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好可愛啊,這是我見過的最大也是最壯觀的卡通形象。”

碩大的喜洋洋與灰太狼、QQ企鵝、功夫熊貓等冰雕組合頓時吸引了兩位女孩子的目光。蘇雅芝興奮不已,不停的催促方飛揚給她拍照。


美女每到一副冰雕作品前都要留下一連串的造型。而高約6米巨幅的華表、雙龍戲珠冰雕作品更是美輪美奐,讓方飛揚讚不絕口。有些遊客甚至還在現場打起了冰陀螺,排隊玩起了滑滑梯、高爾夫等趣味運動,讓人充分領略着冰上飛馳的暢快淋漓。

最有意思的是,現場還有一座冰屋,裏面佈置的桌椅板凳、衣櫃牀鋪都是冰雕藝術家精心雕刻出來的。方大老闆也徹底的感受了一把“愛斯基摩人”的特色生活。

這四個人在裏面流連忘返,絲毫忘記了裏面零下的冰凍環境。張靠山這傢伙還厚着臉皮和一些小朋友搶冰滑梯。他還振振有詞的爲自己辯解:我小時候可沒有這麼新奇的冰雕滑梯玩,現在還不趕緊補上。 方大老闆也難得瘋一把,貌似自從讀大學以後,方飛揚就沒有敞開心情玩過。今天被張靠山這小子感染了,兩兄弟彷彿回到了中學時代,全然不顧形象。

蘇雅芝和華秋景兩姐妹則是樂此不疲的合影牌照,還抓拍拍了好幾張方大老闆出醜的瞬間,心裏不免偷偷的竊喜一回。

在雪白晶瑩的冰雕世界裏暢遊,也是大量消耗能量的,因爲裏面氣溫太低。方飛揚如今也算內家拳的高手了,體內真氣流轉、氣血澎湃,絲毫不畏懼這種低溫環境。張靠山長得人高馬大的,小時跟着當兵回來的外公也練過強身健體的武術,上學的時候同樣是個愛打架的主兒,身體也倍兒棒。

但是兩個女孩子的體質不免弱了一點。在這種零下十幾度的環境中時間一長,蘇雅芝和華秋季感到有點體力不支。

四人看看時間差不多,就從冰雕藝術展棚裏出來了。

外面的氣溫雖然也在零度左右,但是和裏面一比彷佛就是春天一般。

“走吧,找個地方吃飯去,這頓午飯方飛揚請客,大傢什麼貴的點什麼,千萬不要手軟。”

張靠山嚷嚷道。他可沒有忘記中午要好好敲方飛揚這個土豪一筆。這傢伙三天兩頭的撿漏,還讓不讓其他人活啦。

這廝又朝蘇雅芝喊了一句:“我說蘇雅芝,你可不要心疼你的飛揚哥哥哦,中午我準備點兩碗鮑魚羹養養胃,醫生說我最近工作上太操勞,要補一補。”

說完張靠山還對着方飛揚擠眉弄眼的,滿臉的欠揍的表情。

“我幹嘛要心疼,這個建議本來就是我先提出來的,打土豪,分田分糧,人人有責…本姑娘中午還想要點一份花膠魚翅湯養養顏呢。”

暈!這丫頭胳膊肘往外拐。

ωwш. TTKдN. ¢ ○

毫無疑問,“打土豪”這個建議立即全票通過。就連華秋景也笑嘻嘻的說道,“我最近胃口不好,想來一份素珍燕窩開開胃…”

方大老闆的臉上肌肉突然迎風抽搐了一下:算你們狠。

既然要吃這些東西,當然要去高檔次的酒店了。四人七嘴八舌的選了一個本地有名的紫荊城大酒店。

這頓午飯一共花去了方大老闆八千六百塊。張靠山還附庸風雅的開了一瓶波爾多紅酒,一邊咂吧咂嘴喝着,一邊喊着紅酒好,紅酒養顏。

方飛揚中午沒喝酒,一方面他對紅酒不感興趣,另一方面下午他還要開車送女朋友回家。將蘇雅芝從蘇城“拐騙”到家,見了自己的父母,也該送人家回去了。眼看着就要到除夕夜了,再不回家蘇雅芝就沒法向她老媽交代了。

等到不遠的將來,佳人名正言順的嫁入他們放假,自然留在鳳城過除夕夜。

午飯過後,眼看時間還早。四個年輕男女就漫無目的的繼續閒逛着。方飛揚知道下午把蘇雅芝送回去以後,兩人差不多要到明年的初七初八纔會相見。

方大老闆心裏也有些捨不得,乘着今天下午還有好幾個小時再多相處一會吧。

四個人不知不覺的走到了一片趕集的場地。

一打聽才知道,這是一個花鳥魚蟲的集散地。今天是春節之前規模最大的一次集市。

市場內有名花貴木、盆景鮮花、耐陰植物、藝術花盆、假山園林、奇石化石、風水周易、寵物、觀賞鳥、觀賞魚、釣具漁具、各種水族箱等等。特別是鮮花的種類,尤其之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國人過春節除了傳統的燃放煙花爆竹、貼春聯,購置吃吃喝喝的年貨之外,也喜歡給家中添置一兩盆怒放展開的鮮花。


鮮花已成爲裝點家居、饋贈親友的佳品。過年買回幾盆鮮花,既能讓家裏滿堂生輝、添幾分喜氣,又能淨化空氣、改善室內環境,可謂兩全其美

這片花鳥魚蟲盆景市場裏面還有賣寵物,其中以常見的寵物貓和寵物狗爲多。形形**的狗狗貓貓,或是待在籠子裏,或是蹲在路邊。有大有小,品種毛色也都各異。至於其它寵物,就很少了。

畢竟在鳳城這座城市還沒有多少人能接受巨蟒、蜥蜴、蠍子這種另類寵物。

“汪汪!…汪汪汪!”

這片集散地規模還不小,兩米見寬的小道上擠滿了熙熙攘攘的趕集人,場內幾隻兇猛威武的大狗扯開嗓子,嗷嗷亂叫。

蘇雅芝到底是女孩子心性,對這些小動物很感興趣,聽到大狗叫,不時的往那邊看。看到一隻雪白的貴婦犬,看樣子挺聰明活潑,高貴典雅,身體呈方形,比例協調,舉止穩健驕傲。蘇雅芝覺得甚是有趣,抿嘴一笑,眼睛一直盯着狗狗看。

女朋友欣喜的眼神立即被方飛揚捕捉到了。

女孩子天生喜歡毛茸茸,可愛的小動物。活潑女生一般都喜歡狗狗,安靜的女生喜歡貓貓,比如可愛的波斯貓,是個女孩子都無法抗拒。蘇雅芝肯定也不例外。

乘着這片集市場景熱鬧,進去看看,如果有適合的寵物就給蘇雅芝買一隻,就當春節禮物吧。

“要不咱們也進去看看?閒着也是閒着…”方飛揚說着,帶頭向集市裏面走去。

“土豪就是土豪,咱們溫飽還沒有解決了,他卻對小貓小狗感興趣了…既然方老闆發話了,咱們就逛逛吧!”

張靠山明明自己也想進去玩,嘴裏還不依不饒的調侃一下方飛揚。

一路看過來,蘇雅芝的眼睛,都是盯着那些毛色單一,形態可據的狗狗看,亦或者是那些可愛的毛茸茸的小犬。方飛揚心裏斷定,自己的女友應該是喜歡寵物狗。

當然那些體型巨大的藏獒,腦袋上帶着獅子一般的鬃毛,有的腦後還帶着一圈大紅花。還有生着兔子尾巴的羅威,一臉憨相,伸着大舌頭。以及結實、敏捷,肌肉發達的牧羊犬也會引起蘇雅芝的好奇和關注。

“小兄弟,買只德國牧羊犬吧。你看看這品種,純歐洲皇室血統”一箇中年男子指着籠子裏一條幼犬吆喝着。

“喲,是嘛,還是皇親國戚啊,它祖上是哪一代的親王?”張靠山瞅了瞅這條無精打采的小狗,滿口胡話。


“呵呵,這位小兄弟真幽默,它的老祖宗有多高貴我不知道,反正你買回去看家護院絕對稱職!”中年男子自賣自誇。

方飛揚微笑搖了搖頭,自己不是相犬的行家。根本看不出來這條小狗是什麼品種,長大了會變成什麼樣誰知道啊。也許就是一條農村裏的土狗,看見陌生人靠近就犬吠兩聲。

如今這種寵物市場,也流行造假和贗品。這和古玩古董的造假異曲同工。找點顏料給小狗整整容,稍微改變一下外形,硬說它有多麼名貴,拔高價錢的事情常有。

這玩意如果是古董老貨,方大老闆還可以感應一下。

現在他沒轍。


方飛揚倒是聽老人們見過一句相狗的老話,叫做“一黃、二白、三花、四黑”,只可惜那針對狗肉的,意思是說皮毛爲黃色的狗,烹飪出來的肉最香,白色的其次,黑色的最差,肉中帶腥,很難下嚥。

要是讓賣狗的這位中年男子知道了,眼前的這位顧客正憑着狗狗的毛髮,心裏琢磨着其肉質的味道,估計要把方飛揚有多遠轟多遠了。 方飛揚目光從那條幼犬身上挪開,立即被隔壁攤位上的兩條藏獒吸引住了。

藏獒比起牧羊犬來,那可是兇得多。而且野性難馴。這東西要是不拴好,咬到人是很正常的。

但是這種大狗也有它的特性,一旦被馴服,那對主人將是無比的順從,忠心護主,誓死陪伴,它骨子裏就有這種天性。

藏獒產自於青藏高原,六千年前被人類馴化和人類相伴至今。藏獒獨有的神威外形,一流的品質,出色的表現,高貴的王者氣質,是舉世公認的最古老、最稀有、最兇猛的大型犬種,被譽爲“東方神犬。”

藏獒的種類很多,有獅頭型,有虎頭型,有安多系、康貝系、青藏系等區分。這也表示着在它龐大繁雜的家族體系中也有“皇室”和“平民”之分。

今天這個市集上出售的其中一隻藏獒長着一個獅子頭,通體黑色,毛髮油光呈亮。體型長約四尺,肩高二尺半餘,強勁兇猛,肌肉發達,頭面寬闊,頭骨寬大,眼球爲黃褐色,形狀爲三角形眼形,炯炯有神。

看上去倒是挺高大威猛,威風凜凜的。

但是方飛揚也是心存疑慮。鳳城這邊的藏獒,品種一般都很混雜了,品性什麼的都不好說,更談不上什麼“皇室”血統了。甚至說得不好聽一點兒,就是純種藏獒的優點沒繼承多少,缺點倒是一點兒沒落下,身份當然也是衆多“平民”中的一員。

隔壁出售藏獒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大叔,操着一口西北口音,見一夥年輕人在攤位面前駐足不前,便叫喊道:

“小夥子,想買藏獒啊?我這裏的藏獒可都是百分之百純種狗,我千里迢迢從青海帶過來的。”

方飛揚一聽這位攤主是從外地趕過來做生意的,心裏倒是有些心動。如果對方真的從西北高原帶過來兩條藏獒,那品種和血統方面倒是多了一層區域保障,也有可能是真的純種藏獒,即使不是直系“親王”家屬,也能算得上是旁系的“郡王”的後代吧。

方大老闆想起剛纔張靠山評價那條德國牧羊犬的話,一邊略有所思,一邊問道這位外地攤主:“大叔,你這藏獒看上去不錯啊,怎麼賣的啊?”

這外地攤主,面色醬紫,大口大口的吸着自制的旱菸,笑起來露出滿嘴的大黃牙,向着方飛揚回道:“嘿嘿,小夥子,我這裏主要是賣小狗幼崽,至於這兩條成年的藏獒嘛,價格合適的話也能賣。但是這售價肯定…”

外地攤主話說到一半又停了下來,兩隻細長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將他面前的四個年輕男女打量了一番。應該是評估這幾個人的購買能力。

張靠山如今是鼎盛市場部的領導,整天與形形**的客戶打交道,什麼人,什麼表情,下意識的動作想說什麼話,他都琢磨的透徹。此時哪能猜不到這位攤主的心思。

他眉頭一皺,立馬不樂意了,嚷道:“我說,你什麼意思啊,覺得我們買不起你的狗,還是咋的?我兄弟問你,你連報價都不願意說,你這樣做生意就是看不起人,知道嗎?”

張靠山長得人高馬大的,中午有喝了一點酒,現在說話還帶着那麼一點“地頭蛇”之類的味道,那斜着個眼的樣子和混道痞子極其神似。

“呵呵,小夥子,你身邊的朋友脾氣不小嘛。好吧,既然你們開口問了,掖着不說確實是老漢的過錯。老漢這次帶過來的兩條成年藏獒分別是一公一母,公狗報價五十四萬,母狗報價六十萬…

“你們這裏呀,不是老漢瞧不起玩狗的人。這片市場上能拿得出手的純種藏獒根本沒有,你看前面也有幾個人賣藏獒的,那品種、體貌和神韻能老漢的這兩條相比擬嗎?把老漢的大獒牽過去,那些雜種藏獒估計都不敢叫…”

這位五十多歲的攤主本身就是青海高原上的人,那裏民風彪悍,性格剛烈,有話說話。當下立即承認自己有些以貌取人的嫌疑,同時也頗爲自傲的將其他攤位上的那些“平民”藏獒數落了一通。

方飛揚一聽,暗想,這五、六十萬的價格在普通人眼裏卻是天價。一個普通人家誰有這個實力花幾十萬只爲養一條大狗。但是如果真的是血統純正、品種優良的話,那在行家眼裏其實也不算高。

近年來國內寵物業發展快速,藏獒由於外形威猛、體型碩大得到很多愛狗人士的喜愛。藏獒在寵物交易市場上價值很高,特別是用於配種的純種犬,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甚至還出現了價值千萬的天價藏獒。不過大部份富豪老闆飼養藏獒的目的只爲炫富。

方飛揚心裏有些癢癢的,這傢伙心內總也有一股寵物情緣。小時候家裏養過一條說不出什麼品種的雜毛土狗。方飛揚每天上學都要帶着,那狗也通人性,經常趴在學校門口等方飛揚放學,然後一起回家,惹來同學們好生羨慕。

後來那條狗被可惡的偷狗賊下套打死了,害得小飛揚在家難過了一個多月。

但是今天之所以走進這片集市,是打算給蘇雅芝買寵物的。具體挑什麼樣的狗狗,還是要徵求佳人的意見。

“小芝,過來,你覺得這兩條藏獒怎麼樣?一手牽一個帶着它們回到學校,保管那些男同學走路離你三丈遠,誰也不敢動心思與你搭訕,嘿嘿…”

方飛揚開着玩笑,慫恿着蘇雅芝。

蘇雅芝白了方飛揚一眼,小手悄無聲息的伸到男友腰間捏了一把,然後說道:“這個大個的藏獒還讓我牽兩隻。它們中任何一隻體重就已經趕得上我了,哪是我牽它們呀,怕是狗狗牽着我走纔對。”

美女的話把周圍的人都逗樂了。

賣狗的西北省大叔也笑了起來:“哈哈,這女娃娃說得一點不錯,這藏獒呀,渾身是勁,動作迅猛,想控制它還真不容易,我看你們還是看看旁邊的小狗崽子吧。”

這攤子前,還放着一個木質小籠子,籠子裏面六七隻約個把月大的小狗狗,渾身毛茸茸的,憨憨的曬着太陽,有的還舒服的打了一個哈欠,有的懶洋洋的在籠子裏打着滾。

身旁的蘇雅芝起初看到這兩條體型高大的藏獒還有些害怕,不過看到籠子裏放着毛茸茸的小幼崽的時候,美目立刻亮了起來,一顆愛心頓時氾濫起來。

“哎喲,好可愛的小狗狗呀,大叔,這小狗多少錢一隻?”蘇雅芝滿臉歡喜的看了眼小獒崽,這些小幼崽實在太萌態了,一團團,肉嘟嘟的,看起來也都很精神。


“公的八百百,母的一千,我也不漫天要價了,基本就是這個價錢。喜歡你就抱走一隻。都是精心配種的小獒崽子,只不過老漢沒門路辦理血統證罷了。這也是在你們鳳城我報這個價,如果拿去省會城市去賣,我的要價還會翻一番。”

賣狗的攤主說着,從籠子裏抱出一隻小獒崽子放到地上,小狗剛學會走路,看到蘇雅芝,立刻顫顫巍巍的走了過去。蘇雅芝逗了它一下,小狗也嗚嗚叫了兩聲,那聲音柔柔細細的,像小孩子在哼哼。

公狗八百,母狗一千,以方飛揚對藏獒幼崽的瞭解,應該算是比較實在的價格了。

“小芝,我看這小幼崽倒真的可以抱一隻回家養養,你覺得怎麼樣?”

“嗯,小東西真可愛,那就抱一隻回去吧。”

蘇雅芝摸着小獒崽順滑如絲綢般的絨毛,一臉的欣喜答應了。 “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走一走。”

這是北方關於年俗的一首童謠。

位於江南的金陵省,當然也有蒸饅頭的風俗。但是家家戶戶都習慣在臘月二十五之前就將饅頭和年糕蒸好。到了臘月的最後兩三天幾乎該準備的年貨都備齊了,屋裏屋外都收拾的乾乾淨淨,走親訪友的贈送的禮品也準備妥當。

該做的事都做了,該忙的活也忙完了,只剩下耐心等待除夕夜的到來。

所以越到最後幾天,方飛揚越是覺得無事可做。

但是每天必須的做的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蘇雅芝,和佳人郎情妾意、情意綿綿的煲着電話粥。

這兩天飛揚哥哥和雅芝妹妹在電話裏討論最多的就是如何照顧幼崽小藏獒。

蘇雅芝做事很細心,上網將如何飼養幼崽小狗的相關資料全部剪貼下來,整理後直接打印出來。照着科學正規的飼養方法一步一步的操作,絲毫不敢大意。用專業的狗狗奶粉餵養,還在奶粉里加一點乳酶生,防止小狗腹瀉。定期給狗狗洗澡、驅蟲、按摩、室內訓練,簡直把它當做親生女兒一樣慣養,忙的不亦樂乎。

蘇雅芝還建議也讓方飛揚也照着做,一個勁的叮囑着,說什麼這是科學豢養寵物,還經常在電話裏憂心忡忡的,擔心冬天天氣冷,萬一護理不好,小狗狗會感冒的。

方飛揚可沒有像蘇雅芝這樣愛心氾濫,他飼養小熬崽子沒那麼麻煩。

你那是“女兒”需要富養,我這是“兒子”從小就要培養艱苦樸素的精神。

方飛揚每頓給小獒崽子吃玉米麪加上麥麩糊糊,有的時候將中午飯剩下的肉類切成碎末攪拌米粥給小東西吃,算是加餐了。這小東西一點兒也不挑食,不管餵它什麼,照樣呼次呼次的吃得津津有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