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蒙庫克的嘴角掛起了勝利的微笑。他知道,這一回,他又賭對了!

…… 呆愣半晌。

蘇薇兒這才收拾好心情,放下手機,起身拿起禮服。

換好之後。

到了化妝間,化妝師已經等候。

近一個小時的化妝時間,化妝好之後,開始拍攝。

因爲蘇薇兒不管的動作,眼神,鏡頭感都非常的好,基本上一次性過完,所以拍攝的工作員工也會輕鬆很多。

這不得不證明蘇薇兒的實力。

若是一般的模特,這樣的拍攝來來回回,動作眼神的不對,甚至要花一天的時間纔會完成幾個動作的拍攝。

而到了蘇薇兒這裏基本上都是一次性過完,他們也可以輕鬆一些。

上午拍攝結束完成。

蘇薇兒卸妝換好了衣服,自己化了一點淡妝。

就在這時,慕行之推門而入:“薇兒!下去吃午飯!”

話落,蘇薇兒回頭看了一眼慕行之,倒是想起什麼,之前慕行之幫了自己,她也答應要請他吃午飯,就趁着今天了。

應聲道:“好!你等我一下!”

收拾好之後。

兩人一同下樓,兩人一起不少自然看在眼裏,對於慕行之這樣優秀能力又帥氣的人,公司內自然不少暗戀者,看到他和蘇薇兒這麼親近,有說有笑心底自然也會不舒服。

再世傲魂 自然有人開始不爽的背後議論起來。

“這蘇薇兒現在肯定有榜上大佬了纔對,先在勾引起慕行之了!”

“……”

“就是!也不知道收斂一點,也不怕被自己金主知道。”

一些心底不爽人在背後的議論,蘇薇兒和慕行之自然也聽不到。

兩人到了公司一旁普通餐館。

“你隨便點吧!之前說好的請你一頓飯,今天這頓就請了。”蘇薇兒開口道。

慕行之低聲一笑:“你還真的記在心底,我就隨口一說而已。”

“不管怎樣你幫了我,肯定是要請的。”

慕行之倒是沒有說什麼,“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最好!”

選了幾道菜。

兩人聊天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就在這時,蘇薇兒包裏一陣手機鈴聲響起,一愣,伸手拿出手機,看着來電顯示,隨即看向慕行之:“我先去接電話!”

慕行之點頭恩了一聲,“好!你去吧!”

蘇薇兒出了餐廳到了一顆大樹底下,眼看電話鈴聲就要自動掛斷,蘇薇兒忙的摁下接通鍵,放在耳旁,“喂!”

話落,只聽到電話那端傳來熟悉低沉聲,問道:“工作完了?”

“拍攝完了,正準備吃午飯!”蘇薇兒回答道。

“……”

“下午什麼時候回來,我去接你。”

“……”

“今天應該能提早下班,四五點應該可以。”

“……”

“下班前給我打電話!”

蘇薇兒沒有辦法拒絕,應聲道:“好!我知道了!”

只聽到陸少宸繼續問道:“中午一個人吃,還是和誰一起?”

莫名這麼一問,倒是讓蘇薇兒有些茫然的狀態。

“和同事一起在餐館裏!”

“……”

“男的女的?”

這問更是讓蘇薇兒腦袋發懵,這男人怎麼回事,有必要問道她和誰一起吃飯,還男的女的?

“一個男同事而已!”蘇薇兒直接回答道,“你問的這麼清楚做什麼?”

話落,那端沒有任何的回答。

蘇薇兒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怎麼了。

只是這會兒電話那端男人的俊顏異常的陰沉,眼眸寒冰。

沒有聽到迴應,蘇薇兒開口道;“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先掛了。”

說完,蘇薇兒還停頓了半晌,但是還是沒有回答,這男人到底怎麼回事?

“掛了!”

說着,直接掛斷了電話。

突然,莫名心慌慌的感覺,也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也不管了。

回到餐廳,這會兒服務員已經在陸陸續續的上菜。

“吃飯吧!”蘇薇兒開口道。

午飯結束後,兩人一同回到了公司。

不過今天倒也是奇怪,竟然沒有遇到方雪嫣,這倒是讓她有些不適應了,想當初方雪嫣時不時出現在她面前諷刺她兩句。

現在陸少宸在調查方氏和風成,恐怕現在方雪嫣也不好過。 今天的日瓦丁,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白天的那一場鬧劇,讓日瓦丁的居民充分體驗了一把刺激的鬼門關之旅。他們從沒像白天一樣,與死神離得那般相近。

殺人者,人恆殺之。

哈蒙庫克手下那群殺人如麻的士兵,這次算是遇到了硬茬子,不止被人修理得夠嗆,還差點搭上日瓦丁全城百姓的性命。

不過後來事件的發展,卻是可以用「峰迴路轉,一波三折」來形容。

原本過來索命的「孤狼」與待宰的「狼群」,搖身一變成為了他們的盟友,並且將和他們一起出征,成為他們軍中最強大的保障。雖然他們這些小人物不太清楚領主大人是怎麼讓那個「孤狼」與他們結盟的,但是有了這彩雲界第一高手的加入,他們存活的希望也就大大提高了很多。

而在結盟之後,作為盟友的軍隊,那些被俘虜的中央王庭士兵也需要修整。領主大人下令,延遲出征,他們這些日瓦丁的底層士兵得以多了幾天的時間,跟家人道別。

家家戶戶都在抓緊機會,有老婆的就在家努力造小人,沒老婆的就跟心儀的對象表白然後造小人,沒老婆也沒對象的就只好去青樓,呃……花錢造小人!

不要看他們荒唐的行為,就草率的認為他們的腦子裡除了「性」之外沒有別的東西了。

兵凶戰危!戰事一起,生命就會變得異常廉價。這也許就是他們最後的時光了。他們不是在發泄,而是想要給自己留個后,證明自己沒有在這世上白走一遭!

看似荒淫無恥的行為,背後卻是蘊含著多麼大的悲哀!戰爭,真是一個該死的玩樣兒!

而對於這場戰爭的發動者,日瓦丁的領主哈蒙庫克來說,這幾天他同樣睡不著覺。

不要誤會,哈蒙庫克可沒忙著造小人。對他來說,現在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要辦,留不留後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軍糧調撥、軍械武裝、軍隊的行軍路線、大小戰略的制定……事無巨細,他都要一一過目,力求掌控一切。身為領主的多疑讓他無法相信任何人,包括那些跟著他打天下的舊部們。

哈蒙庫克書房中的燈火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熄過了,可是他現在的狀態卻是十分興奮,一點兒疲累的跡象也沒有。

戰爭讓他亢奮,復仇使他瘋狂。多年的宏願即將達成,他現在可不想讓睡眠拖慢自己完成夢想的腳步!

蕭峰也在哈蒙庫克的書房之內,不過他可不像哈蒙庫克一樣失去了理智。他前半生跌宕起伏的命運,讓他對師父天風子給他的「天煞孤星入命」批言深信不疑。對於他獨生子蕭強的死,他雖然痛徹心扉,但也不是沒有過預想。

所以,從小到大,蕭峰對他的這個兒子都是非常溺愛的,這也養成了蕭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旁人或許會不以為意,認為獨生子溺愛一些很正常,但蕭峰卻不是因為這個。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會先他而去,為了補償對兒子的虧欠,他才會萬事由他。

沒想到,正是因為這樣,他的兒子才會膽大包天到去追擊他根本敵不過的對手,以至於今時今日先他而去!

這命運,真是可惡得想讓人一把掐死它!

彩雲王一脈的恩情,他已經報了。蕭峰現在活下去的唯一目的,就是報仇。只有用仇人的血,才能祭奠那不幸托生於他家的可憐兒子。

而要報仇,就必須要冷靜。

殺一個人,最有效的方法,從來就不是戰爭。中央王庭的軍隊,不能成為眼前這個傢伙實現野心的工具!

所以……

「什麼!你們要走!」

哈蒙庫克大驚失色,驚慌失措得連手中的報告掉了都忘了去撿。

蕭峰搖了搖頭:「不是我們,是他們。老夫留下,但是老夫的那些老部下要返回中央王庭復命。」

哈蒙庫克怒極反笑:「前輩!你我可是在彩雲聖王的見證下發過誓的!」

蕭峰玩味地看著哈蒙庫克:「老夫的誓言自然會遵守。不過那只是老夫跟你的誓言,跟老夫的那些手下無關!他們沒有義務去陪你打仗!」

哈蒙庫克沒有想到蕭峰會如此無恥,居然玩起了文字遊戲。

「可是我為了等他們休整耽誤了好幾天,而且還剛給他們補充齊了軍備物資……」哈蒙庫克無力地想要申辯。

蕭峰無情的打斷了哈蒙庫克的幻想:「所以他們現在可以走了。」

「可是……」哈蒙庫克還想掙扎一下。

蕭峰卻是突然笑了起來:「而且,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老夫讓他們早點出城,現在應該已經到兩國邊境了吧……」

哈蒙庫克震驚地看著蕭峰這個老狐狸,嘴裡暗暗發苦,這個該死的混蛋!

雖然蕭峰實力無敵,能夠在其沒有防備時瞬間控制住全城的百姓。但要在戰爭中覆滅一國,無疑是有點困難的。更不用說,在剛鐸還有一個同樣神秘且深不可測的大祭司在守護著那裡。

在哈蒙庫克原本的預想中,是讓蕭峰拖住大祭司的手腳,而讓那些中央王庭王城守衛軍士兵和其他諸侯的軍隊去打前陣,然後他再派出日瓦丁的精銳士兵收割勝利果實。

可是蕭峰的這一招,直接就讓他懵逼了。失去了那些軍隊,即便哈蒙庫克能取得最後的勝利,其實力也必然元氣大傷。

如果在這個時候,中央王庭插手的話……恐怕最好的結果都會如同兩千多年的彩雲西王一樣,被中央王庭給「招安」,做一個名不副實「彩雲南王」吧!

這個冷酷的老狐狸,兒子死了還能保持冷靜,肚子里那麼多的彎彎繞,一心只為他那該死的中央王庭!

不過現在木已成舟,他就算再不甘心,又能怎麼樣?

「前輩,你如此做,就不怕報不了仇嗎?」

接受事實的哈蒙庫克能做的也只有放句狠話了。

「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老夫既然知道了仇人是誰,自然會親手報仇!」蕭峰顯得很自信,「作為答謝,老夫也會幫你進攻剛鐸,也算是成全了你的「王之夢」了!」

哈蒙庫克頹然閉上了眼睛。

借刀殺人,誰才是那把刀?誰又是那個持刀的人呢?

…… 在彩雲之南最南邊的沿海大城市,便是彩雲南都,剛鐸。

自南王血脈斷絕之後,戰爭的陰雲便籠罩在這片土地上,從未離去。

如今剛鐸的掌權者,乃是有著「孤忠」之名的彩雲之南禁衛軍大統領利威爾庫克。自他上位開始,剛鐸便陷入了戰爭泥潭之中,無法自拔。周邊的大小諸侯,每一個都跟剛鐸打過仗。這裡邊兒,除了剛鐸身為彩雲南都的原因之外,不得不說,利威爾庫克的性格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蠻橫、固執,不知道變通,為了一個已經斷絕的血脈而與全天下的諸侯敵對。在他的帶領下,剛鐸能夠支撐那麼久不倒,不得不說,真是一個奇迹。

但是如今的剛鐸,卻正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哈蒙庫克召集了彩雲之南一半以上的諸侯,兵鋒所向,直指南方,其目的不言而喻。這麼大的動靜,剛鐸人不可能收不到消息。

原本在剛鐸周邊的勢力也在蠢蠢欲動,意欲響應哈蒙庫克的號召,在接下來的滅國之戰中分一杯羹。

亂世之中,小道消息最為靈通。而在極度的恐慌之下,謠言也會應運而生。

一會兒說是哈蒙庫克糾集了百萬大軍,向剛鐸殺來;一會兒傳言利威爾庫克被親子背叛,氣得中風,現在癱在床上已經沒有行動能力;又一會兒還傳說在哈蒙庫克的軍中見到了其餘四國的兵士,疑是在其背後有大人物支持……

謠言雖然越傳越離譜,但是剛鐸人的態度卻在其中展露無疑。

這一場戰爭,他們都不看好,與其魚死網破,還不如投降算了!

上一次發生在剛鐸的大規模戰爭,還是在十年前。

那時候,原丞相趙孟海已死多年,但他的黨羽還遍佈於彩雲之南的角角落落。其中有一些在王國崩潰后成為了一方諸侯,打著為趙孟海報仇的旗號,糾集了二十五萬大軍,兵圍剛鐸。

剛鐸告急,利威爾庫克發出勤王令,號召各地還忠於彩雲之南王室的諸侯南下勤王,可卻應者寥寥。僅有幾個柯姓諸侯,為了繼承彩雲南王的名號,想要起兵博一場,可都在半路被其餘諸侯攔截而敗退。最慘的是原日瓦丁領主柯咸,手下嘩變,死於亂軍之中,不得全屍!

也就是這場戰爭,讓剛鐸的百姓知道了自己的處境。他們不再是以前驕傲的王都子民了。現在的他們,舉世皆敵,沒有人會來幫助他們!

利威爾庫克苦苦支撐了三個月,終於撐到城外大軍糧盡而退,不過剛鐸也因此元氣大傷,無力再像以前一樣征討叛軍。

當時哈蒙庫克還是禁衛軍中的將軍,也是這場殘酷戰爭的親身經歷者。他也是通過這場戰爭意識到,跟著他那愚忠的父親只是死路一條。

所以他在之後的一次反腐行動中,借口離開,自組義軍,逐漸成長為一方諸侯。直到如今,他又帶著大軍殺回剛鐸,與他那忠心耿耿的父親對壘疆場。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這場戰爭,讓剛鐸的成年男丁近乎死絕,滿城孤寡,一片縞素,直到如今也沒能恢復元氣。他們不想再來一次「剛鐸之圍」,也不想再死人了!

而謠言,就是他們的武器,是他們讓當權者聽到自己聲音的唯一途徑!

謠言越傳越凶,而在這時候,原本應該站出來闢謠順帶穩定人心的禁衛軍大統領利威爾庫克,卻在這時保持沉默,甚至沒有在公眾面前露過面。難道真如謠言所傳,利威爾庫克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氣得中了風,現在全身癱瘓起不來了不成?

……

剛鐸大統領府,利威爾庫克的書房。

在眾人謠言中已經全身癱瘓,不能行動的禁衛軍大統領利威爾庫克,這時卻是非常精神的在……罵人!

「你們這群廢物!飯桶!混賬!沒用的東西……」

在利威爾庫克面前的,是他派出去接應大祭司的士兵。此時這些士兵的模樣卻是十分狼狽,甲胄不整,個個帶傷,像只鴕鳥一樣低著頭一言不發。

早在數日之前,大祭司就通過法術向利威爾庫克通報了消息。

「王」已找到,現在正在返回的路上。

利威爾庫克聞訊大喜,迅速派出部隊前去接應。這幾天,利威爾庫克不出現在公眾面前,也是想要淡化自己的影響力,造成一種剛鐸快要完蛋的跡象。在那之後,「王」再出現,就會在公眾面前呈現出一種力挽狂瀾的姿態。「王」的即位也就容易被公眾所接受。

利威爾庫克一直都是南王一脈的忠臣,事事都為南王一脈的存續而考慮,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聲。

他堅信,只要「王」能回來,一切都會變好的!

可是利威爾庫克沒有想到,派出去的人回來之後居然會是這般模樣!

「大祭司和「王」,到底怎麼了?你們倒是說句話啊!」利威爾庫克在狂怒中大聲質問。

那些士兵打了個哆嗦,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撲通」一聲,齊刷刷的就都給跪下了。

利威爾庫克看著這群廢物,十分無奈,但也知道逼是逼不出什麼東西來了,只有等他們平靜下來再去詢問。他揮揮手,讓眾人下去休息。

而在這個時候,傳令兵闖了進來,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