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亮的背後也長出了很長的羽翼,色彩斑斕,非常的漂亮。

「這是……」周寒愣住了,他認得這羽毛,之前在勇者之墓那片燃燒的水澤之中,周寒見到了火鳳妖靈,它身上的羽毛就是這般!

真是沒有想到,周亮這混蛋居然也凝了妖體,而且也是一流的妖獸火鳳血脈啊!

很快,周亮就化為了一個巨大的火鳥人,俯視著周寒:「來吧,我的弟弟,看你的妖體厲害,還是我的妖體強!」

說完,周亮就朝著周寒噴出了炙熱的火焰,這火焰燒灼著空氣都在炸響,化為了火鳳的形狀,撲向了周寒。

吼!

周寒立即催動了雷電,攜帶著法則力量,化為了一道雷龍,朝著那火鳳正面撞擊而去。

轟!

火鳳和雷鳥相撞,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音,但強大的衝擊波並沒有把周寒和周亮給擊退,兩人迎著衝擊波主動撲擊而去!

空中兩道殘影閃過,然後這兩人就攪動在了一起。

沒有動用源力,也沒有精神力,僅僅依靠著妖體的力量近身廝殺搏鬥……

轟!

兩人瞬間交手上千次,然後那之前火鳳和雷鳥相撞的衝擊波才轟擊在封印這島嶼的陣圖上。

光明祭靈布置的陣圖,竟然都被這衝擊波給沖的出現了裂痕,可以相信這衝擊力之強大。

周寒和周亮兩人的殘影時不時從天空戰鬥到島嶼之上,島嶼上遍地瘡痍,隨後又蔓延到海面上,一股股強大的勁力爆發,強大的衝擊力量竟引發了海嘯,數百米高的浪濤,朝著遠方呼嘯而去……

在兩人交手的過程之中,蓬萊聖地的人到了,九天聖地的人來了,誅魔聖地的人等等,基本上所有聖地的人都來了。

他們站在遙遠的地方觀看著這戰場,誰都沒有去插手。

周寒和周亮之間的恩怨,讓他們自己解決。

轟轟轟……

兩人打了兩天兩夜,終於分開了。

周寒渾身的骨刺不知道斷裂了多少,身上的青龍鱗片也碎裂掉了許多,露出裡面血肉模糊,受創不輕!

周亮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那色彩斑斕的羽毛幾乎掉光了,兩條翅膀也斷了,渾身是血!

兩人都喘著粗氣,紅著眼睛瞪著對方。

「沒想到,你居然能變得這麼強,可惜當初沒弄死你啊!」周亮惱恨道,表面上他跟周寒打了個平手,但他已經有了發力的跡象,而周寒看上去卻沒有一點力竭的樣子,看來這傢伙的妖體根基比自己還要穩固。

這很是令周亮驚訝,他當初凝妖體的時候,盡量把排異反應降到了最低。而周寒現在的狀態比自己還要好,難道這凝妖體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排異反應嗎,這怎麼可能!

「你也不弱啊!」周寒冷冷盯著周亮,這時候天空之中已經電閃雷鳴,天時對周寒有利起來了。

「哼哼,不要以為你會控雷電就能夠贏得了我,我真正的殺手鐧,乃是雷神之錘!」周亮意念一動,一把巨大的錘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巨錘一出,天空之中的雷電頓時間就像聞到了腥味的貓,一個勁的朝著鎚子裡面灌入,這原本通體漆黑的巨錘表面,很快就雷電密布,甚是恐怖!

「雷神之錘,法則兵器,我的弟弟,拿出你的殺招來吧。」周亮的眼裡閃動著自信的目光,表面上別人只看見他得到了神弓,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去研究這神弓。

因為神弓沒有神箭,就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能。

他真正在禪悟的東西,乃是這把雷神之錘!

當初舉起神弓,也是藉助雷神之錘的威力。

看著周亮手中這巨大的雷神之錘,周寒將神箭拿了出來,並立即催動了神箭裡面的法則。

「嗯?」周寒一催動神箭裡面的法則,頓時間周亮的表情就變得慘白起來,然後那所謂的破弓被周亮拋了出來,就好像這東西留在身上會威脅到他的性命似的。

其實這是神箭在找回神弓,神弓的回應。

周亮壓不住神弓,只得拋了出來。

這神弓一出,周寒手上的神箭脫手,神弓和神弓交接在一起,頓時間滔天的殺氣顯露,法則的能量亂飛。

周亮連忙用雷神之錘擋住這些亂飛的能量,表情極為駭然。斷然沒有想到,自己尋覓到的神弓,居然為周寒做了嫁衣。

國師重生在現代 那些亂飛的能量觸及到周寒的身體,並沒有對周寒造成任何傷害,因為有吞噬祭靈在吸收這些能量。

神弓和神箭一結合,就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樣,相互之間發出了殷殷之聲,然後慢慢的落在了周寒的面前,周寒一手抓住弓把,一手捏住神弓,弓拉滿月!

無盡的法則力量在神箭的箭尖彙集,四方雲動! 不僅如此,周寒也催動了從雷晶獸那裡得來的第二個雷電殺招,那就是引動天雷。

周寒這殺招一催動,頓時間,那本來朝著雷神之錘聚集的雷電,硬生生被周寒給拉扯了過來。

拉扯過來的雷電和神箭尖的法則融合一起,周寒的壓力頓時倍增。

本來拉弓神弓就要消耗不小的力量,再把這天雷引動,精神力消耗更加的大了。

見著周寒這恐怖的準備,周亮也毫不示弱,雷神之錘無法引動天雷淬體了,周亮手掌一翻,一股強大的武意頓時釋放開來,武意籠罩著下面的島嶼,島嶼上面的植物瞬間被吸干生機,變成一座荒蕪枯萎的死島。

這還不算,那周亮的枯萎武意擴大的範圍,籠罩向海龍,海里頓時大面積的浮起了死魚,這些魚都被強行的奪了生機,然後被周亮加持在了雷神之錘之中……

「嘖嘖,這周寒的手段不簡單,居然能夠和法則兵器搶奪天雷!」

「嗯,那神弓神箭合為一體了,本來威力就無窮,再加上法則和天雷的力量,這一箭必然將驚天動地!」

「周亮也不簡單啊,擁有雷神之錘法則兵器,雖然是沒有了後續的天雷,但他的枯萎武意強行掠奪來的生機,彌補了後續缺失的天雷,這也是一招大殺器啊!」

「嗯,法則兵器和法則兵器相逢,一個風屬性,一個雷電屬性,都有著加持的輔助技能,究竟是誰勝誰負,這還不好說啊!」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不管誰勝誰負的問題,這周寒和周亮都不是聖地的人,他們都是依靠著自己的能力達到如今的地步,尤其是周寒,完全算得上白手起家,這兩個都是萬里挑一的天才啊!」

「只可惜,這兩個天才走到了對立的位置,他們之中只能有一個活下來!」

「自然以來都是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各位,我看我們還是站開一點,這兩大法則兵器出手,必然波及甚廣!」

……

圍觀的這些聖地的人議論著,各自再次遠退,拉開距離。

轟隆隆……

天空之中的雷鳴變得更加的密集,狂風暴雨傾盆而至!

嘩嘩嘩……

大雨狂瀉,變得越來越猛烈,但卻影響不到周寒和周亮兩人。

終於,周寒鬆手了,蓄勢的神箭化為了一道璀璨的光華,掠向周亮。

而周亮手中的雷神之錘也是轟然砸了下來!

轟!

神箭和雷神之錘毫無花俏般的撞擊在一起,在那一瞬間,彷彿兩顆流星撞在了一起,轟然的衝擊波爆炸開來,連忙虛空都被炸出了裂縫!

衝擊波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朝著四面擴散開來。

傾盆的大雨瞬間蒸發乾,而下面那島嶼,直接被轟碎了,然後是海面,被衝擊波直接驅趕了海水,露出了數百米深的海床……

噗!

噗!

周寒和周亮兩人被衝擊波波及上,兩人都是噴出了鮮血,然後倒飛,像斷了線的風箏……

兩人的身體和衝擊波一起撞擊在光明祭靈布置的陣圖上,這陣圖直接被暴力的撞碎了,然後衝擊波繼續朝外擴散……

天空之中的黑雲,也被衝擊波強大的能量給刮飛,黑厚的雲層被粗暴的撕開,露出了雲層上面那蔚藍的天空,還有金色的太陽光!

呼呼呼……

天空之中的雷暴雲最後被衝擊波給刮散,這原本乃是暴風雨的天空,頃刻間就變成了萬里晴空。

人為的力量,改變了自然天氣,可以相信一下,這兩把法則兵器的威能是多麼的恐怖。

周寒不知道自己暴飛了多少的距離,當他穩住身形的時候,全身的骨頭都好像碎裂了,渾身的鱗甲沒有一塊完好,整個人就好像血人一樣。

還有周寒的靈魂,也被傷害的非常厲害,差不多都快湮滅了。

光明祭靈立即催動了療傷功能,周寒的身體創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恢復,周寒的靈魂也是得到了急速的修復……

當然,這代價是光明祭靈的源力消耗極快。

但這樣的情況下,周寒顧不上光明祭靈源力的消耗了,他拿出了最強大的一招,不知道有沒有殺死周亮。

不等身體痊癒,也不等靈魂修復完畢,周寒立即又催動了精神力,朝著那身體倒飛的反方向急速的飛了過去。

那些圍觀的聖地天才見著這情景,紛紛瞠目結舌。

沒有想到,周寒遭遇了如此強大的傷,居然又很快恢復了戰鬥力。

而反觀周亮,他墜入了海里,卻還沒有從海里蹦出來,這高下分明了。

周寒的感應鎖定了周亮,飛到了周亮墜海的區域,直接就用精神力粗暴的分開海水,露出了下面的海床。

這海床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坑的中央乃是一個人形,那是周亮的躺身之地!

周寒吸掌一動,將周亮的身體吸了出來,仔細一檢查,周寒的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這是周亮的屍體沒錯,周亮沒有光明祭靈這麼逆天的療傷道具,那麼沉重的撞擊讓他來不及治療死掉了,但這屍體裡面,卻沒有半點靈魂的痕迹。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周亮的靈魂還在,他還沒有徹底被周寒給殺死。

周寒的精神力四下分散搜索起來,很快就發現了一隻碩大的章魚,正在海底下急速遠遁而去。

「哼,周亮,你以為你躲入章魚體內,就能夠跑得了嗎?」周寒催動精神力,將神箭重新收回,然後再次把神箭搭在神弓的弓弦之上,弓開滿月!

這一次,周寒不需要再催動法則的力量了,事實上周寒也沒有多餘的精神力催動法則了,純粹的依靠著神弓和神箭的威能,發射出了這一箭!

巨大章魚在海底下的速度非常的快,但跟神箭比起來,就堪比蝸牛了。

神箭流星趕月,頃刻間追上了章魚。

轟的一聲!

章魚巨大的身體被神箭的威能直接給炸開了,周亮的靈魂從那血霧之中溜了出來,神箭插在他的胸口,周亮的靈魂氣息迅速的變弱,變淡。

「恨,我好恨……」

很快,被神箭命中要害的周亮的靈魂,化為烏有。

這個一直被周寒視為目標的人,終於殺死他了,周寒對得起死去了建寧和父親了。

意念一動,周寒收回了神箭,順便把雷神之錘也收了。

只可惜,周亮那枯萎武意隨著周亮的死而消逝了。

周寒將周亮的屍體抓在手裡,用精神力切割下了他的腦袋,然後讓兩大祭靈吸幹了他的屍體精華。

把周亮的頭顱收了起來,周寒那繃緊的神經這時候鬆弛下來,頓時就感覺到莫大的疲倦之意襲來,他再也支撐不住,從半空掉落下來。

周寒掉落下來,那些圍觀的聖地的人全部蜂擁著趕來,都想要第一個抓住還是接住周寒,暫時不得而知。

突然之間,一個黃衣少女憑空出現在周寒的身邊,抓住了掉落的周寒。周寒的眼睛在閉上的最後瞬間突然瞪得滾圓,可周寒再也沒有力氣睜開眼睛,徹底的昏了過去。

「你是誰,放下周寒!」這個黃衣少女憑空出現,抱住了周寒,令所有的聖地的人都措手不及。

事實上,任憑是誰也是反應不過來,因為這黃衣少女是憑空出現,她是依靠撕裂空間的。

黃衣少女並沒有說話,在那些聖地的人蜂擁而來之前,她再次撕開了空間,抓著周寒沖入進去,然後空間裂縫合上,一干聖地的人頓時間撲了個空。

「麻痹的,居然讓人在咱們眼皮子底下把人劫走了!」

「這黃衣少女是誰,看上去十六歲的樣子,居然會撕裂空間的神通!」

「十六歲就能夠撕裂空間,各大聖地的聖女都做不到!」

「麻痹的,現在別顧著猜她的身份了,現在周寒被她劫走了,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還特么能怎麼辦,這黃衣少女特么不可能沒地方待吧,接下來咱們分頭找唄,不信找不出來她!」

「這特么怎麼找,她是人,還是妖族,還是別的生靈,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找?」

「這真特么打臉,咱們一干聖地的人,硬生生的就把人這麼給弄丟了。」

……

一干聖地的人垂頭喪氣,窩火的散去了。

周寒這一鬧,周亮殺死了,符宗也隨著倒塌了,各大聖地為了尋找那個擄走她的黃衣少女,變得更加的瘋狂了,但這些和周寒都沒什麼關係了……

也不知道過了過久,周寒的神智開始慢慢的清醒過來,渾身都痛的厲害,尤其是腦袋,痛的周寒的腦子裡面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

雖然光明祭靈當初是修復了周寒的身體,但真正消耗源力的乃是靈魂,消耗光明祭靈的源力頗多。

但光明祭靈的源力依然不足,只能修復了周寒的身體和靈魂,精神力只得依靠周寒自身慢慢的恢復了。

漸漸的,周寒慢慢的想起了什麼來。

自己先去符宗解救了釋梟一家,然後跟著幽冥聖地的三個黑袍人戰鬥,最後去追殺周亮。

周亮沒在他的地盤,他跑了,周寒把氣撒在了符宗那數千弟子身上……

最後周寒依靠著神箭指引,找到了周亮,兩人一場艱苦的戰鬥,周寒終於取得了周亮的首級……

想起周亮的首級,周寒連忙意念一動,進入光明祭靈空間,看見了周亮的頭顱之後,然後才放了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