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帝抬起手掌,吞噬之力化為漆黑利劍,當即朝著蕭凌心臟猛然轟去。

感受到那股犀利的攻勢,蕭凌的心跌落到谷底。

難道,他真的就要敗在這裡了嗎?

鐺!

一道金光呼嘯而出,轟在了吞噬利劍之上,頓時間,吞帝的攻勢被彈開,那恐怖的力道,瞬間讓吞帝暴退連連,手掌都是微微發麻。

「是誰?」

吞帝低喝一聲,抬起頭來,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在蕭凌身旁,已經出現了兩道人影。

一道黑袍老者,還有一道金袍人影。

兩人身上的氣息,吞帝都看不透,不過他可以肯定,那道金袍人影的實力,更加深不可測,因為剛才那道金光攻勢,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鬼手葯帝!」

怪傑葯帝看到鬼手葯帝的身影后,忍不住怪叫一聲,眼中滿是驚訝之色,顯然沒有料到鬼手葯帝會找到這裡。

他與鬼手葯帝乃不死不休的宿敵,這些年來,雙方不知道交手多少次。

那個時候,他與鬼手葯帝都在四星武帝。

據說,不久前,鬼手葯帝突破境界,到達了五星武帝。

為此,怪傑葯帝不敢在帝域拋頭露面了,甚至,為了擔心被鬼手葯帝抹殺,他不得不遊歷神武大陸其它地域,爭取早日突破五星武帝。

為了突破五星武帝,怪傑葯帝才與吞帝狼狽為奸。

他的要求,就是瓜分一些血葯,哪怕是一些血葯,足夠讓他突破五星武帝了!

「怪傑葯帝,許久未見,甚是想你。」

鬼手葯帝凌厲的目光看了一眼怪傑葯帝后,抬手間,便是拿出一枚丹藥,遞給蕭凌,微微一笑,道:「徒孫,這是七品丹藥融天活血丹,服下后,好好療傷,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

「多謝前輩,還請救下曇花。」

蕭凌接過融天活血丹,當即退到了一邊。

其實在進入吞噬深淵之前,他就隱約感受到有人跟隨這他。

走的時候,蕭凌不忘看了一眼金袍人影,輕聲道:「謝謝你。」

金袍人影置若罔聞,甚至沒有看蕭凌一眼,對他來說,眼下吞帝和怪傑葯帝,才是首先要解決的對象。

「鬼手葯帝!你旁邊的這位,莫非是戰天帝宮的……」

怪傑葯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手頭上的事情也停了下來,額頭滿是汗水,目光緩緩看向那金袍人影,就憑這一身服飾,他就認出了此人來自戰天帝宮。

戰天帝宮這樣的存在,又這麼年輕,除了那位,號稱神武大陸年輕一代第一人的戰無雙,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了!

若真是戰無雙的話,此行他必定凶多吉少!

「沒錯,我旁邊的這位,自然是戰無雙。」鬼手葯帝笑道。

戰無雙!

帝域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神武大陸這片天地下,年輕一代,他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甚至,還有人說,神武大陸的未來歲月,屬於戰無雙的年代!

聽著鬼手葯帝這麼一說,在場全部人都停下了,一道道目光刷刷看向金袍人影,就連蕭凌的目光,也是看了過去,目光變得凝重無比起來。

唰。

戰無雙抬起手掌,將金斗篷脫下。

他有一頭宛如瀑布般的金黃色長發,一直垂到腳下,如果不是他那偉岸的身形和寬闊的肩膀,僅僅從後面去看,恐怕會以為他是個女子。

豪華的金袍彷彿有奇異的紋路流轉,如果仔細看去,目光就會瞬間被那玄奧的紋路所吸引,使得自己無法自拔!

並且,他的外貌看上去不超過二十歲,英俊的面容上,有著一雙睥睨天下的金色眼眸,他的眼神看似空洞,但卻又像是包羅萬象,偶爾閃過一道黑光,更是動人心魄,會有一種剎那芳華、瞬間生死寂滅的質感。

「戰無雙!果然是你!」

怪傑葯帝看到戰無雙后,臉色頓時慘白起來,這等超級牛人跟隨鬼手葯帝來到此地,看到他與吞帝勾結在一起,勢必會對他出手。

以戰無雙眼中容不得半點沙子的性子,他今天絕對完蛋了!

「戰無雙!你聽我說,我和吞帝沒有半點關係!」

怪傑葯帝連忙道:「我在這裡,只不過是煉製……不,我只是路過而已……」

「對了,她的本體是吞天巨獸,我願意獻給你,但求饒我一命!」

說到最後,怪傑葯帝都不知道要用什麼蹩腳的理由來說服戰無雙了,感受到戰無雙幾乎是無視他的眼神當中,他就明白今天的結局已經註定了。

「怪傑葯帝!你在說什麼!」

吞帝聽到怪傑葯帝臨時變卦,說出那些甩鍋的理由,他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好了。」

戰無雙背手而立,平靜道:「那個女孩,我得救。至於你們,也得死。」 在這片空間之中,伴隨著戰無雙的話落下,怪傑葯帝只覺得通體冰寒,而吞帝也是臉色猙獰起來。

作為一方超級強者,就這樣被眼前的小鬼決定了命運,任誰也不甘心!

「怪傑葯帝,將曇花抹殺!」吞帝喝道。

咻!

怪傑葯帝並沒有理會吞帝,他明白戰無雙的可怕之處,當即,他身形暴掠而出,朝著遠方飛遁而去。

「該死!」

吞帝臉色鐵青,顯然沒有料到怪傑葯帝這麼膽小,竟然臨陣脫逃了!

咻!

吞帝沒有絲毫猶豫,身形暴掠而出,朝著曇花暴掠而去。

無法將曇花煉製成血葯,他就索性直接將曇花吞噬掉,這樣的話,哪怕無法百分之百利用曇花的力量,但總比沒有的要好。

「吞帝交給我,至於你,將怪傑葯帝解決。勾結天魔宗的人,殺無赦。」

伴隨著戰無雙語音落下,他已經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金光,來到了曇花面前,面對迎面而來的吞帝,抬手一掌隨意拍了過去。

唰!

一道金光攜帶著天地大勢,氣勢逼人,轉眼間來到吞帝面前。

「好快的速度!」

吞帝瞳孔猛地一縮,望著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金光,他立馬可以確定戰無雙無論是速度還是出手攻擊,皆在他之上,甚至,這還不是戰無雙真正的水準!

「吞噬,滅輪掌!」

吞帝低喝一聲,周身灰光瘋狂涌動,匯聚在手掌之上,竟然使得他手掌匯聚出密密麻麻灰色光芒的鱗片,隨後,他便是一掌狠狠地排出。

鐺!

對碰的那一瞬間,金鐵之聲響起,火花濺射一圈肉眼可見的勁氣漣漪,在吞帝的手掌上擴散開來。

咻!

吞帝的身影,也是被那巨大的力道,擊退了數十步,抬起頭來,便是駭然看向戰無雙。

這來自戰天帝宮的超級天才,果然是名不虛傳!

「有點意思,饕餮巨獸的肉身,果然很強悍。」

戰無雙目光平靜,揮手間,金光肆意涌動,將困住曇花的鎖鏈全部震斷。

「你先去蕭凌那裡。」戰無雙道。

「謝謝。」

曇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連忙跑向蕭凌。

「蕭凌哥哥,你還好吧。」

曇花美眸滿是擔憂之色,好在有那兩個大人物來救他們,要不然的話,他們今天凶多吉少。

「我沒事。」

蕭凌搖了搖頭,他吞服了鬼手葯帝給予的七品丹藥融天活血丹,體內的傷勢雖然並未徹底恢復,但一些自保能耐已經具備了。

眼下,讓蕭凌好奇的是,戰無雙究竟能耐幾何?

戰無雙能夠被譽為神武大陸上年輕一代第一人,又是帝域超級妖孽的第一人,還和雲曦有些複雜關係,種種事情,蕭凌都不得不去關注。

「徒孫,我先去收拾怪傑葯帝了。」

鬼手葯帝說了一聲,身形當即暴掠而出,朝著怪傑葯帝逃遁的方向追擊而去。

現在,這片地域,僅僅就蕭凌這幾個人了。

咻!

戰無雙再度出手了,隨意一掌朝著吞帝拍去。

吞帝見狀,瞳孔猛地一縮,一種不安的情緒在不斷蔓延,當即,他身形瘋狂避退。

因為他察覺到,原本深不可測的戰無雙,已經展現出四星武帝的實力,很顯然,戰無雙將實力壓制到四星武帝了!

噗嗤!

就在吞帝身形暴退的時候,戰無雙那手掌心匯聚的數道金光,便是以一種極為凌厲的姿態呼嘯而出,轟在吞帝的肩膀之上,硬生生將吞帝的肩膀洞穿。

哪怕吞帝是饕餮巨獸,肉身無雙,依舊抵擋不住戰無雙的攻擊!

嘶啦!

吞帝的肩膀上,衣服已經徹底爆裂開來,鮮血淋漓的血洞當即顯露出來,大量鮮血流下,他立馬運轉元氣,想要止血,卻發現那金光匯聚的力量極為古怪,讓他無法徹底止血。

戰無雙出手,幾乎沒有廢話,完全是電光石火間出手,蕭凌便看到吞帝陷入了絕對的下風。

「不愧是戰天帝宮的超級天才,怪不得他們都這般敬畏他……」

蕭凌心中沉重起來,他想象過戰無雙很強大,卻沒有想到戰無雙強得這麼過分,不僅如此,他還知道,戰無雙擁有雙生武魂,而且還是極為特殊的雙生武魂。

「據說,他還是曦兒的未婚夫……」

想起那日雲瓏說的那些話,蕭凌袖袍當中的手掌,也是緊緊握了起來。

終究還是太弱了啊!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復心中的情緒,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戰無雙,他明白戰無雙會很快結束這場戰鬥了。

「傷我,我便放你離去。」

戰無雙目光平靜看著吞帝,似乎說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當真?」

吞帝心中狂跳不已,他知道戰無雙這是給他機會,他唯一活命的機會。

「嗯,給你一個機會。」

戰無雙微微點頭,目光若有若無看向蕭凌。

他做這些沒有任何營養的事情,主要是為了給蕭凌看。

因為,他要讓蕭凌明白,他究竟有多麼強大。

「好!」

吞帝眼中涌動著瘋狂之色,雙手捏訣,暴喝一聲,道:「饕餮變身!」

嘭!

伴隨著吞帝語音落下,滔天的灰光,猛然從他體內瘋狂涌動而出,使得他周身的衣袍全部崩裂開來。

吞帝的身軀,幾乎鞭打,渾身上下,泛著烏黑光澤,宛如玄墨一樣。

灰光閃爍間,玄奧詭異的紋路不斷蔓延,散發著極為恐怖的吞噬之力!

在吞帝變化的時候,他已經不是人軀,變化成了饕餮巨獸的軀體,只不過,吞帝的軀體並不巨大,卻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

這是濃縮到爆炸的力量!

「你將實力壓制到四星武帝,我全力以赴,必定能夠傷你!」吞帝目光死死盯著戰無雙,沉聲道。

「出手吧。」

哪怕吞帝全力以赴,戰無雙的目光依舊沒有變化,似乎吞帝無論做什麼事情,都無法傷到他一樣。

轟!

吞帝渾身灰光涌動間,下一霎,其腳步猛的踏出,只聽得空氣炸裂,一道身影,幾乎是瞬移一般,出現在了戰無雙前方,隨後,便是毫無花俏的一拳兇悍轟出!

轟隆隆!

空間坍塌爆炸,吞帝這一拳蘊含的力量,恐怖到極點。 轟!

戰無雙的金色眼眸一道黑光一閃而過,望著吞帝的攻勢,臉色平淡無比,隨手,緩緩抬起手掌,手掌金光弧度不斷跳動,便是狠狠地域吞帝的拳頭轟在一起。

嘭!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頓時間,在這片地域徹底響徹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