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都是之前見過的,沒有陌生人。

那個會下毒的小姑娘不在。

太好了!

想到這裡,他立刻振奮了。

他對雲千幽的恐懼,現在更多的是來自那個會下毒的少女。

就算被打會疼,但也不會太疼。

但是,要是中毒的話,跟那幾人一樣悲催的話,那可就太恐怖了。

但那人不在的話,他也就沒那麼害怕了。

「聽說,你們談不攏?」

雲千幽慢悠悠地走過來,一邊問道。

她還看了關今一眼,眼中滿是譏笑。

關今難為情地摸摸鼻子,他還以為自己能夠搞定高迪呢。

可沒想到,還是得讓雲千幽出馬。

木仙傳 「關你什麼事?」

高迪又梗著脖子說道。

「怎麼不關我的事?」

雲千幽走到高迪面前,那雙黑白分明的漂亮大眼睛看著他。

「常明則是我的朋友,你要對付他,那就是不給我面子。」

「給你面子?」高迪冷笑,「你有什麼面子?」

關今無奈搖頭,高迪真的是不怕死啊!

他這是不知道雲千幽的威力,所以才無知無畏啊!

「我好像聽到你說,只要比你有錢有本事,那就可以欺負你?」

娉娉婷婷已經準備好了桌椅,她悠然坐了下來。

看著她們熟練的動作,高迪忍不住瞪大眼睛。

這排場比他還大得多了!

「那又如何?」

回過神之後,他冷笑。

這個時候,就算他心裡發虛,但也絕對不能認輸。

「那太好了,我可以欺負你了。」

高迪皺眉,剛想嘲諷兩句,卻發現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條鞭子。

接著,他就發現自己的腰間一緊,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往前飛去。

在飛到雲千幽跟前時,那鞭子綳直了,他驟然停在她的面前。

那一飛一停,中間沒有半點緩衝,那強大的衝擊力讓他差點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你!」

他還沒來得及大罵,反射性揮拳,雲千幽就已經握住了他的手腕。

他還以為雲千幽突然要對他做什麼,但下一刻,她卻突然停了下來。

「你想幹什麼?!」

被抓住手腕,高迪整個人都是懵的。

「你也中了蠱?」

此話一出,整個房間都靜默了。

「中蠱?!」

好半晌,關今才駭然喊起來。

高迪還暈乎乎的,什麼意思?

關今沖了過來,一臉震驚地問雲千幽,「他也中蠱了?」

「嗯。」

雲千幽還繼續捏著高迪的手腕,然後點頭。

「放開我!你說什麼呢!」

高迪可不知道他們說什麼,只是開始掙扎。

雲千幽順勢放開了他,連鞭子都鬆開了。

「他真的中蠱了?」關今確實非常著急,「這是怎麼回事?他中的蠱蟲和我之前的一樣嗎?」

「不完全一樣。」

「是同一個人下的?」

關今無比在意這件事情。

「應該是。」雲千幽點頭。

「你們在說什麼?」

高迪跑到一旁,離開他們的攻擊範圍后,這才問道。

「說你什麼時候死的問題。」雲千幽淡淡道。

「我呸!你在咒我死嗎!」

高迪勃然大怒。

任誰在聽到別人咒自己死的時候,都會非常憤怒的。

「我可不是在咒你,我只不過是說一件事實而已。」雲千幽聳聳肩。

蝕骨婚寵 「你才要死了呢!」高迪罵回去。

「放心,我怎麼也會比你晚死的。」雲千幽輕笑一聲,不以為忤。

「小姐,他到底是什麼情況?他真的要死了嗎?」

高迪更怒了,「關今,你這王八蛋! 殘暴王爺的小妾 你也跟著咒我死?!你死了我都沒死!」

「閉嘴!」

關今回頭怒喝一聲,「你真的以為自己沒事啊!」

「我操,你才有事呢!」高迪不甘示弱。

「行了,咱們走吧。」

看著倆人對罵,雲千幽擺擺手,對娉娉婷婷說道。

「是的小姐。」

看著雲千幽站起來,真的要離開的模樣,高迪也傻眼了。

他們不是來為常明則當說客的嗎?怎麼突然就要走了?

「你們就這麼走了?」

他不敢置信地問道。

「不然呢?」雲千幽回頭說道。「反正你都快要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反正等他死了,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嗎?哪裡還需要那麼多廢話?

要是她知道高迪中了蠱的話,她也不會說要找他談談,也就不會讓百里溯塵誤會,從而……

停停停!

雲千幽腦海中叫停,收斂表情。

「行了,咱們走吧。」

「你給我站住!」

高迪卻更怒了,跑到門口擋著,「你憑什麼說我要死了!」

今天他們要是不給出一個說法的話,他絕對不讓他們走!

「高迪,你真的中了蠱。」關今深呼吸一口氣,認真對他解釋。

「呵呵。」高迪冷笑兩聲,「你說我中蠱了我就中蠱了嗎?」

「對,你沒中蠱,是我說錯了。」

出乎意料,雲千幽聳聳肩,簡單明了承認錯誤,「好了,這次的事情是一個誤會,你不會死,你會長命百歲千歲,但我們要先走了,麻煩你先讓一下,我們還有事情要處理呢。」

但高迪卻沒有半點覺得心裡舒服,他反而更覺得不對勁了。

「你們給我說清楚,什麼中蠱!」 雲千幽的態度讓高迪心慌了。

她只是說他中了蠱蟲,活不長了,然後就走了,這也太過分了!

「其實你沒中蠱。」雲千幽毫無誠意道。

「你騙我!」

高迪怒氣沖沖地指著她說道。

「好吧,我是騙你的。」

雲千幽改口如此快,讓高迪都傻眼了。

她也太不要臉了吧!

高迪只能看向關今,「你知道我是什麼情況?」

「都跟你說了,你中了蠱毒,身上有蠱蟲!」關今嚴肅道。

「你沒騙我?」

「我當然沒騙你。」關今認真說道,「要是你不解毒的話……」

「你有什麼證據?」

高迪可不相信他們隨口胡說的話。

關今轉頭對雲千幽說道:「小姐,你就幫幫他吧。」

「為什麼要幫他?」雲千幽挑眉,「反正他死了,我也就不用麻煩了。」

「……他畢竟也算是我的親人。」

雖然這關係有點遠,但怎麼說也是姻親。

「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對他下的毒。」

雲千幽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想借著高迪的情況,找到那個給他下蠱的幕後之人。

「而且,如果這蠱毒和我以前的是一樣的話,那他現在做的事情,應該也是身不由己的。其實,他的性格真的不是那麼兇殘的。」

關今太明白那種被蠱蟲操控的感覺了。

他本來的性子雖然不好,但也沒那麼惡劣。

但中了蠱蟲之後,很多事情都變了,他的性格也變本加厲,做出了很多胡鬧的事情。

其實,這種事情不是他們真的想做的。

但是,在那蠱蟲的催化下,只要有一點火苗,便會發展成熊熊大火,讓他們自己都無法控制。

「那好吧。」

雲千幽想了想,最後也點頭了。

她本來就是要幫關今找到背後下毒的人,難得有一點線索,她當然是不能錯過的。

「好吧,看在關今的面子上,我就幫你這一把。」

雲千幽轉頭對高迪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