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午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作為美國政府曾經直接對抗前蘇聯的五角大樓公職人員,面對這種場景,西莉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憐憫。

中午時分,抵達羅夫諾州首府里夫尼市,正是一個大好晴天。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這是一座存在希望的城市。

剛剛過去的1994年,烏克蘭的年度GDP再次暴跌了20%,從1993年的656億美元下降至525億美元,距離解體前的827億美元巔峰,總體跌幅更是達到37%。

唯一好過難兄難弟俄羅斯的,或許就是烏克蘭糧食生產的恢復。

依靠歐洲最肥沃的大片黑土地,1994年度,烏克蘭全年糧食產量為2700萬噸,距離1991年最低谷的1100萬噸上漲了145%,不過,這一數據依舊只是勉強超過解體之前最高5200萬噸糧食產量的一半。

嚴重的經濟衰退,使得烏克蘭國民除了勉強能夠填飽肚子,其他所有生活物資都嚴重匱乏,整個國家,哪怕是首都基輔都是一片蕭條,商店貨架空蕩紛紛關門,街道車輛行人寥寥無幾,舊貨市場上擺滿了居民家中能夠出售的所有物件,書籍、唱片、餐具、相機、鋼琴……只是為了在這個隆冬換取一些昂貴的生活物資。

正值一年中最冷的時節,這種蕭條越發顯得觸目驚心。

西莉亞·米勒在當地時間1月10日上離開基輔,沿著蘇聯時代修建的寬闊國道趕往羅夫諾州,一路上被白雪覆蓋的大片城市村莊都是這種凋敝景象,甚至給人一種死寂之感。

相比從基輔開始一路所見的衰敗場景,陽光下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首府的街道上,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都明顯多了不是,即使正午時分氣溫依舊零下,裹在厚厚衣物里的公眾臉龐上卻沒有基輔那種對現狀與未來的麻木與冷漠,反而帶著某種可以讓人輕易感受到的活力。 然後回到客棧后便第一時間傳音給萬榮,把京城裡發生的事情大致和他說了一遍。

萬榮回應道會留意所有弟子,不準任何人出門派。

不一會兒然後便收到了衛湫然的傳音,他聲音依舊那麼的歡快。

「師尊!剛剛萬掌門突然跟我說葉桐師姐和大力師兄有事要留在門派幫忙,掌門讓我只帶著長安回去就可以了~」

「師尊,我爹爹和娘親他們怎樣了?過得還好嗎?」

然後怔愣了一下,回道:「衛將軍他們挺好的,他們叫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一點。」

「好,師尊,我過幾天就回來了!」

此時的天牢內,一個男子正心情不錯地看著嘉貴妃說道:「真不愧是皇帝的寵妃啊,動動嘴皮子便能將衛家置於如此險境。」

嘉貴妃說道:「你還在一旁說風涼話?!我已經按你說的去做了!你答應過事後要救我出去的!」

男子意味不明地說道:「是啊,你湊過來些,待會兒我一開鎖就帶你逃出去。」

嘉貴妃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立馬湊到鎖邊等著出去。那男子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輕輕地搭在嘉貴妃的頭上,隨即她瞳孔一縮,還沒來得及喊救命便倒下了。

男子感嘆道:「唉,我這該死的正義感啊~大老遠地跑過來為民除害。」

他暼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后便消失在原地了,牢房裡只剩下死不瞑目的嘉貴妃。

等她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嘉貴妃在天牢被殺的消息傳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后他大驚道:「嘉貴妃被殺了?」

「她不是在天牢里被關得好好的嗎?!怎麼就被殺了?」

皇帝的臉色變得不太好看,肅聲道:「竟然有人能不動聲色地溜進天牢殺人滅口…」

「會是那些煉屍嗎..?」

皇帝看向一旁的國師問道:「國師大人,你覺得呢?」

國師元搖頭道:「依臣看來不是煉屍。」

「如果是煉屍殺的,必定會啃食那人的血肉。」

皇帝回想了一下當時的場景,贊同地點了點頭,隨即他自語道:「那朕豈不是冤枉了衛業?」

「不然為什麼嘉貴妃會在這個關頭被滅口…」

國師元說道:「臣猜測有兩種可能,一是嘉貴妃可能說謊了,被真正的幕後兇手給滅口了,而衛將軍則成了替罪羊。」

「還有一種可能便是,嘉貴妃有更重要的秘密還沒來得及說….」

皇帝皺眉自語道:「據獄卒來報說嘉貴妃死不瞑目啊,她所說的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呢?」

皇帝想自己一個人靜靜,於是便讓國師先退下。

國師回到自己的住所時看見一個男子正坐在那兒慢悠悠地喝著茶等自己。

他笑眯眯地說道:「國師大人,事情我都已經辦好了。」

「哦!還有,衛湫然過幾天便回京了。」

國師元乜了他一眼道:「知道了,今晚動手….」

「新的身體替我找好了嗎?這廢物撐不了多久了。」

男子卻嗤笑道:「你怎麼不直接殺了衛湫然用他的身體呢?多俊啊,還附贈金丹一顆呢。」

國師聲冷厲道:「你是故意來噁心我的嗎?!」

說完他還摔了一個杯子過去。

男子把頭輕輕一歪便躲了過去,笑道:「好好好,幹嘛要扔東西啊~」

「今晚要幫忙嗎?」

國師元眼眸閃了閃,「幫我看著她就好。」

男子笑容一滯,譏笑道:「從來只有她殺別人的份,你還怕別人殺了她不成?」

「不是,我不希望她看到…」國師元微怒道:「你聽到沒?!」

男子煩躁地應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儘力。」

入夜。

「每次路過這冷宮都覺得涼颼颼的,真是瘮人。」一個巡邏的侍衛不滿地和另一個侍衛說道:「你說咱兄弟倆咋就這麼倒霉?分到巡邏冷宮這邊來了…」

「啥倒霉,咱倆沒塞錢唄。你看他們那些塞了錢的,哪個會分到這些個晦氣地方?」

「嘻嘻嘻….」

「你笑什麼?你還有心情笑?!快點巡完這塊兒快點走了!奶奶的,老子的雞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另一個侍衛卻一臉茫然地說道:「我沒笑啊…」

「你耳朵有毛病吧?」

他的臉色僵了一下,搓了搓手臂,拉著另一個人快步離開,「走走走,這地方太邪門了。」

兩個巡邏侍衛正欲離開的時候,道路中間突然出現了一道漆黑的人影,看身量像是個小孩兒,看衣著像是個小皇子。

可當他們用燈籠一照過去的時候,小孩突然沙啞著聲音「哇」地一下喊了出來。

兩個侍衛見到那小孩如銅人一般,渾身都是血,連嘴邊也沾滿了鮮血,腿一軟,二人連滾帶爬地逃跑了。

「救命啊!!」

「救命!!!」

「有人嗎?!!!」

「冷宮鬧鬼了!!!」

一隻、兩隻、三隻……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小孩子』從冷宮跑了出來,不緊不慢地追在二人身後,就像貓逗耗子一般。

「快來人幫忙啊!!!」

「出事了!!」

二人本想去找救兵,可是身後的一大群『小孩子們』速度卻忽然加快了。

其中一個侍衛深吸一口氣說道:「我拖住它們幫你爭取機會逃跑,你去找人幫忙,讓人稟報皇上!快!」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再這麼啰里吧嗦的咱倆都得死!快走!」說完他便轉身迎戰。

另一個侍衛喉嚨緊了緊,隨即咬牙跑開了。

他邊跑邊大聲求救,由於冷宮位置比較偏遠,他跑了好一會兒才見到另一隊巡夜的侍衛。

他的喉嚨幾乎發不出聲音來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冷宮…救命….告訴….皇上…」

領頭的侍衛不悅道:「救什麼命?冷宮都是一群棄妃而已,你也不看看現在都什麼時辰了?擾著皇上休息了你來負責?」

「去去去,該忙什麼忙什麼。」

那侍衛一臉怒容,這可是自己那兄弟用命爭取出來的時間啊!那些怪物現在正從冷宮湧出來啊!

他又開口向那領頭的侍衛求助,可沒曾想自己求助不成卻被反踹兩腳。

「你!」他捂著肚子站了起來,敢怒而不敢言,隨即狼狽地離開繼續去找他人相助。

當他跑到御花園的時候,國師元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這火急火燎地是要幹嘛?」

那侍衛啞聲道:「冷宮..鬧鬼…救命…」 「對了,醫生說你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