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有人!”聖紫心驚呼,聖靈力下意識運滿周身。

蒼炎一眼望去,正看到前方有一處面積不大的小村莊,而家家戶戶的煙囪上正冒着滾滾炊煙。

“過去看看。”

拉着聖紫心的小手,兩人飛向村莊。

到了近處,果然見到了人,而且是再正常不過的老百姓,只見他們一個個穿着樸素的布衣,行走在鄉間小路上,有說有笑。


由於一開始就是星隱術加身,兩人也不怕被他們發現,來到近前,肉眼看去,他們周身並沒有力的波動,這些人都是普通人。

蒼炎心中驚疑不定,“難道真的神不知鬼不覺出了亞空間,不可能呀……”

“哥哥,我們過去打聽打聽吧。”聖紫心提議道。

“打聽打聽?”

蒼炎有些莞爾,這些人都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要說是亞空間的土著居民,明顯的不可能,就算是幽冥無常有通天的能力,也不能憑空創造出除了空間子以外的生命。

“難道是被抓到這裏的?那他們的作用是什麼?”

想不明白,蒼炎聽取聖紫心的意見,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撤掉星隱術,很自然的走向迎面而來的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伯。

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兩個陌生人,那老伯一驚,“你們是?”

察覺出他表情毫無做作,蒼炎心裏更是懷疑,表面上卻是面帶微笑,“這位老伯,我們是外地之人,不小心流落於此,想向您打聽點兒情況。”

“外地人?”

老頭似乎很驚異,打量着蒼炎兩人樣貌穿着,不確定道:“你們好像真的不是我們村裏人。”

蒼炎點了點頭,也不等老頭應允,直接開口問道:“敢問老伯,這裏是什麼地方?”

那老伯貌似是有些老年癡呆,想了想,搖了搖頭,望向蒼炎兩人的目光出現警惕,“不對,你們是怎麼出現在這裏的,據我們祖上傳說,外邊的人,是不可能進入這裏的。”

聞言,聖紫心撇了撇嘴,壓根就不信幽冥無常的亞空間能夠存在世代相傳的人類,而蒼炎卻是笑了笑,“老伯,您都說是傳說了,當不得真的,我們是無意間進入這裏,沒有惡意,只是想要向您詢問這裏的情況,畢竟我們是外界人,初來乍到,怕習俗不同,無意中衝撞了你們。”

“哦……”

老頭哆哆嗦嗦的沉吟一聲,雖仍有些半信半疑,但看到蒼炎的樣子又覺得不像是撒謊,遂開口道:“我們這裏叫做艾家村,村中百姓世世代代在這裏生活,別看這裏有山有水的,其實人口並不是很多,像是小哥你們兩個外界人,老朽也只是聽祖上說過,卻是從沒親眼見過。”

說着,那老頭似是完全放下心裏疑慮,認認真真的打量起蒼炎兩人。

這種如同看珍惜動物的眼神令得蒼炎與聖紫心倍感不爽,但也無奈,眼睛是人家的,咱也管不住。

“看小哥兩人相貌堂堂,飄渺若仙,應該不是什麼壞人,既然是初來乍到,就讓老朽略盡地主之誼吧。”

說着,拋開心中的警惕,老頭很熱情,非要拉蒼炎兩人到家中吃飯。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議,因爲一直到現在,他們仍是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對。

沿途,不斷看到此村莊的人行走道間,他們打量着人家,人家一大羣人也在打量他們,與老頭的眼神一般無二,皆是感到好奇驚異。

當然,一路上,老頭也在與他們解釋,身後的兩個陌生臉孔是什麼來路,而一聽到外界人這個字眼,蒼炎兩人頓時感到一衆人望向他們的眼光更加熱切了。

而且,蒼炎還注意到,村民們都對那老者非常尊敬,話語間不無討好之意。

“真的假的?這些人怎麼看也不是喪屍,就連靈力者都不是,他們到底從何處而來?”

蒼炎想着,打算到了老伯家裏再詳細詢問。

一間很樸素的茅草房,蒼炎兩人步入,一股刺鼻的藥味撲面而來。


房間一如外面,很簡單,一個年約十六、七,明眸皓齒的少女正在忙裏忙外。

一見老頭帶着生人進門,少女有些訝異。

“爺爺,他們是誰呀?”

聲音婉轉動聽如同山裏的百靈鳥,只見她來到老者身邊,仔細打量着兩人,尤其是看到蒼炎的面容時,小臉竟然一紅。

見狀,我們紫心妹妹頓生警惕,略微側身擋在哥哥身前,同樣打量着少女。

“哦,兩位貴客,這是老朽的孫女,名叫巧巧,你們隨便坐。”

招呼着,老頭急忙對巧巧道:“孫女呀,這是外面來的兩位貴客,你趕快準備飯菜,招待兩位客人。”

少女聞言,衝着蒼炎兩人點了點頭,一步三回頭的去廚房,少女的嬌羞的模樣盡在我們紫心妹妹眼裏,照她來看,這是“圖謀不軌”的節奏啊,連帶着對哥哥都沒有好臉。

沒招,誰叫咱傾天王大人那妖異的外貌,好生惹女孩子喜歡。

也沒有什麼值得客套的,蒼炎望向老頭,“老伯,您可是大夫?”

聞言,那老頭打開了話匣子,“卻是,老朽家傳醫術,專門爲村人看病,治療諸如跌打損傷之類的……”

通過談話,蒼炎瞭解到,這老頭名爲智牙,孤獨半生,沒有求得子女,唯一的孫女還是他好心收養的村中孤兒,而智牙還是艾家村唯一的醫師,這也不難理解外面的村民爲何對他尊敬異常了。

“艾家村,所有人都姓艾……”

蒼炎疑惑,難道這些村民都是一個艾姓人的後裔,詢問智牙,無果,只是得出艾家村相親相愛不分你我,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祖上到底是誰,就連爲何居住這裏都不知道。

茶餘飯後,天色還早,就在蒼炎要帶着聖紫心出外探查時,村裏的村民魚貫而入,令智牙家的小院擁擠異常,他們一個個拿着瓜果之類的禮品,就是爲了看看蒼炎這兩個外界之人,好長長見識,尤其是不大點的小孩子,村裏突然來了生人,都是好奇異常,圍着蒼炎兩人,小嘴叨叨的沒完沒了。

無奈,察覺他們卻是沒有危險,蒼炎也不能傷害他們,也就任他們“拜訪”。

每每看到女性同胞衝着哥哥各種媚眼各種拋,我們紫心妹妹有暴走的徵兆,不顧一衆女子的嫉妒,緊緊依偎在蒼炎懷中,也是變向的在宣佈,這個男人是屬於她。


許多男同胞也不例外,看着蒼炎身邊有着這麼一位大美女,都是誇他有福氣。

蒼炎並沒有發現這些人當中有露出不懷好意的神情,心裏又有懷疑,“這裏是亞空間,乃是幽冥無常的地盤,這些村民不但不知道幽冥無常是誰,而且一個個質樸之極,並沒有心存歹念之人……”

好不容易突破重圍,兩人總算是喘了口氣,實在是這些人太過熱情,他們也不好意思直言拒絕,連帶着跟他們講講外面的奇聞趣事,可算是將他們打發了。

兩人爲了避免再遇到這種狀況,星隱術加身,直接隱匿。

在村中尋找有關於空間子的蛛絲馬跡,可是找了半天,無果。

“哥哥,這裏真的會有空間子嗎?”聖紫心有些泄氣。

望了望天上,那同外界一般的太陽快要落山了,蒼炎嘆了口氣道:“這裏很可能是亞空間中最後一個空間段,只能說明空間子不一定在村落中。”

“短時間內將所有地方搜查一遍有些困難,我們就先從那座後山開始尋找吧。“

蒼炎所說的後山,就是艾智牙明確告訴他們最好不要去的地方,因爲聽人說,那裏常常鬧鬼,我們傾天王大人呵呵了,就怕找不到“鬼”,當然,這話不能對智牙老人說,要不多傷人心啊。

應付如同好奇寶寶的村民們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兩人不再耽擱,飛向後山。

後山距離村莊根本不遠,幾百米的距離,兩人眨眼即到。

被說成鬧鬼的山,倒不見得有鬧鬼的氣氛,四周一派和諧,鳥語花香,景色優美,尤其是到了山上,各種美麗的花草應有盡有,要不是兩人還有正事要做,憑我們紫心妹妹繼承了聖精靈一族熱愛自然的天性,非在這兒玩瘋不可。

兩人探查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東西,待到夕陽西落,四周突然伸手不見五指,當然,這是對於一般人而言的,以蒼炎與聖紫心的實力,完全可以夜視。

“哥哥,這裏的黑天怎麼這麼特別,連月亮星星也沒有。”聖紫心不自覺的依在蒼炎身上,喃喃道,雖然她是神級強者,但女孩子對於黑夜也是與生俱來有牴觸。

蒼也感到不對,還沒等他開口說什麼。

“嗚嗚——”

突然想起的聲音飄飄渺渺,如同女人歇斯底里的哭泣。

“哥哥!”

聖紫心驚叫了一聲,卻不是被嚇得,而是有些小興奮,“看來這裏真的有鬼,我們去向他們打探消息吧。”

明知道紫心是二練神力強者,不會害怕鬼怪之類的,但蒼炎還是心裏怪怪的,“見到人都沒這麼興奮,難道這丫頭愛與鬼打交道?”

根本沒用的着他們尋找,那“哭泣”逐漸接近,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若是常人,別說是毛骨桑然,恐怕直接嚇死兩個,實在是深夜突聞女人的飄渺哭喊怎麼感覺都像是女鬼。

一陣陰風颳過,蒼炎將聖紫心護在身後,畢竟是亞空間之內,說不上什麼時候就蹦出個神級鬼怪。

“啊——”

突然想起的慘叫聲令兩人一驚,聽聲音倒像個男子。

“紫心,我們過去看看。”

…… 沒有打算理會接近的女鬼,兩人從山頂下去,大約走到半山腰處,看到一少年,一張臉虛虛幻幻模糊不清,而聲音正是從他口中發出的。

仔細一看,兩人注意到,少年身上並不是衣服,而似長了一身烏黑的毛髮,在這夜裏恰好能迷惑人的眼睛,若不是蒼炎兩人能夜視,非以爲是一顆看不清臉的腦袋在鬼哭狼嚎。

兩人都沒說話,蒼炎思索着,少年到底是什麼東西,說是鬼,四周只有恐怖的氣氛,卻是沒有應該有的死氣。

紫光閃動,紫風劍祭出,蒼炎遠遠一指那少年,聚星之力噴薄而出。

誰料,那少年擡起頭,毫無懼意,模糊的臉一陣扭曲,化成一張猙獰鬼臉,慘綠色的瞳孔死死盯住蒼炎。

聚星之力對於魂力以及鬼怪是有一定剋制作用,初次見面,那怪物不畏懼,這讓蒼炎察覺,面前的東西絕對不是鬼。

“啊——”

似那怪物只會瀕死的慘叫,望向蒼炎的目光逐漸出現怨毒,又是一聲慘叫後,手腳並用從地上掙扎而起撲向蒼炎兩人。

而那怪物一起身,蒼炎兩人就注意到,他胸口部位滿是鮮血,隨着他奔跑。鮮血揮灑一地。

沒有跟他客氣,蒼炎一招皓月當空斬出。

轟!

餘波震盪,四周樹木紛紛炸碎,再看那怪物,仰倒地面,依然慘叫着,卻是仍然活着。

蒼炎目光凝重,“這是什麼東西,明明連神級都不是,怎麼會在我的攻擊下安然無損。”

“啊——”

淒厲怨毒的慘叫聲再次響起,那怪物翻起身,抹了一把胸口不斷流出的鮮血,猙獰的鬼臉上出現一絲詭笑,再次撲向兩人。

蒼炎帶起聖紫心直接星隱術加身消失原地,奈何,那怪物卻能發現他們,佈滿黑毛的拳頭毫不猶豫的轟來。


不得已,蒼炎紫風劍格擋。

哐!

只感到一股巨力襲來,蒼炎大驚,“這東西的力氣堪比三練神力的喪屍,可是爲何看起來只是一般的鬼怪,甚至周身不具備強者的力之波動。”

這時……

“嗚嗚……”

哭泣的聲音響在身後,陰風襲來,令人頭皮發麻。

女鬼!

蒼炎帶起聖紫心,向空中飛去。

陰風陣陣,四周花草樹木,迅速枯萎。

剛要攜着紫心飛回山頂,朦朧之中,山頂之上一片烏雲撐起,雷鳴陣陣,大雨傾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