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語一臉驚訝的上前,「路宇琛,你搶我兒子的新娘幹什麼。」

他什麼時候對馮諾有不一樣的想法,自己怎麼沒有發現。

「你兒子的?」路宇琛的表現比她更加驚訝。「不是你的婚禮嗎。」

這下,喬語頓時明白,原來他以為這是自己的婚禮,所以過來搶婚。

而路宇琛搞清楚這一切都是誤會之後,氣的臉都青了。

昨天晚上,他聽路婷跟自己說,喬語正在國內舉行婚禮。

甚至在他的身邊一陣添油加醋,導致他腦子一熱,乘坐最早的婚禮過來搶婚。

結果……竟然是鬧了一個烏龍!

雖然出現了這麼一個不和諧的插曲,不過婚禮還是正常的舉行了下去,但是路宇琛這次,卻被他的妹妹給害慘了。

「我說你在國外待的好端端的,過來砸什麼場子。」喬語白了他一眼。「我給你訂了回去的飛機票,收拾收拾東西打道回府吧。」

就算是誤會,喬語心裏面也是格外的不爽,聽他這意思,自己的婚禮就要過來搶了。

自己還沒有怪他當初在自己失憶的時候趁虛而入,他還想給自己鬧這一出,他真的是……

喬語一時間,也想不出來用什麼話,來表達自己心裏面的憤怒還有無奈。

只見他嘿嘿一笑,「這不是誤會嗎,我來都已經來了,你就不能留我在國內多待兩天嗎。」

反正他回去也沒有什麼事情,留在這裡還能夠見見喬語,何樂而不為呢。

可是喬語卻毅然決然的拒絕他,「不能!」緊接著,親自給他送到了機場,看著他坐上飛機。

飛機上,路宇琛的臉色有些鐵青,要不是因為路婷多此一舉,自己也不會弄出來這麼尷尬的事情。

對於他這個沒呢,他一時間有些恨鐵不成鋼,自己沒跟梁景銳在一起,還想著讓自己跟喬語斷了念想。

等到他回去之後,看他怎麼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至於喬語為什麼那麼堅決的讓他回去,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的身邊有一個大醋缸。

送走了人之後,她回到家裡,一臉無奈的看著對方,「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

梁景銳十分討好的給她捏肩,「我給你準備了燭光晚餐,還有電影,我們出去吃吧。」

他心滿意足的笑著,拉著喬語出門,心中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路宇琛的存在的確對他們兩個人的感情沒有多大的影響,但只要一看到他,他心裏面就特別的不爽,所以飛機票都是他親自訂的,還是訂的最早最快的那一班! 「吃藥?」

夏熏溪不屑的看著夏熏染吐了一口唾沫!

「不就是想要看到我被這些人輪了嘛!就跟當初你一樣,你一直都想要報仇而已!我才不怕呢!反正我這也是爛命一條了,你們折騰吧,但是不要忘記了……總有一天你們會得到報應的!」

「報應?」夏熏染滿是譏諷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難道忘記了嗎?我這個人從來都不相信報應!以前你是有蕭閻雲護著,現在我看還有誰護著你!天道輪迴,你對我做的我今天也要你嘗嘗那味道,放心……」

夏熏染突然捏住夏熏溪的下巴,迫使著她的眼睛看著自己!滿是譏諷的說到:「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那滋味的!」

眼見著那些人拿出一顆白色的藥丸就要往夏熏溪的嘴巴里送,一直有任務的保鏢不由的有些著急!

少爺說了,不能讓她知道自己在保護她,更不能讓她知道她身體的情況,但是也不能讓她受傷!

此情此景,自己這邊也就一兩個人,可是對方人手眾多,還有她的身體……

r咬了咬牙,猛的一下撞開押住夏熏溪的兩個人,順勢拉著夏熏溪就一個勁的猛跑!直接往最艱難的山路跑去!

夏熏染見狀明顯也是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她身邊冒出來的這個保鏢到底是誰的人!不過這一份她怎麼也忍不住去!

看著呆站在原地的保鏢,忍不住怒斥到:「還看著幹什麼!還不快點給我追!」

看著那群保鏢一窩蜂的追了上去,只留下兩個身手最好的跟在夏熏染的身邊,旁邊伺機而動的另外一個保鏢眼中閃著算計的光芒!

悄悄的叢隱蔽的位置退開,從另外一個方向靠近路邊停著的車,趁著夏熏染進去休息的時候,利落的上車啟動揚長而去!

聽著外面的車聲,夏熏染有些氣急敗壞的從房間裡面跑了出來,年久失修的地壩包包坑坑的,踩著高跟鞋的她一時腳下不穩差一點摔到!

好在旁邊的保鏢手疾眼快,很快就穩住了夏熏染的身形,可是即便是這樣,夏熏染還是避免不了的扭傷了腳!看著那車尾燈,直接給身邊的保鏢說到:「找到人隨便你們怎麼玩,但是人不要玩死了,我要她生不如死!」

你以為傷了我就可以這麼簡單的全身而退嗎?你真是太好天真了!夏熏溪,雖然我不知道你身邊這兩人是誰派的,但是他們是因為你而死的,你要背負著這一份血債!

夏熏溪有些驚恐的看著身後受了重傷的男子,有些疑惑又有些焦急!

「他們馬上就要追上來了,你先在這裡躲好,不要出聲我去引開他們!有機會就離開這裡!」

「不用了,小姐!」

那保鏢拉住正要離開的夏熏溪,艱難的捂住自己正在流血的腹部,指著對面的公路說到:「從這裡一直往山下跑,可是看到一條公路,那裡有輛車,你坐那輛車先走!」

「那你呢?你為了救我……」

「保護小姐是我的使命,如今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我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見夏熏溪正木木的看著自己,那保鏢忍不住催促到:「快點走!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追上來的,到時候誰也走不了了!」

「可是你……」

「我受傷了,根本跑不快!如果小姐帶上我,只能是一個累贅! 妖精兩萬歲 到時候小姐被他們抓回去的話,一定會受到非人的待遇的!」

非人的待遇?

夏熏溪不由的覺得好笑,自己什麼時候怕過這些了!現在的自己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已!又怎麼能因為這具身體而害了一個年輕的生命呢!

「我扶著你!我們一起離開!」

「小姐!」

「你不要再說話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派來保護我的,但是我很感謝你為我捨身相救,你是願意為我付出性命的人,我怎麼可能留下你獨自求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r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夏熏溪,豪門子弟的命哪一個不比他們的命貴上十倍百倍!這種時候拋棄自己離開不是才是他們這些做大事不拘小節的風格嗎?

「好了!不要愣著了!我看前面有一個地方可以藏身,我們去那裡躲躲,就希望我們命長,老天爺不讓他們發現我們了!」

說到這裡,夏熏溪頓了頓,忍不住苦笑的看著r說到:「不過我這人命不好,一般老天爺都不保佑的!所以你要隨時做好死的準備!」

「r沒有完成任務,死是理所當然的!」

夏熏溪忍不住自嘲的一笑,看著夏熏染說到:「那我這個心狠的女人受到應有的懲罰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小姐是一個善良的人!」

r頗為感慨的看著夏熏溪有些不贊同她的話,忍不住反駁了一句!惹來夏熏溪的側目!只見她凄苦的一笑,竟然像是沒有聽到一般!

兩人一個受傷一個體力不支,行動有些緩慢,可是即便是這樣,兩人還是用最快的速度在旁邊的草墩裡面躲了起來!

不過片刻那些人就追了上來,看著這滿地的血跡,一步一步蔓延至草垛的位置,全部都小心翼翼的靠近!

剛打算查探的時候,下面刺耳的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響起,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有人上車了!

根本就來不及多想,一群人全部朝著那車沖了過去!浩浩蕩蕩的樣子,看上去還挺壯觀的!

偶爾響起的兩聲槍響讓夏熏溪不由得望著身邊r身上的傷口發獃!

如果剛才在逃跑的路上不是他突然衝過來撲倒自己,將自己護在身上,恐怕現在身上多了一個窟窿的人就是自己了吧!

這些人到底是夏熏染養的保鏢還是她丈夫擔心她的安全派來保護她的,她這樣級別的家屬有權利配備身上帶有槍支的保鏢嗎?

記得以前韓風寧的那一隊保鏢都是他好不容易申請下來,再考慮到他的身份特殊給配備的,那群人裡面也只有一人配拿槍!只是那人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而已!

可是她的身邊這幾人幾乎人人都有一把! 「路婷,你什麼意思!」一回到家裡面,路宇琛就直接找路婷算賬。

他就不相信,路婷對於這件事情一點都不知情,她絕對是故意的。

路婷聳聳肩,語氣格外的無奈,「哥,這怎麼能我呢,是你自己沒有聽我把話說完,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她不就是說了一句,喬語在國內舉行婚禮,可是她又沒說,這個是誰的婚禮啊。

話音一落,就看到路宇琛黑著一張臉,什麼話也沒說,直接回到了房間。

路婷冷笑一聲,繼而趾高氣昂的走了出去。

「我讓你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她雖然在國外,可是對於梁景銳那邊的消息,可是密切的關注著。

他們發生了什麼,都說過什麼話,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過這次,她有了另一個計劃。

「這是你要的東西。」

她接過文件之後,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沒有人知道她去幹什麼了。

第二天一大早,路老就收到了公司裡面打過來的電話。

「董事長,不好了,我們公司的機密文件不知道被誰給偷走了。」

就在昨天晚上,不知道誰潛入公司,偷走了那份文件。

而且,那個時候的監控也被人給黑掉了。

不過……

「我們在公司裡面,發現了這個東西。」

那個人雖然計劃縝密,可是耳朵上的耳環落在了地上。

路老看到那個耳環之後,臉色陰晴不定,最終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面。

「這件事情不許讓其他的人知道。」

雖然不知道那個人這樣做是為了什麼,但是他出於親情,並不想拆穿她。

這件事情不了了之,公司裡面紛紛猜測到底是誰偷了機密文件,弄的人心惶惶。

可就在這個時候,路老出事了。

第一個發現他的人,是他的女兒——路婷。

根據她口中所言,說是路老在打了一通電話之後,氣的心臟病發作,摔倒在了地上。

她看父親在書房裡面半天不出來,推開門進去才發現出事了。

雖然她急急忙忙的把路老給送到醫院,可在這之後,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路婷,爸都已經生病住院了,你怎麼還在外面玩。」

路宇琛對於她的舉動,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而路老雖然脫離了危險期,但是沒有辦法說清楚話。

在聽到路婷的聲音之後,表現的格外激動。

路宇琛見此,連忙安撫他的情緒,「爸。你放心,我會把她叫過來的。」

他心裏面也是格外的痛心,爸平時最疼愛的人就是路婷了,可是沒想到在關鍵時刻,她竟然不管不顧。

電話裡面傳來路婷格外不耐煩的聲音,「不是有你這個好兒子在他身邊陪著,還要我幹什麼。」

路宇琛還想說什麼,可是電話卻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她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在一旁聽著他們通話的路老,眼淚頓時從眼眶裡面流了出來。

沒過多久,他就收到朋友的電話,說是在機場看到路婷了。

她不知道要會國內做什麼事情,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路宇琛頓時火冒三丈,都這個時候了,她還在想梁景銳。

路婷回國之後,並沒有去找喬語,找到了公司裡面最大的股東。

「葉叔叔,謝謝你的好意,我會幫爸爸討回一個公道。」

為了讓對方簽下這個股份授權書,她竟然說路宇琛為了得到路氏集團,故意把路老氣成了這個樣子。

又加上她說的聲淚俱下,那些人紛紛心疼她,並決定支持她。

因為路氏集團裡面的股東都知道,路宇琛是路老領養回來的一個兒子。

他這樣做,也是在情理之中。

路婷要搶奪公司的事情,自然是瞞不過路宇琛,她一去公司,就有人把電話打給了路宇琛,並把公司現在的情況跟他說了一下。

路宇琛這次對她格外的失望,「這個不孝女。」

平時她胡鬧也就算了,可是現在父親病重。

她不僅不過來看一眼,甚至還要趁這個時候,搶奪公司!

「爸,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她如意的。」

就算他不是路老的兒子又怎樣,路婷的所作所為,怎麼能夠把公司交到她的身上。

他把路老安排好人在一旁看護之後,就氣急敗壞的來到了公司裡面。

一看到路婷,就直接在她的臉上甩了一巴掌。

「爸怎麼就生出你這樣一個白眼狼。」

路婷對他冷嘲熱諷,「哥,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是你把爸弄成現在這樣的嗎,你有什麼資格去怪我。」

路老的電話到現在都沒有找到,更不知道他出事之前給誰打了電話。

但是路婷是第一個發現這件事情的,她說的話不免讓公司裡面的人沉思。

「當天晚上我在酒店,不信的話你可以去調酒店監控。」

這句話一出,周圍的人自然是不敢多說什麼,孰真孰假,他們誰也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