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忽然開口。

「嗯?」

唐恩看向對方,示意其說下去。

「我們七人,也並不是一無是處,現在事態緊急,而且,我們對格羅蘭的一切,根本就不了解。」

「少校大人,救援格羅蘭是重要,但是,少校你的升職也是重中之重。」

「只有佔據更高的地位,權力,你在未來,才能更加安全,掌握更大的主動權,我相信你比我更明白。」

哈德沉聲說道。

「所以,我提議,由我們七人組成先行部隊,前往格羅蘭,收集資料信息,伺機行動,等少校你到來,我們再匯合一起計劃。」

唐恩聽了后,卻是絲毫猶豫都沒有,就直接拒絕。

「那伙人連帕特少將都能擊敗,你們去了,只會更加危險。」

「這個方案,太爛了!」

哈德卻是搖搖頭,笑了笑道:「少校大人你在訓練營期間進步巨大,我們卻也不是混吃等死的啊!」

「請您相信我們,現在事態緊急,容不得一丁點的拖延。」

「能探聽到更多地信息,在接下來的行動中,我們成功的幾率,也才會更大。」

唐恩眉頭擰的更緊,他盯住哈德的雙眼,後者坦然直視,雙眼中充滿自信。再看向對方身後的其他人,另外六人也是一副請你放心吧的表情。

「如你所說,格羅蘭事件,的確不能拖延,能早點探查消息自然很好。」

他不再猶豫,身為哈德等人的上級,命令必須他來下達。

「那麼,探查消息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目光變得凝重起來,唐恩認真交代。

「務必一切小心!」 七人面對唐恩此刻認真的叮囑,也是嚴肅點頭。

他們心中十分清楚這次任務的危險性,也更明白會遭遇什麼。

但正如那之前堅定,拋棄一切,毫不猶豫去支援的海軍一般,他們內心中同樣有著炙熱的血性。

這股血性,讓他們能夠捨棄一切,只為去堅持自己所認同的事物。

雙方互相道別後,哈德七人便轉頭向著本部港口處快步走去。

時間緊急,一刻都不容耽誤。

唐恩目送七人離去,眉頭緊鎖下,也是轉頭前往本部。

七人此去結果會如何,誰也不知道,他們中間也只能通過電話蟲聯繫。

一切,也只能寄希望於哈德等人足夠小心。

不一會兒功夫,唐恩已是來到本部大廳中,澤法早就安排人在這裡等候。

見到唐恩,森塔臉上洋溢著笑容,迎面走了過來。

「唐恩少校,再次見面了。」

「澤法大將,正在等你,我帶你前去。」

兩人也算的上熟人了,在唐恩看來,這位森塔少將倒是個自來熟,笑臉迎人,很好接觸。

「那就勞煩森塔少將了。」

唐恩點點頭道謝。

他將自己的心情掩藏的很好,格羅蘭的事情,從種種痕迹來看,都不是個好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自然是越好的。

這種世界政府自身的黑暗點,是絕不允許展露給廣羅大眾的。

不一會兒功夫,兩人來到澤法的辦公室門口。

森塔少將敲門,裡面澤法渾厚的聲音傳來。

「進!」

推開們,唐恩看到澤法此刻正坐在座位上,眉頭微皺,目光中也似有火氣。

森塔進入辦公室中,面色立刻變得嚴肅起來。

「澤法大將!」

他叫了一聲,表情敬畏。

「你出去。」

澤法卻只是揮揮手,就將愕然,尷尬的森塔趕了出去。

然後,他方才看向唐恩,指了指對面的椅子。

「坐!」

唐恩看到森塔輕輕在外面關上門,便坐在了澤法對面。

「老師,聽說結果出來了?」

他知道對方喜歡開門見山,磨磨唧唧的會讓其不喜。

「嗯,這是我找你的第一個原因。」

聽到唐恩問,澤法面色變得陰沉起來,他站起身,從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個盒子。

「儘管與我預期的目標還差了很遠,但這樣也算差不多的結果了。」

「你的任免結果已經下來了,軍銜升兩級,領上校軍銜。」

說著,他打開盒子,裡面呈現的正是上校的肩章。

「上校嗎?」

唐恩一愣。

連升兩級,這倒是他沒有想到的,不過這對他來說,真的已經很不錯了。上校軍銜,在海軍系統中,也算是小有地位。

「我們本是打算讓你一步進入將級軍官行列的,哪怕是准將,你的地位,也將大不一樣!」

澤法沉聲道。

三天的會議,對唐恩軍銜的探討,最終在今日早上塵埃落定。

由空宣布最終決定,唐恩升兩級,領上校軍銜。

「並且,也將擁有著極大的自由性,遇事同樣擁有著自主處理的權力,不會被上級所阻礙。」

澤法緊接著說道。

唐恩默默聽著。

「以你目前所表現出的戰鬥力而言,將級軍官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

「你也有足夠的能力與經驗,去任職將官。之所以最後,會只差一步,完全是因為你的年齡。」

澤法從盒子中取出上校肩章,低頭邊看邊說。

「年齡?」

唐恩卻是有些愕然,他原本以為是因為自己的身世呢。

「是的,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比庫贊都要小個七八歲,這讓許多不了解你的將官,都會覺的你經驗不足,太過年輕。」

澤法嘆氣道。

「不過,這也沒什麼。最終,我們還是為你爭取了一個特權。」

唐恩抬頭:「什麼特權?」

上校就是上校,他還能夠擁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特權?

「你雖然領著上校軍銜,但是你的權力,卻與將級軍官無異。你擁有著自主行動,自主處置,便宜行事的權力。」

「這一點很重要,哪怕不要軍銜,這個權力,也將帶給你極大的好處。」

「而且,這也是代表著,本部已經將你納為了將級軍官考察期的含義。」

澤法出聲說道。

唐恩聽到自己的特權,腦海中迅速轉動,若有所悟。

也即是說,自己軍銜雖是上校,但卻擁有著與將級軍官一般的權力,可以便宜行事。並且,自己隨時都有可能,一步踏入將級軍官的領域。

所謂的上校軍銜,只是一個過渡。

「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任命書上都寫的很清楚,你可以回去后慢慢看。」

「現在,唐恩少校,站起身。」

澤法忽的沉聲喝道。

唐恩立刻站起身,表情嚴肅,站的筆直。

「你這一次的升職儀式,將由我,大將澤法,為你授予!」

「是!」

唐恩大聲道,敬了一禮。

「本部給予你上校軍銜,授予你將級許可權,在帶上這枚肩章之後,你務必牢記,身為海軍的職責與義務。」

「不得做違背海軍正義的事情,不得做損害百姓權益,損壞世界和平穩定之惡行!」

「身為海軍,當謹記,維護你心中的正義,你所堅持的忠守!」

澤法聲音沉重,敲擊在唐恩的內心,讓他將這些話語,都印刻在自己心中。

「這一次,是老師親自為你頒發獎章,親自為你戴好肩章,從今天起,你就是一名海軍上校。」

語氣變得溫和起來,澤法的面上也是出現了笑容。

「老師為你感到驕傲!」

最後,澤法以一句話結束,整理了唐恩的衣著后,退後幾步,向他回禮。

「謝老師!」

唐恩這三個字說的很用力。

從兩人初識,到教導他修鍊,再到今日為他頒發肩章,舉行升職儀式,一幕一幕,浮現在他的腦海中,讓唐恩心中銘記。

欣慰的點點頭,澤法又是坐了下來。

「儀式結束,那麼現在,我們來談第二件事!」

突然的一句話,讓唐恩一愣,在對方的示意下,他也隨後坐下。

「就在剛才,你進入我辦公室前,你的手下,哈德那七個小子,被我的士兵攔住了!」

「該交代的,他們也都交代了。」

兩句話,讓唐恩面色驟變。

「是你下令,讓他們離開本部的?」

澤法的語氣,變得十分沉重,也讓唐恩深吸了一口氣。

腦海中這一刻思緒萬千,但很快,唐恩抬起了自己的頭,看向澤法的眼睛。

「是我下令的,老師!」

澤法面色更加嚴肅,眸子中出現了嚴厲。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我知道!」

唐恩眼神略有波動后,馬上又是堅定起來,直面澤法嚴厲的雙眼。

「格羅蘭,我沒有想到,你會接觸到這樣的地方。」

看到唐恩此刻的表情,澤法面色微微鬆動,嘆了口氣。

「對海軍而言,這是一個敏感,也是一個恥辱的地帶。」

「但,我們卻有著種種無奈,種種不得已。」

澤法轉過身,背對唐恩。

「越是力量越強,站的越高,越能感受到,這個世界上迫不得已的事情越多。」

「而格羅蘭,就是這樣的一個無可奈何。」

緩緩吐出一口氣,澤法聲音沉重。

「作為你的老師,我很不願意你去接觸這樣的事情,這會對你的未來,造成不可控的影響,甚至,威脅到你的生命。」

「你比我所見過的年輕一代海軍,都要更強,也更懂事。」

「我相信你能夠理解我所說的。」

唐恩沉默,沒有回應。

他的性格很簡單,所認同的堅持,便一定會去做。哪怕此刻面對的是自己的是老師,他的心思也絕不會有任何改變。

「你不能去,唐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