三分嬌羞地看著自己,手指還不停的在自己的胸口畫著圈圈。

她畫著圈圈的指尖有些發顫,孟星寒的心也不自覺地跟著她的手指轉圈圈。

然後,盛雪落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檢查的小星寒,就這麼站起來跟她打招呼了。

孟星寒現在整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只是在心裏面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受了那麼多的罪,壓制自己不碰小丫頭,就是不想她遭罪,可現在這樣子算什麼啊?

偏偏盛雪落還不知道他的糾結,見自己畫了半天的圈圈也沒有被理會,忍不住嬌嬌地喚他,「孟星寒……」

孟星寒低頭緊鎖住她的眸光,盛雪落心臟的位置如同被觸動了一般,瞬間就移不開視線。

而孟星寒的眼裡幾乎噴火,胸腔的位置更是要被某種穀欠望給深深撕裂。

幾乎要燎原,要把他的控制力燃燒成灰燼。

他心裡的火氣越來越旺,咬牙切齒道:「你這隻小貓咪,真是欠收拾!」

說完,低頭狠狠吻上了去。

這是一個激烈且狂野的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瘋狂,狂風暴雨般要將盛雪落的唇舌給撕碎。

他的長驅直入,揪住她的舌尖,與他共舞,恨不得將她立刻拆骨入腹。

廝磨間,不知道是誰的唇被狠狠地咬破了。

血腥的氣息令這個吻帶上了幾分野性,更加刺激得孟星寒幾乎要瘋狂。

盛雪落沒有反抗,任由他激烈的吻,還動作十分生澀的回吻他。

孟星寒狠狠地吻了一遍,才將盛雪落給緊緊地抱在懷裡。

她能聽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在為她而跳動。

兩個人誰也沒有動,也沒有說話,感受著此刻的寧靜。

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孟星寒才放開了她,低頭盯著她的眼睛。

倆倆相望,依舊沒有說話,就彷彿聽到了春暖花開的聲音。

他低下頭,再一次噙著了她的唇舌。

盛雪落閉上了眼睛,回應著這個吻。

不像是剛剛那樣激烈的狂風暴雨,而是綿長而悠遠,是潤物細無聲。

纏纏綿綿,扣人心弦,令人的心尖都忍不住的發顫。

在安靜的空間里,剩下了讓人臉紅心跳的接吻聲。

溫度節節攀升,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蔓延……

忽然聽到「撕拉」一聲,孟星寒竟將盛雪落的睡衣給撕開了。

盛雪落嬌嬌地說道:「你太粗魯了!」

孟星寒輕笑著邪惡地說道:「我就是粗你才喜歡。」

她明明說的是粗魯,不是粗啊!

這個男人什麼時候也這麼會開車了!

盛雪落臉色微紅,雙眼水潤地微低著頭,不敢去看他。

孟星寒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再次吻了下來。

盛雪落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把頭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耳邊傳來了男人呼吸沉重的聲音,「放鬆點,我們今天來試點不一樣的……」

結束的時候,盛雪落整個人都軟倒在孟星寒的懷裡,全身都沒有半分力氣,彷彿化成了一灘水。

剛才這個男人竟然用手指……

盛雪落羞得捂住了臉,翻身過去背對著他,不肯再看他。

孟星寒從背後抱著她,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輕輕拍著她的背,「睡吧。」

盛雪落不知不覺間覺得一陣困意襲來,就陷入了睡眠中。

等她睡著了之後,孟星寒掐滅了安眠香,把她整個人扳正回來,在她的小臉上親了親。

又幫她掖了掖被子,才無聲無息的下床離開。

盛雪落早上醒來的時候,全身都酸軟無力,下床的時候甚至還差點摔倒。

昨晚孟星寒竟然用手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