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君站在戰艦上,眉頭皺的更緊了,不過讓他慶幸的是,沒有看到猛牛他們的屍體,這就說明他們很可能還活著。

喬君看著周圍白茫茫的一片景象,眼神越來越犀利,不知道怎麼的,他總感覺壓制他神念的那股力量,跟這周圍的白霧有關。與其說這裡的空間詭異,還不如說這裡的白霧詭異。

喬君的的腦細胞在極速運轉,很快他的身體化作一道殘影,直入蒼穹,周圍的白霧很快將他包裹住,喬君將一身實力發揮到了極致,『乾坤衍生決』運轉之際,他的胸前位置,兩隻手掌開始醞釀真元,漸漸的,兩隻手掌之上恐怖的真元如同兩股龍捲風在圍繞,可怕的氣勢在四處蔓延,肆虐,周圍的白霧在這股氣勢之下,開始自動崩散,消退,恐怖到了極點。

轟轟轟!終於,喬君發威了,他雙掌對著周圍的白霧連續轟出數掌,使得這裡一片炸響,好似無數顆炸彈連續爆開了一般,可怕到了極點。

隨著數掌轟出,白霧直接被打散開數百米之遠,同時,喬君的神念橫掃了出去……

「哼!果然是這白霧搗的鬼!且看我如何將你震碎!」喬君飛落到戰艦上,看著周圍的漆黑空間,冷哼了一聲。

他的神念可以輕而易舉的掃進這漆黑一片的空間中,因此他也能清晰的看見這漆黑空間中的一切。

「小娃娃!你簡直是在找死!」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冷哼聲從周圍的空間中傳了出去,這聲音加持了宏厚的內力,傳來之時,這裡面的空間都在震顫崩碎,白霧更是在大面積大面積的消散。

這聲音震懾力極強,使得喬君耳膜生疼,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蒼老的洪亮餘音還未落,漆黑一片的空間之中,突然冒出一隻恐怖的真元大手。

這大手遮天蔽日,氣勢磅礴到了極點,壓下來之時,好似一塊巨大無比的石頭即將要從天空掉了下來一般,非常恐怖。

大手剛出現的瞬間,這裡所有的白霧都在崩潰,整個大海都在向它俯首稱臣!

與此同時,大手之上一道道恐怖的法則力量和恐怖的元力開始環繞……

而後這隻大手直接對著懸浮在海面上的戰艦,無比強勢的橫空壓了下來!

轟隆隆!

大手上的力量無比恐怖,橫壓下來之時,恐怖的威壓震撼八方,就連虛空以及白霧都在自動開裂,破碎,那無可匹敵的氣勢駭然到了極點。

喬君有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極大的恐懼,他萬萬沒想到這大手竟然這麼恐怖,光一縷氣勢就將他鎮壓住了,而他就算爆發全部的實力,也根本無法動彈半步。

喬君現在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嚇的神色大變,後背,額頭上以及腦門上都驚出了冷汗,內心深處更是驚恐到了極點,他有種碰到末日降臨的感覺!

這大手的恐怖,讓他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靈魂的驚顫,似乎要從自己的身體之中掙脫而出!

喬君驚恐萬狀,閉眼不敢看這恐怖的一幕,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肯定死定了。

就算他心智再堅定,可他仍然還是一個少年,這種恐怖面前,試問誰能不恐懼?

「哼!時空老二,你簡直就是在找死!敢對君兒出手,老夫今天讓你碎屍萬段!」

正當喬君被嚇得不知所措,六神無主之時,一道更為洪亮,內力更為深厚的蒼老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這聲音滾滾,就連大海都經受不住他的壓迫,開始沸騰,翻滾起來。

蒼老的洪亮餘音還未落,虛空之上,突然再次冒出一隻恐怖的真元大手,這大手同樣遮天蔽日,但氣勢卻被之前的大手,恐怖了不知多少倍。

喬君在看到這隻大手的時候,臉色更是震驚無比,因為這隻真元大手好比是整個虛空,橫掃過來之時,之前的那隻大手竟然主動破碎,被橫掃過來的那隻大手上的無可匹敵的氣勢壓迫的寸寸斷裂。

轟!最後隨著一聲炸響,在半空中,那隻大手直接被轟成了虛無。

很快,虛空之中傳來一道咬牙鐵齒的聲音。

「醉酒仙人,你TMD的有病吧?敢管老子的閑事!」

「時空老二,二十年前,老夫放你一馬,如今你卻到這裡為非作歹,還要加害於帝尊的後人,難道你想讓帝尊大人滅你九游派嗎?」

「帝尊大人的後人?他怎麼可能是帝尊大人的後人?」

「他還沒有開啟帝尊血脈,如果一旦開啟帝尊血脈,他將會成為帝尊門的少主!老夫勸你一句,趕緊撤去時空陣,然後把抓來的人,全部放走,否則我將這件事稟報於帝尊大人,告你不遵守帝尊門的規矩,為禍世俗界!」

「好好!醉酒仙人,老子今天算認栽!」 黎明的曙光就像女神的一雙小手輕輕揭開黑色的大網,漸漸露出晨時的日光。

無心海再次迎來新的一天,海面上依然是波濤洶湧,依然是海鷗群飛,天空依然是晴空萬里。

喬君背負著雙手,靜靜的站在戰艦上,陶醉似的呼吸了幾口海水散發出來的獨有沙灘氣息,隨機俊俏的臉上掛滿了疑惑,眉頭也是緊皺起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在想什麼?」慕容雪扛著一把狙擊步槍,踩著優雅的腳步,輕輕來到了他身旁,一雙靈動而冰冷的美眸望向了遙遠的地平線。

那裡朝霞映紅了整個海平面,而太陽就好像是從海里升起來的,美麗極了,讓人有種心曠神怡之感。

「我似乎忘記了很多東西!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喬君也望著遠處的地平線,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們進入了白霧裡面之後的事情,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慕容雪抿了一下唇瓣,表情顯得很是疑惑。

此刻,朝霞的輝光灑在她那張絕美的俏臉上,看起來美艷動人,又婀娜多姿。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應該是被人抹去了一些記憶。而這些記憶,恰恰是抹去我們記憶之人不想讓我們泄露出去的。」喬君道。

「抹去記憶?這怎麼可能?」慕容雪震驚的問道。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她還是頭一回聽。

「我曾聽我師父說過,當修為到了一定的境界,有些大能甚至可以隨意篡改別人的記憶,包括抹去記憶!我想我們應該是遇上了修為遠高於我的人!」喬君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們知道的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這才被抹去記憶的。那他們怎麼不幹脆殺了我們?」慕容雪立刻問出了喬君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

「這…我也不知道,這一切只是我的推測罷了。我之所以這麼推測,那是因為我的腦海中空缺了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就好像是憑空拿走的,如果不是被人抹去的,我自己怎麼可能會丟失自己的記憶?早上我們一早起來,就已經在戰艦上了,而我們之前進入白霧裡面的所有記憶,所有人都想不起來了,大家都說我們可能做了一個相同的夢,這怎麼可能呢?反正我是不相信我所看到的都是夢!」喬君道。

聞言,慕容雪低下頭,微微想了一下,才說道:「你啊,別糾結了,我們不是好好的嗎?能活著就是最好!想這麼多,自己會很累的。雷神,你要答應我以後不要單獨離開好嗎?這樣我……我們會很擔心你的!」

慕容雪說到最後一句話時,本來是想說「我很擔心你的!」結果硬生生的改成了我們!

喬君扭過頭來,愣愣的看著她,「百合姐,今天你說話咋這麼溫柔呢?不過我喜歡你現在的這個樣子,整天冷冰冰的,我都不敢跟你說話呢。」

慕容雪仍然低著頭,一雙玉手死死的握著狙擊步槍,臉紅的快成了熟透的蘋果,心跳也在這一刻不由自主的加速了,「你你你喜歡就好!我我以前真的那麼不近人情么?」

「不是不近人情,而是你太冷靜了。給人的錯覺就是不近人情。所以我也就很少跟你說話了。不過現在的你,由內而外散發著一股淡雅脫俗之氣,就好像是真正的百合花一樣,平凡之中帶著獨特,獨特之中透著聰慧。」喬君再次看向遠邊的海平線,淡淡的道。 重生六零:農女種田有空間 而他並沒有看見慕容雪那緋紅之的臉色。

慕容雪注意到喬君回過頭去了,這才抬起頭來,這時她臉頰兩旁一縷髮絲隨風飄動,她撩了下髮絲,一雙美眸看向大海,用極其揉動的音調說道:「雷神,這是我聽到的一句最好最美的評價,謝謝你這麼懂我,這麼了解我,我還是頭一次聽人這麼誇我!知道嗎,我好開心,讓我對你有了一種特別的感覺!難以忘懷的感覺!」

慕容雪低著頭,心跳劇烈加速,如果可以,我願意做你獨一無二的慕容雪,不管海枯石爛,還是海誓山盟,我都對你不離不棄,不是有句話么,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喬君沒有聽出慕容雪說的「特別的感覺和難以忘懷」之中的暗示之意,他笑了笑,「百合姐,你不用謝我,那時我的肺腑之言! 墨先生,你的狗糧又撒了 而且這也是現在最真實的你!不過你很奇怪呢,什麼是特別的感覺?為什麼要難以忘懷?」

慕容雪聞言,有種極度奔潰的感覺,她原地暗暗跺了跺腳,隨機冷冰冰的留下幾句話,「沒什麼,那都是我瞎說的。跟你木頭獃子說話,我費勁!」而後直接轉身氣呼呼的走進了船員艙里。

喬君滿頭霧水,「這百合姐怎麼突然生氣了?」隨機也跟著走進了船員艙室。

「百合,看你臉色很差啊!誰惹你了?」黑子看到慕容雪走了進來,便走過去問道。

「沒有人惹我!」慕容雪冷冰冰的說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去。

黑子走到她面前,低著頭看著她,突然問道:「百合,你有男朋友嗎?」

慕容雪瞥了一眼走進來的喬君,冷冰冰的說道:「沒有!」

黑子臉色一喜,厚著臉皮道,「百合,你長得這麼漂亮,應該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了。要不這樣吧!你考慮考慮我,怎麼樣?」

慕容雪詫異的看向了黑子,隨機冷冰冰的回了一句,「不怎麼樣?」

黑子繼續厚著臉皮,不顧及這裡其他作戰人員古怪的眼色,繼續道:「我自參軍以後,從來都沒有答應過其他女兵的追求,不過這次我對你確實真心的。你能答應我的追求嗎?放心,我不會對你死纏爛打,我會拿命去保護你!況且我發誓,今後只喜歡你一個人!」

慕容雪不知道怎麼了,聽了黑子如此坦白的話,心裡莫名的煩躁起來,如果是喬君跟他說這樣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而這個人雖然厚著臉皮說這樣的話,她卻認為對方是在開玩笑。

看著黑子那真誠的眼神,慕容雪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她不該甩手走人,因為她不應該把這種脾氣發在自己心愛的男人身上!

慕容雪扭過頭看向喬君,可是喬君已經不在船員艙了!

難道他生氣了嗎?

慕容雪心裡莫名的慌亂起來! 駕駛艙內。

喬君站在韓刀月後面,看著她熟練的操作,笑問道:「鳳凰,現在戰艦應該按照規定的航線前進了吧?」

「嗯!大概三個小時,我們應該會到達無心海的中心區域。」韓刀月點了一下頭說道。

「三個小時?嗯,不如你休息一下吧?讓苦瓜來駕駛。你已經快駕駛了五個小時,疲勞駕駛很容易傷身體。」喬君想了一下說道。

韓刀月眨了一下眼皮,眼皮確實有些沉,隨機說道:「也好,我正好有話跟你說。」

這時,慕容雪正好站在喬君身後,兩人的對話,被她聽的清清楚楚!她的臉色有些卡白,隨機悄悄的退出了駕駛艙。

出了駕駛艙,慕容雪失魂落魄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她小聲自言自語,「雷神,你們兩個難道是一對嗎?」

一分鐘后。

戰艦的甲板上。

「說吧,你想跟我說什麼?」喬君看向韓刀月問道。

「雷神,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韓刀月盯著喬君,問道,看的出她的神情很是緊張。

喬君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眼神,以前或許會心跳臉紅,但現在他除了不適應外,沒有別的什麼感覺。

他看著韓刀月的眼睛,想了想說道:「要我說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我還真說不出來,因為我從小到大很少接觸女孩子。所有有關感情方面的問題,我之前一直都不怎麼懂。不過,如果非要讓我選一個女孩子的話,我肯定會選死心塌地愛我的那個女孩。

我曾聽師父說過,曾經有五個絕世美女一起愛上了他!

一個溫柔賢惠的打工女,一個善解人意歌手,一個保守而又死心塌地對待他的教學老師,一個一派之主卻又被門派規矩約束不許婚嫁的絕世佳人,一個因為得不到他的愛而甘願放棄億萬家產出家做了道姑的富豪!

她們每一個人都和師父有著一段不堪回首的精彩故事。師父年輕的時候,不僅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而且又是一個花心之人,對待女人從來都不會坦露心聲,玩過了就將她們忘記。

自他背井離鄉到孤獨終老,師父終於後悔莫及,他告訴我,男人花心沒有錯,但不能辜負全心全意愛你的女人。他還說,全心全意對心愛的男人付出愛情的女人,她不嫌棄你窮,不嫌棄你沒有房,更不嫌棄你沒有鈔票。她只在乎你對她的愛到底深不深。

如果在乎這些外在的女人,要麼她本身追求物質生活,要麼她對愛情帶有敷衍的態度,這樣的女人可以愛一時,不能愛一生。

呵呵,這或許就是師父一生的最後一次感嘆吧,等到孤獨的時候,拿什麼給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韓刀月第一次聽喬君說這麼多話,她聽著聽著,不覺間,深深的被故事當中的主人公所吸引了進去,直到喬君說完,她才從故事中回過神來。

隨機,她看向喬君,問:「我認為你師父應該是一個傳奇人物,五個絕世美女同時愛上了他,這就說明他有著吸引女人去付出愛情的極大魅力。說真的,那五個女人雖然沒有得到她們想要的結果,可她們是無怨無悔的。你師父雖然沒有跟任何人結婚,但他內心的煎熬誰能理解?當他一個人的時候,那些往事會不由自主的在他腦海中閃現出來,他想忘記,真的很難!」

「是啊,我師父一個人的時候,總是不停的喝酒,直到醉意上心頭,才罷休。我看著他老喝悶酒,心裡也不是滋味。唉!不說了!」喬君說到最後,嘆了一口氣。

「如果現在有個女該愛上了你!你會接受她嗎?」韓刀月突然轉移話題,盯著喬君,直接問道。

「這個……」喬君突然想到了木蘭蘭,那個冰清玉潔,高貴冷艷的女人,他曾答應過她,要做她的男朋友!可是自己真的愛她嗎?她對自己是真心的嗎?

喬君突然煩難了,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韓刀月的問題。

「這個我需要深思熟慮了,才能回答出來。畢竟感情的事情,很複雜!」喬君想了想說道。

「你……」韓刀月不滿的瞪了一眼喬君,氣的快要跳腳,難道他就看不出我是在向他表白嗎?

這個榆木獃子!

難道本小姐非要說出來,你才明白過來?

「你…雷神,我實話告訴你,我叫你出來,就是想問,我要讓你做我韓刀月的男朋友,你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韓刀月終於鼓足勇氣冷冷的問道。

聞言,喬君直接傻眼了,這妞吃火藥了?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之前慕容雪是這樣,現在這妞也是這樣,難道女人都是善變的嗎?

喬君靈機一動,「鳳凰,難道你想全程直播嗎?」

聞言,韓刀月這才意識到,現在不是問這問題的時候,他們的鋼盔上安裝了針孔攝像頭。

「哼哼!」韓刀月跺了跺腳,扛著槍氣呼呼的跑進了船艙。

喬君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這妞幸虧還有理智,不然的話,就真的出醜了。

而且他現在確實不知道如何回答韓刀月的這個問題,畢竟他已經答應了木蘭蘭,如果再答應韓刀月,那他豈不是鋪了師父的後塵,見一個愛一個?

這讓喬君很糾結!也很無奈!

慕容雪靜靜的坐在船艙里,整張臉冷若冰霜,腦海中全是喬君和韓刀月一起走出船艙的畫面,她百分之百肯定喬君和韓刀月已經確定了戀愛關係,否則以喬君的聰明,怎麼可能看不出自己是在向他表白?

「百合,想什麼呢?我們馬上就要進去無心海的中心區域,那裡經常會有海獸暴動,一旦被我們遇上,我會全心全意的保護你。你一定要跟在我後面。」黑子來到慕容雪的身旁,低著頭看著她,自告奮勇的說道。

「不需要!」慕容雪冷冷的說道,不帶一絲感情。

「呵呵,百合,你不要這麼不近人情,拒人千里之外。我是真心喜歡你,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會追求你!」黑子語氣堅定道。 慕容雪被黑子糾纏的,已經忍不可忍,但看在戰友的份上,她忍著怒火併沒有發作。為了耳根子清凈一些,她便提起槍,看都沒看一眼黑子,直接走出了船艙。

黑子表情平淡,對於慕容雪的離開,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相信,遲早有一天,慕容雪會成為他黑子的女人,而且慕容雪會死心塌地的愛上他。

坐在最後面的狂霸將突擊步槍隨意橫放在胸前,眯著眼睛,看著黑子,眼裡不經意間,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鄙夷。

因為他早就發現,慕容雪暗戀喬君,這一點他是從喬君失蹤的那段時間,看出來的。慕容雪那焦急而擔憂的神色出賣了她。

可是這黑子自以為是,還想追求慕容雪,那不是白日做夢么?他一眼就可以看出,像慕容雪這樣的女人,對感情應該是很專一的,只要認定了就不會輕易更改。

狂霸還認為,慕容雪應該是那種從一而終的傳統女人,這樣的女人不僅會持家,而且還是那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賢妻良母。

至於船艙內的其他人,比如閃電,玄階中期的那名軍人,都在閉目養神,對於兩人的對話,他們雖然聽的很清楚,但礙於黑子的強大實力,他們即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任何錶情。

跟黑子一個軍區的那名軍人代號山椒,在新兵營的時候,他最喜歡吃山椒,因此,大家就一直稱他為山椒。久而久之,大家就習慣叫他山椒了。而他自己也很喜歡這個代號。

山椒一身實力在地階後期,在這艘戰艦上,他的實力比閃電還要強,不過他很低調,一直沒有和其他人結仇,也沒有跟其他作戰人員說過話。

黑子來到他身旁坐下,他微微抬了一下眼皮,說道:「隊長,我勸你還是放棄追求百合,她不是你的菜!」

「為什麼?」黑子平靜的問。

「因為她的眼裡已經有了別人!」山椒道。

「誰?」黑子的神色突然冷了下來。誰敢搶他的女人?

「雷神!」山椒說完這句話,便閉口不說了。

「MD!怎麼又是他!跟老子搶……」黑子說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山椒用嘴指了一下他的頭,他立馬意識到,這種有損戰友關係的話不能說,指揮部的所有軍官還在全程觀看呢。

兩個小時后。

喬君站在甲板上,目光銳利的盯著遠處的海平面,突然他的眼皮狂跳了起來。

此時的海面上,雖然看起來風平浪靜,但潛藏在海底的一場暴風雨很可能隨時來臨!

無心海自古以來,就有海獸群體暴動的事件頻繁發生,根據以往的歷史記載,每次海獸暴動,通常都是有目的性的。

海獸暴動一般都是為了激烈的生存競爭,它們有時候為了搶奪地盤,有時候為了搶奪豐盛的食物,有時候是為了強烈抵禦外來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