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天犬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加自己好友?

不管了,反正『玉』帝都同意我在聊天群搶紅包了,量他區區哮天犬也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同意!

哮天犬:「請問閣下是否撿到了一隻被人挖了眼珠子的小狗?」

鹿一凡:「沒錯,我已經用真元幫它止住血了,不過它現在不吃東西,卻是個問題。」

哮天犬:「它現在太虛弱了,而且被人挖了眼珠子,心裡害怕的要命,肯定吃不下東西。你把這個東西給餵給它吃了吧。」

叮!

屏幕上顯示一個來自哮天犬的紅包。

鹿一凡打開了紅包。

「恭喜收到來自哮天犬的紅包,獲得『太上百創丸』一枚,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太上百創丸:可生死人『肉』,活血通脈,恢復體力,大乘期以下修士吃下,任何傷勢都可立刻恢復。」

卧槽!

好東西啊!!!

有了這玩意,在跟人戰鬥的時候就等於是多了一條命!

不過鹿一凡也沒有想著去貪污。

去貪污一條小『奶』狗的東西,這種缺德事鹿一凡是做不出來的。

拿著那丹『葯』,將其塞入了小『奶』狗的口中。

那小『奶』狗虛弱的嚼了幾下,艱難的咽了下去。

突然在小『奶』狗的身上散發出一道五彩的霞光,霞光照耀之處,小『奶』狗身上的傷痕全部恢復了!

它的眼睛也在眾人瞠目結舌的眼神中,快速的長了出來!

「哎喲媽呀,一凡,你給它吃的是啥東西啊?這麼厲害!」鹿媽媽震驚的問道。

「這個待會兒再說,我先帶小傢伙進去,媽,你跟楊嬋替小傢伙做一個舒服點的窩吧。」

說著,鹿一凡抱著已經完全恢復了的小『奶』狗,進屋鎖上了『門』。

叮鈴叮鈴叮鈴~~~~

「哮天犬要與您視頻通話,是否接通?」

是!

一點擊「是」按鈕,鹿一凡的手機前立刻出現了一個威武雄壯的男『性』身影。

讓鹿一凡沒有想到的是,哮天犬居然已經修成了人形,而且看樣子還『挺』帥的。

視頻一接通,哮天犬急忙四處觀望,當看到鹿一凡懷中熟睡的小『奶』狗時,他這才安心了下來。

「敢問哮天上仙,這小狗與您的關係是?」鹿一凡小心翼翼道。

哮天犬嘆了口氣,說出了讓鹿一凡大吃一驚的話:「她是我閨『女』。」

「什麼?!!」鹿一凡震驚道。

一隻柯基犬,怎麼就成你哮天犬的閨『女』了?

看到鹿一凡這幅表情,哮天犬45度角仰望天空,眼神中帶著回憶的說道:「還記得那是一個美麗的夜晚,月兒很圓。我『私』自下凡,在一個叫英國的地方與她的母親,一條『性』感到極致的皇家柯基犬見了面。

她母親擁有一對特別大,特別『誘』狗的桃『臀』,那『臀』一擺,我實在沒忍住,直接就撲了上去,狠狠的……」

「打住!Stop!哮天上仙,具體過程就不需要跟我描述了。」鹿一凡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道。

誰丫想聽你曰狗的過程啊!!!

「結果,她的母親就懷上了這小傢伙。今天我又瞞著『玉』帝『私』自下凡來,把小傢伙放在這裡最富裕的一個地方,想著能給我閨『女』找個好人家,誰曾想……」

說到這,怒不可遏的哮天犬突然面目猙獰化為了一條如山嶽一般大小的惡犬,嘴裡和眼中釋放著熊熊怒焰,瘋狂咆哮著:「我要讓他下地獄!!!」

即使只是一道投影,鹿一凡也能感受到哮天犬到底有多麼可怕。

良久,發泄完的哮天犬再次化為人形,嘆氣道:「以後我閨『女』就拜託閣下了。『私』自下凡已屬大罪,在凡間偷生子嗣,更是不可饒恕的大罪。

恐怕『玉』帝不會饒過我的。

可惜,仙人不能肆意屠殺凡人,否則,我必定將那挖我閨『女』眼珠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

若是有幸能逃過此劫,日後必有重謝報答閣下!」

想了想,哮天犬又發了兩個紅包給鹿一凡。

打開紅包,鹿一凡眼睛都快爆出來了。

「恭喜您搶到哮天犬的紅包一個,獲得『太上百創丸』十枚,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恭喜您搶到哮天犬的紅包一個,獲得『哮天神骨』一根,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哮天神骨:哮天犬捕捉三界頂級仙獸,用其血『肉』筋骨『混』合製成的神骨,吞食后可使仙獸『激』活血脈,開啟靈智。,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不用說,那骨頭肯定是哮天犬留給自己閨『女』的,而那十枚丹『葯』自然是哮天犬送給鹿一凡的報酬。

哮天犬最後望了一眼鹿一凡懷中的小柯基犬,兇悍的臉上流『露』出難得的慈愛之『色』:「閨『女』,爸爸對不起你……」

言罷,哮天犬的身影消失在了鹿一凡面前。

鹿一凡不禁感嘆,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此時,小柯基犬從鹿一凡的懷中醒了過來,擺動著短到幾乎沒有的尾巴,對鹿一凡開心的笑著。

「你這小傢伙倒是『挺』樂觀的,剛被人挖了眼珠子,現在還笑的出來。」鹿一凡說著,溫柔的『摸』『摸』小傢伙的腦袋。

想起小傢伙老爹給她留的東西,鹿一凡從藏寶閣中提取出了那根哮天神骨。

這根骨頭巨粗無比,比人的大『腿』還要粗,長約兩米,十分沉重,密度比鋼鐵還要大上許多,用兩隻手才能勉強抱住。

從上面散發出一縷縷異香,讓人食指大動。

咕隆!

鹿一凡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這玩意兒可以讓仙獸開啟靈智,『激』活血脈,凡人若是啃上一口,不知會發生什麼?

但轉念一想,這是給狗吃的東西,鹿一凡不禁被自己的幼稚想法給『弄』的笑出了聲來。

「昂昂昂~~~~」

小傢伙一看到這跟大骨頭,瞬間眼睛發亮,對著鹿一凡一陣『亂』叫。

鹿一凡琢磨了一下,抱著小傢伙來到鹿媽媽和楊嬋剛給小傢伙做好的窩裡,把骨頭放在了她的窩外邊。

小傢伙就這麼舒服的趴在軟綿綿的窩裡,對著那根大骨頭貪婪的『舔』食了起來。

「嘿,這小玩意,不吃『奶』,居然喜歡吃骨頭!不過,話說你哪兒『弄』的這麼大一根骨頭啊?」鹿媽媽笑著問道。

「這您就甭管了,有了這骨頭,小傢伙以後都不用吃別的東西了。」鹿一凡道。

「一凡,你說給這小傢伙起個什麼名字好呢?」楊嬋見到這小『奶』狗也是母愛泛濫,蹲在她面前托著粉嫩的腮幫子笑眯眯的問道。

「嗯……就叫『桃桃』吧!」鹿一凡道。

小傢伙他爹那麼喜歡柯基犬的桃『臀』,那就叫這名字吧!

「桃桃?嘻嘻,好可愛的名字!桃桃,桃桃,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楊嬋『摸』著桃桃的腦袋笑著道。

桃桃好像很享受楊嬋的『摸』頭殺,很舒服的對楊嬋笑著叫了兩聲。

……

……

天庭,凌霄寶殿。

哮天犬跪在『玉』帝面前,面帶愧疚。

「哮天,『私』自下凡為天庭大罪,而你非但『私』自下凡,還偷在凡間留下子嗣,罪無可恕!你可知罪?」

『玉』帝的龍袍被九霄上的寒風,吹的鼓『盪』飄揚,髮絲也隨風而起,臉上無悲無喜。

哮天犬跪下磕了一記響頭,抬頭慘笑道:「我哮天生『性』頑劣,幸得二郎真君提拔,得以修『成』人形,飛升成仙。

又得『玉』帝您的寵愛,得以進入上仙之位。

『私』自下凡,偷生子嗣,確實是哮天之錯,但是哮天不後悔。」

「哦?這是為何?」『玉』帝神『色』一動問道。

「此次下凡,我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也第一次真正的做了父親。

我恨只恨自己不能給自己『女』兒一個美好的家庭,也不能讓她一生下來就化為人形。

讓她生而為犬,我很抱歉。」哮天犬閉著眼睛,流出了兩行淚水。

「罷了,按照天庭的規矩,你要在天雷台上受九天神雷電擊萬年的刑罰,你可知道?」『玉』帝輕聲嘆道。

「哮天謝『玉』帝賞罰。」哮天犬跪在地上再次叩首道。

這時,楊戩突然闖入了大殿之內,跪下道:「舅舅,這次哮天犬『私』自下凡偷生子嗣,也有我管教不嚴的責任,求舅舅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他這一次吧!」

「國有國法,天有天規,給我一個饒了他的理由先。」『玉』帝輕捋著鬍鬚問道。

楊戩一咬牙道:「天庭規定,不得『私』自下凡這一點我認了,但是我從來沒見天庭有哪條規定不準下凡曰狗的!

也沒見哪條規定有不準生個狗仔在凡間的!所以,哮天頂多只能治『私』自下凡之罪。」

「這……你這有點兒狡辯的意思了吧……」『玉』帝面帶猶豫。

「好!舅舅,這可是你『逼』我的!」

楊戩說著,從地上站起來,拿起手機播放了一段視頻。

「一人我飲酒醉,醉把佳人來相會……大寶貝兒們,我是你們的主播MC昏君,來給刷一『波』魚丸火箭唄……」

『玉』帝看著自己偷下凡間當主播的視頻,俊美的臉上突然抹過兩道紅霞。

只不過一瞬間,他就用仙法給遮蓋住了。

「老舅,你這個當領導的都准守不了規定,難道還指望我們這些做手下的准守好規定嗎?要是你非要治哮天的罪,那我也只好去王母娘娘那把這視頻送給她老人家看看咯!」楊戩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賴皮樣說道。

『玉』帝額頭冷汗直冒,要是被王母看到自己這殺馬特的樣子,尊嚴何在啊!

「咳咳咳……那什麼,不過是『私』自下凡日了個狗而已,多大點兒事嘛!只要沒有下次,這次朕就不追究哮天的罪責了!

那什麼……我下凡當主播這事,你們……」

「哈,可笑,老舅你什麼時候下凡當過主播了?我不完全不知道這事。」楊戩心領神會道。

「嗯,這樣就好。行了,你們退下吧。」『玉』帝心滿意足道。

楊戩和哮天犬相視一笑,走出了凌霄寶殿。

出了寶殿的大『門』之後,哮天慚愧的說道:「多謝真君想救!」

「你跟了我幾十萬年了,咱哥倆誰跟誰?」楊戩拍了拍哮天犬的肩膀哈哈一笑道。

「哎,只可惜我不能親手為閨『女』報仇……我那可憐的閨『女』,她剛一生出來,就被人生生挖下了眼珠子!!!」說到這,哮天『激』動的差點又顯化原形。

「哮天,你閨『女』就是二郎真君我大侄『女』!這天上地下,有人敢動她,就是打我二郎真君的臉!」二郎神『激』動道。

接著,他詭異的笑了笑繼續道:「這天地善惡,因果輪迴,一切自有定數。你閨『女』的仇,能不能報,就要看那個救她的人給不給力了。」 次日早上,鹿一凡晨便洗漱完之後,從衛生間歸來,瞥了一眼狗窩,瞬間愣住了。

只見桃桃沒有呆在狗窩裡,而是舒服的趴在沙發上,用她那小的可笑的狗爪滑動著自己的ipad,玩遊戲。

這小傢伙眼睛里充滿了靈性,那圓溜溜小眼睛一轉,活脫脫像個小孩子!

「卧槽,哮天神骨果然非同凡響!小傢伙應該是激活了她老爹留給她的血脈之力了。」

鹿一凡嘖嘖稱奇的走上前去,伸手摸著桃桃的小腦袋。

桃桃見鹿一凡來了,笑眯眯的沖著鹿一凡叫了兩聲,用頭去蹭著鹿一凡的手。

「小桃桃真乖,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我說話。」

彷彿是對鹿一凡回應一般,桃桃吐著舌頭狠狠的點了點頭。

「我靠,這是要成精的節奏啊!」

想了想,鹿一凡命令道:「桃桃,去把遙控器拿過來,打開電視。」

桃桃乖巧的將電視遙控器叼了過來,然後用她柔軟的小爪子點擊了電源鍵。

「你隨便調一個你愛看的頻道吧。」鹿一凡繼續道。

桃桃聞言,小爪子一通按,找到了一個正在播放著《忠犬八公》電影的頻道。

然後小傢伙學著鹿一凡的模樣,一副葛優癱的樣子,癱在了沙發上,舒服的看起了電影。

當看到感動的時候,小傢伙還嗷嗷的掉眼淚。

「不愧是哮天犬的娃兒啊!這要是修成正果了,那得多厲害啊!」鹿一凡眼神熾熱的望著桃桃,喃喃道。

楊嬋早上起來,從房間里出來,正準備去做早餐的時候,就看到了極其滑稽的一幕。

鹿一凡和桃桃,一人一狗,全都葛優癱在沙發上。

桃桃身邊還放著紙巾,時不時的抽出來一張,擦一擦自己的鼻涕和眼淚。

「這……桃桃怎麼成精了!」楊嬋瞪大美眸,不可思議地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