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哪個是我後生?”李淳風問道。

“你他媽問我?!你這個祖師爺是怎麼當的?!你這個陰宣司又是怎麼當的?!這差事你能不能幹,不能幹我立馬換人!”

在地府,通常一個職位確定了一個人後,一干就是數百年,甚至上千年,所以地府的職位根本不缺人做。

這麼說吧。

除了陰兵以外,所有職位都有很多人在盯着呢。

李淳風見形勢危急,一句屁話都不敢有,直接拿出了一個小冊子,找到了最近一次和自己借過法力之人。

“宮判莫惱!我現在就收拾他去!實在太放肆了!”

在宮三元看來,這完全就是李淳風辦事不利,你收走了法力,就不知道跟李青雲打聲招呼?

哦,祖師爺的法力是不用了,改拳腳功夫了是嗎?

真以爲拳腳功夫打不死人?!

你知道我們公司這小張纔多少歲嗎?

他年紀輕輕若是死在了李家,我保證你們全部玩完!!!

李淳風閉上了雙眼,手結劍指點在了李青雲的名字上。

凡間。

兩人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有傷的。

馬癩子想幫助張順爻,可兩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根本無法插手。

倘若插手了,很有可能會傷到張順爻。

酷總裁的枕邊冷妻 媽的!

馬癩子本身就是個急脾氣,眼看自己忙不上……

不可能的!

“李青雲我曹尼瑪!你這個厚顏無恥的老賊!你三歲偷看你娘洗澡!四歲偷看你們村長媳婦兒洗澡!五歲就他媽得了那種病!六歲已經……”

得,馬癩子一路把李青雲從剛出生罵到了一百二十二歲。

罵完後還不算晚,接着罵他祖宗,從一代到十八代,沒一個是重樣的。

論潑婦罵街,馬癩子絕對是一把好手!

對於這些,李青雲也是充耳不聞。

他現在對張順爻是起了殺心的,只要殺了張順爻,乾死馬癩子如同探囊取物。

讓你先蹦躂一會兒的。

相愛就不要離開 忽然。

李青雲腦中響起了一陣極爲嚴厲的聲音。

“不孝弟子!還不跪下!”

本章完 這一陣聲音,雖然陌生,卻十分的剛猛霸道。

不知爲何,李青雲身子一顫,還真就跪了下去。

因爲這突如其來的一跪,張順爻原本要打向李青雲的一拳也就落空了。

原本張順爻還以爲李青雲要攻擊他的下三路,爲了不影響以後的生育,張順爻還是及時往後跳開了。

這一跳,也嚇了一跳。

因爲李青雲居然給自己跪了。

臥槽?

就算我娶了霸霸,那以後也是我跪你吧?

一上來就行這麼大的禮。

你讓我情何以堪?

其他人也都驚呆了。

李緣霸心想道,爺爺今天是怎麼了?一下子想通那麼多事情?有點不像他啊。

李振海就更加驚訝了。

從剛纔起,自己老爹的反應就不對勁,好端端的讓張順爻娶李緣霸就很奇怪。

這會兒又是給張順爻跪了。

搞點什麼東西呢在?

唯有馬癩子十分中二地擡着手說道:“衆愛卿平身~”

此時李青雲的瞳孔有些渙散,整個人就像是傻掉了一般。

“不孝弟子!我收走你的法力後居然還不知悔改!這麼有前途的年輕人,你爲什麼要對他痛下殺手?!說!”

李青雲機械化地開口道:“弟子……”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你若再敢爲難他們,本尊定當要你五雷轟頂!死無全屍!聽到了嗎?!”

“聽……”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完事兒,這股神祕的聲音便從李青雲腦中消失了。

李青雲陡忙恢復了精神,立馬站了起來。

他沒急着和張順爻動手了,而是思索着,這人究竟是誰?

收走我的法力……

有能耐收走我法力的……

只有祖師爺啊!

李青雲再次跪了下去,整個人趴在地上喊道:“祖師爺顯靈啦!弟子知錯了,弟子知錯了!”

李緣霸再也忍不住了,她趕緊去把李青雲扶了起來。

“爺爺你說什麼呢?爺爺你怎麼了?!你不要嚇霸霸。”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李青雲搖了搖手。

“祖師爺顯靈了!”

那可是傳說中的大相師李淳風啊!

場面就這麼尷尬了十幾分鍾。

最終,李青雲也算是明白了,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祖師爺的眼皮子地下。

今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要爲難張順爻,顯然是祖師爺看不過去了。

莫非,他真的是個好人?

一定是!

張順爻雙手抱拳道:“李家主,你有病在身,還是在家多多調養吧,我們先走一步了。”

完事兒一招手,馬癩子便操控着老鷹降落了下來。

“三眼!”李緣霸忽然喊道。

張順爻轉過身,面無表情。

“你真的不想娶我嗎?!”

難道我就那麼討人厭?

“想,但我不能。我如果這麼做了,董事長臉上無光,顏面無存,我不能將董事長置於這種處境。”

李緣霸的眼睛有些紅了。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在乎別人的眼光?!自己活得開心不就好了嗎?!”

她實在不能理解,難道所謂的面子就那麼重要嗎?

更何況這還不是張順爻自己的面子,而是姜超的面子。

最最重要的是,張順爻就算娶了自己,那姜超的面子怎麼就丟了?!

兩者根本毫無關聯好嗎!?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活着就不是爲了我自己了。這,這件事不要再提了,回去覆命吧。”

說完這句話,張順爻的心也逐漸變得堅硬了起來。

李青雲看着孫女痛苦,卻是無能爲力。

若是擱在以前,誰讓他孫女流淚,他就讓誰流血。

可現在不行啊,祖師爺都顯靈罩着張順爻了。

自己能怎麼辦?

要不讓振海把他殺了?

不行不行,振海這小子估計打不過他……

媽的!

氣死我了!

張順爻在馬癩子身上摸出了另一隻老鷹,讓馬癩子召出來後,李緣霸便失魂落魄地騎了上去。

李青雲撇了撇嘴,上前說道:“霸霸,在外面不開心就回來,爺爺不嫌你。”

李緣霸擦了擦眼淚,重重地點了點頭。

一路上他們都是分開坐的,馬癩子也強行說了幾個笑話,可兩人根本笑不出來。

傍晚時分。

他們便回到了公司。

路上的時候馬癩子就報了平安,姜超能夠放心了。

公司內,姜超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看着報紙,這樣的悠閒生活他已經很久沒過過了。

中間還和許葉雯視頻通話了幾次,許葉雯雖然相信姜超,但還是要查崗,看看他有沒有和李緣霸鬼混啥的。

眼看三人完好無缺地走了回來,他也很是高興。

“還順利嗎?”姜超問道。

只有馬癩子點了點頭,張順爻和李緣霸都沒吱聲。

姜超也沒在意,如果擱在以前的話,他們一進門姜超就會臭罵馬癩子一頓。

因爲他是讓馬癩子趕緊來蘇洲接他的,可馬癩子卻自己殺了回去。這已經屬於違反紀律了。

但現在三人都平安,東西也拿回來了,那其他的就不是這麼重要了。

馬癩子簡單彙報了一下後便離開了,他本是個活潑的人,但這一路上其他兩人都死氣沉沉的,導致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留着也沒意思,還不如回去補充dàn yào呢。

李緣霸則是去了會議室。

這裏本是姜超的房間,起初姜超想讓李緣霸住在這裏的,但她不樂意,自己找了個房子。

可上了一段時間班後發現挺麻煩的,最終還是住在了這裏。

前妻桃花有點多 此時她正收拾東西,既然不能和張順爻在一起,那住在店裏也沒有意思了。

辭職,她是不會辭職的,這東西有合約,就算她想辭,姜超也未必會答應。

張順爻找了個小板凳坐了下來,幾次大戰過後,他必須好好地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看看這些蠱蟲是否真的有那麼厲害。

“出什麼事了?”姜超忽然問道。

他沒急着把石屑給武則天,因爲他感覺張順爻不對勁,所以自己必須問問。

張順爻睜開了雙眼,搖了搖頭。

“沒事啊。”

“說說吧,跟我還有不能說的事情嗎?”

張順爻嘆了口氣。

“就是太累了,李青雲很強,我和癩子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在想如果他和姜家聯手的話,我們公司就,就被動了……”

姜超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李青雲絕對不會幫助姜家。”

張順爻皺眉問道:“爲什麼?”

本章完 雖然今天自己能出來,張順爻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但可能是李青雲的反噬起到了什麼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