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之前那話堵的閒親王說不出話來。

“小子,當年要是不出意外,皇嫂絕對會把林氏嫁給我的!”閒親王乾巴巴的反駁了一句!

閒親王嘴巴里的皇嫂說的是林太后!

那是先皇后的原配發妻。一輩子被先皇忌憚,一輩子無子,林家倒臺,林太后病危之際,先皇才把一直養在林太后膝下的當今皇帝記在了林太后的名下!

皇帝看着兩人鬥嘴,很無語,替林氏悲哀啊。

沒人比皇帝更清楚了,十五年前,這倆貨對林氏只是好奇了,在隨後兩人起了攀比的心思了。

真的非林氏不可了?真的就喜歡林氏不得了了?

顯然是不可能的!

而閒親王這段時間說要娶林氏,還不是因爲司徒清和?

皇上對林太后的感情很深,至少比生母薛太后要深厚的多。

對於林家的感情也深,故此對林家在京都碩果僅存的林氏也是愧疚的!

故此這才一直不同意閒親王的請求!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三年不見的君天今日來見他,也是爲了林氏!

這是爲了繼續十五年前的意氣之爭嗎?

可皇帝卻感覺着君天娶林氏的心思比較單純,真的是君天自己說的,年紀大了,想要個孩子繼承家業,想找個看的順眼的人搭夥過日子呢!

君天這話說的多實在啊。

不過這事情,皇帝不準備在賜婚了。林氏和離,他當做不知道,以後有人拿這個做文章,皇帝也不會讓林氏爲難。

可賜婚,他不會了,閒親王也好,君天也好,全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

大齊寡婦再嫁不是丟人的事情。

大齊對於女子還是比較優待的。

“行了,你們倆別大眼瞪小眼了。你們誰有本事讓林氏嫁你們,那是你們自己的本事。還白得一個兒子和閨女。你們都跪安吧!”皇帝心說,朕忙着呢,可不能陪着你們瞎耽擱功夫的說!

君天齜牙一笑,閒親王垂頭喪氣。

兩人相攜出宮了!

君天也沒回去自己的府邸,而是去了閒親王府。

“你找到證據了?”閒親王比起林氏更關心的是十五年前林家和郡王府倒臺的證據!

先皇最後幾年糊塗啊。辦了不少讓忠誠良將寒心的事情!

可那到底是先皇,人都死了,自然想要爲誰翻案,需要的是真材實料的證據!

君天咧嘴一笑。

“現在還不是時候說出來這些,朝中的那些釘子,我還不確定是誰。非要拔出來這些釘子不可!到時候只怕要打仗了。那時候林家復出,就是時候了!”君天的話讓閒親王嘆氣。

皇嫂在地下日日哭泣呢,希望這種日子早點兒結束吧!

君天在閒親王府吃了頓飯,就離開了!

回去之後就見了牛大力。

牛大力辦事兒君天還是放心的! 君天是牛大力的幕後人,君天今日找皇上也是爲了讓皇上不要搭理林氏和離的事情。順便擋住閒親王求賜婚的事情罷了!

至於宣暘侯府?他可不會放過,回到京都,過上平靜的日子,可這日子驟然平靜下來,君天還真不習慣,這不,就自己給自己找些樂子了!

“宣暘侯府找你的時候,那十萬兩銀子,翻一倍讓他們補償給你!”君天的後手很多。

牛大力抽動嘴角。惹誰不好,非要惹他家老大來着?

宣暘侯府這回麻煩大了!

別人不清楚,牛大力等常年跟着君天走南闖北的人可清楚,凡是招惹過自家老大的,自家老大的報復絕對是不死不休的!

就算一時不能讓仇人死了,可十年二十年之後,還是要讓仇人四個乾淨的。

老大是十五年前離開京都,這次回來除了落葉歸根的思鄉之情之外,更多的也是復仇。

“老大,明白了!那一家子可真是噁心人了,對林氏母子三人那叫一個狠心絕情啊。眼睛都不帶眨的就和離除族的,不過老大啊,那司徒烈看着挺捨不得林氏母子三人的。”牛大力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發現的狀況告訴給君天!

君天頓時嗤笑起來!

“捨不得?是捨不得清和那小丫頭的醫術和林氏打理庶務和交際的能力吧?林氏的交際圈,可是他司徒烈升官發財的源頭!”君天捏緊了拳頭,司徒烈要捨不得是正常的。

就他不也是這麼多年都沒割捨的下嗎?

人和人的緣分就是這麼的奇妙。

林氏十五年前都沒進過他,可他偏偏就惦記上這個女人十五年了!

牛大力心說自己該告辭了,就起身離開了。

宣暘侯府那邊,也母子四人坐着吃了一頓飯!

老太君還是不死心啊。

“老二,老三啊,還是搬回來吧。這事情不是解決了嗎?”老太君真心不想和兒子們分開!

你說身邊圍繞着一羣兒孫好,還是身邊就守着一個兒子好?

億萬繼承者:祕寵寶貝婚後愛 人老了,這心裏就容易範寂寞了。

兒孫離得遠了,這心裏就老大不痛快了!

司徒風嘿嘿笑着不說話。

上頭老大頂着,下面老三喜歡出頭,他作爲老二,只要貫徹中庸之道就成了!

司徒風這生存之道,那可是打小練出來了!

不是長子,又不是老兒子的,司徒風還能怎麼着?

司徒烈的臉色卻因爲這話黑沉了起來!

“搬回來?大哥不是也給娘揭示了我們不能搬回來的原因?娘,這個事情就打住吧。我和二哥會常回來看看孃的!”司徒烈現在就發覺,和老孃說太多是沒用的。

有什麼事情還是別告訴這老太太的好!

老太太靠不住啊。現在就喜歡拖你後腿啊!

誰都能說這個話,可是老太君的三個兒子還真不能說這個話。他們能有這一切,其實還真是老太君當年當姨娘的時候爭取過來的。

孩子們小的時候需要她,年老了,腦子不好用了,孩子們就嫌棄她了。

這是老太君的悲哀啊!

老太君唯唯諾諾的再沒吭聲!

司徒雲一邊是厭惡老太君的,一邊又想擺自己老大的架子,這不,就趕緊的做和事老,開口了!

“行了,今日也算是個好日子了。咱們不提那些晦氣的話。老二老三以後要常來看看娘。娘孫子孫女了,就叫老二家老三家的孩子們回來住一段時間。今天我把話放在這裏,老大老二是搬出去了,但是孩子們以後成親出嫁的,都在侯府了!”司徒雲這事兒辦的漂亮。

司徒烈和司徒風對視一眼,心裏有些鄙夷司徒雲。要是他們是侯爺,他們也會說這個漂亮話!

都搬出去了,尼瑪誰能不要臉的還讓孩子從大哥家裏出嫁的?他們也是要臉的!

司徒烈火氣衝的不得了。這會兒是徹底的被點炸了!

“大哥,今日弟弟都和離了,老婆和嫡子女都沒了。大哥覺得是喜慶的好日子?大哥這麼說,弟弟可寒心啊!哼,你們吃吧,我就先回去了!”司徒烈甭管是不是喜歡林氏,可現在稀罕林氏是一定的。

就因爲老孃貪財,媳婦兒沒了。嫡子女也沒了,司徒烈心裏能好受?

司徒烈氣哄哄的就走了。

老太君在忍不住哭了起來。

司徒風一看情況不好,趕緊的溜之大吉!

留下司徒雲心裏破口大罵!

這都是什麼事情?爲了林氏那母子三人,現在母子不是母子,兄弟不是兄弟的。母親說的對,那林氏母子的確是晦氣的不得了!

林氏和離,司徒清和兄妹倆就去找京兆尹了。

司徒清然和司徒清和可沒打算改姓。都叫了這麼多年的名字了,改了難道就和司徒烈沒血緣關係了?

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名字改不改的是無所謂的,可是這戶頭可一定要落好了!

司徒清和早就告訴司徒清然林氏行情不錯,再說了他們倆大了,林氏也才三十歲,改嫁多好?

這還大半輩子時間呢,不能就耗在他們倆身上,故此兩人就和林氏說了一聲,就去找京兆尹單獨立戶頭去了!

林氏和離之後,林氏的戶頭就變更了,從司徒烈的妻子,變成了林氏單獨的女戶。

而司徒清和和司徒清然也自己令立了戶頭。

朝中有人好辦事啊!

京兆尹那是誰?可不就是林坤的爹嗎?

司徒清然要自己單獨立個戶頭。京兆尹是直接就給辦好了。可是輪到司徒清和的時候,京兆尹就開勸了!

“孩子,你只是個姑娘,現在落在你孃的戶頭上其實挺好,你要是擔心你娘改嫁,對方不待見你的話,你也可以落在你哥的戶頭上不是?未成婚的女孩子自己立女戶,這以後的親事可就不好說了!”其實要京兆尹說,母子三人就不該分開!

大齊和離的女人多了,帶着嫡出的兒女和離的也大有人在,改嫁的時候,帶着兒女改嫁也是正常事情,誰家都能接受的。

這倆孩子做什麼就非要自己立個戶頭呢?

要知道大齊看重的家族啊。一家人不管好賴都在一個戶頭上,別人就會高看你一分啊!

你們娘仨各自的戶頭,別人會小看你們呀…… 京兆尹的擔憂,司徒清和兄妹倆是明白的。

大齊看重家族,越是人口密集,樹大根深的家族,就越是被看好。

可司徒清和兄妹倆卻不在乎。相反的,不想因爲這個而爲難林氏!

林氏爲她們付出的太多了。雖說帶拖油瓶再嫁人的大齊貴女很多。可到底這日子還是過的艱難的!

別的不說,你帶過去的兒女到底不是人家的親骨肉,有幾個樂意毫無芥蒂的相待?這時間久了,夫妻之間總是會猜疑的,這感情也終究會出問題的!

“林叔的意思,我們倆都明白,可是娘對我們付出的太多,耗盡了青春了,我們不能在拖累娘了!別的不說,娘就是真的改嫁,我們也會成爲孃的後盾的。但是卻不想成爲別人礙眼的存在!”司徒清和這話說的京兆尹心口都火熱起來了!

那架勢,很想摸摸司徒清和的頭,說一聲:你這孩子真是可人疼啊!

京兆尹最終無奈的給兩個孩子各自建了一個戶頭!

司徒清和看着到手的女戶,那叫一個高興。

大齊女戶,尤其是沒成家的,立了女戶之後,這婚假父母血親可都沒法子插手了!

司徒清和以後的婚事只需要她自己說了算就好。

司徒清然在馬車裏,皺眉詢問!

“你真認爲司徒烈那沒皮沒臉的還會算計不成?這麼急巴巴的就立了女戶,你這還有退了親的名聲,以後誰家娶你都要多思量。 纏綿入骨,總裁大人請留步 我就覺得你爲還沒發生的事情這麼做,太委屈了!”司徒清然是最明白司徒清和心思的人!

司徒清和卻笑的輕鬆!

“哥,我這纔多大?說是十二歲了,可還差半年的時間呢。咱大齊貴女哪個不是十七八來纔出嫁的?這麼多年還不能爲我自己謀劃一份兒好姻緣?姻緣的事情,那是要看緣分,可是和宣暘侯府的緣分,我可不想再被動了!”司徒清和是真心怕了宣暘侯那羣人的沒皮沒臉了!

司徒清然眨巴着眼睛,自己這當哥哥的以後多護着些好了。沒得讓自己妹妹委屈了!

“也是,以後就算有人想要拿我們算計娘也機會不大了,我們建了自己的戶頭,娘在某些事情上,對我們的束縛力就少了很多了!”司徒清然這是既擔心有人算計母子,又擔心有人算計妹妹,操碎了心了!

可是他樂意。

以前渾渾噩噩,鬱郁不得志,現在肩頭上是沉甸甸的責任,就證明他是個頂家的爺們兒,司徒清然心裏苦並快樂着!

兩人到了家,林氏就笑眯眯的問事情辦妥了沒有!

林氏到不在意這個,走到哪裏都是她的兒女。兒女長大了,有自己的思量了,她做母親的還能看顧着幾年?自然是隨着兒女的心意走了!

司徒清和抱着林氏的胳膊!

“我可不管,我就是自己立了女戶,娘也不能就真的撒手不管我了!”司徒清和這撒嬌的話讓林氏心裏更加的舒坦了!

瞧瞧,這不管立不立女戶的,女兒不還是她的女兒嗎?

林氏笑着拍了拍司徒清和的手背!

“你呀,別扔下娘不管,娘就燒高香了,娘那裏敢不管你啊!”林氏這話顯示她對這事情沒了心結!

母子三人一時間和樂融融。晚上還胡吃海喝了一頓,母子三人居然都喝醉了!

二天一早,母子三人都睡了個日上三竿的,起來還頭疼的不像話。

可是林府近日來可都是好消息。母子三人心底可是樂意在醉幾次呢!

最大的問題解決了。母子三人就規劃起來她們自己今後的道路了!

林氏目前是沒心思改嫁什麼的,就用心打理自己的產業。爭取要給兒女們多準備一些創業資金!

而司徒清和拿林氏的布莊練手之後,林氏對女兒那是一百個放心的。

故此,司徒清和脫手不再管林氏的產業了,而是開始頻繁的去賢郡王府,找自己乾孃合夥做生意去了!

司徒清和手裏的藥,不管是治療什麼的,哪怕就保養身體的,都比宮裏出來的御用品強大。

故此這簡直就不擔心收入啊!

司徒清和只需要提供藥品就成,其他的銷售等等的麻煩事情都不需要她管。

可是藥鋪,司徒清和佔三成的股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