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陳若楠通完話,李天賜還是沒想好怎麼和蘇雪說,所以翻看起其他來電,除了母親和蘇雪陳若楠的多次來電,羅成,李星宇,黃鴻遠,朱老闆,秦晚晴,秦院長……都來過多次電話,除了這些熟人還有同寢室的吳昊,張躍甚至之前不和的趙文也有來電。

看完熟人來電,李天賜也沒立刻回復,又看了一眼那幾個陌生來電,竟然也有兩打過多次的,其中一個還發過簡訊,看來簡訊之後李天賜才知道,竟然是大龍集團的老總裁龍天駿的號碼。

李天賜知道龍天駿就是想讓自己給他治病,暫時也沒有心情去理會他。

想了一下之後,編輯了一條簡訊,給自己的熟人和朋友們群發了過去報個平安。 「天賜,電話打完了嗎?過來吃飯吧。」

李天賜剛剛群發了平安簡訊,正想著給蘇雪去電話時,卧室外向紅霞溫柔的聲音傳了進來。

「好的向姐。」李天賜暫時放下電話,應了一聲之後,苦笑著說道;「向姐,你是不是應該先給我找身衣服啊。」

「啊,我忘了呢,我給你找找看啊。」向紅霞這時走進來卧室,也不知道是真的忘了還是故意,看著李天賜僅僅穿著一個小褲叉的模樣竟然俏皮的笑了一下。

李天賜一陣無語,剛要說點什麼,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來一眼號碼是朱老闆的來電,也不好不接。

朱老闆來電自然也是知道李天賜的失蹤,電話一通,自然史一番激動的關切和詢問,李天賜挑著能回應的問題回了幾個,這時發現又有電話進來,和朱老闆約好回青州再聚后掛斷。

第二個打過來的是羅成,這兄弟收到李天賜的簡訊一樣激動不已,自然看到信后第一時間回撥電話,李天賜又是一番解釋,話沒說完,電話就一個接著一個的進來。

李天賜只能對著向紅霞微微遷移的笑了了一下,然後就開始接電話,一個接著一個的解釋回答,而向紅霞看著李天賜的忙碌,索性不再自己的衣櫃中翻找,直接換上一身衣服,轉身出了門。

李天賜也沒時間去問向紅霞去做什麼,電話不斷,即使他簡單的回應就客氣掛斷,可依舊用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將這一批熟人朋友應付過去。

李天賜因為急著一個個的解釋,在同寢兄弟吳昊來電時,也沒注意吳昊說話時的欲言又止的反應。

來電終於停止了下來,李天賜長長鬆了一口氣,準備起身去看看向姐在做什麼,不過他剛一動,電話又響了,這讓他有些無奈,知道是大家關心他,可一連解釋了半個小時,多少有些膩歪,隨意看了一眼號碼,決定要是不太熟悉的就不接。

可這一看,李天賜表情就微微一變,這個不接還真的不行,因為是蘇雪打來的,顯然之前羅成通話之後,將自己回來的消息和蘇雪說了。

雖然之前想打電話時挺糾結,可蘇雪來電,李天賜卻沒有什麼猶豫,快速接通后開口就道歉;「蘇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已經回來了。」

沉默。

電話中蘇雪沉默了足足十幾秒,李天賜只能聽到蘇雪細微而沉重的呼吸聲。

「你知不知道你很混蛋?」

蘇雪終於說話了,一開口清冷中帶著壓抑不住的憤怒,讓李天賜表情一苦,知道女王大人要開始教訓自己了,這時最明智的選擇就是乖乖的聽著,不能有絲毫的反駁。

「怎麼不說話?你真可以啊,為了另一個女人,就跑去玩命,有沒有想過你自己的女朋友還有你的母親,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們怎麼辦?你回答我!」蘇雪預期越來越冷。

「呃……我知道錯了,確實是我魯莽了。」李天賜很誠懇的認錯,雖然知道自己再選擇一次的話,他依舊會進山救下那兩個孩子,和胃陳若楠報仇。

蘇雪聽著李天賜的話,似乎更加氣惱,平時話不多的他,這一次算是吧李天賜從頭訓到尾,而李天賜除了認錯還是認錯,心裡原本還想交代一下他和向紅霞的問題,不過現在他決定還是先隱瞞著比較好。

「你在哪?」蘇雪終於發泄夠了,最後冷冷的問道。

「我回家了,明天回學校。」李天賜一聽蘇雪不再訓話,連忙回應。

「你不用回學校了,你已經被開除了。」蘇雪乾脆說道。

「啊?開除?這……我知道了。」李天賜雖然知道自己沒參加軍訓會有些麻煩,可沒想到竟然是被開除,這讓他心裡多少有些難過。

其實這件事情是有些烏龍了,開始李天賜準備參加軍訓,並且讓陳源山不用再和學校打招呼,加上陳若楠突然出現狀況,李天賜有進山失蹤,當時也就沒有人去想這個問題了。

這樣李天賜屬於是連個假都沒請,就無緣無故的逃避軍訓,並且軍訓結束之後,正常開課兩天還沒出現,學校自然就做出了處分。

而蘇雪也是下發了通知后才想到這些,不過李天賜這麼久都沒有消息,她也沒心情去管這些,她一心只想著李天賜能平安回來就好。

「你也不用難過,找人拖個關係,和學校說一下,也不是沒機會返校的。」蘇雪聽出了李天賜語氣中的失落,也沒有在數落他,反而放緩了語氣安慰了一下。

「嗯,我知道,你不要去求誰做這件事,等我明天回去之後再說。」李天賜沒有多說什麼,也不想蘇雪為了這件事去求家人或者其他親屬,他從羅成哪裡也知道,蘇雪本身也有一些麻煩的。

「知道了,沒事我要上課了。」

蘇雪知道李天賜回來她就心安了,訓了半天也發泄夠了,說完這些就掛了電話。

李天賜收了手機繼續充電,心裡想著自己學籍的問題,開始有些難過,可轉念間卻發現這難過的情緒很淡,自己似乎並不是很在意被開除。

李天賜對自己的感覺有些奇怪,很快就想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了,之前他一心想去青州大學,為的就是學好醫術給自己母親治好心臟問題,而在自己得到了蓮台,能力越來越強,並且母親的並已經治好,所以對這個大學念與不念,已經沒有了之前那般的在意。

卡啦!

就在李天賜走神,認為自己想明白原因時,外面的房門傳來響動,李天賜一驚,連忙放開感知,發現是向紅霞從門外進來后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被別人看到自己一個大男人沒穿衣服在書計家,自己沒什麼,可對向紅霞來說,麻煩絕對是不小。

「向姐你出去做什麼了?」李天賜圍上浴巾走了出來。

「看你電話打起來一時也完不了,家裡也實在沒有合適你的衣服,我就下樓到外面給你買了一聲,穿上看看合適不合適。」向紅霞將手中的袋子遞給李天賜,滿臉溫柔的說道。

李天賜沒想到向紅霞趁著這段時間去給自己買了衣服,連忙接過來:「謝謝向姐。」

「以後不要再和我這麼客氣,感覺疏遠了。」向紅霞故作生氣的等了一眼李天賜,隨後又溫柔道:「趕緊試試吧,不合適我再去換,也不遠。」

「一定合適!」李天賜說著話就將衣物取了出來。

一套銀灰色的運動裝,想紅霞十分細心,不但衣服買了,連襪子和鞋子都一起買了回來,鞋子也是和運動裝相同顏色的運動鞋。

李天賜三兩下就將衣服套上了,還別說,大小肥瘦都很合適。

「不錯,看來我的眼光還行。」看著穿好后的李天賜,眼中閃過一絲痴迷,隨後滿意的點頭。

「嗯,向姐的眼光真的厲害,穿著很舒服呢!」李天賜笑道。

「舒服就好,餓了吧,我去把早餐熱一下,吃過你就早些回家。」向紅霞上前幫著李天賜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又去了廚房。

早餐有些晚了,吃過之後已經到了九點鐘,在想紅霞不舍的目送下,李天賜獨自一人出了小區,兩人的關係不好這樣曝光,所以盡量避免一些麻煩還是很必要的。

叫了計程車,十分鐘就回到了家門前的巷口,剛走進巷口沒多遠,就看到母親在家門前向著邊張望,李英才在一旁陪著母親。

「媽!」

李天賜叫了一聲,快步跑了過去。

「天賜,你回來了,快讓媽看看受傷沒有,你這孩子,真是嚇死媽了……」李香雲一看到李天賜,眼淚又忍不住落了下來,上下左右的打量著李天賜。

「對不起媽,讓你擔心了,快進去吧。」李天賜帶著自責,攙扶著李香雲想院內走去,同時也對著李英才點頭算是招呼了一聲。

李英才上前輕輕拍了李天賜的肩頭;「沒事就好,你媽真的擔心壞了,都在門口等你半個小時了。」

「你說這些做什麼,我擔心兒子有什麼不對的?」李香雲白了一眼李英才。

李英才尷尬一笑,沒有反駁李香雲。

李天賜在一旁看著兩人之間的交流,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母親現在顯然和李英才相處的很不錯,而且李英才還很遷就自己的母親。

一家三口,進了家門,李天賜少不得被李香雲一番盤問,李天賜之前已經給那些朋友熟人解釋了半天,早已經有了成熟的借口,就將自己掉進山洞,除了關於蓮台的事情沒說,其餘的倒是大半都是實話。

和母親一說就是小半天,直到中午,李香雲連心疼帶教訓的話才算結束,起身去廚房給兒子準備午飯。

狹小的客廳只剩下李英才和李天賜,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微微一笑,似乎有了某種默契。

「學校那邊耽誤了軍訓又曠課了三天,應該有些麻煩吧?要不要我找人打聲招呼?」李英才微笑著對李天賜問道。

「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能解決,正好趁這個機會,我要考慮一下,這個大學念還不念了,需要你的時候我不會客氣。」李天賜搖了搖頭,隨後直接轉移話題問道;「現在說說你這幾天有沒有勸服我媽和你去京市?」 見李天賜不想說他自己的問題,李英才猶豫了一下,尊重了李天賜的決定,而對於李天賜的問題,他笑了笑回道;「已經和你母親說好了,不過這裡面還需要你做個配合。」

「哦?讓我配合什麼?只要不是讓我去京市和你們一起生活就好。」李天賜眉頭一挑道。

「怎麼?你就這麼不願意和我們一起生活?」李英才小小的不爽了一下。

「不是不願意和你們一起生活,而是不喜歡你們那些大家族的氛圍,我野貫了,規矩太多我受不了。」李天賜乾脆說道。

其實李天賜說的這些只是他的一部分想法,更多的原因是他不想現在這樣一事無成的進入那個家門,也許是面子,也許是其它,他想以自己的能力闖出一番成就,然後揚眉吐氣的走進那個家門。

都說母憑子貴,也許李天賜就是想讓母親在那個家族中不被別人瞧不起吧。

「你想的有些複雜了,但我還是尊重你的想法,不過你要答應我,每個月去京市看一次你媽,這也是你媽願意和我一起進京的最基本要求。」李英才說道。

「一個月一次嗎?好的,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我肯定會去的,就算你們不提,我也不可能不去看我媽。」李天賜沒有什麼猶豫就答應下來,這條件嚴格說起來根本就不算是什麼條件。

事情算是愉快大成路共識,隨後兩人聊了幾句閑話,李英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對著李天賜說道;「龍家的事情你處理的不錯,不過現在還是不好確定之前攔截你的人到底是誰,所以你以後還是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想給你調一個保鏢,你看怎麼樣?」

「不用,叫來保鏢,真要有事還不知道誰保護誰呢。」李天賜一聽這個,很乾脆的搖頭拒絕,現在他的能力突飛猛進,身體異常強悍還有了內力,加上蓮台算是他的秘密殺手鐧,如果遇到他自己都應付不了的敵人,李天賜相信就算再多來幾個保鏢也無濟於事。

「你不要小瞧我給你找的保鏢,更不要以為滅殺了一些匪徒就以為自己很強,咱們國家有些秘密部門的人,是你不能想象的,你是我的兒子,我可以給你調來一個有特殊能力的人保護你。」李英才見李天賜拒絕,皺了皺眉后說道。

「哦?特殊能力,你指的是什麼特殊能力?」李天賜一聽李英才的話,頓時來了興趣。

最佳惡毒女配 李英才難得的見到李天賜對自己的話產生了興趣,略微猶豫后就說道;「本來這些事也算隱秘,至少普通人是不知情的,不過既然你感興趣,那我就和你說一下,記得不要輕易外傳就好。」

「放心,我不會亂說的」李天賜點頭保證道。

「啊我就和你說說,普通人都知道我們國家有最強的狼牙特種兵,但是很少人知道,我們國家還有個更神秘的組織叫做龍組……」

李天賜聽到李英才的話,驚訝的叉了一句;「龍組?真的有啊?我一直以為那是小說和店裡里杜撰出來的呢!」

「沒錯,確實有龍組,只不過外人就算在電視里看過,那也只是表面,實際上龍組比電視里演繹的要神秘強大的多的多,你聽說過異能吧?」李英才看著李天賜問道。

「當然聽說過!」李天賜點了點頭,心裡想著,以前只是從小說或者電視裡面看,可現在他自己憂慮蓮台的能力,也算是異能人士了吧。

「那我解釋起來你就好接受多了,我們國家有不少這樣的異能人士,他們可以超控天地元素,或者依靠精神力控制物體,幫助他們戰鬥或者做一些承認匪夷所思的事情,而除了這些異能人士,龍組還有一類特殊人士,這些人沒有異能,但是卻會氣功,用他們的話來講叫做內力,他們都是古老世家或者門派的傳人,身體比普通人強大很多,配合內力戰鬥更能讓戰鬥力翻倍,飛檐走壁並不是傳說,這些人被統稱為古武者。」李英才帶著一絲鄭重和羨慕的表情給李天賜解釋了一番。

李天賜聽著李英才的話,心裡有些翻騰,原以為有異能人士就已經夠讓然驚奇了,沒想到還有擁有內力的古武者,雖然自己也有了內力,但自己卻不會那些古武者的功夫,如果遇上應該還不是他們的對手吧。

不過,自己除了有內力,還有蓮台的能力,並且算上有五種異能,配合上自己的內力,應該也不會差吧?

「是不是驚呆了,現在我給你調來一個異能者做保鏢,你還想拒絕嗎?」李英才見李天賜不說話,以為被自己的話震住了。

「龍組那麼神秘強大,你怎麼能調動他們?」李天賜這次沒有乾脆拒絕,而是反問了一句。

「呵呵,如果是別人,想要調動龍組的人自然很難很難,但是我不一樣,我是中科院的副院長,又恰巧在異能的研究領域上有些成就,龍組就特例分給了我兩名龍組保鏢,我可以隨意調動他們兩個。」李英才說起這個時,帶著一絲得意。

「原來是這樣,那你來這裡,是不是有人在暗中保護你?」李天賜恍然之後繼續問道。

「嗯,我只帶來一人,他們在我沒有受到威脅時,是不會輕易露面的,你想要見識的話,恐怕有些困難,我也不好強求他出來。」李英才點了點頭道。

「那就算了,我還是不想勇士們保鏢,謝謝你的好意了,有什麼事,我自己都可以解決的。」李天賜只是好奇,並沒有一定想見那異能者,說到最後再一次拒絕了李英才的好意。

「你這孩子……算了,你不喜歡,我也不強求你了,不過千萬記得,如果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第一時間聯繫我,我們是一家人!」李英才被李天賜弄得有些無奈了。

「你們聊什麼呢?飯菜好了,過來吃飯吧。」這時李香雲從觸犯探出頭,對這兩人招呼道。

父子兩人同時應了一聲,結束談話,起身上桌吃飯。

一家三口算是第一次正式在一起吃飯,氣氛還是比較融洽的,談笑間也說了李香雲隨著李英才進京的話題,有了李天賜保證定期過去看她李香雲,李香雲也就沒再拒絕。

其實李香雲之所以比較痛快的答應下來,除了架不住李英才的軟磨硬泡之外,更多的一點是她也清楚,如果她自己一個人留在青山縣,李天賜在外上學也會不安心,與其這樣還不如去京市,可以讓李天賜少一些擔憂。

李香雲現在還不知道李天賜已經被開除,這一點,李天賜沒想現在和母親說,怕母親為了自己的這事上火,也怕自己說不去念書,母親強硬的拉著自己一起進京。

一頓飯吃完,已經過了正午時分,李天賜又和母親兩人聊了一陣,就準備出門,他之前和陳若楠已經約好了,再晚的話,那魔女恐怕就要殺來了。

李天賜和母親說了一聲,就背上形影不離的背包出來家門,結果還沒走到巷口,陳若楠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你在哪呢?我剛剛從家裡出來,這就去找你。」李天賜接通電話后直接說道。

「出門了?那再走幾步就能看到我了!」陳若楠更乾脆,說完這句就掛了電話。

李天賜一愣隨即反迎過來,陳若楠顯然是已經到了自己門前。

果然向前走了一段就看到了陳若楠的車子停在路邊,快走兩步開門上了副駕駛。

陳若楠似乎剛從單位出來,還穿著警裝,絕美的面孔,警裝的襯托下顯得英姿颯爽,看著李天賜上車后,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就這樣定定的看著李天賜。

「呃?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看到我回來不高興嗎?」李天賜被陳若楠看的有些發毛。

陳若楠依舊沒說話,只不過雙眼中開始發紅,隨即身體一傾隔著手扶摟住李天賜,在李天賜有些傻眼的時候,探頭過來狠狠親在李天賜的嘴上。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又被強吻了?」李天賜腦子有些亂,昨天是向紅霞,並且讓他脫變成了男人,心中陳若楠又來這一下,自己似乎失蹤幾天回來,這桃花運有點旺盛了呢,可氣的是……為什麼都是被女人主動?

李天賜心有不忿,伸手想要摟住陳若楠反客為主,可手剛剛伸出去,陳若楠卻突然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然後鬆開,快速的坐會自己的駕駛位。

「……」李天賜的手還在半空,表情一陣尷尬無語。

「謝謝你,我的小男人,雖然你的行為很傻,但是我真的很感動,這輩子我都逃不出你的手心了!」陳若楠這時終於說話,看著李天賜眼中帶著一絲痴迷和感激。

「你要是真的想謝我,那就答應我一件事就可以了。」李天賜有些『幽怨』的收回手,看著陳若楠說道。

「哦?什麼事?」陳若楠側頭臉上帶著疑惑,還不等李天賜回答,她就突然明了般的繼續來了一句;「小男人該不會是想女人了,想要我的身體吧?」 「咳咳!」

李天賜險些被陳若楠的話嗆死,狠狠咳嗽了兩聲,無奈的看著陳若楠說道;「拜託你了,能不能思維正常點,你印象里我就是這樣的?」

「我怎麼思維不正常了?難道我說錯了?你不想要我嗎?」陳若楠眼中帶著一絲戲謔看著李天賜故作不解。

「當然不是,我和你說過不止一次了,你能不能別叫我小男人,聽著很扎心啊,我哪裡小了?」李天賜很是不滿的模樣。

「哪裡小?呵呵……」陳若楠古怪一笑,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天賜后說道;「……當然是年紀小了!」

「既然知道我年紀小,你還這樣,你不感覺很不好嗎?」李天賜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白了陳若楠一眼道。

「沒有什麼不好啊,我就喜歡老牛吃嫩草,以前也許還有點迴旋餘地,可現在徹底不能了,你又救了我,還威廉我一句話去拚命,你這樣的小男人,我要是放手,那不是傻子嗎?再說了……你可是又把我看光了呢!」陳若楠笑眯眯的看著李天賜。

「你……還真是個魔女,不,是妖女!你可是警察,還是個所長,端莊點不好嗎?我那一切不都是為了救你,去給你報仇嘛!」李天賜真的對陳若楠無奈了。

「魔女妖女都無所謂,我只對你這樣,你要是討厭的話,我可以改,難道你喜歡我扮演成高貴端莊的女王嗎?」陳若楠很認真的樣子看著李天賜。

「……算了,還是本性如何就如何吧,故意裝的感覺太彆扭了……不是,我和你說這些幹嘛啊?」李天賜突然感覺話題說說有些跑偏了。

「呵呵……小男人真可愛。」陳若楠看著李天賜一臉黑的表情,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

「再叫我小男人我真的生氣了,沒什麼事我回去陪我媽了。」李天賜嘎納爵被陳若楠調戲了,倒不是真的生氣,而是有些羞惱,說話就做出要下車的舉動。

啪!

車門直接被陳若楠落了鎖,隨機啟動車子一腳油門躥了出去。

強大的衝力讓李天賜身體猛然靠在了座椅上,反應過來惱怒的看著陳若楠。

「去我家。」陳若楠輕飄飄的說了一句。

「去你家?做什麼?」李天賜有些傻眼,同時心裡生出一絲怪異的感覺。

「別想美事了,我最近幾天不方便,你想幹壞事也只能等著了,去我家是因為我爸等下就來了,你還沒給他徹底治療好呢。」陳若楠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