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再不走的話,就永遠留在此地吧!

呼的一聲,原本猶豫不決的法士隨即沖天而起,急急向遠處遁去!

能對自己發出威壓,這名青年的修爲至少比自己高了一個境界,也就是起碼都有法師境界的修爲。此時不走,豈非找死!

年辰對遠去的法士,絲毫不予理會,蹲下身來,仔細看了地上這株“地靈芝”許久。

嗯,雖不是成熟體,但放到混沌空間,對如玉以後的靈魂恢復,也有非常大的作用!只是還需再尋一株成熟體的“地靈芝”,才能先修復大部分的靈魂!

一道靈梭往地上的靈藥四周劃了一圈,年辰右手一招,一團面盆大小的泥團緩緩飛到手上,那株“地靈芝”,完好無損地佇立在泥團上!


將地靈芝移植到了混沌空間內柳如玉存身之處,年辰隨即於空間內盤膝而坐,強大的靈識狂涌而出,瞬間外放到了極致。將方圓百里的狀況,盡數收入腦海!

數天來,年辰就是以此方法,將託日烏雪山腳下的幾千裏地查探了一遍,已經有了三株“地靈芝”幼苗,只是那成熟體的靈藥,還絲毫不見蹤影!

身處混沌空間,可以將人的靈識增強一倍,年辰如今的靈識,在不用混沌空間之下,也可以覆蓋六七十里範圍,已經和辟穀期修士相若。

依託混沌空間的輔助,年辰的靈識外放到極致後,可以覆蓋方圓一百多裏的範圍,與辟穀巔峯境界的修士相比,也不遑多讓!

收回靈識,年辰臉上有一絲輕微的失望,還是沒有發現靈藥的蹤影!

隨即又釋然一笑。年辰暗自腹誹:這地靈芝成熟體,乃是煉製許多高階靈丹不可或缺的一味主藥,極爲稀少難求,自己似乎有點性急了!

呼地出了混沌空間,腳下飛舟一起,年辰向這山脈深處數百里遠的地方馳去!

如今金翅冥蚊已經完全甦醒,手中有了這超級殺手鐗,年辰膽氣頗狀,就算遇上了堪比超凡期修士的草原上師級法士,也可以抵擋一陣,加上混沌空間,自保已是綽綽有餘了!

十幾日過去了,年辰通過身在混沌空間,將靈識極致外放的方式,將數萬裏的山脈仔細地查探了一遍。望着遠處已經白雪盡數覆蓋的託日烏雪山,年辰苦笑了一下。

只需一日,這雪山和下方冰雪消融之地相接處便可查探完畢,如果再沒收穫的話,只能放棄搜尋,冒死去草原坊市看看了!

不過後一種方法,如果換了別的修士,哪怕是超凡期的存在,也無疑是自尋死路!年辰雖有混沌空間作爲依仗,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敢輕易冒此奇險!

第二日,修煉完畢,體內的靈識又恢復到了巔峯狀態的年辰,再度坐於空間內,外放的靈識,瞬間向遠處蔓延開去!

數十里了,靈識已經延伸到了盡數被白雪覆蓋的雪山腳下,還是一無所獲!

當延伸出百里開外,已然失望的年辰,不甘地將靈識再度向前搜尋數裏,臉上忽然現出了狂喜的神色,隨即面色一凜!

就在一道凸起的山包上,佇立着一株靈藥,依然是海碗大小,形狀和年辰得到的地靈芝幼苗一般無二,唯一不同的是、這株靈藥的顏色已經變成了金黃之色,在白雪的映襯下,熠熠生輝!

地靈芝成熟體!

心頭狂喜的年辰,靈識卻立即查探到,在山包四周,已有五名法士靜靜盤坐,對山包形成了合圍之勢!

其中有兩名法師中階修爲,其餘三名都是法師初階。

突然,五名法士一齊睜開了雙眼!

一名法師中階修爲之人開口了:

方纔本師感應到一道靈識從我等身上掃過,從靈識的強大看,似乎是一名至少法師高階的存在!也不知是否針對這“地靈芝”而來?

另一名法師初階之人接過話頭:

不管是與不是,這株只差七日就已經完全成熟的靈藥,是上師大人親自託付,交與我等守護,不容有失!

哼,我等佈下五行元魄大陣,就算是上師初階的法士,也休想破開防禦,怕他怎地?

其餘四人面色一振,都紛紛點頭!

就在五人信心大增,守定自己的方位,嚴陣以待時。

忽然,一陣嗡嗡的聲音傳入了五人的耳朵. 其他家族的人他可以暫時不理會,但是這個城主府的人來了,他可不能怠慢,那可直接關係到他和城主的關係。

來人是一個骨瘦伶仃,眼裡卻冒著精光的老者,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感覺很不一般。

「不知城主府的人光臨,未曾遠迎,還請恕罪。」楊恆客氣說道。

老者也很客氣的笑道:「楊堂主客氣了,不知道楊堂主現在有沒有時間,我們城主想請你去城主府一續。」

楊恆肯定對方是特意等到其他的人都走了才出來,也不好拒絕,點了點頭,然後兩人走出了客棧。

城主府絕對是楊恆見過的最豪華的建築,雕欄玉砌,層樓疊榭,壯觀中又顯得非常的別緻。

連在城主府里走動的護衛都有很多靈人境後期的修為。

楊恆來到一個宏偉霸氣的大廳門前,馬千傅從裡面迎了出來,客氣說道:「冒昧的把楊堂主請過來,還希望楊堂主不要介意。」

「馬城主客氣了!」楊恆說著遍跟著馬千傅來到大廳坐下,在他身前的條案上已經擺好了各種美味佳肴。

楊恆雖然不需要吃東西來充饑,但還是和馬千傅一起把這頓晚餐吃完。

他估計對方請他過來是想讓他煉丹,而且很有可能也是因為「增元丹」的緣故。

不過對方不開口,他也不會主動提起。

一直到他起身告辭的時候,馬千傅才裝作突然記起來一般,問道:「不知楊堂主之前煉製的那種練體的丹藥還能不能煉製?如果可以的話我城主府倒是想跟楊堂主合作。只要你煉製出來,我都高價收購。」。

「那個丹藥煉製不難,等我過幾天有時間了,一定煉製一些叫人給城主送過來。」楊恆坦然回道。

馬千傅滿意的點了點頭,回道:「那就有勞楊堂主了!」

隨即他語氣一變,疑惑的問道:「我聽霍堂主說你之前奪冠的時候煉製的是一顆增元丹,正好我有一位叔悲所剩壽元不多,如果楊堂主能夠煉製一兩顆增元丹給我城主府的話,我定會重謝楊堂主。」

見對方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楊恆心裡一聲冷笑,不過嘴上卻是客氣回道:「這種增元丹煉製的方法太難,我煉製十次也不一定能成功一次,上次在比賽的時候正好運氣不錯。不過我會盡量想辦法幫城主煉製一兩顆。」

「哈哈,好!那我就靜候楊堂主的佳音了。」馬千傅雖然知道楊恆的話中敷衍成分居多,但還是很高興地回道。

楊恆接著便從城主府出來,朝著雅風客棧走去。

走到半路上,看到裘雅蓉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從他對面走過來。

雖也是傍晚,但整個護神城裡還是被照的一片通明。

裘雅蓉兩眼無神,雙手無力的垂著,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像是行屍走肉一般。但是配上她的那副絕美容貌,竟是凸顯幾分蕭瑟美。

楊恆雖然對裘雅蓉的印象不錯,但看到對方這個樣子,也沒打算理會,接著往前面走去。


「楊恆!」裘雅蓉的雙眼突然恢復了焦距,用帶著一絲頹廢的聲音把楊恆叫住。

「裘小姐你好!有什麼事嗎?」楊恆停下來點頭問道。

裘雅蓉深呼吸了一下,似乎要讓自己清醒幾分,片刻之後才開口問道:「你是來自一個小地方,對嗎?那你煉丹怎麼會這麼厲害,可以跟我說說嗎?」

楊恆頓時愣住,有些無奈回道:「我確實是來自一個小地方。至於煉丹,只是因為練得多而已,也沒什麼厲害不厲害的。裘小姐你想太多了。」

裘雅蓉嘴角出現一絲苦澀,柔弱的美感使得人心中隱隱生疼。

她有些沮喪說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問了不該問的,還希望你不要往心裡去。好了我要回去了!再見!」

楊恆估計這種天之嬌女可能還沒有嘗試輸給別人的滋味,所以還沒從煉丹大賽的陰影中走出來。

他心裡雖然有些同情,但也愛莫能助,接著朝著客棧走去。

他回到客棧之後,直接敲門走進了左悠揚的房間。

「這麼晚來找我不會是想我了吧,不過我可沒有龍陽之好。」左悠揚邊說邊從床上站起來,走到桌子旁邊倒杯茶灌了下去。

楊恆無奈搖頭,拿出一塊令牌扔到桌子上,說道:「有了這塊牌子你就可以拜入亞元尊者門下了。」

左悠揚把令牌拿起來一邊觀察一邊問道:「給了我,你自己不要了嗎?難道你覺得我實力比你高更適合拜入尊者門下?」

「我本來就有了一塊,煉丹大賽又獎勵了一塊,所以打算拿來給你,正好我們可以一起拜入亞元尊者門下。」楊恆已經知道左悠揚喜歡開玩笑,所以也不介意。

「果然學到了我一半的講義氣,不過這個東西我就不要了。」左悠揚又把令牌遞了回來。

楊恆早就猜到左悠揚是大勢力出來的子弟,但是在亞元大陸,再大的勢力也大不過亞元尊者。

在亞元大陸估計沒有一個修士不想要這塊令牌。

但是左悠揚卻是果斷的拒絕,讓楊恆心中很不解,疑惑的問道:「難道你不想拜到一個尊者門下?那你對可會有莫大的好處。」

「我在這裡呆不了多久就會走的,你還是把令牌給張晴或者是阿虎吧,他們更需要。不過我還是挺感謝你的,以後自己保重吧,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的。」左悠揚略帶傷感回道。

楊恆雖然知道左悠揚不可能會一直跟在他旁邊,但是此時聽到對方要走,心裡還是有點失落。

在他心底已經是把左悠揚當成了一個很重要的朋友。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左悠揚要走他也沒辦法,只能期待以後再見的日子。

對於左悠揚的背景,他心裡雖然越來越好奇,但是對方不說,他也不會開口問。

或許等到下次和左悠揚再見的時候就能揭曉一切

從左悠揚的房間出來,楊恆一時也不好決定把令牌給張晴還是阿虎,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 林清雨挖下炎晶枝,繼續頂着烈日踽踽前行。

“二師傅,你看那個山丘。”林清雨遙指前方無盡赤地上的一座小山。


“我們到了。”風致呵呵一笑。

“裏面真的有炎晶玉麼。”林清雨兩眼放光。

“當然。”

“好,我們出發!”林清雨充滿幹勁。

眼中的山丘越來越大,林清雨已經來到了所謂的“山丘”腳下。

“我靠,好高,好……好熱!”

此刻林清雨**着上身,仍然呼呼的喘着粗氣,汗如雨下。

他擡頭看向半山腰。

“怎麼洞口那麼高,我是不是還得爬上去啊。”

“是啊,慢慢爬吧。”風致悠閒地說道。

林清雨碰了一下山壁上的石頭,被燙的立刻縮回了手。

“這……這怎麼爬?”他呆呆的望着赤紅冒煙的岩石。

“二師傅,當初你是怎麼進去的。”想了半天毫無辦法,只得向風致求助。

“我啊,飛進去的。”風致輕鬆的說道。

林清雨無語,他現在距離武宗還很遠,距離武仙更是十萬八千里,飛行什麼的還是不要想了。

“那,我怎麼進去啊?”

“嗯,不知道,可能進不去了。”風致很隨意的說。

林清雨陡然明白過來,“老頭子你又匡我,什麼炎晶玉,子虛烏有!”


“這個……炎晶玉是有的,我沒說現在你就能拿啊。”風致很無辜的解釋。

“那你還讓我跑這麼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