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趙敏抽搐了一下身子,這才反應過來,一個機靈推開錢多多“怎麼是你?禽獸!我小姨呢?”說完又轉身撲向了甜心怡,緊緊抱住了甜心怡“小姨,我被警局開除了!”淚水流到了甜心怡肩膀上。

“咱先回家,回家再慢慢說。”甜心怡輕輕的拍打着趙敏後背,目光卻看向了錢多多。

這眼神,太詭異。

尤其是嘴角的微微上揚,讓錢多多心虛了起來。

難不成這小姨看出什麼來了? 從警局回別墅的路上,趙敏講述了在警局遇到的情況。

甜心怡聽後也是咬牙直罵,錢多多就坐在後排靜靜的看着不說話,甜心怡時不時回頭看錢多多一眼,眼神中帶着別的意思,讓錢多多一項鎮定的心理都起了一些波動。

回到別墅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晚飯也都坐好了,林天雅正坐在餐桌上等待三人。

錢多多衝衝的吃過飯就回了房間,他實在受不了甜心怡那副我什麼都懂的表情。

吃過飯後,甜心怡和林天雅正坐在大廳安慰趙敏的時候,趙敏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董局!”趙敏輕聲問好,聲音聽不出一絲波動。

“嗯,你現在在哪?”董聖坤淡淡開口“給你的文件你看了?”

“沒有啊,怎麼了董局?”

“找個沒人的地方,打開文件,電話別掛,我給你說。”董聖坤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今天的事情,我只能說抱歉,我有我的苦衷。”

“沒事董局,我很好!”趙敏強擠出一個笑容,隨後起身從一旁拿過包包,將文件拿出來,起身走向了二樓。

大廳內的兩女大眼瞪小眼,都迷茫了?

趙敏進了臥室之後,直接將門給鎖死了,然後打開文件,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通知,趙敏一愣,趕緊看向別的文件,看了足足有十多分鐘,趙敏將電話放到了耳邊“董局,你的意思是?”

“沒錯,這就是你的新任務。”董聖坤“呵呵”一笑“你放在警局的東西我都會替你好好保管,你還是一位合格的人民警察。”

“董局,我..”趙敏眼淚流了下來,捂嘴痛哭了一會後才說道“對不起…”

“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今天在這麼多人面前讓你收了那麼大的委屈,唉…”董聖坤嘆了口氣“我想你能理解的,這麼做肯定有這麼做的原因,等你這次任務圓滿完成回來,一隊由你帶。”

“謝謝。”

此時的趙敏除了這兩個字她已沒有其它話可說。

“任務不是那麼簡單,隱藏好你的身份,千萬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是。”趙敏站直了身體,恭敬的敬了一個禮“我一定圓滿完成任務。”

“好,必要時候可以告訴那個錢多多,讓他多幫幫你,那小子,背景不簡單,應該是特種部隊退役的。”

“是。”

“就這樣,以後不要再聯繫了。”

“是。”趙敏恭敬的說道,掛斷電話,將手機卡扣了出來,折斷丟進了垃圾桶,然後將文件內夾着的手機卡放進了手機,擦開臉上因感動而出的淚水,開門走出了房間。

當趙敏來到一樓的時候卻發現甜心怡和林天雅竟然不見了。

在趙敏上樓沒多久之後,甜心怡就忍不住的將趙敏在警局門口的舉動告訴了林天雅,兩女商量了一下就衝進了錢多多的房間。

此時錢多多已經被兩個看賊一樣的眼光盯了近半個小時,他愁的眉毛都連成一條線了,心理的最後一道防線被突破,坐在牀上,瘋狂的拍着牀大嚷“我說兩位姑奶奶們,你們到底要幹嘛,有事就說啊,這都看了我半個小時了!”

林天雅和甜心怡雙手環胸站在錢多多錢面前,一直在盯着錢多多看,一句話不說。

“說句話行不行,我到底怎麼了?你們這麼看我!”

“好吧,我承認我長的很帥,你們愛看就看吧,我要寬衣睡覺覺了。”錢多多說完之後就要脫衣服。

“你還要不要臉?”林天雅開口,聲音嚴厲,就像是老師訓導學生一樣“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對小敏又施展你的法術了?”

“臥槽,爲何這麼說?”錢多多早就料到兩女是因此事而來,也早就做好了準備,只是這一開口,他還是心虛了起來“你是說那件事啊,我也正納悶呢?”錢多多裝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隨即又變的YD起來“你說是不是趙敏看上我了?哎喲,多不好意思。”

“我呸。”林天雅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小敏那麼大的胸能看上你這種貨色?”

“……”錢多多無語。

事實證明,趙敏還真的從了他。

“錢多多。”甜心怡聲音甜美,溫柔,就像是母親教育孩子一樣“你就老實的交代嘛,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就說說你用了什麼法子讓小敏撲到你身上去了?”

坦白從寬,新疆搬磚,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錢多多撇了撇嘴,不再說話,你這種把戲糊弄糊弄三歲的小孩子還行!

趙敏在大廳內聽到了錢多多房間這邊有動靜,不由得一驚,難道天雅和小姨都被錢多多給那啥了?

趙敏走到了房間門口,抓住了門把手,猶豫了起來?

這樣進去是不是不太好?

這麼做會不會打擾到他們?

可是!

可是錢多多是我男朋友啊!

她們怎麼可以這樣呢?

趙敏臉紅了起來,心一橫,手上一使勁,打開門走了進去。

“哎,當事人,你自己說一下情況。”門開之後,錢多多立即大叫“趙敏,來來,你給大家說說今天你是怎麼回事?”

“啊。”趙敏愣在了門口,看着房間內的三人,臉更紅了。

兩女回頭看向了門口,甜心怡最直接,走到門口將趙敏拉了過來,摟在懷裏,指着錢多多說道“小敏你自己說說,是不是這個禽獸給你施了法術,讓你撲到他身上去了?你老實說就行,今天小姨在這裏,沒有人敢欺負你!”

“就是,就是,小敏,你說就行。”林天雅挽起了袖子,一副就要教訓錢多多的架勢,惡狠狠的說道“今天小姨在這裏,還能怕這個禽獸欺負了你不成。”

此時誰都沒想到,在前兩天的時候,剛被錢多多虐過!她們都沒記住,只記住了將錢多多踹下水。

三女匯聚,如此美景,錢多多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

真是三女一臺戲啊!

趙敏臉上氵朝紅,低着腦袋小聲說道“當時..當時我認錯人了,我一激動就把錢多多當成小姨了。”說完就開始揉搓衣角,樣子甚是可愛。

“真的假的,你…”

“哎呀,你看看當事人都這麼說了,你們還懷疑幹啥?”錢多多笑嘻嘻的說道“趕緊出去吧,我要睡覺覺了。”

“睡,睡,就知道睡,早晚睡死你。”林天雅惡狠狠的罵了一句,退出了房間,趙敏和甜心怡緊隨其後。

既然趙敏都這麼說了,她們自然不會再懷疑什麼,陪着趙敏到了二樓,繼續安慰趙敏,後者猶豫了很久,還是沒有將事實告訴兩人。



送走兩位姑奶奶之後,錢多多長嘆一口氣,下牀把門鎖死,再次躺到了牀上,一支胳膊墊在腦袋下,回想着今天的事情。

臉上的表情變得YD起來。 夜幕降臨,錢多多緩緩睡了過去,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也很滿足。

有吃有喝,有個房間好好的睡覺,在錢多多眼裏就是幸福。

什麼是幸福?

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怪獸?這只是小孩子眼中的幸福罷了。

數錢數到手抽筋,睡覺睡到自然醒,憋急時尿出來,高氵朝時射出來,這纔是有錢人眼中的幸福!

夜幕降臨,對於有些人而言,美好的一天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張猛坐在位於市中心的“紅塵酒吧”角落的沙發上,腦袋隨着音樂輕輕搖擺,他身旁坐在好幾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各個大金鍊子小手錶,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四哥,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張猛看着坐在沙發角落的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說道,語氣略帶恭敬又帶有些玩世不恭,把玩着手中的酒瓶,臉色陰沉。

“已經按照張少說的做了。”這個叫做四哥的男子笑了笑,端起桌上的一杯啤酒,一口而幹,隨後指了指站在身後紅毛和黃毛“他們兩個已經去摸過底了,見到了那個錢什麼多,現在就跟着廢人一樣,沒啥危險,倒是他身旁有個女子,身手不錯。”

“身手不錯的女子?”張猛摸了摸眉頭“是不是很高,身段很好,長的也挺漂亮。”

四哥一愣,隨後轉頭看向身後,兩人知道自己可以說話了,這才恭敬的說道“是的,張少,從功夫上看上,好像是跆拳道。”

“是林天宇的妹妹,那個女人不能動。”張猛皺起了眉頭“就那個錢多多,我不給你規定時限,你盡力。”張猛手往後一擺,身後的人立即提出來兩個箱子,送到了四哥面前,打開,紅彤彤的鈔票出現在眼前

“這二百萬是預付,事成之後,還有十倍的錢給你們。”

“哈哈。”四哥翹着二郎腿大笑,拍着手掌說道“張少就是張少,這件事你放心,我會盡力爲你處理。”

“不要動林天雅,林天宇的能力就連我都招惹不起。”張猛提醒道“錢多多也不一般,一定要找準時機,實在不行就撤回來,咱們還有別人要去處理。”

四哥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淡淡的說道“我會用我的方法去辦成事情,不用你提醒。”

“對了,還有幾個小片警..”

“我只做好這一件事情。”四哥擡手打斷張猛“條子我們的人不敢動的,除非我們都不想活了!”

張猛一愣,隨後笑道“可以理解,那就這樣,我還有事,先回去。”張猛起身,走出了酒吧。

“不送。”四哥笑了笑,打開面前的箱子,從裏面拿出兩疊丟給了身後的紅毛和黃毛“你倆先去忙吧!”

“是,四哥。”兩人點頭,轉身離開。


酒吧內響着勁爆的音樂,被稱爲四哥的年輕人坐在沙發上靜靜的數着箱子裏的老人頭,臉色並不是怎麼好看。

就在這時候,一女子做到了四哥的身旁,玉手打在四哥肩膀上“你真的要去殺了黃市首富千金的保鏢?”

“有錢賺,怎麼不能?”四哥轉頭看着女子“玉姐,這麼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瞭解我,從她離開之後,我一相都是看錢辦事的!”

“可那是保鏢!保鏢你懂不懂,他們都是冷血人物,身手遠遠超過你,如果這次出了意外,你這些年的努力就白費了。”

“功夫再好,一磚撂倒。”四哥站了起來“把錢拿走收着吧,這段時間我不會動手的,我要回LS一趟。”

四哥撂下一句話,走向了二樓,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包括坐在沙發上的一手培養起四哥來的玉潔。

所有人都知道,黃市首富如果真的發起飆來,單單用錢就能把黃市的這些小混混大混混給砸死。

四哥自然知道。

張猛同樣知道,他的算盤打的很好,用黃市地下勢力領頭者四哥的手幹掉錢多多,林天宇再幹掉四哥,簡直是一舉兩得。

當他從自家情報人員手中得知他殺人被破案的原因是因爲錢多多的時候,對其恨之入骨,可是自己又幹不掉他,更沒有殺手敢接這個任務,只得找在短短几年就發展起來的地下勢力統治者。

張猛去了另一家酒吧,鑽進了舞池,一邊盡情的發泄,一邊尋找今晚的牀伴!

對於有錢人來說,這注定是一個無眠的夜晚。

錢多多雖然連自己有多少錢都不知道,但不看否認,錢多多也是個有錢人,只是他不屬於這一類。

第二天,天矇矇亮,張猛剛剛睡去的時候,錢多多就已經起牀開始在庭院內用一隻手倒立了。

他必須變的更強大才能打敗那個可以變異的一號。

錢多多從早上一直倒立到了中午,才被甜心怡叫去吃飯。

吃過飯,錢多多就讓甜心怡帶他去醫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