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它怎麼就契約了一個這樣的宿主啊?

這是要出人命的好嗎?

【神仙姐姐,你——嗶——】

旺財號的聲音直接被不爭給屏蔽了。

對,屏蔽。

旺財號感覺自己發不出聲音了!

啊啊啊!

我家神仙姐姐是怎麼做到的?

#我家宿主總有我不知道的技能,並且越來越多#

君陌在倒下的瞬間,便已經閉上了眼睛。

剛剛的摔倒,是他故意的。

不爭的手,在君陌的臉即將砸到地上的時候,攔住了他的腰。

不爭嘆氣,重新將人抱起來。

「下次,不許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沒有發現他故意的?

不可能!

我是誰?!

花了快兩個小時,不爭才抱著君陌從半山腰上下來。

一路上她沉默不語,臉色黑沉黑沉的。

「爭爭姐姐,你……怎麼會來這裡?」

山腳下,精緻的少年被放在一塊石頭上坐著,不爭在一旁大喘氣。

別看上路上沒啥表情,現在的她感覺自己快要累成狗了。

真的是比做賺功德值還要辛苦。

想到這裡,不爭目光冷冷的望向少年。

如果這一世,他還不將傳家寶乖乖交出來……

「君陌。」

這是不爭第一次,這麼正式的叫他的名字。

少年揚起小臉,精緻的五官,亞麻色的短髮在月色的襯托下,泛著柔和光。

「爭爭姐姐。」

「你的傳家寶,送給我好不好?」

「???」少年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傳家寶?」

望著這樣的他,不爭臉色漆黑。

不給她!

果然是個小沒良心的!

救了他的命,一個物件都不願意給她!

「???」摸不著頭腦的君陌,眼睜睜的看著不爭重新將他抱起來。

還瞪他,凶他,不許他說話。

他,他只是不知道她口中的傳家寶是指什麼罷了?

畢竟他家老頭子的收藏品很多。

隨隨便便一件,都能當傳家寶了!

第二天一早,『君家小少爺被搶』的消息,鋪天蓋地的覆蓋各大新聞的頭條。

文章內容各不相同,但宗旨只有一條:君家小少爺是被一個女人搶走的。

採花賊!

女採花賊!

而此時被冠名『女採花賊』的不爭,正躺屍在一家小旅館中,一根手指都不想動,懷中還依偎著一精緻少年。

凌晨三點,她才抱著君陌找到這家小旅館。

看到小旅館的時候,不爭臉上的表情簡直能用『驚喜』來形容了。

開好房間,她便迫不及待的將君陌放下,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洗漱,躺下。

個人衛生,很重要。

【神仙姐姐,你都不管你的『傳家寶』了嗎?他還受著傷呢?】

不爭:不死就行!

凌晨四點,正深陷夢鄉中的不爭感覺身旁有異樣,黑暗中,豁然睜開眼睛。

「君陌?!」看到熟悉的少年,她眉頭緊蹙。

「爭爭姐姐,我一個人害怕,睡不著。」已經成功躺到床上的少年,伸手緊緊的抓著不爭的衣擺,小臉上寫滿了『別趕我走』的樣子。

弱小,可憐,又無助。

不爭在黑暗中死死的盯著少年,見他看上去還算是個安生的,便閉上眼睛繼續睡覺了。

沒一會兒,屬於她平緩的呼吸聲便傳入到了一旁少年的耳中。

「爭爭姐姐,你果然是我的小太陽。」

總是能在黑暗中,給予我溫暖!

論咸魚的自身修養 這一次,你逃不掉了!

從抓著女孩的衣擺,再到輕輕的抓住她的手,再到……慢慢的依偎到她溫暖的懷中。 「嘭——」

「就是這裡,他們昨晚要的便是這兩個房間!」

不爭是被嘈雜的聲音吵醒的,一睜眼便看到了大批的人。

為首的是一白髮蒼蒼的老者,手中還拄著拐杖。

老者的身後,不爭看到了昨晚教訓的某些人,接著就是大批的記者和閃光燈。

不爭皺眉,下意識的摸向了懷中的少年,將他護住。

不爭的這個舉動被無數閃光燈記錄下來。

接著,她就被帶到了警察局。

罪名是『誘拐』、『搶劫』!

面對警察的詢問,不爭拒絕承認自己入室搶劫,搶的還是人。

「白不爭,我勸你乖乖認罪!」

負責審問的警察已經開始不耐煩。

事實擺在眼前,並且被抓了個現行,沒想到眼前的女孩還拒不承認?!

君家,沒告她強『奸』罪已經算好的了。

沒想到,犯人這麼固執!

不爭:「我沒罪,你讓我承認什麼?我是去救人,不是搶人。」你們是沒看到當時少年的情況。

還有那群家僕,沒一個好的!

「白不爭!」負責審問的警察一聲大喝。

在他看來,這些全部都是面前這個女孩的託詞,是狡辯。

負責審問的警察,準備嚇唬一下面前女孩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便被外面的敲門聲打斷。

一個年輕的警察跑過來,在負責審問不爭的警察耳邊低喃了幾句話,負責審問的警察臉上露出驚詫的表情來。

白不爭無罪?

君家存在家暴?

法醫已經鑒定過君陌身上的傷?!

年輕的警察離開,負責審問不爭的警察,臉上的表情複雜。

「……好了,你可以走了。」

為什麼負責審問不爭的這位老警察,對她很不耐煩,還不是因為他看過網上關於白不爭的消息。

女孩年紀輕輕的,沒想到那麼有手段,炒作自己竟是沒有道德底線!

不爭最近忙著做好事,換地方做好事,所以就忽略了網上對於她的消息。

自從第一次,她做好事被爆是炒作之後。

簽約代理老婆(全) 後續這半個月中,她就像是被人給盯上了,只要她還做好事,就會被人給曝到網上。

她堅持不懈,網上關於她做好事的消息就接連不斷。

網上有人惡意的引導,還有那些被不爭幫助過的人,時不時的『自曝』一下,不爭的名字是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

甚至是她的臉,不少的人都認識。

有的時候,不爭走在路上,都會被人指指點點,幸好她不在意。

並且選擇幫助的人,全部都是真心需要幫助的人。

至於後面,他們為什麼會在網上那麼『自曝』,不爭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她只要知道,她得到過屬於他們的『功德值』就好。

也正是她這種『不解釋』『沉默』『仍繼續做好事』的態度,讓網上對於她的非議,越來越多。

罵她的多,可罵她的人中,也多了一小股,替她辯解的人。

當然,愚民還是很多的。

特別是像負責審問不爭的這個老警察一樣,了解事情只了解一半,或者只看標題的『標題黨』,自然而然的就會對她產生誤解。

覺得她是壞女孩,心思惡毒。

遇到事兒,自然而然就覺得她是那個惡的。

不爭走出警察局,圍在外面的記者還沒有全部離開,她一出來,立刻就被團團圍住了。

「請問白小姐這是看上君家小少爺了嗎?那之前和君少解除婚約的消息是真的了?白小姐這是移情別戀了?」

「請問白小姐知道現如今網上對你的評價嗎?你的影響這麼惡劣,白小姐還要繼續炒作下去嗎?」

「請問白小姐的擇偶標準是什麼?是不是只要長得好看,你都要不擇手段的將對方弄到手!」

記者們的話筒都要戳到白不爭的臉上了,嚇得她趕緊後退。

可怕可怕!

她退,記者們進。

直到,一雙漂亮,卻被包紮的手,擋在了不爭的臉前。

「爭爭姐姐沒有移情別戀,是我單方面喜歡她!」

「爭爭姐姐最善良了,網上的事情我會請律師給造謠者發律師函!」

「如果君凌炎不接受解除婚約的事情,我君陌在此,向他發起公平競爭的挑戰!」

不爭的身前,瘦弱卻比她還高出半個頭的少年,一臉堅毅的對記者說道。

接著便帶著不爭離開了記者的包圍圈。

「!」不爭氣不順。

剛剛多好解釋的機會啊,她竟然就這麼錯過了?

她不喜歡君凌炎,也不喜歡君陌。

她做的好事,公道自在人心!

「旺財,你剛剛怎麼沒有提醒我?」

【神仙姐姐,『做好事,公道自在人心』沒問題,可你不喜歡君陌,可不能隨隨便便說。】

你不喜歡君陌,你自己沒有點B數嗎?

真香定律懂不懂?

「說了會怎樣?」不爭不以為然。

【神仙姐姐你還想不想要『傳家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