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爆成金光的,還有張苞、關興的戰魂之身。

砰!砰!

一陣巨響,不知道多少個學子被這勁風掃蕩的大口吐血,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幾根。

「啊!」

「啊!」

一時間,這些神慘叫聲此起彼伏。

呼~~

狂風掀起漫天血肉,齊靈雲面色清冷踏步而行,白衣飄飄不染絲毫污穢,漫天血肉尚未靠近,便化作飛灰。

。m. 砰!砰!

一陣巨響,不知道多少個學子被這勁風掃蕩的大口吐血,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幾根。

「啊!」

「啊!」

一時間,這些神慘叫聲此起彼伏。

呼~~

狂風掀起漫天血肉,齊靈雲面色清冷踏步而行,白衣飄飄不染絲毫污穢,漫天血肉尚未靠近,便化作飛灰。

一道道純白的靈機自裸露的骨骼之中飛出,圍著齊靈雲不斷的旋轉。一顆好似晶石一般的七十二角透明晶鑽,緩緩自骨骼當中出現,落在齊靈雲的眉心之上,讓她那已經鋪天蓋地的氣勢,再度實質化的提升。

「好拳!好一個金角巨獸,我輸了!」

骨瘦如柴的孫策大口吐血,周身筋骨炸響聲響徹一片。戰魂被完全碾壓而散去,其中一部分傷勢摧毀自身戰意,直接映照在他的肉身之上,

他的身體此刻已經破敗不堪,口中大口大口的鮮血湧出,費勁了全身的力氣也無法站起身來,只能夠躺在血肉廢墟之中。

他的額頭之上冷汗涔涔,肉體之上的痛楚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麼,但那一瞬間,被齊靈雲的拳意碾壓而過,他的戰魂意志受到了巨大的震動,否則也不會將戰魂的傷勢映照到肉身之上。

意志的損傷才是他受傷最重之處!

咔咔咔~~

孫策牙齒酥軟一片,強忍著意志被碾壓的痛楚,大笑一聲:「了不起,了不起!域外金角巨獸,這一身力量,讓我明白,我果然對力量一無所知!」

「還不把我的精丸,還回來?」齊靈雲臉色如常,望著孫策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哈!」一聲大笑傳來,天空中一陣轟鳴,只見一個黑廝手持丈八蛇矛,從天而降。

「這精丸怎麼能還,若是讓你這小女娃,長出兩個蛋蛋,老張我如何向陛下交代?」黑廝張翼德擋在孫策前方,沖著齊靈雲哈哈笑道。

「父親!」幾乎被震成殘疾的張苞驚喜的喊道;

「三叔父!」渾身骨骼幾乎盡碎的關興睜開雙眼。

「哈哈,兩個混小子,好樣的,生死危機當中不慫,還能趁機覺醒戰魂,有你們老子的風範。」看著張苞,張翼德一臉欣慰的說道;「後面沒你們的事兒了,好好養傷,剩下的交給老爹就行。」

「父親小心,此妖,厲害至極!」張苞連忙說道。

張飛毫不在意的擺擺手;

「金角獸,來吧,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咱么倆練練!」

「你是比那

小子強,但又能強多少?」七十二角晶鑽落入眉心的齊靈雲更顯神聖,望著張飛冷冷一笑,纖纖玉手一伸,一根指頭轟然點下。

長達數百里的星空巨獸在這一刻,好似飛灰一般的轟然消散,於此同時,漫漫星空之上,一位女仙白衣飄飄,一隻點出的剎那,萬里長空,陡然如同碎裂的鏡子一般浮現密密麻麻的裂縫,露出其中無盡黝黑的虛空。

緊接著,一根好似貫日長虹一般的金色光芒攜帶著強橫的意志陡然洞穿虛空,化作一根擎天玉柱一般的手指。

那根晶瑩如琉璃一般手指,足有數千里粗細,其中無盡神光轉動,奪去了天地間一切光線。

不過千分之一個剎那,就如同天穹塌陷一般,向著張飛暴壓而下。

強橫的意志浩浩蕩蕩,整個熒惑星上,上百天仙級戰力維持陣法的高手,在這一指點下的瞬間,挪動衛星,布成大陣,無盡的星光凝聚成一顆覆蓋小半個星球的龐大陣法。

轟隆隆!!

那根手指,距離熒惑星地面還有數百里之遙,隔著星光大陣,熒惑大地就已經翻滾起來,赤紅色的大地與砂礫被強橫的勁氣壓得爆碎開來。

「我果然對於道,一無所知!」望著自己的手指,齊靈雲血紅的雙眼之中,充斥著一股不敢置信;「這就是道么?力量化作神通,這方世界對於力量的運用,居然比我自己摸索的強橫百倍千倍。」

以獸身全盛之時落在這上百天仙組成的大陣當中,尚且絲毫不能動彈,然而自己不過是血液附身,晶鑽回歸,骨血歸一,尚有精神髓珠,精氣星海尚未回歸,一身精氣神不足原本獸身之時的兩層,但僅僅剛剛那按照這女子心神中的法門運用輕輕一點,就爆發出了超過獸身時十倍的攻擊力。

一眾天仙臉色大變,在這一指之下感受到了顫慄。

張飛大喝一聲,手中丈八蛇矛,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流光,向著那鎮壓而下的一個手指頭殺去,意圖將這手指刺個窟窿。

但是未嘗觸及不到那跟手指紋理之上,就被轟然壓碎成散碎的流光,齏粉。

「星辰大陣!」一眾天仙法力聚合,在星光之中,凝成一個七尺人形,望著這壓下的遮天手指,身形一晃,吐出一口精氣,出口便漲,化作一道長達千里的彎月長刀,劈開萬里煙雲,向著那摁下的手指殺去。

一個紋路清晰遮天巨指,一個寒光凜凜千里彎刀,二者在長空轟然對撞,

轟隆隆!!

頃刻間天翻地覆!

萬里長空之上登時

揚起一朵巨大的蘑菇雲,漣漪激蕩如同潮汐一般滾滾而流。

震塌了天宇,震碎了山川河嶽,熒惑星辰的大地在這種激蕩之下,也發出不堪忍受的呻吟之聲,地震連連,山川移位。。

「啊!」

「啊!」

「啊!」

一時間,不知道幾位頂在前頭正面相抗的天仙慘叫著被這股巨大的碰撞之力掀飛。

大地之上,剛剛逃出星空巨獸身體的一眾學子,更是被這股氣浪掀的好似滾地葫蘆一般,東奔西走。

「原來,囂張如你們,拿我肉身開科舉做遊戲的你們,也不過是只能接我一指之力!」望著下方的場景,齊靈雲清冷平淡的聲音回蕩在穹天,壓過沸騰炸裂的元氣,響徹在熒惑星辰之上。

「妖怪休狂,俺老張前來殺你!」張飛一聲暴喝,聲如雷霆炸裂,瞬間響徹在齊靈雲的耳邊,在他神魂一震的瞬間,已經手持長矛出現在齊靈雲身前,手中丈八蛇矛,好似帶著無邊的黑洞,化作空間,刺向胸膛。

齊靈雲雙眼紅光一閃,左手好似閃電一般拍出。

呼呼~~~

砰!砰!

兩聲低沉的悶響之中,漆黑的丈八蛇矛在齊靈雲的胸口,留下一道血色痕迹,而齊靈雲的左手,也狠狠的拍在張翼德的胸膛之上。

張飛的戰魂身影瞬間好似充氣一般漲大,變成十丈,百丈,千丈,接著痛呼一聲;「痛煞我也!」

膨脹到極致的戰魂之身轟然爆炸。數千里之外,星空巨艦當中,張飛的肉身猛然睜開雙眼,揉著胸口大呼;「痛煞我也!痛煞我也!這娘們兒好生厲害。」

掀開衣服一看,胸口之上,一個青紫色的纖縴手印明晃晃的印在胸膛之上。

曹操臉色陰沉,望著張飛空口的掌印,皺著眉頭說道;「此撩實力,居然強橫到這般地步么?」

「這妖孽,雖然手段有些生澀,但運用的卻是我大漢的法門。」張飛咧著嘴說道;「原本此妖獸身之時,攻擊手段,除了衝撞就是剩下踐踏,尾巴掃,別說運用法門,與普通野獸攻擊無異,對我等來說,縱有搬山移海之力,打不中也是沒用。」

「但是現在此撩附身齊靈雲,卻將我大漢法門學去,原本好似背著鐵山打架,現在卻將鐵山化作無數神兵,一身戰力,天差地遠,這次科舉,可能玩脫了。」張飛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僅僅是一掌,就能將我的戰魂真身拍爆。若是讓她將齊靈雲腦海中一應法門盡皆熟悉之後,恐怕更是難治。」

鳳馭天下 。m. 「但是現在此撩附身齊靈雲,卻將我大漢法門學去,原本好似背著鐵山打架,現在卻將鐵山化作無數神兵,一身戰力,天差地遠,這次科舉,可能玩脫了。」張飛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僅僅是一掌,就能將我的戰魂真身拍爆。若是讓她將齊靈雲腦海中蜀山一應法門盡皆熟悉之後,恐怕更是難治。那些功德催生出來的天仙,更不是對手。別抱希望!」

「嘯天候,你看此撩如何?」曹操突然沉聲說道;

「非常之棘手,若是不真正動用大陣」狗頭人身的嘯天候沉聲說道;「就算是我也沒把握能夠將她擒下。那人終究是陛下的小師妹,有幾分情分在,若是我全力出手,恐怕留不下全屍。」

復仇總裁小小媽 曹操眉頭一皺,陛下安排的差事,若是搞砸了,未免太過讓人小看,但若是就這麼灰溜溜的去求陛下,也有些太過丟份兒。

「還請嘯天候出手!」曹操躬身一禮。

嘯天候望了曹操一眼,淡淡的說道;「好!」

「曹黑手,若是那小妮子真死了,你就不怕陛下生氣?」張飛挑挑眉毛用大嗓門喊道;「若是陛下生你的氣,你這老小子的好日子就干到頭了。」

「外甥女婿,對老舅是不是要客氣些?」看了一眼張飛,曹操淡淡的說道,張飛的妻子乃是夏侯淵之女夏侯氏,曹操與夏侯淵乃是連襟,算是長輩。

「呸,心黑手狠活曹操,也不看看自己是啥名聲。曹黑手,俺老張倒要看你怎麼跟陛下交代!萬一那小丫頭是陛下心儀的,小心你這黑心腦袋跟身子分家。」張飛不屑的哼了一聲。

「別喊小妮子,她修鍊一百多歲,做你祖奶奶都足夠了!」曹操淡淡的說道;「陛下的意思,你到現在還是不懂,真不愧是張翼德!」

……

「天狗…….」

齊靈雲望著前方那狗頭人身蟒袍的人物,眸光微微一動,停在原地。「我能看出你的本體,有著星空巨獸的血脈,為何與這些螻蟻同列,與我為敵?」

它能清洗的感覺到,這個狗頭人身的傢伙,比起那個手持長矛的黑廝,強橫得多,即便是那些在星光之上布陣的傢伙,也遠遠不是對手。

「我能感覺到你的力量,能夠感覺到你靈魂中的不屈,能夠感覺到你心中的壓抑,為何要和這些人類在一起,與我一起縱橫星河,吞食天地,豈不快哉。」

望著緩步走來額嘯天候,齊靈雲刀聖喊道,聲音清脆悅耳,傳遍四方,竟想招降嘯天候。

「縱橫星河?吞食天地?」

嘯天候冷冷一笑,茫茫星空,千年萬年見不到一個人,吃的是無味的星辰泥土,飲的是星球岩漿地火。那種苦行僧都不如生活能夠比的上現在,餓了吃星空巨獸肉啃大醬骨頭,渴了喝酒飲瓊漿。沒事兒看看戲聽聽曲兒,無聊了造造小狗子,枯燥了有人陪著戰鬥松筋骨,逐大道。

「明明過的是乞丐一般的生活,你也想讓我放著好日子不過,去跟你?」

「我本將心向明月,明月卻去照狗子。」齊靈雲微微低頭;「既然不願跟我,那麼就去死吧!」

話音未落,齊靈雲的身形微微一動,周身血氣轟然爆發開來,如同一道天河般陡然衝擊長空之上,在長空之上,化作一道覆蓋數百里蒼穹的金角巨獸。

轟!

無盡的元氣陡然被暴漲的血氣排開,至陽至剛的血氣如同一輪浩日般熊熊燃燒著,虛空都在這血氣的炙烤之下坍塌,褶皺著。

數千裡外的一眾學子勃然變色,在齊靈雲爆發的血氣金角巨獸之下,被一股強橫大力擠壓出數千里之外,撞碎了熒惑星重重紅色山嶽。

即便是維持星空大陣的一眾功德天仙,也被這強橫的氣勢所逼退。其中本身戰力極強的哈哈老祖,烈火祖師,火靈神君一家四口都擁有著真正天仙巔峰的戰力,在此刻也隨著一眾功德天仙後退,望著退後的眾仙家,眼中若有所思。

無盡血氣汪洋之中,唯有嘯天候,不退反進。

「你知道么、如你一般的星空巨獸,本候已經吃過兩頭了。」嘯天候狗臉冷冷一笑,周身妖氣震蕩,硬頂著齊靈雲的滔天血氣,一步踏前,伸手一握,一柄慘白色的白骨棒出現在手中,這棒子長達丈二,白慘慘,晶瑩瑩,好似一節大腿骨。嘯天候手中棒子一揮,直接劃破三百里虛空,切開那血氣金角巨獸,向著齊靈雲轟然砸下。

「汪!」

一聲狗叫,嘯天候瞬間突破虛空封鎖,手中白骨大棒光華微微一閃,前方空間統統被砸的粉碎,直接穿破虛空,白骨大棒砸在齊靈雲眉心之上。

「好快!」齊靈雲的眸光微微一動,眉心之上,原本鑲嵌的七十二角晶核陡然間化作一道璀璨金角。直接懟上,那轟來的白骨大棒。金角巨獸的眉心,是一身最強之處,而晶核,也是一身最大的弱點。晶核不滅,此身不死。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虛空千里為之坍塌,巨大的力量瞬間爆發,白骨大棒倒飛而出,璀璨金角也變得光芒暗淡。

「嗯?!」

齊靈雲面色微微一變,金角所在乃是命門,這金角居然不能毀了對方手中的白骨兵器,反而被這一棒槌打的腦袋發矇,金星直冒。

「此撩厲害,不一定打的過,待熟悉掌握了所有此界法門之後,再來殺他。」

她口中輕斥一聲,身形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空間亂流之中。向著遙遠的星空爆射而去。

「呵!」

嘯天候冷笑一聲,背負雙手也不上前。

卻見那天空之上,無盡星光璀璨,一聲大喝響徹天地。

「周!天!星!斗!」

咆哮之聲如同萬雷震爆,整個熒惑星辰,都在這一刻都被這巨大的咆哮之聲震動。

數十萬里之內的元氣,在這音波震蕩之下,陡然化作一股股奇異的神通之力,轟然投入星空之中。

轟隆隆!

好似天地傾覆一般,一顆顆星辰自宇宙中垂落,密密麻麻嗎幾乎遮蔽了蒼穹。幾乎布下上萬顆小星辰出現在天空。

轟!

轟隆!

齊靈雲的身形尚未逃脫天地之外,天穹之上響起無盡的震顫之聲。

好似無數星辰炸裂一般的恐怖聲響之下,天宇之上,那萬顆星辰,閃爍著滾滾星光,排開無盡氣流,布成一道大陣。

「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離開,諸位道友,裝慫裝了這麼久,讓她看看,咱們這由陛下親口命名的周天星斗大陣的厲害!」大陣當中,一個長發垂髫的老者捋著鬍鬚,長聲笑道;「在下水鏡,恭候道友多時了!諸位,起陣!」

「是!」

「布陣!」

一眾天仙級高手狂吼出聲,於數萬里之外轟然散開。

咻咻咻~~~ 愛情三腳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