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我們庭院門口怎麼會有人在這裏!”石堆陳磊指着門口的人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過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你是誰?爲何在我們的庭院門口鬼鬼祟祟!”

“我是林門主派來這裏等不敗戰團的人的,你們是不敗戰團的人嗎?”

“正是!”

“那太好了,我們門主一隻在尋找你們,你們跟我去一趟吧!”辰門弟子很高興的說道。

“你說辰門門主在找我們,難道我們欠他錢,或者去他家吃飯沒給錢!”呆木杏林突然爆出一句,讓辰門的弟子尷尬不已。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負責在這裏等候諸位而已,其他的,你們隨我去見我們門主就明白其中緣故了!”

“我們不會和他有仇吧!然後和虛威一個下場?”陳小佳心裏這樣想到,不覺臉色蒼白了一下。

“好吧,帶我們去見辰門門主!”

一間碩大的庭院之中,林辰經過恢復,靈氣也達到了充盈的狀態,心情爽朗。

“門主,弟子已經請來了不敗戰團的人,已經在大院外面等候了!”剛纔的辰門弟子進來稟報,面露恭敬的說道。

“快請。”林辰的臉上充滿了陽光,和剛纔的殺氣凌人,狂霸判若兩人。

“不敗戰團八人,見過辰門門主!”楚顏主動打招呼,臉色也頗爲的緊張,此刻的林辰,可是和武雲霄平起平做的人物,自然要認真對待。

“不敗戰團不是有九人的麼?”

“殺神獨孤辰已經離開武殿七年了!故而只有八人。”楚顏認真的回答。

“哈哈,染坊大娘,門牙,蠻牛,呆木,石堆,小佳,小蟲,樁子,你們都還好,還沒忘記我,讓我很是欣慰啊”林辰狂笑道,臉上的面容也緩緩改變,變成了當初進入武殿時的模樣。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八人的綽號?你是?”不敗戰團的人都懵了,被林辰突然叫出自己的綽號,怎麼能不驚訝,要知道,八人的綽號,只有不敗戰團的人可以叫!也只有不敗戰團的成員之間知道。


“因爲,你們的綽號鬥士我幫你們取的!”

“你是殺神獨孤辰!”不敗戰團的人看着林辰變化後的臉龐,異口同聲的說道。

“正是!”

“好小子,幾年不見,竟然混成了辰門的門主,怎麼不提前來找我們!”楚顏心裏一喜,徑直來到林辰面前,一記粉拳打在林辰的胸前,之後,一下撲入林辰的懷中,兩人擁抱了起來。

兩團雪峯不斷蹂躪着林辰,讓林辰心猿意馬。

“大娘,幾年不見,身材更好了啊,前面也是波瀾壯闊啊!”林辰調笑道。

“臭小子,一見面就吃老孃豆腐,活膩了!”楚顏臉色緋紅,咒罵道,心情頗爲的喜悅。

“我就說嘛,這小子果真是殺神小獨孤,還真被我說對了!”樁子嘀咕道。

穿成女主死對頭 切,你也只是猜測對了而已!”小蟲蝶舞叱鼻。

之後,衆人抖和林辰擁抱,打招呼,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當初崩一起修煉,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殺敵,酣暢淋漓。

“今天,不敗戰團重聚,拋棄一切身份和顧慮,我們敞開胸懷,不醉不歸!重現當年熱血!”

“好,究極山下有一個城鎮,我們就去那裏把酒言歡!”

“走起!”

之後,林辰帶上下官姬,還有不敗戰團的八人,離開武殿,朝着究極山下的城池而去。


“好小子,幾年不見,竟然達到了煉虛境界,而且還可以殺了煉虛第三境界的虛威,快說,你這幾年是不是到處燒殺搶掠去了,還有!你現在什麼境界?”

“哪有,我過的都是刀口添血的日子,只不過有些奇遇罷了,境界嘛,現在煉虛巔峯境界,只要有機會,就可以突破到歸虛境界了!”

“擦,還讓不讓人活了,你小子飛池中之物啊!”石堆陳磊驚訝極了。

衆人一路聊天,一路飛奔,都是頗爲的高興和喜悅,朋友重聚,乃人生一大快事。

一間酒樓之上,十人快意恩仇,下官姬也隨和起來,氣氛融洽。

“小子,快說說你都去那裏刀口添血了!竟然境界提升如此之快!堪稱妖孽啊”

衆人都對林辰充滿了好奇和嚮往。

“當年的我,來武殿只是爲了躲避追殺和許多人窺探寶物的眼光,之後的幾年,則是去了朱雀大陸,也就是姬羽的故鄉!”

之後,林辰把真相都說了出來,讓不敗戰團的人都是驚呆了。 “難怪你小子化名獨孤辰進入武殿啊!林辰之名,現在想想,已經在十多年前紅遍整個武風大陸了,神獸主人,幻妖界的最大收穫者,種種寶物在身,就算是我,也動心了!”楚顏嬌笑道,臉上有一抹緋紅,讓此刻的楚顏,有些楚楚動人之魅惑。

“哈哈,有本事你就來搶啊!現在的武風大陸,已經沒有幾個人敢在打我林辰的注意了!”林辰氣勢風發,洋溢出自信。

擁有辰門這個大背景,還有自己的實力,林辰能走到今天,的確是過着刀口添血的日子,其中艱難,非常人所能忍受。

不敗戰團把酒言歡,聊天也很是盡興。

"對了!你們怎麼都沒在武殿之中,具體外出,難道是發現了什麼遠古密洞集體探訪去了!"林辰來了興致!問起了之前不敗戰團的行蹤。

“要是有如此大氣運,也就不是此刻的境界了!”蝶舞酸溜溜的說了一句,顯然是有些嫉妒林辰的奇遇了。

“不是,是家族遇到了一些問題,故而讓他們前去幫忙!”楚顏解釋道。

“遇到了什麼事情?”

“中央大地之上,武殿是當之無愧的霸主,而其他勢力則有歐陽家,也就是歐陽若的所屬家族,其他還有楚家,陳家分別掌管着中央之地的各種藥山,資源晶脈等等!”

“無奈,十多年前,歐陽若進入武殿,成爲了二長老虛威的弟子,歐陽家在武殿的地位也層層升高!又加之楚家和陳家向來交好,歐陽家就暗中作梗,藉助虛威之名到處和陳家和楚家爲敵,霸佔藥山,資源晶礦,讓楚家和陳甲的發展處處受限!家族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激烈!”

“最近,歐陽家又盯上了楚家的一座資源豐富的晶脈礦,之後強行霸佔,所以我才趕回家族,奈何歐陽家經過發展,楚家和陳家聯手都不是對手!”

楚顏快速的說明了歐陽家和楚家,陳家的家族關係,同時,因爲林辰身份的緣故,心裏隱隱希望林辰可以幫助她的家族。

石堆陳磊和陳小佳都是有着同樣的想法,林辰的介入,或許會讓他們的家族擺脫厄運。

所以,三人都一臉希冀的看着林辰,其他人亦是如此。

“兄弟有難,我林辰當然會義無反顧!”

“好兄弟,我陳磊果然沒有看錯你!”陳磊狂笑道,有了林辰的承諾,讓他很是安心。

之後,林辰來武殿的目的也實現了,了切心結,也見到了昔日的故人。

三天之後,辰門離開了。

“好小子,以後沒去處就來你辰門,記得收容。”

“必須的!”

武殿宗門口,不敗戰團的人都在和林辰寒喧,都是喜笑顏開。

外界,林辰在武殿的種種都快速傳遍了中央之地,虛威之死,讓林辰之名在次進入林辰的關注之中。

楚顏的空間儲物器裏,一棵平凡的黑色晶石閃爍不停,如同黑色的火焰。

楚顏探入一絲靈識之後,裏面所蘊含的消息快速呈現在腦海之中。

看完消息的楚顏,絕美的臉上立馬毫無血色,飽滿的雙峯在衣服之下也在激烈抖動衆人都發現了楚顏的不同尋常。

“怎麼了?”

“快,快回家族,歐陽家族進攻楚家和陳家,發動了吞併戰爭,想在中央之地一家獨大,摸除楚家和陳家!”

陳磊和陳小佳一聽,都是臉色煞白,歐陽家的實力,經過發展,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我也去一趟吧,或許可以幫到什麼忙!”林辰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之後,不敗戰團的人和辰門的人,在楚顏的帶領之下,火急火燎的衝向了究極山下,朝着楚家和陳家而去。

武殿之中。

“吳羽,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有什麼不妥,那林辰可是當年恩人的弟子,惹怒了他,武殿都承受不住他的怒火!”武雲霄盤坐在一旁,心裏也是捉弄不定。武雲霄身旁,站着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身上散發的氣勢波動,和武雲霄一樣,只是比起武雲霄,有些弱罷了。

“殿主,做大事者必須心狠手辣,不拘小節,雖然那林辰天資蓋世,乃恩人弟子,可他和他的辰門已經威脅到了武殿的發展,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對武殿百害而無一利!所以,我們應該主動出擊,讓林辰和辰門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潰敗。”

“這樣!不僅可以消除林辰和辰門得威脅,也可以讓武殿得到更大的發展,一統西南之地和中央之地,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讓北冥宗和蠻荒教收斂,不對我們武殿產生吞併之心。”

“所以,歐陽家發動吞併戰爭,只是一個***而已,中亞之地和西南之地,要變天了,林辰捲入歐陽家的戰爭,正是我所希望的,這樣由我牽制林辰,你帶領武殿大軍踏平羣龍無首的辰門,我們的計劃也就順利實現了!”

大殿裏,黑衣男子滔滔不絕的說着,醞釀着巨大的陰謀。

“不愧是武殿的第一長老!也是武殿的智囊,我今日就賭一把!”武雲霄也心動了。

“我馬上去聚集武殿大軍,只等歐陽家傳來消息!就全面開赴西南之地的辰門,進行勢力之間的決戰!”武雲霄走出了密室,只留下黑衣男子在大殿裏沉思。

一場巨大的陰謀,在不知不覺就間,已經展開,針對林辰和其身後的辰門。

如果真讓武殿的陰謀實現,武風大陸,就是武殿的天下了。

經過趕路,衆人經過半天的時間,總算趕到了楚家所在的城池,楚天城。

入目所見,殘牆斷壁,屍骨一地,硝煙瀰漫,空氣中散發出濃烈血腥味。

楚顏淚水止不住的滑落,陳磊和陳小佳的臉色也是越加的蒼白。

林辰放出強橫的靈識,快速蔓延楚天城。

“城池中心有激烈的打鬥和靈氣波動!”

衆人快速進入楚天城,朝着打鬥方向而去,一路上百姓慌亂,屍骨,殘血一地。


“沒事的,楚家應該可以渡過此次劫難!”林辰輕扶楚顏的肩膀,安慰道。 楚顏相視一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繼續趕路。

楚天城中心區域,出嫁的人被團團圍住,陷入困境。


“楚飛揚,你楚家氣數已盡!你就認命吧!”歐陽曆狂笑道。

歐陽厲乃是歐陽家的家主,也爲煉虛第三境界。

“想要滅亡我楚家,你們別癡心妄想!”楚顏的聲音冷咧,迴應了歐陽厲的狂笑。

“楚家的小娃子,來得正好,方便我們斬草出根,絕滅楚家!還有,在此之前,你給我好好說說虛威是怎麼死的,還有我家若兒的道心又是怎麼被破的。”歐陽厲氣勢鎖定着楚顏,同時靈識在肆無忌憚的探索不敗戰團得一羣人,囂張跋扈。

“虛威是莫滅殺的,歐陽若道心也是我絕滅的,你今日對付楚家和陳家,就是想神不知,鬼不覺的絕滅楚家和陳家,好實現你歐陽家的稱霸史!”林辰不冷不熱的說道。

“你是誰?”


“終結歐陽家之人!”

林辰二話不說,直接展開煉虛巔峯境界的修爲,衝向了歐陽厲,其他不敗戰團的人快速包圍住楚家的衆人,免得被抓捕威脅林辰。

經厲了太多,林辰也變得狠厲起來,不婆婆媽媽,優柔寡斷。

霸火刀一出,空氣之中散發出之色的氣息。

“霸刀決!”

“冰晶之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