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雙劍?小子,自古以來雙劍的人不是沒有,但是由於劍之一途,不能三心二意,所以雙劍的成就並不會太高,你爲何如此?!”

林陽笑了笑,拿起了兩把鐵劍。

剛好趁手。

“雙劍成就不會太高?那隻不過是對於普通人而言!我林陽,誓要打破這些無知的束縛!”

“有魄力,那好,這兩把劍我便送於你!望你能夠好生保管!”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將留情融合進了身體內,將血屠挎於腰間,接着便對男子拱了拱手。

“多謝!”

說完林陽轉過頭離開了鐵匠鋪,男子看着林陽的背影呵呵笑着,自言自語道。

“又是一個企圖突破雙劍的桎梏的年輕人,不知道你究竟能走多遠?!”

說完男子繼續拿起了錘子,繼續鍛造起了鐵劍。


入夜,林陽此時站在這魔城的大城門處,聽着四周的風語蟬鳴後深呼吸了一口氣,緊跟着林陽對着旁邊的大樹輕輕一點,借力一下飛出去了將近樹木,緊跟着便抓住了城牆上的一塊石頭,再借力一攀爬。

嗖的一下,林陽就站在了城牆的頂峯。

外面只是一望無際的荒漠,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林陽拿出了兩把殘劍,在月光之下,並未有任何異樣。

但是林陽卻看出來了這把劍的不凡,也是他堅定了想將這兩把劍收進手中的意思。

城內靜瀟瀟,天邊月光色,荒漠了無痕。

林陽在這等意境之下,閉上了眼睛,開始打坐修煉了起來。

這裏果然和外面一模一樣,靈氣也比起外面的世界濃郁了許多。

當真是一處修煉聖地。

而林陽身邊的兩把殘劍,此時也居然冒起了點點的藍光。

就在這時林陽感覺到了一股吹笛墨宵之聲,林陽睜開了眼睛,轉過了頭。

此時在他的身邊有着一個男子,戴着一副斗笠手上拿着一個玉笛,腰間別着一把白布纏繞的三尺青峯。

男子似乎察覺不到林陽一般,依舊自顧自地吹着笛子。

悠悠的笛聲傳出,清淨之中帶着幾分淡雅,林陽也順勢閉上了眼睛,因爲男子的身上並無戰意。

可是突然笛聲一轉,氣氛加快,瞬間裹滿了無盡的殺伐之意,林陽此刻彷彿看到了這城牆之圍滿了千軍萬馬,個個手持長槍,虎視眈眈地看着林陽。

突然一個人就衝着林陽奔了過來,林陽一時大意竟忘記了防備。

噗!

長槍抹入了林陽的胸膛。

突然林陽感覺到大腦轟的一聲,四周的千軍萬馬突然就消失了,而他此刻也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那個男子也停止了吹奏,背過了手,看着天上的圓月,冷風將男子的布衣吹起,也將他的斗笠連帶而吹起幾分。

下面是一張清秀無比的臉,在月光之下,更爲其添加了幾分神祕。

“你就是林陽,斬了金雨劍客一臂的林陽?”

男子的聲音很漂亮,彷彿有着清心凝神之意,瞬間將林陽從迷茫之中拉了回來。

“你是誰?”

男子微微笑了笑,扭過了頭,看向了林陽。

“清笛之下,再強大的人,也會受制,你很強,在無防備之下依舊沒有迷失心神。”

說完男子對着林陽伸出了手。

“江離。”

林陽聽聞一愣,沒想到自己面前的人就是極劍江離!

不過看起來江離是來結交自己的,並不是來與林陽爲敵,並且這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大有君子之風,也讓林陽覺得這個人可交。

索性林陽也伸出了手,江離笑了笑輕輕將林陽拽之而起。

“你不是魔城之人,你來自哪裏?”

“我?”

林陽自嘲的笑了笑,難道說自己是被你們的大魔王傳送到這裏的嗎?

“我是外來客,不想透漏家鄉的信息,抱歉。”

江離也沒有追問點了點頭,繼而說道。

“魔城已經有將近數十載沒有外來客了,真沒想到,你居然會來到這裏?”

“爲什麼這裏會沒有外來客?而且外面那一望無際的荒漠是怎麼回事?你們又爲什麼不離開?”

江離負手而立,看着外面一望無際的荒漠,輕輕說道。

“魔城,一般人來不了的,這裏都是受懲罰的人,我是,或許你也是,所有人都是,我們離不開只能蝸居在這屈屈之地,想離開這裏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江離聽聞笑了,這笑容很無奈。

“每隔四十九天,魔族都會入侵一次魔城,魔王上宇也會出現,只要有人能殺了上宇,我們就可以解脫,就可以離開這裏。”

說完江離嘆了口氣,神色很是落寞。

“可是這麼多年,卻無一人成功,每一次魔族入侵都會殺掉這裏大部分的生靈,可是這裏面的生靈也是在源源不斷的加入,就好像是有一雙大手在控制着一切,我們只是棋子罷了,一顆悲哀的棋子。”

林陽聽聞點了點頭,緊跟着兩個人就沒有話語。


過了不知道多久,林陽說道。

“想不想和我聯手,殺掉上宇?”

江離聽聞猛地扭過了頭,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着林陽。

緊跟着他就猛地搖了搖頭,說道。

“不可能的,沒有人可以殺了上宇的!”

“爲什麼?!”

“因爲根本沒有人見過他出手!這個人的戰鬥力是未知的,誰知道他究竟有多強!劍的境界,心的意境有多高!這些全部都是未知數!我們贏不了的!”

江離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止不住的在顫抖。

而林陽臉色沒有任何畏懼,只是對着月光輕輕勾起了嘴角。

“你在這裏待了多久了?”

“五年。”

“五年,你有家嗎?”

“有一個弟弟,可是我來到魔城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你不想他嗎,你不想走出這裏嗎,只想一輩子做奴隸嗎,難道卑躬屈膝就能換來自由嗎?”

江離聽林陽說完,神情一滯,林陽見狀又繼續說道。

“是人就有弱點,魔也不例外,爲什麼會輸?因爲你們不敢去探索,不敢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想獲得自由怎麼可能不流血,想想你的弟弟,你這樣的人不應該屈膝在這裏!”

江離又搖了搖頭,緊跟着說道。

“不可能的,這都是不可能的,這麼多年,我們沒有贏過,當初這個魔城最強的劍神都死了!我們怎麼可能做的到!”

林陽聽聞轉過頭看着江離,隨後將手搭在了江離的肩膀上。

江離也跟着擡起了頭,林陽此刻才真正的打量了一番江離。

和林陽差不多的年紀,兩個人長得也有幾分相似。

“一身傲骨怎能屈服於那魔獸?我們是人,只要活着還有希望,跟着我一起吧,我們能走出去,我們可以回家,我們可以打敗那未知的力量!”

江離此時咬着牙,握緊了拳頭,林陽這一番話,也激起了他心中思鄉的願望。

五年。

自己的弟弟過的還好嗎?

想到這裏江離的眼角劃下了一顆淚水,緊跟着他將手放在了自己腰間的白布之上。

“想讓我追隨於你,那便讓我看看你的實力,不然的話你說的一切都只是空談而已!”

林陽聽聞點了點頭,接着往後退了兩步,兩個人站在這城牆之上各自望着對方。

“我號稱極劍,修煉極劍之術,你要小心了!”

緊跟着江離的身體往下輕輕彎了彎,林陽見狀笑了笑,接着撿起了一旁的血屠。

正好試試這所謂的殘劍!

嗖!

一陣風吹過,江離的斗笠不自覺抽動了一番,林陽的碎髮也隨之飄起。

靜,死一般的寂靜。

一顆楓葉隨着風,輕輕吹上了天空,接着便緩緩在兩個人的眼角。

噠。

楓葉落地。

轟!

… 江離不愧爲揹負極劍之名的劍客,即便在林陽的眼中,也只能勉強捕捉到一個虛影而已!

此時的江離劍已經爲之出鞘,劍尖之上有着點點藍光,指着天空。

“我只會用出五分之力!”

說完江離閉上了眼睛,林陽則感覺到了一絲奇怪,也不敢輕舉妄動。

因爲這裏面沒有實力的差異!林陽盲然行動很可能會輸!

只見這時候江離突然睜開了眼睛,手中的長劍對着空中用力一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