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清心中一陣震撼,心想,這崑崙仙宮不愧是一大實力強悍的大宗門,這麼快就現了此地的秘密。

孫天正特意叫過了周清,詢問他殺手王朝的事情,周清就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訴給孫天正。

孫天正道:「你只是知道這些沒用的,沒有證據,即便我們告訴蕭天宇,他不會相信的!」

「嗯!」周清之前也想過這個問題,所以他沒指望將指導的一切公諸於眾就能讓星武大6的武者去剷除展金帆。

再,即便剷除了展金帆,殺手王朝也不會覆滅。

殺死一個人很容易,但要想消滅殺手王朝,就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旦無法斬草除根,只會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你們快看!」

就在此時,一個崑崙仙宮弟子望向前方,他大聲叫喊了起來,聲音中帶著驚恐。

周清等人順著那人所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就看到前方虛空中出現了一個無比巨大的黑色旋渦。

陣陣恐怖的力量從那黑色旋渦中流出,鋪天蓋地的,就好像世界末日降臨一樣。

而那黑色旋渦越來越大,就好像要將這個世界給吞噬一樣,周清等人很快就感應到一股無比龐大的拉扯力量正將他們的身軀往黑色旋渦中拉。

「我們撤退!」孫天正意識到即將可能會有不詳的事情出現后,就果斷下令撤退。

周清眉頭緊皺,他現在對這裡生的一切難以理解,而之前烏龜也沒有告訴他這裡到底會出現什麼事情。

「看來烏龜對這裡生的一切也不知道啊!那烏龜神神秘秘的,現在都不知道又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裡的上古魔獸也未免太厲害了!」

孫天正嘆息一聲道,雖然他率領的這一支崑崙仙宮弟子戰力非常高,但遇到這裡的上古魔獸也束手無策,只能且戰且退。

「前方為什麼會這樣?」孫天正問道周清。

周清搖頭,他也摸不清這裡的具體情況。

他們逃離至少數十公里后,才沒有感應到後面的黑色旋渦。

在場的崑崙仙宮弟子都驚魂未定,胸膛起伏不定,在劇烈喘氣。

他們本來以為可以藉機休息一會,卻沒想到一群上古魔獸在一隻大鳥的帶領下朝他們追殺了過來。

周清看清楚那大鳥的外形,心中一陣駭然。

「那一隻大鳥好像叫燃靈毒鳥!」

他回想在一處上古遺迹中看到的壁畫,在那壁畫上,那燃靈毒鳥可以將整個人族的身軀焚燒,也可以讓人族中毒而亡。

雖然在場的不少崑崙仙宮弟子並不知道那燃靈毒鳥到底有什麼驚人異能,但之前的戰鬥已經讓他們清楚這些上古魔獸不可輕易招惹,當下就在孫天正的帶領下朝左邊逃竄。

孫天正心中無比鬱悶,他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一天內逃跑過三次的。

無論是之前遇到的兩撥上古魔獸,還是剛才的黑色旋渦,或者是這一次的上古魔獸,他估計真要硬拼起來,只會兩敗俱傷。

在沒有想到對付這些上古魔獸之前,他還不想和它們硬拼。

一來它們的數量真的太多了,即便他們全部硬拼,也只是在這裡白白送了性命。

二來他覺得這裡的上古魔獸不是沒有缺的,而是他們現在還找不到對付它們的法子,在沒有找到對付它們的法子之前,他還真的不想讓他的弟子白白送死。

周清倒是不畏懼和八大領中的任何一個單挑,但那八大領的身邊都有大量的上古魔獸保護著它,根本不讓他有單挑的可能,這讓他心裡很是無比鬱悶。

這一次,周清選擇跟隨崑崙仙宮一起逃跑。

他們奔跑了大概一百多平公里后,才擺脫了燃靈毒鳥的追殺。

「好險!我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逃得這麼狼狽不堪!」孫婀娜道。

「待會還會更加狼狽不堪!」周清道。

「為什麼你要這麼?」孫婀娜問道。

周清道:「這裡有那些上古魔獸的八大領,我想應該每一個領都會有一定的勢力範圍,而我們闖入它們的勢力範圍后,它們肯定會有所察覺的!」

「對,周清得對,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地方應該被劃為那八大領的地盤了!」孫天正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難道就只能一直逃?」孫婀娜問道。

「是的,如果這裡的魔獸只是一般的魔獸,我會有很多辦法逃避它們的,但這裡的魔獸可是貨真價實的上古魔獸,它們的能力遠遠在一般魔獸之上。所以,一味逃是沒有用的,我們還是要除掉它們才行。」周清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孫婀娜恍然大悟。

嬌妃權傾後宮 孫天正想了一陣,道:「我們應該想一個法子,看看能不能擊殺一個實力較弱的領。」

「對!我可以去附近轉一圈,看看這裡的領哪個實力較弱。」周清了頭。

經過一陣協商,周清就馬上出。而孫天正給了他一個靈符,他們可以通過靈符來確認相互間的大致位置。

有了那靈符之後,他們就不會迷路了。

一天之後,周清總算摸清了八大領的底細,並且畫好了大致的勢力分布圖。

經過比較,周清覺得其中一個叫紅背魔蛛的領實力較弱。

對他來,那紅背魔蛛只是較為擅長防禦,移動度並不快。

但那紅背魔蛛也不是沒有厲害之處,它可以吐出紅色的劇毒蜘蛛網。

周清試過,他的血鳳星魂可以將那劇毒蜘蛛網給焚燒殆盡。

權妻謀臣 因此,那紅背魔蛛沒有給他帶來威脅。

周清通過靈符找到孫天正等人,他們馬上來到靠近紅背魔蛛的地方。

孫天正就帶著幾個長老和周清一起協商該怎麼對付那個紅背魔蛛,商議了一陣,他們就想到一個較為穩妥的辦法。

這個辦法倒也非常簡單,就是周清試圖引誘紅背魔蛛進入他們的埋伏圈,那些長老們去阻擋那些上古魔獸的援助,而孫天正就負責對紅背魔蛛動致命一擊。

當然,要想完成這個任務,處在最危險境況中的人還是周清,因為他要引起紅背魔蛛的注意,還要引導它進入埋伏圈。

周清呼出一口濁氣,之後就衝進了紅背魔蛛的勢力範圍。

靠近之後,他就釋放出血鳳星魂,頓時引起不少上古魔獸的注意,他一路朝紅背魔蛛的方向轟殺而去。

片刻之後,他就果然引起了紅背魔蛛的注意,那紅背魔蛛就八隻腳一起朝他所在位置快移動。

確定那紅背魔蛛朝他移動之後,周清心神一動,就快朝前方廝殺了一陣,再次引起那紅背魔蛛的憤怒,之後他就施展度逃離此地。

他並沒有施展極致度逃離此地,而是一邊滅殺那些包圍他的上古魔獸,拉那紅背魔蛛的仇恨值,一邊將它們引到崑崙仙宮長老們布置好的伏擊圈中。

一眾長老們看到那紅背魔蛛,個個不禁駭然。

那紅背魔蛛噴出的毒蜘蛛網非常厲害,如果他們中任何一個人被兜住,肯定被毒死。

幸好,現在是周清那個年輕人在前方吸引那紅背魔蛛的注意力,只要它開始噴射毒蜘蛛網,那他就會釋放出滔天的血鳳星魂火焰,焚化那毒蜘蛛網。

在那些長老眼中,周清絕對是一個逆天的妖孽,換了他們絕對是無法在周清這個年紀有這麼驚艷的修為,而且還有這麼驚人的膽魄。

那紅背魔蛛看到自己被噴射的毒蜘蛛網被周清焚化,眼眸中噴射出火焰,身上的魔氣瞬間爆。

從那突然爆而出的魔氣,眾人可以知道那紅背魔蛛肯定無比憤怒,他們心裡紛紛為周清捏了一把冷汗。

「來啊!醜八怪!來殺我啊!」

周清高聲叫喊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和那紅背魔蛛已經是不死不休了,即便將它的仇恨值拉到最高也無所謂了。 那紅背魔蛛沒有看穿周清的心思,只是不住朝他身上噴出毒蜘蛛網,試圖困住,然後殺死周清。

只不過,周清釋放出的血鳳星魂焚化了那毒蜘蛛網,讓紅背魔蛛的計劃落空。

一眾長老呼出一口濁氣,心想,也只有周清的血鳳星魂才能壓制那紅背魔蛛的毒蜘蛛網。

看到自己受挫折,紅背魔蛛更是紅了眼睛,不顧一切地追殺周清。

片刻之後,紅背魔蛛就進入了孫天正布置的殺陣中,而它的手下則被那些大長老用殺陣困住了,一時間不能救援它,一時間那紅背魔蛛就變成了瓮中之鱉,任由周清和孫天正宰殺了。

「殺啊!」

周清釋放出血鳳星魂,四道神劍、血染四方、鳳鳴九天一起轟殺,而就在他的身邊,孫天正則釋放出各種靈符、寶具、玄兵轟殺紅背魔蛛。

一時間,浮光陣陣,紅背魔蛛身上就被漫天的法術攻擊包圍了。

「砰砰砰砰!」

轟炸聲響不絕於耳,在連續的轟炸下,即便紅背魔蛛的身軀再強大,也要被漫天的法術攻擊炸掉一層皮。

連續轟炸了半個時辰后,紅背魔蛛終於倒下了。

「撤退!」孫天正神識探視到紅背魔蛛死亡后,就將它的屍體撿起,而後讓眾人撤退。

逃回安全地區之後,孫天正就告訴周清他消耗了即將三分之一的靈符和寶具。

周清眉頭緊皺,這對他們來絕對不是好消息,就算剩下的三分之一靈符和寶具揮驚人效果,他們也只能再消滅多兩個領級上古魔獸。

也就,在接下來他們還需要面對五個實力更加強悍的領級上古魔獸,而他們只能靠自身實力去迎戰那五個上古魔獸,想想,周清都覺得難度太大。

「接下來的那些魔獸更加難以對付了,其他宗門的人呢?」周清問道。

「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還沒有這麼快到達這裡?」孫天正搖頭道。

周清眉頭緊皺,他心中默想道:「有些奇怪了,照理,其他宗門的人應該也到了這裡的,但他們為什麼還沒有出現?這實在沒有道理啊!」

「我也想不明白。」孫天正道。

周清回想一路所見,並沒有現其他宗門弟子的任何蹤影。

孫天正沉思了一會,道:「我們只要消滅了下一個目標就可以了,我們要留下一些靈符以備不測。」

「明白!」周清知道孫天正的擔憂,在和孫天正討論了好一會之後,他們最終確定下一個目標就是八臂魔人。

「那八臂魔人並不可怕,我比較擔憂的是我們會一直被困在這裡!」孫天正道。

周清沉默了,他之前並沒有覺得這個問題有多麼嚴重,他起初還以為對付八大領比較容易,經過之前的一戰他才意識到那些領真心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我們就在這裡等候三天,然後再開始行動! 超級氣修 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可以多做一些準備!」孫天正道。

「好!」

周清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他覺得其他宗門的弟子照理不應該還沒有出現在這裡的啊,但為什麼直到現在他偏偏連一個都沒有看到呢。

一天後,周清總算看到了一支隊伍,是奪天宗。

看到奪天宗,周清就馬上想起了楚依依。

「真是冤家路窄了!希望不要出現了什麼狗血劇情!」

周清馬上找到孫天正,就和他起他和楚依依的糾葛,對他們之間的事情,孫天正是聽過的。

「既然,你不想去見她,就待在營地里,哪裡都不要去就好了!」孫天正表示理解。

「嗯!」

周清呼出一口濁氣,他回到臨時住處,開始研究這一處地方。

孫婀娜也注意到周清的異常,問道:「周清,你為什麼要抬頭仰望天空呢?」

周清道:「你不覺得我們所處的這個地方很奇怪嗎?」

「我知道是很奇怪,但這和天空有關係嗎?」蘇婀娜問道。

「有的,我嘗試飛上去,但失敗了,上面有很強的禁空禁制,我看我們最多能飛上一公里,之後就會受到嚴重壓制了!」周清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孫婀娜不覺得這很奇怪,她無法理解周清為什麼會這麼重視星空。

周清嘆息一聲,和她閑聊了一陣之後,就讓她回去找孫曼玉了。

周清靜靜地坐在臨時搭建的極其簡陋的床上,他神識外放,高度防備外來入侵者。

自從剿滅了紅背魔蛛之後,崑崙仙宮就在它的地盤上建立了臨時營地。

至於孫天正如何和奪天宗的人打交道,就不是周清感興趣的,現在的周清只想查出一個真相。

「為什麼這裡會出現這麼多強大的上古魔獸領?」

三個時辰過去了,周清睜大了雙眼,他感應到外面有身影在疾閃動。

很快,周清就清晰的感應到至少有三十多股強大的氣息朝崑崙仙宮的營地沖了過來。

他神識外放,很快就探視到入侵者的身份。

「竟然是上古魔獸!它們怎麼會突然潛入我們的營地,還對我們動偷襲呢?」

周清心中駭然,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上古魔獸偷襲的事情。

只是,不需要周清出手,一直負責守護營地的崑崙仙宮長老們馬上出手消滅了那些入侵的魔獸。

探視到那些上古魔獸被消滅之後,周清只是眉頭一皺,他還以為這只是那些上古魔獸的一次偷襲。

但片刻之後,他的神識就探視到在他的附近出現了無數道身影,分成好幾個方向朝他現在所在位置動進攻。

那些身影個個動作矯健,眼眸中釋放出寒芒。

周清心神一震,他馬上反應過來:「殺手王朝的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