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可惡的修真者這次你跑不掉了吧!”說話間這時竟從結界之門的一側密林裏閃出了幾個身影,都是軒轅楓熟悉的,分別是內外勾結強佔妖域的假花靈馨和叛逆長老玄雨,以及獸域的青龍白虎,還有一羣黑衣虛影,但出手突襲他的卻是令外一個讓軒轅楓糾結的女人——赤焱魔!

這時赤焱魔自人羣中走了出來,冷然道:“修真者,在海域你是何等的威風,要不是你破壞了本尊的計劃,現在海域魚族已經到了我的手裏,哼!不想這下落在了我的手裏,我定要報這一箭之仇不可!”

“小嫣啊小嫣!”你難道就真認不得我了麼,我是軒轅楓啊!你到底是怎麼了?”軒轅楓望着眼前這個讓他絲毫沒有恨意的女子無奈的言道。

“呸!你這修真者少在這危言聳聽,我赤焱魔乃魔域護法尊者豈是什麼小嫣,你再敢胡言亂語本尊這就取了你的性命。”赤焱魔冷然又道。

“好,小嫣你可以不認得我,但是你不能和這些心術不正之徒同流合污,這樣會害了你的你知道麼?”軒轅楓望着那赤焱魔心中只有對小嫣的憐惜,縱然此刻面臨生死的危險亦是毫無改變!

“軒轅楓,你說什麼?我們心術不正,那好你告訴我這無極界哪個是心術正的,誰不是在弱肉強食下覬覦強者之位!”假花靈馨當即義正言辭道。

“我呸,你這個叛逆修真界的十惡不赦毒婦,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這個話題,我告訴你你的計謀是不會得逞的,別以爲你的胸大就能妄自尊大,收起你那一套吧!”軒轅楓說着,突然森冷一笑轉開話題道:“額,不過話說回來你的胸確實有夠大,堪稱一代兇器!以你的這賽過AV明星的資本再加上這身材和臉蛋,如果去拍三級片還是很有前途的,嘿嘿!”軒轅楓說完一陣冷嘲笑。

“你……!”假花靈馨雖然不是全明白軒轅楓話裏的意思,但是嘲諷她的胸大她還是知道的,此時只見她俏顏被氣的一紅,她怎麼也想不到軒轅楓會說出如此猥瑣的話,遂指着軒轅楓半晌只說出了這一個字!

在場的青龍和玄雨皆爲男子,此刻聽到軒轅楓這般言語,竟不由自主的向假花靈馨的胸部速速的瞄了一眼,但是沒有說話,當下只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站在一旁!

這時同爲女人身的獸域白虎,臉上竟也是泛着些許紅潮的向軒轅楓,喝道:“你算什麼正道修真者,竟說出如此下流的話!”

“我擦,我下流我的關你鳥事,難道你也想和她一起去拍三級片,不過你的身材就差了點有乳沒溝的,還是回去趕緊墊些海綿好了……!” “你、你……”也許他們從未見過這麼粗口的,一時氣急的竟不知如何言語還擊,也只得將滿腔的憤怒化成一個字不斷的質着!

“呔!好個牙尖觜利的修真者,死到臨頭了還敢滿**詞穢語侮辱我師妹,上次讓你跑掉算你幸運,今天我青龍就要結果了你!”這時青龍站起來戟指恨恨的道。

“靠!我了個去滴,青龍你說這話害不害臊,也不怕風大閃了你的舌頭,有木有搞錯,你!還讓我跑了,分明是你技不如人第一個夾着尾巴跑的,你現在說這話還真不要臉!有種你們放開我咱們決一高低!”軒轅楓毫不懼怕退讓的還言道。

一向愛顯擺的青龍此刻被軒轅楓罵的下不得臺來,當即便嘟着發綠的臉又道:“好,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就爲師妹殺了你!”青龍說着也隨機提起獸力,準備向軒轅楓擊去!

“賠,你這個條只會成人之危的蚯蚓,還什麼師妹,我看分明是你情妹,估計她的扁平胸也是讓你個粗手笨腳不會憐香惜玉的東西給摸平了的,嘿嘿!”軒轅楓說完轉而冷笑一聲。

所謂事不關己,旁邊站的玄雨和幾個神祕的黑衣男子,當下卻是禁不住的硬憋着笑聲不敢完全笑出聲來!青龍左右忘了望,隨即腦羞成怒的轉而對赤焰魔急道:“魔尊請你放開他我要和他單挑,讓他心服口服的斃於我的掌下!”

“青龍護法你傻啊你,他這麼胡亂說就是想激怒你,而後達到你所要的目的,一旦他脫了這困魔鎖就會找機會溜掉,到時候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赤焰魔當即對青龍冷然道。

“青龍護法,魔尊她說的在理切莫衝動啊!”玄雨近身拍拍青龍的肩膀道。

“那你們是要我和我師妹甘心被辱不成?”青龍憤然道。

“誒,青龍他說的話豈可認真,現在他已然是咱們的階下囚了,你還怕魔尊沒有辦法對付他爲你出氣麼?”玄雨又次道。

“那敢問魔尊欲將他如何處理?”青龍指着軒轅楓道。

“哼哼!”赤焰魔先是冷笑一聲隨後面帶猙獰道:“青龍護法這個你且放心,我要將他帶到魔域的化魔泉將他魔化,爲我聽用!”

“好,這樣最好不過了,我們可以少個勁敵多個幫手,想來我們一統無極界便指日可待了!”假花靈馨興奮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衆人紛紛失聲大笑起來,同時也在笑聲中一掃先前的不快!

“擦,我了個去滴!你們幾個爛鳥蛋想的也太美了,你大爺豈是那麼好屈服滴!”軒轅楓在他們的笑聲中毫不畏懼的道。

玄雨聽完踏步上前對着軒轅楓,冷然道:“軒轅楓,也許你還不知道魔域的化魔池是什麼地方,那是可以將任何生命魔化的,更何況你這個區區凡人!”

“No,內個灑家不怕不怕啦!但如果說魔化灑家和你們一路,那又何須去那麼遠的地方暱?在這兒不就就行了!”多少年了,軒轅楓依然用這樣的方法來排散內心的恐懼!

軒轅楓嘻笑的幾句話,竟登時說的衆人啞口無語,“在這兒?魔化!”說話間彷彿竟有一大滴汗滑落他們滴額頭!

“嗯,沒錯!”

“用什麼方法?”

“這還不簡單麼,讓你們那個什麼AV胸器和獸域的扁平飛機場陪灑家一晚,讓灑家美一下下!估計天一亮灑家就被魔化了,嘻嘻、哈哈哈!”軒轅楓說完亦是一陣狂笑的笑還了他們。

“瘋子,真是個瘋子!魔尊快帶他走給他些教訓,讓他知道化魔池的厲害!”假花靈馨面上一陣紅潮,說不出是氣的,還是羞的,只是在哪裏自顧自的大叫着!

“瘋、瘋子……瘋哥哥、楓哥!”這時赤焱魔腦子裏突然出現了一個彷彿夢境般的感覺,似曾相識卻又是如此陌生,哪一個名字當真是在什麼時候也在自己的嘴裏喚出過麼?在場誰都沒有察覺到她神情突然的瞬間異變,片刻赤焱魔雙眼一紅而過,便是又恢復到了往日那依舊森冷的表情!

“好啦,你不要叫了,那個她會帶走灑家滴,只不過灑家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看在同是修真者的情面上可否應允?”軒轅楓對假花靈馨一本正色的言道。

“哼哼!”假花靈馨冷哼一聲,不屑的道:“笑話,你是階下之囚,而我高高在上跟你有什麼情面好講的!”假花靈馨嘴上說完但心裏卻是又覺得很有意思,隧道:“好,本聖尊也不放聽聽你會提出什麼請求,趁現在我高興你就快說,不然等你化魔後想說都說不了了,哼哼!”

“哎呦喂,這也忒好咧!灑家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將你懷裏暗藏的胸器讓灑家摸摸可以麼?灑家還從未摸過這等胸器!”軒轅楓壞笑道。

“什麼兇器,以本聖尊的修爲還用的着藏什麼兇器麼?笑話!”假花靈馨一時沒有琢磨投軒轅楓話裏的意思,隨即這般義正言辭道,然而一旁的玄雨卻是很明白,當即便用手推了推假花靈馨,“夫人!”從玄雨的話裏和眼神中假花靈馨猛然驚醒過來,面上登時槓紅起來!

“你、魔、魔、魔、魔!”假花靈馨一時氣的竟說不出話來,任他修爲在高也未曾見過軒轅楓這等愛捉弄人的男子,何況他現在又深陷險境,作爲假花靈馨來說實在沒有顧及這層意思!

軒轅楓聽她這麼頓頓的說着,當即就着她的話又壞笑道:“嘿,妹妹縱然心裏對灑家這請求十分歡喜,也不至於如此激動額,好你別急、就讓赤焱魔趕緊鬆開灑家,灑家這就摸來!”

“魔尊,快帶他走!”好麼,假花靈馨被氣的半晌才說出這句整話來,這時一向面如冰霜的赤焱魔此時竟多出了一絲笑意,很甜的笑意!曾幾何時那個在班上愛惡作劇的“瘋”哥哥也是這樣調皮的逗自己開心麼?

稍頓,恢復冷傲的赤焱魔抓住困魔鎖的一端凌空而起,就這樣帶着身後的軒轅楓向魔域急飛而去了,軒轅楓看着下面被氣的險些暈倒的假花靈馨,面上冷然一笑的心道“你TMD活該,要不是你設計陷害我,我能這樣羞辱你麼?你以爲我不知道化魔池的厲害麼,就不害怕麼?就連應龍那龐然大物都沒辦法自保更何況是我!不過我就算是面臨生死考驗也絕不會讓你輕鬆得意,哼!這下你這個聖尊在下屬面前糗大了,活該!”軒轅楓就這麼望着下面,在赤焱魔的桎梏下向魔域飛去了!

…………

魔域,化魔池

化魔池是魔域的一個血流瀑布所在,之所以說是血流瀑布是因爲瀑布自上而上所流下來的水竟是血一般的顏色,落到下面是一個瀑布水流激出的一個天然而成的坳底,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砌出的大池子,又因這個詭異的池子能將凡人或者異類的心智魔化,從而變得兇惡好殺,故而被稱作化魔池!

軒轅楓隨着赤焱魔剛一落到這血池的一側,一羣魔兵此刻便是列隊而來,“屬下等參見赤焱魔君!”

“好了,都起來吧!”赤焱魔冷然言道。


“是”那羣魔兵應聲站起,爲首的第一個向赤焱魔道:“敢問魔尊是要將此人魔化麼?”

“不錯,就是這個屢次壞我們大事的凡人修真者,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赤焱魔又次問道。

“已經準備好了,就等着魔尊你將此人抓來了!”爲首的魔兵俯身道。

“好,很好!事不宜遲你們現在就將他送進化魔池魔化,在被徹底魔化前千萬不要解開綁住他的困魔鎖,此人不但狡猾,修爲還很高所以得小心千萬別讓他尋機跑了。”赤焱魔再次吩咐道。

“是,屬下明白了!”說完那魔兵便接過赤焱魔手裏的困魔鎖一端。

“等等!”這時軒轅楓突然開口道。

“怎麼,你害怕了!”赤焱魔當下森冷的道,那無情的話真讓軒轅楓如置冰窟中,“怕,什麼叫害怕!想我軒轅楓不論身在何地都不知道那個怕字怎麼寫!”

“那是爲何?”赤焱魔不解的疑惑道。

“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我!”軒轅楓此時的心情不知爲何竟顯得很是沉重!

“怎麼你想用對付聖尊夫人的那一套對付我麼?”赤焱魔說的聖尊夫人就是強佔了妖域的假花靈馨,也是無極山莊的莊主夫人。(這點下面的劇情會展開的)

軒轅楓這時沒有理會她的話,只是徑自正色道:“你的胸前是不是有一片楓葉的刺青?” 赤焰魔聽軒轅楓這麼說着,先是一愣,而後又是冷然一哼道:“笑話!”說完沒有再理他只是揮手示意讓魔兵帶着他到化魔池去了!

“不會的,你胸前肯定有片楓葉刺青,那是你不辭而別出國後因爲想念我所以才刺上去的,那晚在天江大橋相遇你告訴我,你說你的心上永遠有我的,後來天亮你就莫名奇妙的失蹤了,小嫣你想想!”軒轅楓邊呼喊着邊被那些魔兵拉到了化魔池旁邊。

咆哮的血瀑垂直落下,砸在下面的水面上發出巨大的聲響,這是一個夜涼如水的晚上,望着天上那皎潔的月亮,此時站在化魔池旁邊的軒轅楓感到了深深的絕望!這種感覺是他從來都沒有過得,多少年了不管自己遇到怎樣的挫折他都選擇了堅強,心裏總是抱着對明天和未來無限希望,然而這次他卻彷彿是有些堅持不住了,不是因爲害怕化魔池,而是幾經分合的陶紫嫣和他終是無緣了……!

下一刻他面帶微笑的被魔兵推進化魔池,入得池內瞬間彷彿竟是被這血水從周圍擠壓住一般,這時那困魔鎖也就自行脫落被魔兵收回了,深陷化魔池的軒轅楓這時別說是找機會逃脫了,就連動一動身體都非常困難,這時軒轅楓不僅大駭,額上瞬間也冒出汗來!

緊接着,這化魔池中的化魔之力,像是在飢餓中尋到了什麼獵物一般,在水面上形成一波波的血芒瘋狂地向他襲來!

一波入到體內,軒轅楓頓覺身上猶如萬蟻撕咬一般疼痛難忍,一波尚未抵住接着便又是一波而至,如此往復不止,一波波的化魔之力節奏也越來越快的向軒轅楓襲來,疼痛感便是越發的不能承受了!此刻,軒轅楓半身浮在血池中緊閉雙目,這時飽受摧殘的他已是滿頭大汗了!

…………

赤焰魔在那些魔兵帶着軒轅楓向化魔池而去後,自己也就返回了住所,那是一座類似城堡的兩層古色建築,雖然不算太大,到也是別具一格了!橢圓行的門外分站着兩排魔兵侍衛,各個手持利刃樣貌醜陋彪悍。

這時突然一道紅芒閃過,接着一個年輕貌美身着一套紅衣的女子便在赤焰魔的門前現出身來,細觀之,那貌美俊俏的女子神態裏彷彿還帶有一絲清新的山野氣息。

見到來人,兩排衆魔兵便齊齊俯身施禮道:“屬下等參見少主人!”

“好了,你們都起來吧!”紅衣女子揮手示意道。

“謝少主人!”侍衛們隨即起身,這時站在門前最外邊的一個魔兵侍衛當先訝道:“少主人,你怎麼深夜到這兒來了?”

“這個你不用管,我且問你赤焰護法魔尊在麼?”那個紅衣女子正色道。

“魔尊她剛回來不久,但現在可能不方便見少主人!”侍衛首領又是一俯身道。

“哦,爲什麼?”

“這……”

“這什麼這,有什麼就快說!”紅衣女子有些嗔怒的道。


“哦,其實也沒什麼,只因魔尊每次回來都必會梳洗一番,所以現在魔尊她可能正在梳洗!”侍衛首領又次喂喂諾諾道。

“梳洗?豈不知我也是女兒身還怕什麼?快讓開我有急事!”紅衣女子當即怒道。

“是、是、是!”侍衛首領戰慄着,連連道了幾個是字便閃開了。

“咯吱!”厚重的木門帶着悶響被侍衛打開來,入內,紅衣女子便頭也不回的快步向樓上赤焰魔的臥室去了,

“噠噠噠!”一陣扣門聲響起,緊接着裏面便傳來那個依舊冷冷的聲音,“誰?”這時的赤焰魔很是驚訝,因爲她這個地方一般很少有人來,更別說深夜造訪了!

шωш▪тt kan▪¢○

“焱姐姐是我!”聽到聲音赤焰魔剛纔一瞬間提起的心,現在又鬆下來了,因爲門外來魔域不久的那個女孩她很熟悉……!


“是小妹啊,門沒鎖你進來吧!”

“嗯!”外面的紅衣女子應了一聲便輕輕的推開了那形色古拙的房門。

進的室內只見赤焰魔端坐在梳妝桌旁,褪落着上身的衣裙,此刻對着一面漂亮的銅鏡裸着上身的她,彷彿正在胸前尋找着什麼?看着自己嬌嫩的軀體,她竟有一種說不出的錯覺,也許在她的胸前或許真的曾經有過一片楓葉的刺青,那種說不出的感覺竟恍如隔世般!

“呀焱姐姐,你怎麼穿成這樣啊?”紅衣女子畢竟是少女心性,猛然見赤焰魔這般,便立即用轉身紅着嬌顏訝道!

“呵呵!”赤焰魔難得的輕笑一下,這也許是在這個女子來了以後纔有的吧!在也許只有和這個女孩子在一起時才能讓她真正的想到些什麼;放下些什麼?只見她緩緩的自梳妝桌旁站了起來,對那個女孩子歡喜道:“我小妹來了,又不是旁人到訪,怕他什麼!”說完也提起垂至腰間的衣裙穿戴整齊!

“小妹,快來這邊坐啊!”赤焰魔招呼着她坐在牀邊,隨即又道:“小妹,你怎麼不在血魔堡,這麼晚來有要緊得事麼?”

“哦,是這樣的焱姐姐,聽說你抓來了個青年修真者是麼?”紅衣女子盯着赤焱魔認真的道。

“小妹,你是怎麼知道的,誰告訴你的啊?”赤焱魔笑笑道。

紅衣女子使勁往她身前一湊拉起她的手,急道:“焱姐姐你先不要問我是怎麼知道的,我只想知道那人現在在哪啊!”

赤焱魔看着她着急的表情,竟突然想到那日和魚族大戰時軒轅楓曾向她問到過關於一個女孩子被找到魔域的事情,這時赤焱魔不難猜到或許眼前的這個小妹就是軒轅楓所要找的那個人。

這時她望着那天真未褪盡的女孩子心裏還是猶豫了,如果那個男子真的是她要找的那個人,當下定會求我放過他,這樣一來這個男人也許就還會繼續破壞他們的計劃。


赤焱魔正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她時,那紅衣女子已經有點不耐煩的拉着她的胳膊嬌聲道:“焱姐姐你快告訴我他現在人在哪啊?”

赤焱魔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隨後正色道:“小妹,你能告訴我你找的那個人和你是什麼關係麼?你也知道我們魔域和修真者是天生大敵,這要是讓旁人知道了對你會不利的!”

紅衣女子緩緩站起身來,沉思片刻道:“我和這個人的因緣際遇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要不是因爲他……”紅衣沒在說下去,只是轉身懇求的看着赤焱魔道:“焱姐姐,我也不知道你抓來的人是不是他,我想去看看,你就告訴我好麼?”

赤焱魔拿他端是沒有辦法,又不願意虛言相告這個帶給她心靈很溫暖的女孩子,遂頓頓道:“好、好,因爲他一直在破壞我們的計劃,所以我將他投進化魔池了。”

“啊,什麼、化魔池!”紅衣女子一驚,隨後沒在說什麼便急步轉身向門外跑去,“小妹,你怎麼了,你等等!”赤焱魔說着急忙追了出去,他們剛到樓下的大門口,這時正好那個負責在化魔池看守軒轅楓的魔兵首領也盡了來,見到赤焱魔和紅衣女子便是急忙俯身一禮道:“魔尊、少主人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什麼事如此慌張?”赤焱魔當先急道。

“那個放進化魔池的凡人修真者不知爲何發、發生異變了!”魔兵首領急道。

“啊、異變……!”這時赤焱魔和那紅衣女子猛然間竟是同聲驚道。 下一刻赤焱魔和紅衣女子便二話不說飛快的向化魔池飄飛而去,未幾,他們便落到了化魔池一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