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解釋道,「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發現你要覺醒異能,但是你又有一臉的死相,這說明你可能在覺醒異能的過程中死亡。」

「而且我有一種工具檢測出問題的根源,確定你會因覺醒異能失敗死亡。」

「所以,那天我是給你疏導身體,讓覺醒的過程安全,最後覺醒沒有問題。」

葛清霏聽了內心甜滋滋的,原來是這樣啊!難怪那天醒來我就覺得身體特別舒服呢,我還以為你那個我了呢,看來我錯怪你了。

周陽,看來你真的是為我好,為我付出這麼多,最後我還怪罪你,真的太不應該了,放心,以後我不會了。

這般想着,葛清霏的目光更加柔和了,臉上滿滿的幸福。

「那天不辭而別也是為了激怒我,讓我加快覺醒異能嘍?」葛清霏問道。

「……算是吧。」周陽含糊道,事實上他也不知道激怒葛清霏會加快葛清霏覺醒。

「你辛苦了!」葛清霏說着放下杯子,雙手捧起周陽的手。

「不辛苦,舉手之勞。」周陽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沒想到葛清霏捧得這麼用力。

現在周陽是沒有力量的,自然只能任人擺佈。

「呀!」葛清霏突然驚道,「你,你怎麼沒有力量?」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這樣,習慣了。」周陽解釋,隨後他心思急轉,立即問道,「你知道系統么?」

「系統?」葛清霏眼裏更心疼周陽,心想,放心,不管你有沒有力量,我會照顧你的!

【叮~警告宿主,如果繼續透露系統情況,宿主將長痔瘡,並且終生不治!】

靠!這麼狠!

周陽心裏狂呼,表面上不動聲色。

「我就是想把院子裏的智腦系統重新編寫一下,想問問你。」

「哦,這個啊,我不懂,不過我可以找一幫智腦專家來聽你差遣。」

「這麼麻煩么?那就暫時先放放,以後我有需要再說。」周陽說道。

「嗯,你有需要,我隨叫隨到!」葛清霏信誓旦旦。

周陽疑惑地看着葛清霏,這女人為什麼面對自己的時候總是這樣……溫柔?

……

前院靠近店鋪,小夜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一邊喂著籠子裏的兩隻兔子,一邊偷聽周陽和葛清霏談話。

兩隻兔子已經長大,大到小夜都快可以將它們當做坐騎了。

不過這兩隻兔子竟然不生寶寶,這就奇了怪了。但是看着它們眼裏偶爾閃過的智慧的光芒,多少也能猜到。

這兩隻兔子已經不是平常的野兔子了,早就被小夜喂成精了。

成精的兩隻兔子。

小夜自然也清楚,也不管它們,隨它們去吧。此時她心裏琢磨著,這個富婆葛清霏姐姐的出現會不會打破雜貨鋪的生態。

經過一番觀察和思索,感覺還不錯,雜貨鋪的生態會因為葛清霏的入住更加多金,其它的也沒多少影響。

既然如此,就接納對方吧! 「我!」

「還有我!」

朱鑫一問,便有好幾位弟子主動參與。

他們都是大多數都是內門弟子里的精英。

「嗯,那就你們幾個跟我出去找找吧,其他人注意營地的安全!」

朱鑫點出了四個人,然後囑咐留守營地的弟子。

「是!」

……

「該死!魔道怎麼會有那麼多人!」

幽影派大弟子黃晨,看著漫山遍野的魔道弟子,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罵了一句。

一名名幽影派弟子在交戰中倒下,作為大師兄的他卻無能為力。

「桀桀,如果你現在投降的話,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和黃晨交手的黑袍人,陰惻惻地笑著。

魔道弟子是幽影派弟子的三倍,雖然修為有些不如幽影派,但是能在十萬群山生存下來的魔道弟子,那個不是身經百戰。

反觀幽影派,他們雖然修為高,但明顯缺乏與高手過招的經驗,就算是平日里的切磋,也不過是點到為止,完全沒有經歷過生死間的壓力與考驗。

「哼!我幽影派雖然不是頂尖大派,但骨氣還是有的!要我們投降,死都不可能!」

黃晨冷哼一聲。

「月弧劍鋒!」

黃晨手中寶劍靈光大盛,接著他至半空,寶劍一揮,一道蒼白的半月型劍飛向黑袍人。

劍氣一米來長,帶著尖銳的破空聲呼嘯而至,很快就來到黑袍人面前。

「就這實力嗎?」

黑袍人看了一眼月弧劍氣,露出不屑的表情。

隨後,黑袍人身影變得模糊起來,再次出現時,他已經迎上了月弧劍氣。

「波魔拳!」

黑袍人右手被黑光覆蓋,一拳打在劍氣上。

「咔嚓、砰!」

月弧劍氣像鏡子一樣,被黑袍人一拳打碎,餘下的拳光直取黃晨,速度比月弧劍鋒還要快上幾分。

「劈山!」

黃晨手掌化作刀,吐著三寸白芒,朝著黑光劈了下去。

黑光於白芒相遇,就好像是炸藥遇到明火,一相遇便爆開。

「轟!」

強大的衝擊波將兩人相隔的距離推開許多。

「怎麼樣?服不服?」

黑袍人看著黃晨,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黃晨右手垂下,一滴滴血順著指尖往下滴。

在這一次對抗中,使用兩招的黃晨還是吃了虧。

「你我同是金丹中期,實力差距卻有點大呢。」

黑袍人看著黃晨那模樣,嘲諷道。

「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的!」

黃晨揉了揉右臂,整條手臂都失去了知覺。

「你這又是何必呢?魔道有什麼不好的,正道魔道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追求力量的方式太過於直接了。」

黑袍人說道。

「哼!」

黃晨冷哼一聲,正色道:「我們可不會以同族的性命來煉製法寶、修鍊邪功,更不會憑著個人喜好而濫殺無辜!」

「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也不是天下無敵,至少你們不敢對朝天宮動手,更不敢出現在周秦聖子面前!」

「周秦,哼!」

聽完黃晨的話后,黑袍人哼了一聲,說道:「百歲內的元嬰可不止他一個!」

「難道你們也有元嬰!」

黃晨瞳孔猛地一縮。

他本來還幻想著,自己死後周秦和朝天宮會為他們報仇,沒想到境魔道也有元嬰修士。

「怎麼樣?你現在加入魔道,還能撈個好位置,不然,哼哼!」

「這個無需多言!幽影派只有站著死的人,沒有跪著生的狗!」

說完,黃晨吐出金丹,大量的元力從金丹內湧現出來,加持在寶劍上。

「你瘋了不成!」

黑袍人驚駭地看著黃晨,這樣超負荷運轉金丹雖然能暫時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是對金丹的損害極大。

「哈哈!命都沒了,還談什麼日後!」

黃晨哈哈一笑,一招手,周圍的無主寶劍頓時飛起。

黑袍人看著黃晨臉色變化數次。

「快!救幽影派的弟子!」

這時,突然有第三伙人殺過來,聽他們的首領的指令,似乎是正道的援軍。

「該死!」

黑袍人看了一眼遠方,發現朱基正帶著人殺了過來。

「算你走運!我們走!」

黑袍人看著黃晨,丟下這樣一句話后,身體冒出一陣黑煙,接著整個人消失在原地。

「你們沒事吧!」

朱基越過眾人,來到黃晨面前,滿臉的悔恨,自責地說道:

「要是我早點過來就好了,那麼多弟子死在魔道之人手中,都是天衍州的損失啊!」

「不不不!皇子殿下可是我幽影派的大恩人,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還望三皇子海涵。」

看到是三皇子救了他們,黃晨突然覺得臉上一陣炙熱。

之前他還主動挑事,甚至是帶頭離開,對三皇子的召集不管不顧。

這下被魔道之人包了,也是自食惡果。

「唉!」

朱基環視一圈,看著那滿地的屍體,嘆了一口氣,說道:

「實不相瞞,在幾天前我就收到了魔道要針對正道門派的消息了。」

「之所以沒告訴你們,是為了那人的安全,誰知道……唉,都怪我啊!」

朱基越是自責,黃晨就越內疚。

「皇子殿下,您的擔憂我能理解,要不是您,幽影派這代精英弟子,就要覆滅在這了,請受我一拜。」

說著,黃晨便對朱基作揖。

「使不得!」

三皇子連忙扶起黃晨,對黃晨說道:「魔道是針對整個正道門派,不僅僅是幽影派,還有許多門派遭受魔道的襲擊。」

「我一個人勢單力薄,想要邀請幽影派的人一起圍剿魔道。」

「可以。」

黃晨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下來:「等我們把傷員安置好了,在下便帶著弟子同您一起剿滅魔道。」

「好!」

看到黃晨這幅任君差遣的模樣,三皇子不禁大喜。

……

另一邊。

朱鑫帶著弟子找到了那名叫做小五的朝天宮弟子。

小五正躺在一棵樹下,脖頸被人切開,血流了一地。

「小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