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興昱看著馬騰,試探著問道:「馬先生,這是真的?」

「是。」馬騰其實也知道,以周興昱的實力,早晚會發覺他們突飛猛進的進階了。

「是風爺幫你做到的?」周興昱又問道。

「更準確的說是唐少爺。」馬騰答道。

「是丹藥?」周興昱又問道。

「是。」

周興昱聽到肯定的答案,頓時吃驚的看著馬騰,即使仙品爆王丹,也不能讓他們連升兩階吧?

馬騰看著周興昱,說道:「周先生,你不要再想了,我也不能說更多了。」

「我明白。」周興昱立刻點頭表示明白。

「周先生,這是三顆溫元丹,對你的恢復有好處。」馬騰說著把一個丹盒給力周興昱。

周興昱接過丹盒,打開丹盒一看,立刻被丹盒內那綻放著赤紅色光芒的溫元丹吸引了。看著光芒,感覺這靈氣,這三顆溫元丹分明是仙品溫元丹。

溫元丹並不是太特別的丹藥,一般很少有煉藥師在溫元丹上下功夫,一般也就是下品、中品,最多也是極品。但是這三顆溫元丹是仙品,任何一種丹藥,如果達到了仙品的成色,那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周興昱抬頭看著馬騰,問道:「這也是唐少爺給的丹藥?」

「是唐少爺給風爺的。」馬騰如實回答。

「唐少爺還是個煉藥天才!」周興昱默默的說道。

「唐少爺不僅是煉藥天才,更是陣法天才,你沒見那個仙宮的法尊高階修武者都被唐少爺收拾了。」馬騰說道。

周興昱臉上帶著有些怪異的笑容,微微點頭,說道:「是啊!我的運氣比較好。」

馬騰鄭重的說道:「唐少爺是個了不起的人,我們風爺從未如此佩服一個人。他們對我們兄弟也很好,我們兄弟也都十分敬重他。」

「他確實值得敬重。」周興昱也默默的說道。

馬騰稍微一頓,平和的看著周興昱,說道:「只要周先生安心休養,等傷養好了,一切都有可能。」

周興昱明白馬騰的意思,他笑道:「你放心,我的心已經定了,不會有那麼多不切實際的想法。」

不等馬騰說話,牛沖先說話了:「周先生,你這話我愛聽。跟著唐少爺,絕對不會讓你後悔的。」

「是。」周興昱立刻點頭。

馬騰又看了牛沖一眼,牛沖哈哈一笑,便又不說話了。

周興昱對馬騰說道:「他說得對。」

「是,他說得對。」馬騰也笑了。

周興昱拿出一顆仙品溫元丹,慢慢的放進了嘴裡,緩緩吞下去,催動那不算太強大的源力,慢慢的分解溫元丹的藥力。一股股溫暖的氣流在丹田擴散,融入經脈之中,慢慢流向全身百骸。

他雖然富可敵國,可是還是第一次服用仙品溫元丹。

唐浩可以把這麼普通的丹藥都煉製到仙品,看來煉製仙品丹藥對他來說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啊!

這個唐浩,不但強大,而且神秘莫測。 唐浩、落月和燕十三回到了尚仙閣,燕十三獨自去了,誰也不知道他會藏在哪裡。

唐浩和落月則進入了唐浩的房間,兩人沒有告訴女孩們他們回來了,因為他們都知道,對方有話要對自己說。

落月看著唐浩,問道:「你對周興昱說的話不是忽悠他吧?」

唐浩微微一笑;「我開始也想忽悠他,可是到後來我發現我的忽悠成為了事實。」

「你這樣做是為了能夠找到一個去中周天朝的突破口?」落月問道。

「是,一個富可敵國的突破口,總比一個一窮二白的突破口更好。」唐浩笑道。

「你知道你的這種做法有些無恥嗎?」落月冷冷的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這是給周興昱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你這樣說,其實更加的無恥。」落月又評價了一下。

「也許只有你認為我無恥。」唐浩笑道。

「我也認為你有點無恥。」轟天珠內的紫雲突然說話了,他的語氣中透著鄙視和嘲笑。

「你難道不認為這是一個好辦法嗎?」唐浩問道。

「確實是個好辦法,不過這不等於你很光明磊落。」紫雲說道。

「既然這樣,那算了,我換一個辦法。」唐浩雙手一攤。

「不用,都已經無恥了,就這樣吧。」紫雲立刻說道。

唐浩得意的笑了,說道:「我正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說吧。」紫雲好像早有準備。

「你說仙宮為什麼讓楊行來送死?」唐浩問道。

「你為什麼就一定認為仙宮讓楊行來送死呢?」紫雲反問道。

「卓譚和卓玄劫也許不是,但是之後的陶伯元和楊行一定是。」唐浩自信的說道:「我不相信我殺了卓譚和卓玄劫之後,仙宮還認為比他們稍微強一些的陶伯元和楊行能殺了我。」

紫雲聽了這話,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其實按照正常的標準,他們是能夠殺死你的,但是你有追魂十字劍陣,所以他們一點機會都沒有。仙宮肯定不知道你有追魂十字劍陣,所以做出錯誤的決定,也是正常的。」

唐浩微微搖頭,說道:「他們不知道我擁有追魂十字劍陣,我殺了卓玄劫的時候,他們可以認為是偶然,可是我不認為我殺了陶伯元之後,他們還是認為這是偶然。如果他們真的認為這都是偶然,那麼仙人的智商就太有問題了。」

紫雲聞言,沉默了一下,說道:「如果仙宮真的派他們來送死,那我真的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唐浩聞言,沒有再說什麼。

落月其實心裡也在想這個問題,在山裡的時候,唐浩突然提出仙宮讓楊行來送死的時候,她就感覺很奇怪。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他們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唐浩的目光一亮,說道:「如果仙宮真的想拋棄他們,那麼必然有拋棄他們的原因。我覺得可能是兩方面的原因。」

「那兩方面?」紫雲立刻問道。

落月夜看著唐浩,靜靜的等待唐浩說出他的分析。

唐浩稍微一頓,說道:「要麼是仙宮的問題,要麼是陶伯元、楊行他們自身的問題。」

「廢話。」紫雲先給唐浩的分析做了一個評判。

不過和唐浩更加默契的落月卻覺得唐浩的話有些道理,她默默說道:「我更願意相信是仙宮那些仙人的問題。」

「我說丫頭,你是說那些自命不凡的仙人會怕他們的弟子嗎?」紫雲立刻反駁。

落月則立刻說道:「也許不是怕,只是不希望他們活得更長。」

唐浩看著落月,又摸了摸懷中的轟天珠,靜靜的說道:「我們現在無法抓來一個仙人問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現在只能從陶伯元、楊行的身上找原因。」

「怎麼找?」紫雲立刻問道。

「他們的屍體都已經被妖獸吃了的一點不剩了。」落月提醒道。

唐浩也是眉頭一皺,說道:「我想總能剩點什麼吧?」他說著站了起來。

「你要進山?」落月立刻問道。

「嗯。」唐浩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你不用去了,讓燕十三去看看就可以了。」落月說道。

「還是我去吧。」唐浩鄭重的說道。

「我跟你去。」落月說道。

唐浩看著落月,說道:「楊行死了,不知道他那個仙人師父曲孝晉還會不會有下一步的動作,這裡不能沒人。」

「嗯。」落月微微點了點頭。

唐浩隨手拿出了轟天珠,送到了落月手中,說道:「那七十八把追魂劍也在轟天珠內,如果需要,可以拿出來用。」

「我對那劍陣並不是太熟悉。」落月說道。

「紫雲熟悉,她可以幫你。」唐浩說道。

「丫頭,放心吧,我可以教你。」紫雲說道。

「嗯。」落月看著唐浩。

「我要帶上陸含。」唐浩說道。

落月和紫雲都明白唐浩要帶上陸含的目的,可是她們都覺得這樣不妥。

「落月受不了那山裡的威壓。」落月說道。

「我會保護她的。」唐浩說著便走了出去。

落月看了看手中的轟天珠,她其實並不認為唐浩這次能有什麼收穫。別說之前的卓玄劫、陶伯元的屍體,就算是剛死去的楊行的屍體,也肯定一點不剩了。

「我覺得他這次去是白費力氣。」紫雲默默的說道。

「他很認真。」落月說道。

「希望陸含那丫頭沒事。」紫雲說道。

「他會保護好她的。」

紫雲沒有評價落月的這句話,沉默了下來。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唐浩已經帶著陸含和燕十三離開了尚仙閣。他用源力屏障把陸含包裹起來,就像是給陸含穿了一件透明的防護衣。不然以陸含的身體狀況,別說進山之後的壓力,就是這路上的速度也會讓她受不了的。

唐浩的速度本就不如燕十三快,現在海妖背著陸含,就更加的跟不上燕十三的速度了。不過唐浩也沒打算跟著燕十三同行,他讓燕十三去找風行空等人,他也就不用進入大山深處了。

兩個時辰之後,唐浩來到了那座大湖邊。他扶著陸含坐在一棵大樹上,在這裡等著燕十三和風行空的到來。

雖然被源力屏障包裹著,但是陸含的臉色依然很不好。她本就長得清秀安靜,在威壓之下,整個人更加的安靜異常,那清秀的臉上透出的是凝重,甚至還有些難受感覺。

「你很不舒服嗎?」唐浩握著陸含的小手說道。

「沒事。」陸含對著唐浩微微笑了一下。

若是不笑,唐浩也許還不能這麼深切的感覺到陸含的不舒服,因為他看見陸含的笑容是如此的勉強和不安。他眉頭一皺,說道:「我們回去吧。」

「真的不用。」陸含立刻拒絕。

「不行,你不能習慣這裡的威壓,這樣下去,你會生病的。」唐浩堅定的說道。

陸含立刻說道:「來都來了,你的朋友應該也馬上就來了。」

「沒事的,大不了讓他們去天宮見我們。」唐浩說著伸手就把陸含抱了起來。

「唐浩,我只是不習慣,還不至於生病受傷。」陸含繼續解釋。

可是唐浩已經不給陸含解釋的機會了,他抱著陸含已經飛了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飛身而至,這黑影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就彷彿他是陡然間從空氣中鑽出來的一樣突兀。

黑影的手上還拖著一條人身龍頭的白龍,看著白龍的樣子,很是難受。

「他們來了。」陸含立刻說道。

唐浩看見燕十三拖著白龍來了,他也只好暫時放棄了離開的念頭。

「唐少爺,白老三出事了。」燕十三說著把白龍放在了樹榦上。

「唐少爺,我很痛苦,好像要死了。」白龍那雙龍目中透出是無盡的痛苦和沉重。

「怎麼回事?」唐浩問道。

「好像是那楊行的屍體有毒,不但是白龍,還有很多兄弟都像白龍這個樣子。」燕十三解釋道。

「到地面上去。」陸含突然說道。

「好。」

唐浩抱著陸含,飛身落下了大樹。燕十三也拖著白龍從樹上下來,放在了草地上。

「讓我看看他。」陸含說道。

唐浩輕輕的放下了陸含,說道:「你小心點。」

「沒事。」陸含低頭,仔細的看了看白龍的龍目。然後又伸出手,摸了摸白龍的心口,最後把手放在了白龍的額頭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似乎在仔細的感覺著白龍身體的一切信息。

唐浩和燕十三站在旁邊,兩人都靜靜的不做聲。

這時,又是是幾個人影飛身而至。來人的認識風行空和另外的七個重犯,他們還拖著蟲老九、雕五、鵬十、狐十八,另外還有紫虎、紫瞳巨象。

風行空的人的狀態都很好,但是他們拖著的這些妖獸和妖禽狀態就非常糟糕了。他們都和白龍一樣,一個個有氣無力、痛苦不堪,似乎就要死了一樣。

風行空等人看見一個女孩正把小手放在白龍的額頭,唐浩和燕十三都安靜的站在一邊。他們心裡明白,看來這個清秀安靜的女孩很不簡單,他們把那些半死不活的妖獸和妖禽放在地上,也都安靜的站在一邊等著。 過了一會兒,陸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抬起了小手。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陸含,等著她說點什麼。

「找一個安靜地方把他們放好,我需要回去那些東西。」陸含看著唐浩說道。

「好。」唐浩答應一聲,立刻抱起了陸含。

「唐少爺,我們在洞府等你們。」風行空立刻說道。

「嗯。」

唐浩答應一聲,抱著陸含騰空而起,飛向北陵城。

「他們都很痛苦,若是再拖延下去,也許會出大事。」陸含蜷縮在唐浩的懷中,低聲說道。

「知道了。」唐浩加快了速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